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偷吻
付纯溪2017-04-15 11:153,166

  初春的早晨空气格外清新,轻薄的晨曦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直直地投射在深蓝色大床上仍然酣睡的两个俊美之人的身上。

  欧学儿一直都是一个没有什么睡相的女生,这不,眼看着睡成“大”字的她,一个粗暴的翻身,纤细的手掌直直地砸向了睡在一旁的俊男脸上。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睡梦中的一对璧人瞬间睁大的美眸,四目相对之时,瞬间产生了“火花”。

  “啊~~流/氓,变/态,色/狼……”欧学儿在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被这个男人占便宜了。”

  于是,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大骂,那些充满了贬低之意的词汇,第一时间冲上了她的脑门,就这样毫不客气地从她精巧红润的嘴巴里吐了出来。

  “切~~”凌少寒原本就对天外飞来的一巴掌感到大为光火,没想到除了巴掌还有“赞美诗”相赠。

  这可真是让他气得肝儿都疼了。

  可是,一时还不想跟这个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女人大动干戈,只是本能地冷冷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这只大沙猪,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个落井下石的小人,做了这么卑鄙的事情,竟然还一脸的无所谓。你,你,你,,”欧学儿此时已经从卧着变成了坐着,纤细的手指十分没有礼貌地指着凌少寒的鼻子,嘴巴里振振有词的指责着。

  “女人,别不识好歹。”凌少寒本来还算较好的心情,被欧学儿这么一闹一骂的,反而变得十分阴郁。

  向来冰冷如霜的脸上,此时更蒙上了一层黑色。

  从床上愤然起身,还不忘有点力度地把那根指着自己的手指打开。

  带着讥讽地又说:“原以为你只是情商不高,没想到连智商也偏低。你见过合衣睡着的两个人发生什么事情的吗?再说了,你平时不照镜子的吗?这么发育不良的身体,再加上不雅的睡相,谁还敢占你便宜呀。吓都吓跑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开。

  欧学儿听着凌少寒的讥讽,再看了看两人身上的衣物,确实是没有任何被占便宜的迹象。

  可是,,这个无礼的恶男用得着这么嚣张地损自己嘛。

  正当欧学儿起身下床准备与凌少寒争论之时,却被凌少寒冷冷地关在了浴室门外。

  “砰”地一声,浴室的门被关得天响地响,昭示着关门者情绪相当不稳,已然怒气升腾。

  欧学儿被震得呆在原地,愣了半天,直到浴室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只剩欧学儿一个人在卧室里时,她终于想起来欣赏一下自己昨晚被迫睡过的房间。

  黑灰相间的简单的色彩搭配,却没有让人感觉到单调。

  虽然没有黑白相间的强烈对比的醒目感觉,却给人一种饱满,沉稳,时尚的感觉。再看看房间的摆设,都是以冷色调相配的组合家具,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很有质感,而且简约中还带着点点的贵气,显示了主人的性格偏好以及不凡的品味。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张白色的高档实木床上,配着深蓝色的床品,足有三米宽。

  虽然,欧学儿现在几乎就是个“睁眼瞎”,但是,她还是能看得出来这个房间所有的设施都是世界顶级品牌。

  也就是说,那个“强抢民女”的恶魔是一个有貌有财的主儿。就在欧学儿左顾右盼之时,浴室的门豁然打开,一个身高足有182公分,,露着矫健上身的冰山男拿着毛巾擦着湿发向她走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欧学儿下意识地喃喃自语道,眼睛却丝毫没有顾忌地直勾勾盯着凌少寒,觉得他眼熟。

  “好看吧?”凌少寒看着欧学儿一脸呆滞地望着自己,轻轻扯动了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冷冷地戏谑道。

