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医生
火瑛2015-12-21 20:221,478

  夜幕降临,心书感觉好冷,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白天还只穿一件单衣但现在却还得加穿一件外套,所以她觉得这边的天气很怪,这边的人也同样如此。因为下午玩时隔壁家的男孩看到她后便向姑姑打听她的年龄、有没有谈朋友、要不要在这边安家的打算等情况,这对于还没初恋过的心书来说很是冒昧。她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早就被爱情缠绕,一定不能在姑姑家待太久,要尽快找到工作,并寻思着怎样让自己快点搬出姑姑家。

  临睡前弟弟打来电话,说他们厂里还需要人,弟弟的老板知道她来了这个城市,便让弟弟请她到厂里上班,说第二天就来接她,她答应了。因为心书这次到苏州的目的就是来工作,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快就可以上班,这使她无比的兴奋。

  刚起床一小会儿,弟弟便来接她了,与姑姑家人道完别后她和弟弟走了,去了弟弟工作的那个工厂。老板是位有点胖、有点矮的年轻男人,很热情的接待了她,很快为她安排好了工作上的一切,虽然心书只有高中文凭但在这家小小的工厂里己算是高学历的了,所以老板对她很优待,食宿全包,还是一个人一套一的住房。心书很是感激,她放好自己的行李就开始了工作,她觉得工作很开心,与之前的校园生活相比,她更喜欢体味现在的工作。

  一天的时间心书觉得很快就过去了,吃完晚饭她想到处走走,去看看这江南的山水、风光。刚要出门,她感觉鼻子里有东西在往下流----鼻血,为什么又流鼻血呢?昨晚也流过,她以为是这些天坐火车太热的原故,但为什么今天又流呢?而且流得有点历害,弟弟帮她弄凉水在后颈上,又用湿毛巾给她覆额头,但还是流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现在的她己完全没了出去游玩的兴志,只感觉全身无力,更不想去医院,心书觉得鼻血流过了就没有必要再去找医生了,所以她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不理会弟弟在一旁催促她去医院。弟弟很气愤的走了,心书却有些害怕,她怕自己会天天如此。

  生病的人总爱胡思乱想吧,她又想起半年前去世的爷爷,每想起爷爷她总是流泪,她总觉得很对不起爷爷,她本可以在爷爷临终前和爷爷见最后一面的,但因为月考不理想所以没有回家,也没有给家里打电话,让爷爷带着牵挂在那个寒冷的深夜离开了。当父亲告诉她这个坏消息时她绝望了,她失去了原有的斗志,她感觉失去了整个世界,她成了自己无法愿谅的人,爷爷的离去成了她心里那个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洞。她开始沉侵在深深的悲痛中,她想放弃自己的学业,想放弃爷爷对她的期望,她要回到奶奶的身边,因为她己失去了一位最爱她的人,她不能再让奶奶感觉到她不在身边。心,痛得很历害;泪,还像爷爷刚过世时那样止不住的流;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

  心书怕的事情在第二天还是发生了,正在她工作很投入的时候,鼻血又开始流了。老板们都不在,把工作交给心书后就离开了,也就是说目前在这里的管理者是心书,鼻血流得很凶,她想去医院,但她不想耽误上班时间,所以她躲进了办公室,但鼻血还是那么顽固的流着,流得越来越多,她开始有了恐惧感,弟弟到办公室看到了脸色有些苍白的姐姐,突然想起附近有一家小诊所,心书这才去了那家诊所。

  诊所很小,里面放了一张桌子和一个柜子后便没了太多的空间,医生是一位上了年龄的妇女,她看到站在门口,鼻孔里塞着纸,纸里还透着血的人,她明白了此人的来意,二话没说便开始抓药,心书楞楞的站在一边奇怪的看着医生,医生麻利的将药袋递到心书身边:“饭前吃,共4天的,24元钱。”心书第一次见到不问病人病因、不问病况就立马下药的医生,她有些恼火,她向医生说了自己有可能引起流鼻血的原因,医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补充了一句不要太热。她付完钱很无赖的拿着药回到了厂里,继续开始工作。

继续阅读:第3章 死党的电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势不可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