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心痛滋味
付纯溪2018-03-27 15:593,775

  米丽妍被楚亦南送回了自己的公寓,算是安然无恙,高枕无忧了。

  可是,欧学儿这边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55555~~~~”自从被凌少寒再次抓回车内后,欧学儿也学了一次乖,只是不停地低声啜泣。

  而这样的她,哭得像可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看得身旁的凌少寒有种莫明的心痛感觉。

  嗯?

  心痛?

  为了一个女人的眼泪而心痛吗?

  凌少寒被自己的这一想法和感觉着实吓到了。

  “喂,女人,你不要再哭了。很丑耶~”凌少寒心烦意乱地低吼了一声。

  于其说是他对她的哭泣不满,不如说是他对自己刚才意识到的心痛感觉而不满。

  欧学儿现在就像是困在笼中的小白兔,没有任何攻击的能力。

  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另一只隐形眼镜也哭掉了,500度的大近视眼,看东西总是有些模糊不清。

  再加上之前在酒吧里喝了两杯,被某人匪一般的虐待后,欧学儿已经明显的体力不支,根本没有心情和力气再去和她眼前的沙猪争辨什么。

  于是,在听到凌少寒的斥责后,她把低泣改成了抽泣。

  然而,她自己并不清楚,原本就清纯可人的她,现在的样子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有着多么大的吸引力。

  如果不是在开车,估计凌少寒早已经不可抑制地将眼前的小白兔生吞活剥了。

  突然,凌少寒猛地踩下刹车,让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欧学儿,身子惯性向前,差一点要与前挡玻璃来个亲密接触,好在旁边的凌少寒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

  “额~~谢,谢谢!”欧学儿可能是被吓傻了,居然会谢谢今晚的始作俑者。

  “看不出来,你还懂得礼貌。你要怎么谢我呢?”凌少寒双臂紧紧揽着欧学儿,就怕他一放松,怀里的小人儿就会借机跑掉。

  而他的话语说得十分暖昧,眼神也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丝丝情欲。

  欧学儿就算是再迷糊白痴,也知道眼前这个冷俊无礼的大沙猪是在打自己的主意。

  心里的怒火,再一次被他燎起,一双大大的水眸,突然抬起看向头顶上方的邪魅男人,用着极其冷漠不屑的语气说道:

  “我谢你,是出于礼貌,你不要得寸进尺。再说,如果不是你这个恶魔突然发狂把我抓来,我会出现这一系列的状况吗?”

  凌少寒借着夜色中点点月光,把怀里这个胆大包天,却又如天使般可爱的冷女人看了个清楚明白。

  当他看到那双灵动的,水汪汪的,却带着血丝的大眼睛里,带着熊熊燃烧的怒火时,他的心里觉得很受打击。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用这样厌恶的眼神看过自己,排斥自己,甚至辱骂自己。

  她,是第一个,或许也是唯一的一个吧。

  “下车!”凌少寒没有顺着欧学儿的质问说下去,而是放开了怀里的小人儿,冷冷地从鼻子里哼出这两个字。

  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下了车,来到了欧学儿这边的车门,打开,将她拉了出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种随便的女人。你别……”欧学儿再一次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与凌少寒拉扯推搡着。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整个人就顿觉眼前忽然一黑,身子便不由自主沉沉地滑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凌少寒原本没有顾及欧学儿的那点本事,对于她声撕力竭的呐喊也丝毫没有在意。

  可是,当未尽的话语突然中断,怀里的娇躯突然下滑时,他下意识的一惊,抱着欧学儿的双手顿时更加用力,这才没使得欧学儿和地面接触。

  当看到怀里的小人儿没有了知觉,好看的大眼睛紧紧闭合的瞬间,凌少寒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不安。

  “喂,喂,女人,你醒醒,你给我醒一醒。”凌少寒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急促而担忧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当他看到怀里的女人仍然没有丝毫醒来的征兆时,他慌乱地将欧学儿打横抱起,箭步如飞地冲向了五米之外的一座别墅。

  “少爷,少爷,这是……”管家看到凌少寒神色慌张地抱着一个女人急急地冲进了大门,惊愕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王伯,快点打电话叫亦臣来。”凌少寒也顾不得自己此时是什么形象,也不理会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此时是如何的惊讶,他只知道现在必须要叫亦臣过来,将怀里的小女人给医好。

  话说得干净利落,人也没有在客厅多做停留,便直接上了二楼,将欧学儿抱进了自己的卧室,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而他此时所做的一切,都是亘古未有过的行为,这是他给她的殊荣。

  只是,昏倒后的欧学儿,是无法了解到的。

  凌少寒将欧学儿轻轻地放在了自己宽大的床上,慢慢地将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凌少寒表情复杂地看着此时昏迷中的欧学儿,竟然有了心痛和后悔的感觉。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克星”已然悄悄地来到了他的身边。

  “少爷,我已经通知了林医生,他马上就到。”王伯通知了林亦臣后,马上来到了二楼,跟凌少寒汇报。

  王伯的眼神中充满了诧异和疑问。

  “这个女孩是谁?少爷怎么会把女生带回家来?向来有点洁癖的少爷,竟然会把这个女孩子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还睡在了自己的床上。要知道,少爷是最讨厌别人睡他的床的。难道,这个女孩子是少爷的……?”

