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恶灵血洗淬魂塔
走过你的温凉2019-11-30 02:042,497

  琉璃一身白衫,端坐在酒楼的窗边,案桌上的香炉里,飘出一缕缕淡淡的清香,香烟缭绕,如梦似幻。

  “万法皆空象,形神不妄动”,简简单单的十字经,琉璃却难以参透,这十字经言乃《琉璃心经》上的第二重心经。

  《琉璃心经》乃琉璃飞升当日,由玉帝赏赐,此经可助琉璃掌控琉璃心的灵力,全本心经只有三重经法,字简意赅,经意深远。

  万物皆有形,形不动神动。

  万法皆空象,形神不妄动。

  凡有所象,皆是虚妄。

  三句心经琉璃可倒背如流,然一直参不透里面的经法深意,上次荫茅谷受伤之事,就让琉璃一直心存疑惑,琉璃心灵力固然强大无比,且遇强则强,只是每次发力后却要自损大半精力,发挥的威力越强其反噬也越强,照此下去,如若不能早早参透,便会被其耗尽精力而亡。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看来心经亦如佛法,不可强求,因缘际会讲究时机,那么此时难以破解第二重心法,是否可以理解为契机未到?

  琉璃心究竟为何沉睡,这也是琉璃一直困惑的问题,是否与心经也有着某种关联呢?

  之所以如此急躁想要悟透心经,是因为琉璃内心有极不好的预感。那天边的流云也不似那么轻盈,好似被隐形的手扼住了般,黑压压一片,弥漫着浓浓的阴霾。

  被黑暗笼罩的铁塔,四个黑影一个旋转便消失在顶层,随后铁塔其它楼层相继传来,魂魄被生生分裂和撕扯的凄厉叫声。一时之间铁塔沦为修罗地狱。

  一个干枯的手掌里,来不及聚形的魂魄,慢慢被撕裂开来,喉咙里还未喊出的惊叫也被瞬间掐灭。

  这个拥有干枯手掌的主人正是一具千年化尸,干瘦如柴的身躯透着股阴狠和怪戾。所到之处鬼哭魂怨,避之不及。他便是一代尸魂——瘦尸。

  离他不远处的女子,身着一身轻盈的红纱,行动之余,红纱无意抖动的魅惑也是瞬间夺魂的利器。一把红纸伞,干净利落地穿透魂身,那力道快狠准,待抽开时,魂身顿时四分五裂,四散的尸身顷刻便堆满了一地,持此伞的正是四大恶灵之一的魅影,魅如幻影,杀神无形,一把纸伞更是她独特的带有煞气的标志。

  高高的尸堆中,正坐着一个肚子撑的眼看就快要破裂的恶灵,一双凸出的眼珠子,泛着贪婪的绿光,长有长长黑甲的手不停地将身边的尸骸塞入嘴中,一张血盆大口张开的极其夸张,一眼望去,还可以看见其喉道那处来不及下咽的滞留物。他便是世上最贪得无厌的恶灵——腹鬼黑凹。

  一把青光环绕的黑剑,带着一身独有的戾气,夺命般地追逐在被解印的魂魄之后,一时间塔内无数闪躲不及的鬼魂都化身为剑下的亡魂,只余下一缕还未来得及消散的青烟。只见黑剑在空中一个飞旋,渐渐幻化成一黑衣男子,男子青黑的面容带着震慑人心的邪佞,肆意又狂放。他便是青冥剑的剑魂——离葬。一个由仙道坠入魔道的堕落剑魂。

  瘦尸,离葬,魅影,黑凹四个恶灵所到之处,掀起的是一阵血雨腥风。龙卷风式的杀戮,淬魂塔内无一幸免。

  曾经高高耸立的铁塔,象征着无上的佛法,然一把烈火过后,只剩下一地残垣,邪恶带着毁灭的力量,摧毁一切正义的所在,那片被插上黑暗旗帜的土壤里,恶魔之力正以疯狂的速度滋长蔓延。

  这便是黑衣斗篷的指令,给冥主大人一个小小的警示,战鼓已擂响,这只是个开始。

  冥府大殿内,打开的幻镜里,正是四人将要撤离的身影,冥主见此勃然大怒,

  “混账东西”冥主想必是气得不轻,但毕竟还是经历过风浪的,随即便冷静下来。

  “来人,速将夜游神带来。”一声令下,短短几秒便有了决断。

  “无命,我劝你还是跟我一道儿投靠更加英明的主上吧。”一男子向对面的黑衣人劝说道。

  “呵,英明的主上?他充其量也只算个反派头子,岂配与冥主比肩而论。”黑衣人毫不讽刺的反击,接着又道

  “你我曾为冥主手下,岁月流转,不计春秋,兄弟之间情同手足,如今却要各为其主,可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我无命在此与你追魂割袍断义,此后再见便只有举戈相向。”

  话毕,嘶的一声,传来利刃穿破丝帛的声音。

  二人的情义也如同这一刀斩断的丝帛,不复当初。

  男子见对方心意已决,便不再赘言。他不后悔自己选择的路,二人以后必定会走到刀剑相对的那一天,到那时候他也绝不手软。

  启明星,乃主运势的星辰,星象录里记载,明星光芒越是璀璨夺目,光芒四射,便越是预示着鸿运将至,反之,则大难将临。

  此时,夜观星象的琉璃发觉,冥府上空的明星晦暗非常,心下陡然一惊,冥府一定有事发生,不待与三娘招呼便急急出了门。

  今夜的往生镇,失去了往日的热闹,往常这时辰,大街上还是一派人来人往的热闹场景,可现下却不见一个鬼影,心下疑惑的琉璃,伸手拦住从身旁匆匆而过的路人,询问道

  “行色为何如此匆忙?”

  那鬼本来还面露惧色的,但在看向琉璃面容时,突然站直了腰板,顶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生怕被人小瞧了去。想必是不愿在女流面前丢了份,况且这还是个美人,用充满神气的语气答道

  “夜深了,爷想早点回去困觉了不行。”琉璃听此,手下一个用力,那男鬼故作嚣张的面容瞬间转换成了痛楚的神色。

  “哎哎哎···你松手,快松手,痛····”见那鬼痛苦的求饶,琉璃不紧不慢的追问道

  “知道怎样好好说话了没?”不高不低的声调,却相当有力地传进了那鬼的耳中。

  “知道知道”那鬼听出了琉璃的警告,连忙回道,随后用略带颤抖的声调补充道,

  “我我···,我刚刚本想去西桥那边的,但在离那桥很远的地方,便闻到一声凄厉的叫声,那声音极其痛苦,我便不敢再向前了,但又好奇,于是便隐在远远的一旁,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谁知,什么也没看到”

  琉璃见男鬼停下,便示意他继续,琉璃猜想他定是看到了什么。

  “我见没什么,遂走出了暗处,待我再次望向桥的那边时,桥上突然闪现一身着红衣的女子,那女子好似还撑着把纸伞,那身影相隔太远且背对于我,根本就无法瞧见她的面容,心下顿觉遗憾时,那女子突然回过身,那面容好似陡然在我眼前放大了似的,几乎贴近跟前的脸挂着满了无声的笑容,那笑容让人瘆得慌,我一时受不了这种惊吓,惊恐的闭了眼,待我再睁开眼时,眼前骇人的笑脸陡然不见了,只余下桥上那女子正离去的身影,渐渐缩小的一抹深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