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嬴异人的烦恼
贾真2015-12-29 18:402,502

  嬴政和大秦皇朝的故事还要从他的曾祖父讲起。

  公元前267年,那时候秦国的君主是秦昭襄王。他正坐在一间肃穆的灵堂内,由大臣陪同着嚎啕大哭。

  秦昭襄王刚刚经历了失去弟弟的痛苦,秦国的公子市死了。

  这个痛苦其实是秦昭襄王自己一手造成的,500金能雇佣一个当时最好的杀手,这个杀手把他弟弟的生命永远的留在了魏国。

  就因为这样,秦昭襄王不能不哭。越多的泪水,就等于告诉越多的人,他不是凶手。

  千万不要因为秦昭襄王的兄弟相残,而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秦昭襄王这样做,自然有他的苦衷,实乃不得已而为之。

  秦昭襄王继位的前期,秦国的朝政一直被母亲宣太后把持着。老太太比较有权利的欲望,唯一的爱好就是“垂帘听政”,不让秦昭襄王掌权。后世的吕后、慈禧论起辈分来,都是宣太后的徒子徒孙。

  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秦昭襄王毕竟年轻,总能等到拨云见月的时候。可是老太太显然不是做政治家的材料,她把秦国的王位当成了哄孩子开心的玩具。

  王位的传续,一般是按照父死子继、无子弟承的传统进行的。

  宣太后滥用职权,不顾秦昭襄王有子的现实,强行制定了兄终弟及的政策。她让二儿子公子市作了秦国的太子,等着接替秦昭襄王的位置。从小吃的东西都是哥几个平均分配,现在国王的位置也安排轮流坐。

  自古以来,大多数帝王都很严肃的看待这个问题,不能容忍外人窥探王座的目光。

  可是,按理说亲弟弟也不是外人,反正江山还姓嬴。商、周两朝都不乏兄终弟及的事情,秦昭襄王为什么要大动肝火?当然不是为儿子打抱不平这么简单。

  因为这牵扯到一段,有关宣太后的秘闻。

  还是在秦昭襄王刚刚登基的时候,西北的戎族“义渠”对秦国的领土,生出了窥探之心。“义渠”是本来是游牧民族,为了改变吃饭靠天的生活模式,只有向富饶的中原诸国掠夺生产资料。

  秦国因为同“义渠”濒临,所以首当其冲。面对居心叵测又实力强大的番邦蛮夷,秦国没有力量能与之抗衡。

  有一件事我们必须先予以肯定,那就是女性在中国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她们的功勋不可磨灭。

  为了国家大义,挽救民族危难,宣太后牺牲了自己徐娘半老的色相,对“义渠”首领采取了所谓的“怀柔”(怀里的温柔)政策,才挽救秦国于水火之中。

  宣太后忍辱负重三十年,终于等来了秦国的强大。她先杀死了情夫,又派兵把“义渠”给灭了,企图给自己树立“贞节太后”的牌坊。

  宣太后这样的举动,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她那点破事,大秦国谁人不知,谁认不晓。要铲除“义渠”又岂用等三十年?她是嫌弃“义渠”首领力不从心呀。

  尽管宣太后已经销毁了罪证,但她那段风流往事,却留下了两个有血有肉的纪念品,公子市就是其中之一。

  后宫里发生这样的事,就如同放了一个响屁:既臭不可闻,又让人讨厌。放的人尴尬,听的人恶心。

  秦昭襄王就算再窝囊,也不能容忍一个“孽种”接掌秦国的王位吧?公子市没有等来王位,却等来了灵位。

  太子的死,对秦国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举国都在哀伤,只有一个人心花怒放。他就是秦昭襄王的儿子,刚刚被“平反”的安国君。

  叔叔的灵堂外奏着哀乐,安国君的心里却满是喜悦。叔叔死了,领袖接班人的位置空了,自己是新的太子了,也就是大秦未来的君主。如果现在不高兴,安国君简直不知道谁死的时候才应该高兴?

  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安国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亲爱的爸爸。

  有的悲伤是短暂的,如同大秦前太子的死。有的悲伤却是持续的,嬴异人一直承受着。

  嬴姓是秦国的王姓,姓嬴的人是秦国的王族,受万民的敬仰和爱戴。嬴异人是大秦昭襄王的孙子,太子安国君的儿子。这个身份,外人看起来显赫,却带给嬴异人无穷无尽的烦恼。

  任何烦恼都有根源,如果硬要给嬴异人的烦恼找一个理由,那就是他的父亲安国君。

  王室之中,总不缺乏风流浪子。安国君就妻妾成群,好色成性。是个见了女人,就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的主。

  在当时的科学技术条件下,人们缺乏行之有效的节育手段,更没有计划生育的观念。提倡的是能者多劳,多劳就会多得。这是时代的局限性,同时造就了嬴异人的痛苦,他不能像独生子女那样,霸占父母所有的关爱。

  安国君没有什么男性的隐疾,又肯不辞辛苦的播种,时间长了自然就儿女一箩筐,为嬴异人收获了几十个兄弟姐妹,其中光儿子就二十多个。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

  嬴异人甚至连生日都没有被记录下来,可见他这个王孙当的有多么郁闷。若干年后,当他摇身一变,成为君临秦国的秦庄襄王时,依然没有纠正史官的这个疏失,也许是连他也记不得自己出生的年月日了。

  因为安国君的超生,等着继承秦国王位的人群就大大的增加了。政治是残酷的,竞争是难免的,嬴异人从出生开始,就被卷进了这场阶级内部矛盾当中。

  王族成员的成长过程,就是一部兄弟之间的血泪史。里面有阴谋、阳谋、明争、暗夺,诋毁与被诋毁,压迫与反压迫。

  纵使嬴异人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会放过他。如果能争的嬴倒是还好,关键是他总成为兄弟斗争的失败者。失败的原因不是嬴异人脑子不行,而是他欠缺争宠的一个先决条件。

  强有力的枕边风。

  安国君天天跟他宠爱的妻妾厮混在一起,这些妻妾对他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作为女人,都精通要挟男人的手段,如果她们在特殊的时间,说一些特殊的话,就会对某些人产生特殊的结果。

  可惜,嬴异人的母亲夏姬年老色衰、不被宠幸。常年无法侍寝,已经失去了对安国君施展这些手段的机会,嬴异人就借不到他母亲的光。其他得宠的女人更不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嬴异人在争宠的道路上走的举步维艰。

  兄弟冷落风飘絮,地位浮沉雨打萍。并不是只有吃不饱肚子的生活才叫悲惨,对王族的梯队干部来说,得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是他们莫大的痛苦。这样的生活让嬴异人感到无比的厌倦,但是却没有办法摆脱。

  如果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嬴异人的未来将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他整日吟诗鼓励自己: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去寻找光明。

  嬴异人的诚心不知道感动了哪位路过的神佛,他的命运终于出现转折。生活会如他期待的那样令人满意,还是让他更加彷徨无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朝那些事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朝那些事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