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宇文父子
吟风痕2018-03-22 11:592,845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睁开双眼,赵小川感觉好像活在梦中,一切都不真实。或许自己还不适应现在的生活。身边的佳人已经起来,正在梳妆,经过一晚的滋润,萧氏的脸色大有改观,满面春光,想起昨晚的疯狂,不由得眼带春色,一颦一笑,是那么的诱人。看的赵小川口干舌燥,小小川又硬了起来。

  二话不说,起身拉过萧氏“嘤咛”了一声后两人又是一番共赴巫山。良久之后,两人停了下来。整理了下衣服,萧氏说道“殿下,你身体刚刚复原,不易纵欲过度,应好好休养几日。”

  “萧儿真是关心为夫啊,还不过来服侍夫君起床”赵小川坏坏的说道。

  穿衣服的空档赵小川也不老实,上下其手在萧氏身上游走,弄得佳人娇声喘喘。嗔怪了赵小川一眼,风情无限,这让赵小川又有些蠢蠢欲动。两人一番嬉闹后,起床用膳。

  “启禀殿下,宇文述请求拜见殿下”一个小太监进屋说道。

  “宇文述?他来干什么,就说不见”赵小川说道。

  “且慢!”“殿下,宇文述肯定是为宇文化及而来,殿下不妨见见,须知现在殿下太子之位刚刚得到,未曾稳固。此时正是收拢人心的时候,宇文述为自己前来,殿下何不趁此时机拉拢下呢?”萧妃缓缓说道。

  “爱妃所言不错,就让他在书房等候。”赵小川说道。其实并非赵小川摆谱不想见,来到这个朝代第一次有个大美女陪自己吃早餐,贸然见被打扰,心里有些不快而已。并且因为宇文化及给赵小川的影响不好,心底深处有一丝抵触。

  太子书房内,一位老者站着,身边跪着一个中年男子,相貌堂堂,只可惜眼睛有些阴森,让人感觉此人很阴冷。两人便是宇文述和宇文化及。得知太子醒来,宇文述连早饭顾不得吃,赶紧领着宇文化及前来负荆请罪。宇文述心里很清楚,杨广太子之位有杨素和独孤皇后的支持,已经稳固。杨勇已是废人,此时若还不表明态度,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被当做杨勇一党遭到打压。看着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儿子,内心一叹:儿子想巴结太子,自己怎会不知?却没想到太子竟然从马背跌落,昏迷不醒。要不是杨坚看在自己奋勇杀敌,立下战功又对大隋和自己忠心耿耿的份上,这次绝不会轻饶。此子虽然聪慧,但都是些小聪明,整天只知道声色犬马,荒淫度日。若不是亲生儿子,怎会管这种事。宇文述有三子,唯有宇文化及不争气,让他这把老骨头还如此奔波。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无论如何也要替他为太子效忠表明决心,至于以后的路就看他自己的了。

  宇文化及此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对宇文述说“父亲,您未免有些过于忧虑了。太子和我关系甚好,此事又是意外,孩儿一片忠心,相信殿下不会处罚过重。”宇文化及大不咧咧的说道。

  “混账!你还不思悔改,要不是天子看在我们宇文一家赤胆忠心的份上,怎会轻易借过?也怪为父平时对你太过纵容,以后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少亲近些,知道吗!”

  “宇文大人何必生气呢!此事与化及无关。全是本殿下不小心造成,宇文大人不必责怪!”说话的正是赵小川。刚才他已经到屋外,听到这对父子对话后,笑呵呵走了进来。风轻云淡的说着,仿佛一切都毫不在意。

  “老臣管教无方,致使殿下受伤,老臣罪该万死!今日特带逆子前来向殿下负荆请罪,一切全凭殿下处置!”宇文述急忙躬身说道。

  “宇文大人这样可就见外了。大隋谁不知道宇文一家忠心为国,为大隋立下汗马功劳,本殿下怎会为这点区区小事责怪尔等国之栋梁!宇文大人过虑了!”赵小川放低姿态,用诚恳的语气说道。

  听到太子如此说道,宇文述内心松了口气,终于放下心来。现在前面这位可是未来皇位的继承人,宇文家以后想要更进一层,全靠这位太子啊,由不得自己不来啊!

