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走过你的温凉2019-11-30 02:042,288

  在暗处的两人见有人过来,便立刻隐身离去,只是其中的面具男在消失的前一秒似乎特意回头望了一眼来人。

  三娘也搞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在谷外四周到处寻找,甚至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寻找。正苦于寻找未果将要放弃的时候,两身影忽从空中摔落在她眼前,待看清二人中的一人正是琉璃的那一刻,她才弄明白,原来这种原由叫担心,可能还夹杂着一种她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愧疚。

  三娘将注意力转向抱着琉璃的男子,想必他便是她的徒弟莲倾,只是没有想到,是他,那个漂亮的男鬼。

  来不及多想,立即跑向二人,正要探手查看琉璃的情况时,莲倾以一种极为戒备的姿态护住怀里的琉璃,不愿意让任何人靠近,三娘见此,连忙解释道“我是她的姐姐,让我看看她的情况。”

  莲倾却紧抱怀里的人,不为所动。

  看着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琉璃,和那挂在她嘴角的血渍以及地上一大滩的印迹,三娘猜想琉璃伤的定是不轻。想要抓紧时间救治,怕再耽误下去就晚了。

  于是口气不免有些急躁,“莲倾,你这样抱着不放是嫌她去的不够快吗?”

  血红的双眸顿时爆发出一股戾气,望向三娘的眼神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狠绝。

  三娘一时竟被这样的眼神给怔住了,待回过神才发现,莲倾已抱着怀里的人站了起来。

  三娘见此又不敢多言,只好跟在他的身后,尽可能的帮些什么。

  莲倾抱着琉璃来到自己的住处,轻轻的将人放在他的床上,便坐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盯着床上的人。

  跟着进来的三娘见此场景,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可是想到琉璃的伤势,又硬着头皮小心翼翼道,

  “那个,莲倾,”三娘见唤起那人的注意,便指着床上的琉璃道“琉璃身上的衣物沾有血渍,她就这样和衣躺着肯定会不舒服,要把外面的污物退掉,再换身干净的就最好了。”

  莲倾微侧着头似乎在考虑三娘的提议,片刻后,便挪开身子走了出去了。

  三娘见此立即走上前去查看,琉璃的身上除了一些擦伤外没有其他的伤,怕就怕内伤,她号上琉璃的脉,脉搏虽微弱,但不足以危及性命。好在琉璃身体底子好,很快便能恢复。眼下也只能盼望着她躺够了便能尽快醒来。同时,三娘更加确认了一点,琉璃的体质不同于常人,换句话说,就是不是阴魂体质。

  琉璃挣扎着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被困在里面,走了好久都走不出去,同时又感觉身体很累,累到不行,每次想就这样躺下来一睡不起的时候,心里就冒出个声音在一旁不停地提醒自己:再往前走一点,再往前走一点······

  于是就这样拖着身子不停地走,不停地走,也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在快要倒下去的时候,眼前的白雾里竟出现了一个院子,琉璃推开了虚掩的院门,走了进去。

  院里栽满了桃树,桃花儿开的很是灿烂,开败了的花瓣撒落在地,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落花,粉白粉白的一片,像是天边的彩云,要是躺在上面也定是极舒服的,琉璃心里想着,正要躺下去时,于一片桃红中发现了一个白色的背影,那背影很是缥缈,看着看着,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那从心底涌上的酸涩慢慢的占据了整个心扉,琉璃一时难以忍受,痛得不能呼吸时,眼前的一切竟突然消失不见,难以相信的琉璃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远离了那里的一切,心口却感觉空落落的。

  “妹子,你醒了。”三娘高兴的看着睁开了眼睛的琉璃,“还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琉璃并没有立即回答,望了一周后,并没有发现莲倾的身影,开口道

  “莲倾呢?”

  三娘略略迟疑了下,“···莲倾,他有点怪,我说不上来。”

  “到底怎么了?”琉璃怕又生什么事端,立即问道。

  “他于昨天夜晚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我也不知道去哪了。”三娘据实说道。

  “我睡了多久?”

  “整整两天,”三娘担忧的看向对方,“还有不舒服吗?”

  “有。”

  三娘一听,着急地问道“哪里不舒服?”

  “口渴。”伴随着一阵欠揍的笑声,一脸惬意的琉璃笑望着三娘。

  三娘见对方一脸笑容,顿时气不打一处,嘴里也没个好话“渴死你活该。”但还是赶忙起身为对方倒了杯氺,并将人扶起,靠墙而坐。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严肃的看向琉璃,

  “妹子,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琉璃见此,敛了笑,“有什么该说不该说的,有话就说。”

  就算琉璃不这样回答,接下来的话三娘依旧会说。

  “我知道莲倾是你的徒弟,但那不过是前世,而且你也忘了他,我觉得你们如今应该保持距离,因为···”思忖了一下,望向琉璃的眼神里凝聚着认真,“他很危险。”

  说完片刻,不见琉璃回答,疑惑的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只见门口站着的,正是外出归来的莲倾。

  不管莲倾是刚刚回来,还是回来有一阵并将那话全都听到,三娘并不后悔自己刚刚所说的。

  于是,当着莲倾的面,对琉璃丢下一句,“你好好想想。”便出去了。

  琉璃看着走进来的莲倾,见对方并没有说一句的打算,原本坐起来的身子又躺了回去,可能睡久了的缘故,没有一点困意。目光在不知不觉中落到了对方的身上。

  莲倾慵懒着身子斜靠在窗户边的躺椅上,微瞌着双眸。倾斜着的身姿,一半儿迎着日光,一半儿隐匿在阴影里。身上的一袭白衫,不同于那日的血红带给人的震撼,却另有一种若有似无的惊心。

  事实上,鬼魂是不能见天日,但怨恨太深,或执念太深,也是可以于光天化日下行动如常的。

  莲倾,你又是为何呢?

  琉璃想不通,也不愿去想通,总感觉有些东西会失去自己的掌控,这种感觉很不好,琉璃不喜欢。

  正待琉璃收回游离的目光时,陡然发现,那双早已睁开的红瞳此刻正盯着自己。

  作者有话说:亲们此文换名了,以前叫不得倾心,如果喜欢,请一如既往的支持吧,么么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