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梦里花落,往事知多少
天水色2018-04-03 16:302,669

  于是,两个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的创业精神,瞬间被激发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嗯,装修有点旧了,咱是不是重新弄一下。”希惠扫了一眼店里,对叶暖说道。

  “好啊好啊。”其实叶暖也这么觉着,如此正好。

  “咱买材料,自己弄吧。请人弄又贵,又未必合心意。”希惠沉吟一会,说。

  “好啊,反正我也有时间。”叶暖附和道。

  “我和我妈弄就可以。你,指望不上,你自己说说,你的手工劳动课,什么时候及格过?”希惠看着叶暖,一脸鄙夷地说。

  “哦……”叶暖弱弱地说了一句。其实,叶暖只是不会折千纸鹤,不会叠五角星,不会剪大字,不会绣十字绣,不会做饭炒菜……而已。

  “诶,你说,咱装修的时候,用什么基色好呢?”希惠突然问了一句。

  “我觉得,蓝色有情调。就深蓝吧。”叶暖表明自己的想法。

  却立刻遭到希惠的反驳:“深蓝色,好看是好看,只是会不会太深沉忧郁?又不是咖啡厅。我倒觉得,天青色会好一点。”

  叶暖想了想,说:“那就深蓝到天青的渐变色。”

  希惠有些奇怪地看了叶暖一眼,说:“诶,我发现爱情的滋润,居然会让人变聪明。”

  于是,希惠和她的母亲,便开始忙活开饭馆的各种事宜了。

  ……

  等叶暖回到宿舍,看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一阵睡意袭来,于是上床补了个觉。

  有人说,一个人在很累的时候睡觉,是不会做梦的。

  可是叶暖分明看到,有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蹲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小心翼翼地,拾起地上,细碎的、被风吹落的桂花。

  然后傻笑着,满心欢喜地,捧给她旁边的一个男孩。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天真地问。

  “我没有名字。”男孩笑了笑,说。

  “可是阿爹明明说每个人都有名字,哥哥为什么会没有名字呢?”小女孩满脸困惑。她在想,到底是阿爹骗了她,还是哥哥在说谎。

  “我是孤儿,所以没有名字。”看着小女孩纯真的脸,男孩淡淡说道。

  “可是如果哥哥没有名字,别人怎么称呼你呢?”小女孩好像不甘心,又问。

  “小疯子,小傻子……什么都有。”男孩淡漠地开口,就好像这些难听的话,并不是在说他自己。

  “那哥哥,小暖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虽然小女孩彼时,还不大能领悟这些话的意思,只是隐隐觉得,不好听。

  “好。”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女孩,男孩笑着说。

  “训,阿爹今天教了我‘训’字,哥哥就叫‘训’好不好?”小女孩努力想了很久,说。

  “好,小暖真聪明。”男孩笑了笑,说。

  “那哥哥姓什么?”小女孩像是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一脸严肃地问。

  “我没有姓。”男孩拂去落在身上的桂花,像是漫不经心地说。

  “那哥哥的爸爸姓什么?”小女孩还在沾沾自喜,自己问得聪明。

  “我也没有爸爸。”男孩看着她,笑了笑,说。

  “可是,可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爸爸啊……小暖,小暖虽然没有爸爸,可是小暖有阿爹……”小女孩有些委屈,红着眼睛,都要哭出来了。

  “小暖是好孩子,哥哥不是……哥哥偷东西……”男孩立刻就慌了,连忙安慰道。

  “阿爹姓‘彦’,哥哥也姓彦,好不好?”小女孩突然破泣为笑,一脸希冀地看着男孩。

  “好。”男孩似乎从来不忍拒绝,她的希求。

  “太好了,哥哥有名字了,哥哥以后就叫‘彦训’。”小女孩手舞足蹈,满心欢喜。

  ……

  彦训,教训的训,训斥的训,直到很多年以后,小女孩才知道,这个名字不好,一点都不好。

  都说,人如其名。

  命运,总爱跟你开这样、或那样的玩笑。

  多年以后想起,小女孩都会觉得,如果当初自己换个字,哥哥会不会,不这么,一生坎坷,半世流离。

  ……

  梦里花落,往事知多少。

  很多年后,小女孩才知道,不是因为哥哥偷东西,才没有爸爸,而是因为哥哥没有爸爸,才会偷东西。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很多年后,小女孩才知道,哥哥不是没有爸爸,而是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强奸了村子里的憨女人。憨女人虽然智力低于常人,但智力的障碍,并没有泯灭她做一个母亲的天性。只是,直到那个憨女人生下儿子,那个男人,始终也没敢站出来。

  后来,在那个封建思想一息尚存,文化和交通皆落后的村子里,便渐渐开始弥漫着各式各样难堪的,流言蜚语,蜚短流长。

  难怪,男孩稚气未脱的脸上,早已有了些许岁月沧桑的痕迹,连笑容也是一味的,淡漠疏离。想必是看惯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

  凌晨一点,倏然惊醒,揉了揉微微湿热的眼角,更衣起身。

  打开窗户,却发现,不知何时,宿舍楼后面的那片桂花林,隐隐约约都已开满了桂花,花香阵阵。又抬眼看了看天上,正是,花好月圆。

  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叶暖望着窗外,目光深邃辽远,忽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这些年,哥哥他,过得好不好。(亲们,但凡这里面,有一句话,或是一个人物,能够打动你,请轻抬贵手,给个收藏吧~水色在此谢过了。)

  ……

  人是铁,饭是钢,人间烟火还是要食的,五谷杂粮还是要吃的。

  于是,半夜三更,叶暖翻箱倒柜地找着食物。

  要说吧,这西2-502寝室,别的还没有,巧克力可是一抓一大把。有意大利的FERRERO ROCHER费列罗,有德国的TOFFKFEE乐飞飞,有比利时的BELGIAN白丽人……各种品牌、各种口味,一应俱全,应有尽有。都是去年情人节的战利品。

  当然,这不得不归功于希惠同学宣扬的“情人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巧克力”、“低于三位数的,谢绝出手”、“太便宜的,我好意思收,但你好意思送么”……等一系列歪理悖论。

  很难得,平时大大咧咧、不爱收拾的希惠同学,居然会把这些巧克力,存放得有条不紊、整整齐齐。从左到右,依次是别人送给明月、希惠、雨瑶和自己的。

  叶暖在最右边,随便取出一些,反正以她的品味,也吃不出什么特别。

  呃,一张信笺,映入眼帘——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叶暖一惊,居然是写给自己的。

  也不知道从哪抄来的,只是这意境,当真不错。

  这些年,从头到尾,都是独自一人。一个人走,一个人坐,一个唱歌,一个人借酒消愁,一个人睡。无奈风寒着病,也是一个人在那黯然伤神,无人问询。

  纵然,听惯了甜言蜜语、铮铮誓言的叶暖,也小小的触动了一下。

  只是这字,可真丑。歪歪扭扭,不堪入目。

  就这样,还敢拿出来见人,倒也不失为一种勇气。

  再看看,却是没有署名,未免有些失望。

  不过这诗词,这字迹,叶暖算是记下了。

  ……

继续阅读:042 为你封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叶暖醉流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