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莲火2015-12-21 20:184,315

  “落兰,你说,长久的等待会改变一个人吗?”

  月华如水,雾气缥缈。

  夜晚刚刚降临,一弯新月在云间穿行,温润如玉的月光洒落在这座静谧的山,化进漂浮的银雾里,隐没了低矮的枝叶,初春的花骨朵若隐若现。

  归巢凤凰拖着美丽的凤尾,在山中的竹林青石道上一闪而过,火红的羽尾上缠绕着的仙光立刻吸引了玉裳的注意。她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前面的青石台阶,脑袋后两个小辫子上用朱红丝带系的铃铛随之清脆地响了两声,仿佛在湖面上投了颗玉石,涟漪般在宁静的山林里回荡开来。

  她睁大漆黑如玛瑙的眼睛,小手与眉同齐放在额前,双目放光地朝着凤凰飞去的方向远望,小脸兴奋得红彤彤的。

  听说王族居住的山上有神兽,性格高洁,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自己好不容易甩掉了那个烦人的墨儿,又躲过了守卫的眼睛跑进山,她一定要抓一只凤凰回去当坐骑,威风凛凛地横穿清平街、扫荡帝都的中州大道!

  说不定还能骑着凤凰飞去仙界,会一会那个叫莲媓的女人……

  顺着青石台阶往上看去,仙气缭绕,隐隐约约能看得见山顶宫殿的飞檐。

  走到尽头,景象豁然开朗,她不由得惊呆了。面前赫然一座巨大华丽的宫殿坐落在此,屋脊如振翅欲飞的大鸟之翼,再加上四周雾气弥漫,看起来就像在云间穿梭飞行一样。整座宫殿以丹红柱子托起,朱红色门窗部分和蓝绿色的檐下部分还加上金线和金点,使得沉闷的建筑显得更为活泼。再加上园林式的假山和花鸟草木,她在宫殿外延的灌木后面走了半圈,每走一步,随着视角的变换眼前都呈现出不同的美景。

  真是太美了,整个帝都所有的繁华街道加起来也不及它十分之一。

  赞叹之余,她双手抱拳,深深地愤懑。不知道这是哪个亲王的宫殿,这也太奢华了吧! 怪不得母亲说现在的王室很腐败。她倒是想看看自家缴纳的税金到底养活了个什么样的小白脸儿!

  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个满是花的庭院,满院子只有一个莲花池,池里开满了白莲,出污泥而洁白无暇,洒清香而天然独秀。莲花很普通,她家里也种了满池的莲花,早就看腻了。可在这月华之下,片片白莲仿若晶莹剔透的玉,纯净无暇,银光映在池边少年俊美略有些阴柔的侧脸,竟让她看痴了。

  少年站在莲花池边,双目微闭,皎洁的月光融进他飘逸的银发,恰似通了灵。微风吹动洁白的衣襟,他虽一动不动地站立着,却全然一股淡雅风情。

  她的拳头骤然握紧,年幼的脑海里咆哮着一个声音:这税金交得值!

  莲媓算个什么,这才是惊艳空绝世!

  少年突然睁开眼睛,嘴里默念着什么,手中迅速燃起一簇火焰。她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练习法术。可是中州的人只会操纵水元素,变化出个冰凌啥的,怎么他能生起一团小火苗呢?

  想着想着,她动了一下,发辫上的铃铛非常应景地发出一声清响。少年回头看向她躲藏的灌木丛。

  她第一反应 ,美呆了!

  第二反应,死定了……

  这美少年一看眼神就是知道厉害,况且他的眼睛,是红色的。

  中州人人都是黑发黑眼,只有王族会有银发,但没有人的眼睛是红色的。

  明明拥有那么清秀柔和的外貌,明明和墨儿一样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却有这般令人颤栗令人恐惧的威压。年幼的她感觉得到,那对如刀锋般犀利的眼睛里,欲望如烈焰般熊熊燃烧,黑暗无边,简直邪恶地不像样子。

  “出来。”少年的声音毫无感情。

  她怔了一下,心里很是纠结要不要出去。

  “出来,不然我保证你下一秒就消失在这世上。”少年的声音里渐渐有了杀气。

  可她初生牛犊听不懂,狠狠一咬牙。你有种,敢威胁你姐姐!她莲玉裳从小就在赌场长大,仅八岁芳龄就带着一帮小弟称霸清平街、威震私塾堂!出来就出来,还怕你个小白脸作甚!

