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请缨
火瑛2015-12-21 20:222,493

  “猪头,那天给你介绍的我那几位朋友怎么样呀,有没有看得上眼的,就从那里面给自己选一个男朋友吧!”

  “哎,哎,你很不礼貌哎,这一大早就那样叫我,那我就告诉你吧庄定宇,包括你在内,没一个能看顺眼的,再告诉你吧,我己经很生气了!”正准备去上班的心书接到表哥这样一通电话,气得大跳。

  “呵呵,生气啦,我是说真的呀,我那些朋友个个都挺有成就的,我跟你说,比如那个……”定宇极力向表妹推荐他那几位狐朋狗友,但心书却并不领情。

  “定宇哥,我都跟你说过啦,你的那些朋友除了刘南子看起来老实点外,其余的不是二流子就是摆个少爷样子装有钱,还真、真、真没一个看顺眼的,你就别在哪儿瞎操心了啊。”

  “刘南子,就是xx沙发厂的厂长啊,哦呀呀,我妹的眼光还真不错,呵呵,的确,他比我们谁都老实,但人家结婚啦,你完啰,看上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哎,有人要痛苦啰。”他在电话那边得意地笑着心书,夸张地变换着语调。

  心书听到听筒里传出的声音,气得再次跳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我有说喜欢他吗,不就是说他老实点吗,什么人呀这是。”听起来心书真的发火了,定宇得赶快想办法灭火才行,要是这火灭不下去,表妹肯定一星期不会达理他,要被告了状,晚上回家说不定还会挨顿骂。

  左讨饶右讨好地说了一大堆好话才使得表妹不再生气,他放下电话长长地叹了口气,用很是委屈的口气向着女友倾诉。

  ……

  “子洋,我在办公室里,你过来一下。”丁叶秋每次招唤下属都直拨他们的分机,从不让助理替他传叫,就因为她对他的追求,他曾填写了好几张辞退单但终究还是被他撕了,因为辞退理由那一栏不知道怎么写,写什么,给她下派的每一份工作她都做得很好,所以他不能违心的将自己不喜欢的她踢出公司。

  子洋走进办公室,朝几面墙上扫视一圈道:“丁总,怎么弄个那玩意儿上去,坐了几天公交车在站台有奇遇啦!”

  他看着笑嘻嘻的子洋,问:“那幅画看了之后会让人有怎样的感觉呢?”

  端详了良久,子洋低声说“刚才好像没说对,这画好像是离别的车站,看后…”

  “对,就是离别的车站、离别的公交车站,是我自己拍的,效果……,如果让另一个人来拍肯定会拍得比这好”他打断子洋的话,指着椅子后上方墙上的相框,将子洋拉到沙发上坐下,点上一支烟“之明今天晚上回来,下班后一起去接他吧。”

  子洋点点头说“这小子,走这么多天了,今晚我们一起宰他一顿”

  “刚回来就想宰他,小心像上次一样被他宰啰,他可是个滑头。”这话一说完屋子里就全剩他俩的笑声了。

  “哎,子洋,我给你说正经的,你的那个方案我己经看过了,整体来说还可以,但不怎么新颖,各环节的吸引力都小了点。你再修正修正。”

  “好吧,我再改改,呵呵,可能是我太心急了点,思考得不全面。”他接过设计草稿,将剩下的小半截烟杵进烟灰缸。关门时他特意看了看对面那面墙壁,想明白点什么。

  李章站在精测室入口处,原本那张时常紧绷的脸上这时又覆盖上一层冰霜,突然一个愤怒的声音输入精测室内每名工作人员的耳朵,他们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跑进那间小办公室,有的急得忘了带笔和笔记本。

  心书打开测试机上盖,取出刚刚测试完毕的材料后将测试结果打印出来才拿着笔、笔记本走向小办公室。李章的咆啸再次响起“程心书,你知道这个会议有多重要吗?大家都忙得跑,你却一个人在后面慢囤囤的,不想开会可以不开。”

  原本刚才的吼叫心书就有些讨厌,又看到那些立马放下手里工作就跑去办公室的人她更有点反对,再听听这话,心书的火一下子冲上来“组长,难道在测试产品的过程中,不管测出什么结果就去做其它的事,这才是对的吗,如果测试超标了呢,也要等开完会才出结果吗?”

  “这个会议是由副总安排的,所要说的事情……”

  “你先坐下吧,她这样做是正确的。你也快坐下吧。”李章坐下后,心书才看到被站着的李章挡住的副总,副总并没有因为她刚才的火气而刻意表现得严肃而是微笑着叫她坐下开会。

  “前晚,B班的同事使用的测针断掉一支,昨晚,测针又连续断掉三支,这个你们都知道了吧,这是之前重未出现过的情况,这个情况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的测量工作有问题,刚刚和上级领导开会我们己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原因还没找到,对于这些设备你们比我懂,现在招集你们开会就是要通过你们对设备性能的了解来分析这一问题……”看来这会确实很急,没有任何的开场白,副总就直接进入到今天的主题。

  笔记本上记下十几条同事们提出的可能原因,可心书觉得这些并不是导致测针断掉的主要因素,她怀疑是温差引起的,在会上她没说,因为她还不能断定。

  敲了敲李章办公室的门,里面传来副总的应答声,她想副总还在里面自己要不要进去呢,不进?门己经敲了,迟疑了下,她还是把门推开了。“不好意思,组长,我一会儿再过来找你吧。”

  “我正要找你呢,你等一下。”副总叫住刚要离开的心书。“你来上班多久了”

  “3天,7号开始上班的”联想到会前的放肆和短短的上班时间,她脸涨得通红地回答。

  “哦,做得还习惯吗?”

  她来找李章本打算是主动请求上晚班的,但副总在不好说,现在突然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让她说,她却想了半分钟才说:“习惯,嗯…嗯…习惯,就是想、想去上晚班。”

  李章见副总没说话,便道:“这怎么行,你还没到上晚班的时间,轮到你时自然会转班的。”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上晚班的呢?”副总问

  “就今天,前两天在看一些资料,我想上晚班对我来说会有更多的时间熟悉这些设备。”

  副总思考着什么并用他三十岁男人的眼睛死死盯了她足足两分钟,像看懂了什么,点点头对李章讲:“让她上B班,把B班那个班长调到A班,任命程心书为B班的代理班长。”

  心书听到这个任命后走出办公室,她对主动请缨的结果纳闷儿着、李章也对这特别的任命郁闷着、他俩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副总会任命一个刚来3天的新人做代理班长,然而只有副总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欣喜着。

  “她大胆、有责任感、还有精测室里其他人没有的工作经验,所谓初出牛犊,你会认为我这个决定是对的。”李章听着副总的这翻评价,暗自想这可能又是一道‘后门’吧。

继续阅读:第21章 芝麻官(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势不可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