  “哦,我看不清……”欧学儿听到凌少寒的调侃,很是难为情,可又不愿承认事实,只好借故自己眼神儿不好了。

  “那,现在呢?”凌少寒听到欧学儿的回答后,十分邪恶地来到了她的面前,用极为诱惑的语气,贴在欧学儿的耳朵问道。

  其实,他早已经从欧学儿躲闪的目光,羞红的小脸儿,还有那蹩脚的理由中得知,她被他的外表所吸引。

  可是,眼前这个只会对着自己大呼小叫,谩骂连篇的小女人,却死不承认。

  好吧,那就来个近距离接触好了,就不信你看不清楚。

  暖昧的话语,淡淡的幽香,妖孽般好看的俊颜,再加上温暖又痒痒的热气喷在欧学儿的脖间,一切的一切都足以构成极度的诱惑。

  欧学儿脸上的热度不断增加,心跳的速度不断提升,体内的血液也开始变得有些沸腾。这样的感觉都是她二十三年来所不曾体会过的。

  欧学儿突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他是恶魔,是撒旦,你要远离他的诱惑。”

  于是,欧学儿闭上双眼,咬了下红唇,深吸一口气,坚定地说道:“你得了自恋症,快找心理医生看下吧。请让开,我要离开。”此时,欧学儿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痴迷,虽然心中的悸动不断涌来,但是她的脸上,眼睛里却看不出一丝痕迹。

  “你确定就这样离开吗?”

  凌少寒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跟这个至今为止只知她姓欧的女人玩暖昧让他觉得很享受。

  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去看下心理医生了,当然不是某人说的自恋症,而是……

  欧学儿顺着凌少寒的手指向看去,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折磨得不能见人了,至少上班或是走到外面是肯定不行的了。

  欧学儿那如天使般清丽的嫩白小脸,瞬时变成了一团红云,看得凌少寒心情悸动。

  于是,在欧学儿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他情难自禁地低下头,向渴望已久的两片樱唇上盖去。

  欧学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偷吻,显得不知所措。

  青涩如她,自爱如她,怎么能允许一个对他极其无礼的色男放肆?

  可是,或许是凌少寒的吻技过于精湛,或许是他的唇带着魔力,欧学儿此时却是失了理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能自己”吗?

  凌少寒睁开了魅眼,偷瞄着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欧学儿,体会到她那无比香甜的“甘露”,以及她青涩的吻技。

  凌少寒心里不禁暗想:看来眼前的这个小女人还是个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奇芭”?竟然连唤气都不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个吻她的男人呢?想着想着,他又重新闭上了双眼,更进一步地贪恋着她唇齿间的温柔。

  欧学儿终于变得不能呼吸了,这时她才突然清醒,圆目大睁,用力地咬了一下偷袭自己香唇的两片薄唇。

  “咝~~~”

  凌少寒原本沉浸在享受美好之中,却不想被某人突然攻击,好看的薄唇传来了痛感,杂带着淡淡的腥味。

  凌少寒还没等反应,自己就被欧学儿大力地推开。

  当他看向那个攻击者的时候,竟然出乎意料的是她喘着粗气,用纤细的小手用力地磨擦着那两片被吻得有点发肿的樱唇。

  凌少寒好看的眉宇间多了一道“小沟”,冷冽地喝到:“你这是在干什么?嘴都被你擦破了。该死~”

  凌少寒说话之时,一双大掌已经向欧学儿的小手伸了过去,将她的手与嘴唇分开。

  说也真是奇怪,凌少寒自己的嘴唇被欧学儿都咬到出血了,他不理会。反而,当他看到欧学儿把自己本就有些红肿的嘴唇擦得十分用力,都快破皮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些疼,有些怒,有些挫败。

  “我不要你管。你这个沙猪,为什么总是要占我便宜?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我恨你~~~”欧学儿双眼含泪,表情痛楚地责备着。

  是的,从来没有恨过谁的她,竟然真的恨上了他。

  可是,没有爱,哪来恨?

  可她并不爱他呀!

  这只虽然有些眼熟却见面不到十分钟的大沙猪,她怎么会爱上?

  凌少寒看着情绪激动的欧学儿,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行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会为了一个女人的眼泪而感到后悔自己的行为。

  乱了,凌少寒的世界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只因为他遇见了她!

  “对不起,是我不好。浴室里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衣服,你先去冲个澡吧。”凌少寒不敢再轻意地靠近欧学儿,只是淡淡地,带着疼惜和歉意的语气说着,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欧学儿听到“砰”的一声,这才慢慢地停止了哭泣,看着空旷的房间,还有点担心地走到门边,将门反锁,走进了浴室。

  而门外站着的凌少寒,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向楼下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星总裁索情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星总裁索情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