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池春水待月清
走过你的温凉2019-11-30 02:042,155

  破陋的小屋内,烛台上一缕微弱的亮光,撑起了一室黑暗。

  男子靠坐在床榻上,沉思的面容在烛光的闪烁下,明灭难辨。

  自红绫走后,司马流云就一直是现在这副模样,头部低垂,光辉下的黑眸一望无底,好似有着千万的头绪,怎么也理不清。

  定是那女子说了什么让他为难的话,纠结的神情一直都不曾释怀。

  片刻,男子抬起了那低垂的头,眼里洋溢着一股清流,澄澈的双眸如同洗白的美玉,晶莹剔透。司马流云一介武将,竟也有着如此玲珑的双目。那闪动的流光中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解脱,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酒楼,琉璃推开房门,便闻到一股酒香,醇厚浓烈。昨晚一夜无梦,全得益于三娘的花瓣浴。

  琉璃来到大堂,见寥寥无几的客人,想必是白天而且又是上午,客源自然有些稀少。

  三娘见到琉璃,便招呼她坐下,“想吃点什么?”热络地询问着琉璃。

  琉璃见此不禁笑了,“我们还用吃东西?”言下之意,鬼魂是不用吃食的,而她自己又是仙人,自然也是不用的,当然三娘还不清楚琉璃的真正身份。

  “不用是不用,既然维持着个人身,那就得像个人样儿活着。”三娘朝琉璃道出自个儿的一番理论。

  “我们在这镇上,不就图这点儿吗。”三娘说的没错,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存在于此的原由。

  小院儿里,白衣男子靠坐在树荫下,手里还是掇着本书,漫不经心的神情和随意翻动书本的动作,可以看出男子一派悠然。

  莲倾听见脚步声,立即停下手里的活儿,双眸里带着股自己都没察觉的欣喜望向来人,只是再看向的那一刹那,发觉来人不是心中所想时,眼里的温热便隐退地一干二净,慢慢沉淀成一股清冷。

  红绫抓住了莲倾猛然抬头望向她时双眸里的异常,心下了然,少不了讥讽道

  “怎么,失望了?”女子心想,这就失望了,接下来的,恐怕还有可能会让你绝望呢。

  女子自顾自地坐了下来,接着开腔道“其实呀,我们是一样的可怜人。”

  “我也是不久才知道的,还记得陛下命司马流云夺回被锦国士兵占领的新阳城吗?一城的百姓性命都被握在敌军手里,谈判不通,战役也一时打不下来,双方僵持不懈,最终都到了弹净粮绝的境地,陛下恐于一时拿不回该城,便求助于国师。”

  察觉到男子的眼皮在提到“国师”两个字时,微动了一下,果然,只有涉及那人的事你才会有点反应,女子将对方的神情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继续道

  “国师心系天下百姓,如此情况少不了要出面,于是陛下派精锐骑兵将国师一路秘密护送至新阳城外,也就是司马流云军队所在的驻地。只是,只是不知怎么地走漏了风声,国师他们遭到了锦兵的埋伏,一时全部被俘。”

  女子望向莲倾有些僵硬的脊背,暗中勾了勾嘴角,陈述的语气里隐着一股得意。

  “锦兵中有一长相俊美的军师,”说着女子看向莲倾的脸,又补充道“也不比你差多少,此人在锦国军队的地位比主将还高,说话相当有威信,底下没有不听的。据传这位军师仰慕国师已久,这次人送到他手里,不知会发生什么呢?”

  红绫停了下来,隐约看见男子衣袖里紧握的双拳,再添点儿火道“我从流云那得知,被俘的士兵最后全都被处死了,只有国师一人安然无恙的活着,不知国师当时亮的是哪个法宝,竟能全身而退。”女子欣喜地发现男子那平静无波的面容下总算出现了一丝裂痕,继续添加点猛料道

  “其实这件事没几人知道的,只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夜,锦国军师将国师单独请到自己的营帐,过了许久,又亲自派人将国师送回流云他们的驻地。这样也就算了,人回来就好,但是次日天微亮,锦国将领便将兵力全部退出了新阳城,只是在撤退之前那军师还差人将一疑似方巾的丝绢送与国师,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那天晚上二人之间有没有···”

  女子看似在叙述一件事情,但只要稍加把握技巧,不该停顿的地方停顿,引人遐想,那么即使是一件平常事也会被其说的有声有色。关键还有一个容易掌控情绪的听客,那么就注定了这是一场成功的故事演说。

  “够了,你所说的又有何人能作证?”莲倾再也听不下去,出声喝止女子。

  女子故作惊讶地回道“这还不能说明吗?国师大人高高在上,有谁会在她背后无中生有,乱嚼舌根,除非是真有其事。”看似不紧不慢地解说,实际是不着痕迹地摸黑。

  “哎,所以我说我们都是可怜人啊,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心里,也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谁知真相竟是如此残忍,也怪不得我们一直得不到啊。”女子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看准后毫不留情地直戳对方的痛处。

  见莲倾此时一阵静默,但早已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与冷静,女子打算心满意足的离去,回过头还不忘补充道“其实她根本就没爱过你,我猜测啊那军师才是我们伟大国师的心动之人呢,不然为什么再次见面,她依然不将你放在眼里,不顾你的死活呢,”

  好似同情对方一副被蒙在鼓里的神情,女子好心的解释道“你以为上次荫茅谷事件被发现是为何,还不是你的好师傅,不清楚就去问她吧,”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丢下最后一句,女子便得意地离去了。

  莲倾,其实是一个非常理智而又冷静的人,对刚刚那女子的话,不是没有怀疑,只是有这样一个人,她的任何事情都可以令其思绪良久,百转千回。而那女子的话如同投入幽潭的石子,显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是石子太大,而是正好砸中了泉眼,苦苦压抑的情感就像得到释放的喷涌泉水,汹涌而来,扰乱了一池的宁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