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遇魔
莲火2015-12-21 20:182,552

  远处一阵鞭炮锣鼓,红色八抬大轿摇摇晃晃,不知又是哪家出阁的姑娘。

  玉裳抽回自己的目光,满腹狐疑。

  子岸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花街呀。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这里?

  不对不对,消息不可能传的那么快。那么……他是纯粹来宜香楼的?

  再仙气飘飘,再清远淡雅,他百里子岸还是摆脱不了他是男人的事实!

  玉裳左瞅瞅右瞅瞅,悄无声息地从子岸身边溜过去。

  绝对不能被他发现自己在这种地方,不然就准备着丢人丢到姥姥家去吧!

  街道上的人渐渐退到两旁,为那一大队迎亲的人马让路。

  着红衣的仆人手中的灯笼越来越近,映在他银白的发梢,仿若点上了七彩虹霞。

  “喂!那个人!快让一下!”

  花轿上琉璃珠串成五龙五凤装饰在轿顶上,四周挂着大小珠子串成的彩屏以及长穗子,四角挂着灯,金光闪耀。

  “你听见没有!快点让开!”

  “嘘!你看他的头发,是王族!”

  “……那怎么办?”

  玉裳冲过去,把子岸拉到路边。

  杨柳依依,迎亲的阵仗从眼前走过。

  “请问你是?”子岸偏过头,街边明灭的烛火下,他的嘴角轻轻弯起,微微一笑黯了灯火与红妆。

  “咳咳……”玉裳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我是路过的,看你眼睛有些不方便,所以拉了你一把,要不然你就要被撞了。”

  “原来如此,多谢这位……”子岸顿了一下,微笑道:“冒昧问一句,你是位公子还是位姑娘?”

  玉裳故作镇定道:“你真失礼,这里是花街,自然是男人来的地方。”

  “是么,真是冒犯公子了。我是只觉得公子的手纤细又小巧,摸上去就像是个姑娘一样。”

  嗯?玉裳一低眼,发现手还握着,赶紧抽出手来。“我还有事情,先告辞了。”

  “公子请留步。”子岸抓住玉裳的肩膀,“我还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玉裳干巴巴地转身。

  他笑着,月夜下看起来无比柔和。

  “刚才我的手下离开了,我对这一带不熟悉,可否劳驾公子为我带个路。”

  带路……这不是更走不掉了吗……

  他那些手下为什么不跟着?他们“伟大”的主公丢了怎么办?

  “好吧,你想去哪?”

  “其实我是出来找一个人,听说她在宜香楼,但似乎已经走了。”

  “于是,你想去哪?”

  “月支王府,我想回去了。”

  正好,把他送回去,然后自己回流云阁睡个好觉。

  “好,你跟我来。”

  于是在前面走了几步,发现没有人跟来。回头看看依旧站在原地微笑的子岸,又快步走回去,拉起他的手向前走。

  子岸的手很温暖,不,应该说是热。

  身后的人再次笑起来,“公子的手果然像个姑娘一样,皮肤也细软,莫非……”

  玉裳心提到了嗓子眼。

  “莫非公子是练琴之人?”

  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是。”

  “公子真是个性情中人。”子岸眼睛上缠绕的黑纱随风飘起,仿若散落在水中的墨滴。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公子的名字。我叫百里子岸,不介意的话可否将姓名告知与我,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

  “我知道你,你是月支王。”

  “所以,公子又是谁呢?”

  “我叫……”叫什么叫什么?!突然她眼中精光一闪,“我叫莲凰,不是什么人物,普通人而已。”

  她感到身后的人身子轻微震了一下。她回头看了一眼,子岸什么都没有说。

  子岸这一沉默,玉裳越发紧张开来。

  “名字也像个姑娘。”

  呼,老天,请不要这样忽悠我的心脏!

  他们渐渐走出了花街,周围开始变得静谧,江边街道的灯光暗了下来。天色还没有黑透。这里平时人很多,可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街道前方泛起一阵黑雾,玉裳眼睛眯起来,警惕地盯着那一处不明的敌意。

  雾散,那里就那么的凭空出现了三人。他们身着黑色轻甲,脚踩黑色羽靴,身上披着黑色披风。反正从头到脚都是黑的。这三个男人高得有些过头。玉裳本以为子岸已经高到一种境界了,没想到竟还有比他还高的人存在。

  他们走到三步开外,停步了脚步。

  术师对战,三步为界。看来他们很清楚什么样的距离算是安全的。

  近距离看时,玉裳发现他们的肤色比一般人偏白偏冷,颧骨高,眼睛细长这点倒是和子岸很像。

  他们给出的气场就像毒蛇一般,让人背后刺痛,浑身冰凉。

  实力高深莫测。这是玉裳对他们的感觉。

  “你们是谁?”

  那三人显然不屑于自报家门。

  “再问一遍你们是谁!”

  中间的男人瞥了玉裳一眼,“闭嘴莲媓,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莲凰?难道刚才自己瞎掰的他们都听见了?

  三人深鞠一躬,毕恭毕敬。

  “陛下。”

  陛下?!

  玉裳反复打量这三个男人,回头看向子岸:“虽然搞不清情况,但他们应该是指你吧?”

  子岸没有说话,看不出一丝不自然。

  玉裳看着子岸,轻轻吐气。处变不惊,先观察情况再出手。百里子岸,这个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陛下,我们找你很久了。请跟我们回去。”

  子岸笑:“你们?回哪?”

  那个男人突然嘴角一勾,“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只是个凡人。”

  玉裳太过熟悉这样的眼神,在深山里面对野兽时,当野兽露出这样的眼神之后,就会猛扑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玉裳双手一举,万千冰箭飞向出,挡掉了那道从没见过的攻击。她不敢放松,迅速在空中画好了符文,在漫天冰雨中用力一推,从天而降六道光杖,轰轰轰,地面裂了几十丈。

  烟尘散去,不出所料,那三人姿势放松的站在原地,毫发无伤。

  刚才他们的那道攻击是什么?既不是法术又不是封印术,从来没见过,更分析不出原理。

  玉裳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么大的声音,子岸的表情却相当的淡然,一点都不像是不会武的人。

  突然想起小时候司墨教她法术的时候说过一句话:“玉裳,以后若是遇到了两种敌人,无论如何你都要逃跑。”

  当时她很不屑,“逃跑?这么逊的事情我才不干。”

  司墨举起剑吓唬她,“你给我听好了!第一种就是那种气场非常冷厉的人,和那种人对战,非死即伤。”

  玉裳托着下巴,“那另一种呢?”

  司墨放下剑,“另一种人,就是看起来器宇不凡,但是你却在他身上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人。那种人,要么是太见过世面,要么就是他道行高深莫测到你根本察觉不出他的水准。和这种人对战,你连活的可能性都没有。”

  现在玉裳感觉自己的处境似乎非常不妙。

  这两种人,她好像都已经遇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