  “我数三声数,三……”少年刚开始数,就看见前边的矮木动了动,然后从里面滚落出一个扎两个小辫的小女孩,她动作麻利地站定,紧握双拳,目光炯炯有神地瞪着他,一副备战姿态,头发上还挂着一片树叶,铃铛响当当。

  少年嘴角抽了一下,杀气瞬间被削弱了一半。他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这么个小不点。她是怎么越过森严的戒备军的?难道最近的刺客行情有变?

  玉裳没有察觉少年心中的疑惑,按照一贯作风先挑衅开来:“像你这样不尊重女人的人渣,我要代表全天下女性消灭你!”

  “你确定?”少年眉毛一挑,正好可以试试她的功力。“我是说,你确定你是女人?”说完还轻蔑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

  咔啪一声,玉裳本来就不多的理智彻底断线。这句话根本就是戳到她的最痛处。帝都的小孩基本上都怕她——身后的一帮小弟。曾经有一个六岁男孩抱着必死的决心,流着眼泪挂着鼻涕当街对她大吼:“你这么凶根本就不像个女孩子!小心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说完当然地被玉裳赏了一大锅铲。

  玉裳扎好架势,乍一看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只是还未出招便眼前一晃,一团火焰扑面而来。她慌忙一躲,头发竟被烧焦了,自己不知怎么地瞬间被撂倒,还是脸朝下着地。脸被粗糙青草狠狠地划了一下,真的好疼!好疼啊!

  哇的一声,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声震天。少年嘴角抽抽,真的被她雷到了。她一点基础都没有,居然能闯进来,那些守卫是不是嫌活得长了。

  “行了,别哭了。”少年皱着眉瞥向哭啼不止的玉裳。玉裳看了他一眼,接着哭。少年一脸不耐烦:“安静点,我可不敢保证你还能看到明天的日出。”

  哭声戛然而止,玉裳的红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毫无疑问,这少年现在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变成了个实打实的丑八怪。

  少年叹了口气,这么小的女孩,不忍心杀她,但她又看到了自己的脸,也不能放着不管。

  “这样吧,你看到了我,我不杀你,但你要把眼睛留下。”

  玉裳猛然一震,抬头看向少年。他一脸云淡风轻,声线清远温柔,就像是刚刚是说出留下你的名字一样。

  他侧过脸,高挺的鼻梁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哎呀,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就像传说中仙界的仙人,亦或是令人窒息的魔界的美男子……

  玉裳狠狠地把自己掐回神来,简直佩服死自己临危不惧的境界。

  她拳头一捏,“我理解你长得丑不想被人看见的心情,但就因为看见你的脸你就要剜了我的眼睛,分明是故意欺负人!不如我们打个赌,你今天放我走,倘若十年之内你抓不到我,你就永远不能对我施加残害!”

  少年审视了玉裳一会,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如果十年内我抓到你了呢?”

  “到时候你要我怎么样都行,要杀要剐,都随你便!十八年后,我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少年右手托下巴考虑了一会:“凤凰重生那是涅槃,野鸡重生那是尸变,一点也不美好。”

  玉裳额前蹦出大大的“井”字,手指极力忍耐地颤抖,“甭管美好不美好,你就说同意不同意吧!”