  “宇文化及起身吧!”看了看还在低头跪着的宇文化及,赵小川上前扶起。纵使宇文化及心性阴暗,看到太子如此重视自己,还是不由得内心一阵起伏。谢过之后,赵小川赐座,两人坐下,自有宫女摆上香茗。寒暄了一会之后,目的已经达到,宇文父子做了一会便告退,赵小川起身送至门外。

  说实话赵小川对宇文一家并无好感,自己的这副身躯最后还是被宇文化及所害。但是如今却不得不如此,虽说杨勇以废,但熟读历史的自己知道杨坚生性刻薄、猜忌心强,现在有独孤每天吹耳边风,过不了多久之后独孤变回去世。若不趁现在放低姿态多多笼络几个忠臣,到时候万一宫廷发生动荡,自己也不至于立于孤立无援境地。突然有些烦闷,屏退左右,只身来到后花园中,看着池塘荷花,心中不由感叹。生在帝王之家,命运注定不会平淡,更何况还是帝国继承人呢。既然冥冥之中让我重生,自己岂可浪费这大好身份。锦绣河山、巍巍大隋,会随着自己的到来改变历史原来的轨迹吗?

  “殿下,何故再次沉思。”来人正是萧妃。看见赵小川望着荷花,低头不语,不由问道。

  看到来人,赵小川对着美景美人念到曾经读过的一首诗刚好般配眼前“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听到赵小川接用诗句赞美自己,脸上不由泛起羞涩,放心一阵欢喜。“殿下今日有如此雅兴,莫非刚才宇文述以表效忠?”萧妃轻声说道。

  “萧妃果然聪慧!一猜变中!虽未明言,但看其语气和来意是想接机向我表明忠心,不愧是个老狐狸!”赵小川眼神清澈,微微有些的说道嘲讽。不管如何,宇文一家登基后必须铲除!

  “既然如此,殿下大可放心。但臣妾见殿下愁眉不展,莫非还有心事?不知殿下因何事烦恼”顿了顿,萧妃问道。

  望着柔情明亮的眼眸,赵小川明白是真心关切自己。到底该不该对她坦白一切。扪心自问,来到这个世界,一无所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自己从书上所能了解的都只是片面。人心叵测,万一有人发现自己并非“太子”该当如何?

  赵小川在前世只是个大学生,通俗的说就是男屌丝一个。来到这里权利、美女接踵而来,而自己却无法释怀。追求根本,还是底气不够!底气就是实力,拥有自己的实力和势力,方能在此立足。那么自己的实力和势力来源何处?或许该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了,还有自己该不该信任眼前之人。通过昨晚和今天的观察,赵小川发现萧妃对杨广是一望深情,至死不渝。这些都能感觉到,只要把握住她的内心,那么对于以后来说至少不再是孤单一人。想到此处,双眼凝视萧妃说道“倘若有天,你发现我并非原来的我,还会对我不离不弃吗?”

  “殿下何出此言?臣妾与殿下已是夫妻,本该生死与同、只要殿下不嫌弃臣妾糟糠,臣妾愿永远侍奉殿下左右、至死不悔!”迎目而上,萧妃坚定不移的说道。

  听闻此声,赵小川轻轻搂住萧妃柔若无骨的娇躯,在其耳鬓边道“爱妃放心,只要在世一天,我的心为你永远占据!”耳边一阵发烫,“嗯”轻轻应答了一声。

  过了一会,赵小川轻轻说道“我准备过两天去江南一趟。”

  “殿下去江南,是为巩固势力吗?”两人长久在一起萧妃一下子便猜中赵小川心中所想,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殿下身体刚刚复原,不多修养两天吗?”

  “不用了,父皇年纪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也该早作准备,以防万一。”赵小川说道。

  “既然如此,臣妾也不多说,只愿殿下能够早日归来。”

  “嗯”

  两人说罢,不再言语。

继续阅读:第5章 玄念心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为隋炀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