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夜未至黑暗先临
走过你的温凉2019-11-30 02:042,070

  “呜呜呜呜····”冥府深处的铁塔里传来一阵阵鬼哭魂怨的凄凄叫声,那调子一阵高一阵低,好似在耳边低泣,又似从远处幽幽传来。凄惨的哭怨里藏有一声声桀桀的怪笑,凄厉可怖,令闻者怯步,魂飞天外。

  淬魂塔,冥府重兵把守在此,不许任何人踏进半步。塔里被术法封印的正是危害三界的恶灵,一旦被放出,那便是地狱的席卷,恶魔的侵袭。

  黑色斗篷从天而降,隐在帽檐下的双眸扫射出不容抗拒的威严,黑袍扬起的灰尘里冒着股浓浓的黑气,并迅速占领了整个上空,那是地狱王者的降临,铺天盖地的黑暗紧随而来,睥睨的双眸,带着神的骄傲,魔的残忍,冰冷地俯瞰着芸芸众生。

  黑衣守卫见来者不善,立刻上前阻挡。

  “此乃冥界重地,不得惊扰,速速离去。”一排排黑色盔甲竖戟而立,抗敌阵势不言而喻。

  那人却不紧不慢的亮出手里的东西,黑衣守卫见此物,立即收起兵器,瞬间全都跪向那人,整齐又恭敬。

  黑阎令,见令如见冥主,令牌上镶嵌的红宝石,闪着熠熠的红光,象征着冥界之主的万丈权威。

  黑斗篷一路畅通无阻,顺利到达塔的最高层,这层楼由著有冥界十大阴帅之称的黑白双煞看守,二人察觉到来人,立刻便戒备起来。

  黑斗篷见此,不由得再次亮出了手里的令牌,然而黑白双煞见此令牌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严加把守,不给放行。

  那人见此,隐在斗篷下的唇角微勾,牵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随后,只见其隐在斗篷下的面容,随着帽檐的滑落,呈现在二人眼前,黑白双煞见到那人的脸后,迅速为那人让出道儿来,门两旁微躬的身子无不表示着恭敬与服从。黑斗篷对二人的动作很是满意,进门后示意二人将门关上。

  塔的最高层里空放置着一案桌,桌上放着一木盒子,盒子的开口由一道闪着万丈佛光的金符封印着。

  那人走在离案桌不远处停下,随着嘴里吟出的一串串咒语,将手里不断变大的火球聚力推向木盒,刹那间,金符被焚毁,一道金光乍现,封印被解除了。阵阵青烟从盒内窜出,慢慢凝聚成四个黑影,门外的双煞察觉出里边的异常,立刻推门而入,然而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便被包围在一晃而过的黑影中,塔内顿时传来一阵灵魂被撕扯啃咬的声音,不消片刻黑影从双煞所在的位置散开,那地方此时已空无一物。

  那人见此挥手示意,四个黑影立即聚上跟前。

  “尔等封印已解,今后便随我差遣,可有异议?”男子扫向眼前几个还不成形的黑影,不容抗拒的问道。

  “瘦尸”

  “离葬”

  “魅影”

  “黑凹”

  “我等任凭主上差遣。”

  “哈哈哈哈哈,尔等就随我一统千秋霸业,纵横三界。”见曾经占据一方的霸主如今都甘愿听命于他,这对于他一心想要完成的霸业可谓的上是如虎添翼。好似已然看见了问鼎宝座的那日,黑斗篷不禁放声狂笑。

  “接下来便送他们一道开胃菜,你们可要好好招待。”邪佞的眼神射出一股狂放的肆意,残忍的目光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汹涌而来。留下指令,一个瞬间便消失不见。

  四个黑影接到任务,相视过后,不由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那笑声尖厉恐怖,好似要震破铁塔,直冲云霄。

  这声尖啸随即拉开的便是一场正与邪的迎面交锋。血腥,罪恶从塔内即将蔓延开来。

  夜色还未将至,黑暗便早早来临。

  “站住”

  自这个熟悉的背影再次从眼前闪现,三娘便一直穷追不舍,然而一路苦苦追来,内心却彷徨了,为何突然闪现,却不愿露面,既不愿相见,为何还要出现。三娘不懂,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翻涌的她,朝着那抹将要融入夜色的身影喝止道。

  夜色里的黑影,好似被这藏有万般委屈的声音给生生定住了般,略带僵硬地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往昔的一幕幕,恍如一场春梦。倘若沧海来不及变成桑田,梦便早已先醒,怪我睡得太熟,还是你根本就不曾入睡?

  三娘质问的声音直击黑影,在夜里激起一阵阵悲戚的控诉。

  夜,静的可怕,苦苦等待的三娘,得到的回复却是一片静默。心里的激动引起的温热都被这无声的沉默给浇灭,冷却,冰凉了。

  泪无声地落下,泪湿的脸颊,任凭冷风将其风干。

  曾经靠的那么近的两人,如今也只能用背影相对,良久,三娘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的双眸透出股果敢和坚毅。

  “宫无影,如果我的等待换来的只是你一个绝情的背影,以后不会了。”

  以后不会了,我不会苦苦纠缠于你,往事已成殇,你若已走远,我又何必还在原地苦等。

  三娘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以后不会了,是她对自己感情的终结,不会为你悲,不会为你喜,更不会等你。

  三娘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当初在一起是我心甘情愿的,如今的离去也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全不后悔。只是你看不到我离去的背影,体会不到被丢弃的痛,让我有些难以释怀外,以后都不会了。

  琉璃看着披着夜色而归的三娘,见对方的脸上一派强装的镇静,不禁担心起三娘刚刚发生了什么,可三娘显然不想多说,琉璃便咽下了心里的疑惑,将注意力转向夜空中悬挂的月盘,察觉它不似往日的圆满,好似被什么侵蚀了,留下一个瘆人的缺口,就连这月光也失去了往日的柔和,透着股古怪的阴冷。

  这样的夜,让琉璃深觉不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