第2章 屠村
散财2017-04-15 14:452,623

  第二章 屠村

  赵虎快速朝着村中走去,估摸着药也应该熬得差不多了。靠近村子发现天空中的浓烟越来越浓,而且还隐约能够听到人的叫喊之声。烟味也并非家中做饭的味道,而是什么东西烧糊的味道。

  加快脚步朝着村中飞奔。很快穿过两片丛林远远的看到村子。村中草屋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火光。大火熊熊燃烧发出呼呼之声,火烧到一些陶瓷瓦罐发出爆炸声,噼里啪啦夹杂在呼呼火声之中。

  看到这里心知不妙,村中出了事了,来不急多想丢下手中野鸡朝着村中飞奔而去。

  就在快要冲出丛林之时,不知什么地方伸来一只大手抓住衣领。赵虎只感觉身体一轻,双脚就离开了地面。

  等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了一颗大树杈上。转头发现原来是村长,村长是一六十岁左右老头,留着长长的胡须,胡须都已经花白。黑黑的脸上满是皱纹,双眼深深的凹陷了下去,花白头发披在身后。

  村长一只手抓着赵虎后领,一只手抓在树干之上。双眼死死盯着村中,由于用力过猛,抓住树干的手已经完全插入而全然无知。只能听到村长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延着村长目光看去,整个村子所有房屋都变成了火海。全村人都被集中到了村口老槐树下,四周还有人骑在马上看守着村民。

  看到这里想起父亲腿受了伤不能随便走动,而且家里屋子现在也已经化为了火海。不知道父亲能不能够从屋中逃离。

  抓住村长手哀求道:“村长我父亲腿受伤了,还躺在床上,你快松手让我去看看。”

  村长犹如没有听道,一直注视着村口。赵虎看着火海心里着急,无论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村长的大手。情急之下扭头一口咬在村长抓住自己的手。

  村长手上吃痛,低头看了一眼,随手点了两下。赵虎只感觉被村长这么一点,全身无法动荡,感觉整个身体不在受自己控制。虽然还能够听到声音,看到东西,可身体四肢已经不在属于自己,如同木桩被钉在了树上。

  感觉到身体异常想要开口向村长求救,可气一到了嗓子眼就被什么东西赌住,无论使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冲开赌在嗓子眼的东西,开不了口。

  先前扭头咬村长的手,脸是朝向村长的,现在只能够看到村长的脸,而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无法看到。

  在呼呼的火声,和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中隐约传来一个声音道:大哥,这次我们尾随这队人马不错。全村男人都习武,不过都是低级的通背拳。只要把这些人头带回,这次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另外一个声音道:只要能够完成任务那就是好事,兄弟们动手把习武之人的头都带走,剩余的全杀了,不要留下祸根。

  紧接着赵虎就听到人们的叫喊之声和求饶之声,而村长脸上肌肉在剧烈的抽搐,满脸褶子在微微颤抖,嘴唇不停颤抖嘴角留下鲜血。双眼一眨不眨盯着村口,两行从村长眼角滑落。

  看到这里赵虎也猜到村中肯定出了大事,只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随着时间推移很快村中嘈杂的声音消失,熊熊大火也小了很多,在也没有了呼喊之声,只是时而还能够听到啪一声响,那是什么东西在高温下爆炸的声音。

  鼻中闻到的全是焦糊的味,在焦糊味中还夹杂着些许血腥。而村长在嘈杂声消失后也离开了树干不知道去了那里,留下赵虎一人不能动荡站在树干上。

  太阳已经下山,在对面山头上还留着一道余晖,天空中出现了晚霞。火红的天空映照得大地森林成了粉红之色。转动眼睛注视着天空变化,这是自出生以来看到最红的一次晚霞。

  赵虎一直当心着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可全身无法动荡。而火红晚霞的出现必定预示着今夜将会有一场暴雨。大雨的到来肯定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就在心中万分焦急之时,意识好像慢慢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能够感觉到呼吸引起的胸口起伏,感觉到心脏在有力的跳动,感觉到四肢慢慢回到了意识之中,自己能够控制四肢。

  而就在掌控四肢之时,也感觉到四肢发麻不能够完全控制从树上掉了下来。顾不得身上疼痛活动了下四肢,连滚带爬朝着村口而去。

  冲出树林映入眼帘的一幕彻底震惊。昔日一间间草屋已经消失,只留下地上一堆堆烧过的炭火,炭火冒着青烟,烟气中夹杂着焦糊的味道,风吹过炭火发出红色,预示着他还在燃烧。

  跨过炭火飞快来到屋子的位置,房子已经变成了灰,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只有冒着的狼烟预示着这里曾经是一间房屋。

  双膝跪到了地上,眼中不自觉留下泪水口中喊了声‘爸’,挪动双膝朝着父亲床所在位置趴了过去,一边趴一边用手奋力扒开还在燃烧的炭火。

  忘记了疼痛,双手已经被炭火烧糊,双膝在地上摩出鲜血。不顾一切奋力扒开火堆,而在火堆之下什么也没有,只有被烧黑的泥土。

  这时才想起大火燃烧时村里人全部集中到了村口老槐树下。想到这里站起身连滚带趴朝着村口老槐树而去。

  天已经黑了,月亮挂在天空,借着月光能够看清楚远处山峰大概菱角,近处也就只能看到两米左右距离。

  就在赵虎往村口跑时,身边突然发出喷的一声轻响。提高警惕走了过去,声音是从一个大瓦罐中发出。瓦罐盖着盖子着,也不知道这瓦罐里到底是什么。

  从地上拾起块石头用力砸了过去,‘喷’一声瓦罐碎裂从里面留出了大量的水。而盖子被顶开,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原来是罗娟,罗娟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赵虎后才紧张的道:小虎哥,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大人们都不见了?

  也没时间和罗娟解释,把他从大瓦罐中拉了出来道:“快走,到村口去看看。”

  拉着罗娟朝着村口而去,越是靠近村口血腥味越重。村口老村长一人跪在村头老槐树下,不停的在抽泣,地上全是鲜血。血水已经干枯把地面染成了暗红色。

  赵虎拉着罗娟走了过去想问问村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当靠近才发现村长满身是血,犹如一只从地狱中爬出的魔鬼。

  罗娟看到村长摸样吓得赶紧躲到了赵虎身后,紧紧抓住赵虎的手。赵虎壮着胆子问村长道:村长村里的其他人呢?

  村长并没有抬头,用阴森冰冷的话道:“死了,死了都死了。”听着村长的话,声音犹如是从地狱发出,给人痛彻心扉的寒意。听到村长的话犹如落入冰窟,全身血液都要凝固。

  罗娟听到村长的话,全身不停的在哆嗦。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村……村长,我爸和我我妈他们呢?

  村长听到罗娟问话猛然抬起头,看着站在赵虎身后的罗娟,抬头看着天空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那声音是那么的疯狂,而又是那么的凄凉。

  村长疯狂而又凄凉的笑声过后,在次对着天空吼道:“苍天,我罗家还有后,这个仇我罗家一定会报。说完在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村长疯狂的笑声中,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周围大山。轰隆的雷声,震得大地在微微颤抖。

继续阅读:第3章 入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道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