  王伯的大脑还在快速地旋转着,凌少寒却疲惫地吩咐道:

  “王伯,你去厨房煮点粥来。亦臣来了,就让他直接上来。”

  很显然,凌少寒是在“请”王伯退出自己的房间。

  “好的,少爷。”王伯自然是很了解自家少爷的性情,于是,也不多话地应声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满脸愁容的凌少寒和安静恬睡的欧学儿。

  凌少寒轻轻地坐在了床边,用极温柔的目光凝视着眼前安睡如天使一样美丽的小女人。情不自禁地伸出了自己修长而俊秀的手,紧紧地握住了那白晳的小手。

  “她的手很柔软,一定是过着富裕生活的女孩子吧!看她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了。可为什么她会在自己的公司里做一个小小的秘书呢?”

  “嗯~热,好热,水,我要水……”就在凌少寒恍忽之间,欧学儿如楚呓般地轻轻呢喃道。

  “好,我给你倒水,别乱动。”凌少寒听到这突来的梦呓,顿时提起了精神。往日的冰冷语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温柔和宠溺的语调。

  他好听的声音,让刚刚有些躁动的欧学儿,安静了下来。

  凌少寒以最快的速度取来了一杯温水,扶起床上仍然双目紧闭的欧学儿,轻声地说道:“来,喝水。”

  欧学儿十分听话地微微张开了自己红润的小嘴,慢慢地喝了几口水。

  然后,又没了下文。

  就在凌少寒有些烦乱的时候,一道喘着粗气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的男声在门口处响起。

  “寒,什么事?”林亦臣,年轻有为的内科医生,不过才26岁的年纪就已经成为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内科专家。

  因为与凌少寒在美国的一次展览会上结缘,变成了私交甚笃的死党,也成为了凌少寒最信任的家庭医生。

  “亦臣,你快过来,看看她怎么回事?”凌少寒在看到林亦臣的那一刻,似乎狠狠地呼出一口气,因为亦臣是最棒的医生,至少在他眼里是这样的。

  林亦臣顺着凌少寒的眼神看去,

  “耶?!我没看错吧,是个女的啊?还躺在少寒的床上。我的天,这可真是爆炸性新闻。”

  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但看到凌少寒脸上的担忧,林亦臣快步走了过去,并没有说多余的废话。

  “别急,我来看看。”林亦臣来到了床边,取出了医用的小手电,照了照欧学儿的双眼,然后又拿出听诊器,隔衣为欧学儿听诊,最后,他笑了笑说:

  “没什么事,她可能是受惊过度,再加上喝酒的原因,有些体力不支。休息下就没事了。”

  凌少寒听到林亦臣的诊断后,再一次地舒了一口气,但马上又紧张兮兮地对林亦臣说:

  “真的没事吗?她都晕倒快半个小时了。你能确定不是得了什么病吗?”

  林亦臣微笑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不悦之色,又有点调侃的语气说道:“难道你连我也不信任了吗?这可是我们相识以来,你第一次这样怀疑我的医术哦。”

  “臣,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凌少寒听到林亦臣的调侃,自觉有点尴尬,解释了一句。

  “我想,你可能是太紧张了。”林亦臣俊美的脸上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难道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怎么帅哥总是成帮结伙的出现呢!唉~~)

  “我,我哪有紧张。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联系你。”凌少寒更加尴尬地想送客,但更多的是想掩饰自己吧。

  紧张?

  嗯,我可能真的很紧张,不然怎么会去质疑亦臣呢!

  唉,好像自从自己遇到这个女人,就总是失控。只是,我们才见过两次面而已,前后加起来还不足一个小时呢吧!!!

  “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不过,改天一定要老实交待哦。先走了。”林亦臣见好友有些窘,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去戏弄好友,便识趣地告辞了。

  凌少寒淡淡地回了一句:“好”目光却不曾离开昏睡中的欧学儿。

  凌少寒,重新静静地坐回欧学儿的身边,眼放柔光的凝视着沉睡中的天使,心有种难以诉说的情愫悄然滋长。

  忽然间,他脑海里又闪过了楚亦南的那句话“有一天你也会对一个女孩认真的,认真的,认真的……”

  凌少寒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真的开始对你认真了吗?我们才见过两面而已。”

  说完,便重重地合上了疲惫的魅眼,睡在了欧学儿的身旁。

  凌少寒在半梦半醒中自嘲的想:“凌少寒呀凌少寒,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抱着一个女人,却相安无事。这还是那个如撒旦般的凌少寒吗?!”

  漫漫长夜,月光皎洁,一对俊男美女同床而眠,没有旖旎的风景,却有着温馨浪漫的画面。

  他们的相遇,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星总裁索情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星总裁索情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