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死党的电话
火瑛2015-12-21 20:221,261

  这也许就是当地的一个习俗吧,通过这两天的时间她其实挺喜欢这里的一些东西,比如昆山的鱼和虾、杭州的东坡肉等她觉得很好吃,但她却不怎么喜欢这里人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入乡随俗,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快了,很快就能适应这里的一切。”

  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晚饭后不久鼻血又开始流起来了,这次比起前几次都更加的历害,像水一样的直往下流,这次真得去医院了。老板将她送到医生办公室,她早己全身无力,靠在弟弟肩头任凭医生怎么检查。医生卷了一粒药绵用夹子塞入她的鼻孔,她猛然感觉嘴里有怪怪的味道,使她半闭的眼睛睁得老大,瀑的一声,只见医生一脸的血。医生惊讶的有些气愤的看着眼前这个喷了他一脸血的病人,吼到:“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怎么这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心书对自己的失态连连道歉,医生听到这微弱的声音有了宽容的表情,温和的告诉她因为给她塞在鼻子里的药绵里有白药,加上鼻血流得太快所以倒进嘴里,一下子无法承受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躺在病床上,心书感觉房子在转,明亮的病房里她觉得光线很暗,更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她就那样慢慢的睡了。弟弟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杂志陪着她。

  凌晨2点多,她醒了,看见弟弟还在医院她忙说“心海,我们回去吧,明天还得上班呢。晚了你明天上班会打瞌睡的。”她边说边穿上了自己的鞋子,弟弟告诉她现在2点多了,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你怎么不早点回去呢,这里有医生,你到现在还没睡觉明天还得上班呢,这些天人少请不了假的。”她示意让弟弟在旁边那张空床上睡会儿,阿海看着姐姐,觉得很搞笑,才上了两天班的姐姐,竟那样职业。

  心书在家里排行老大,她是家人最爱的一个孩子,因为婶婶们生的都是儿子只有妈妈生了她一个女儿和两个弟弟,她自小就倍受宠爱,但她却很爱两个弟弟,无论长辈悄悄的给了她什么,她都会和弟弟们一起分享,做任何事总是维护他们,但对他们又很公正,奖罚分明,这使两个弟弟都很爱她。这不,昨晚心海为了照顾她没好好休息,现在感觉自己很好的她竟顶了弟弟的班,做起了车间工人,还高兴的告诉心海这个工作很有意义。

  快下班的时候老板告诉她有电话找她,是她的死党江月,她俩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先成就事业,再成就爱情,惹毛了一个人单过,哼,多好!”江月因为到目前还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所以她打算复读,听说心书也没考好,于是准备约她一起重回高中课堂。像久别的亲人,心书在电话里向江月诉说了这江南之行的种种,并谈论了她现在的一些想法,因为这一通电话心书确实有些犯难了,她就要用这一张高中毕业证去闯江湖吗?她要回学校再深造吗?她觉得现在不好也不坏,但以后呢?放弃这份工作?放弃这份工作有点对不起老板,但放弃了学业不仅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爷爷,虽然不是爷爷要求考的学校,但死党的一些话让她一下子难以选择。老板秋哥坐在对面办公桌前(老板让她这样叫),盯着电脑一会儿笑笑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看看心书,当心书放下电话准备出去透透气时秋哥叫住了她,告诉她附近的几家书店和去湖边的路线,心书只是笑笑,而后离开了办公室。

继续阅读:第4章 希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势不可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