  少年身后的莲池变得微微发亮,他回头看了一眼,又打量了一下玉裳,目光深远。“有意思,答应你了。”

  玉裳一听到这句话,眼睛比以前还亮,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一溜烟便飞奔下山。

  月黑风高夜,莲玉裳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而这场惊吓,给她之后的人生留下了重大阴影。她一路狂奔到熟悉的街道,确定身后没有人追来,才敢停下来松口气。

  “玉裳,终于找到你了。”

  他似是松了口气,温柔一笑,刘海一斜,露出右眼角下那颗泪痣。

  这位少年身形修长,一件青色的织锦长袍,束五彩丝祥云宽腰带,其上用金丝绳系一墨玉,价值连城。眉目如画,一双细长丹凤眼,万千风流挂上眉梢。这副打扮,再加上他手中骚包的羽扇,一看就知道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

  “墨儿!”玉裳扑进司墨的怀里,脸蛋不停地在他华贵的衣衫上蹭眼泪。

  司墨看着怀里的小玉裳,忍不住问:“平常你不都是白我一眼然后甩给我一个臭屁的背影么?你刚才到底遇上什么了?”

  一提到刚才,玉裳的眼泪又如泉涌,司墨已经感觉到自己胸前一片濡湿,琢磨着这件衣服差不多可以送给自家看门的了。

  这时远处跑来一个侍卫。“少爷!我已经找遍帝都了……”侍卫这才看见缩在自家少爷怀里的小丫头,“少爷原来已经找到了。”

  “你去告诉莲大人,说玉裳已经找到了,再派一个人去清平赌坊,告知一下花夫人,叫他们不要担心。”

  “是。”

  司墨抚摸着怀里的小脑袋:“不哭不哭,你先缓一缓,等想说的时候再说啊。”

  玉裳哭得粗声粗气地:“墨儿,我刚才遇到一个丑八怪,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转过头吓退百万雄狮!他差点剜了我的眼睛……”

  “什么?!”司墨的表情立即严肃起来,“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我司墨的义妹都敢动!他长什么样?在哪里?”

  “他跟你差不多大,但是有一头银发,红眼睛,住哪里我不知道,反正就在一座山上,山上还有个特别漂亮的宫殿!池子里种了很多莲花!”

  司墨感到头疼:“即使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银发是王族的象征,王族确实也分别住在仙山。你有记清是哪一座山吗?”

  玉裳认真地想了很久,然后摇头。

  “那就难找了,中州有十九个亲王,每一个都住在不同的仙山上。”

  “他还说,十年之内不要让他抓到我,一旦抓到我的话,马上就杀了我!”

  司墨低头沉思了几秒,眼神一改以往的多情与懒散,而是极其坚定。“我会和莲大人还有花夫人商量,把你送出帝都,送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现在先回家,好好睡一觉。”

  司墨弯下腰,玉裳熟练地爬上他的背,胳膊紧紧地挂在他的脖子上。她或许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一路上缄默不言。

  司墨笑道:“没什么,不必担心,就算是王族,墨哥哥我掘地三尺也会把那个混蛋找出来,再痛打五十大板,帮你出口恶气。”

  司墨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是王族,那他暂时是碰不得的。不过,只是暂时。

  “我不是在想这个。”

  “那在想什么?”

  “我是在想,像你这种万花丛中过的风流男,要是没有我给你把关,你勾搭上的女人岂不是要降好几个档次。”

  司墨突然长发飒爽一甩,“刚才欺负你的人是谁?下次见了帮我谢谢他。”

  玉裳怒拔司墨的头发。

  司墨捂着头皮,恨得牙痒痒:“每次我要成功的时候你都给我捣乱,被你吓走的加上昨天的有六十个了吧?!我司墨堂堂风流大少,到现在一个情人都没有,实在有损我色魔之名!你准备怎么负责?!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小时候多讨人喜欢,整天追在我屁股后面,哪像现在……”

  老掉牙的经典台词又一次上演了……

  玉裳瞅向别处,干脆利索地为司墨冗长的怨念做结:

  “关我鸟事。”

  “@#¥%&*!!!”

  漆黑的夜空下,兄长背着小妹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月光将他们的背影拉的老长。

  【这一章花了我很大心思去修改,至今为止都已经是修改的第三遍了。之后会渐渐为你们展开浩荡的玄幻故事情节,喜欢的亲不妨点一下收藏,我会尽最大努力把文写到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