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脆弱的生命 勇敢的母亲
白昊东2020-05-22 22:585,765

  白起和雅诗兰黛站在蓝鲸宽大的脊背上,远远的望着出现的海岸线。只见在一片慰蓝的涌浪中,露出了一丝黑线。随着鲸鱼慢慢的游近,雅诗兰黛站在鲸背上,跳跃着发出吹呼声。一个多星期的海上尽情的游玩,让她们也感到有些疲惫。虽然做为僵尸,并不是真的很累。但是人类的本性,使得她们在不停的漂浮奔走,玩尽兴以后,还是期盼重新踏在土地上。

  白起看着小丫头们兴奋的小脸,一个个激动的粉脸潮红。再看看脚下,载着他们走了一整天的蓝鲸,正在向着海岸游去。

  蓝鲸郁闷的游着,它只盼望自己背上的这几个人,越早离开越好。它一大早和同伴们在一块,吃饱后快乐的玩耍。不停的跃出水面,拍打起巨大的浪花。没想到,海面上跑来四个小丫头,竟然闯进鲸群之中,跳到了自己背上。它很生气,如此小小的人类,竟然敢在鲸背上跳舞?它发出一声怒吼,猛的在水中跃起,然后一头扎向深海,只想把她们沉在海底,尝尝自己的历害。

  可是没想到哇!自己竟然被几个小丫头,提起她们看来小的可怜的拳头,打在自己脑袋上。妈妈呀,呜……真的好疼哟!

  唉!不想了,呜……还好,后来过来个男性人类,竟然能通过脑子,对自己说话。说只要自己让他的妹子们高兴,就放了自己。总算这几个小丫头还算有良心啊!给自己找了不少大鱼喂自己。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了,可我的同伴们呢?

  看到离海岸不远,再要往前,怕蓝鲸就要搁浅了。白起就同小丫头们走下鲸背,来到鲸鱼的头前。拍拍它的头道:“辛苦你了,小家伙,你可以走了”。

  雅诗兰黛看着陪了她们一整天,带着她们到处游玩的蓝鲸,也有点依依不舍,走过来抚摸着它的头,轻轻的告别。

  蓝鲸郁闷的想:“小家伙?我很小么?好象这几个人类,加起来,还没自己的尾鳍大吧”?

  白起感觉到了它的想法,就笑着摸着它的脑袋说:“虽然你身体比我们大,但是我的年领比你大多了,所以才叫你小家伙。快点去吧,你的伙伴们,还在远远的跟着你呢。你真幸福,有一群不离不弃的伙伴们。唉!可惜!我的伙伴们,都离我而去了。再见吧”。白起说完,向它挥了挥手,看着它离去。

  雅诗兰黛也向它挥着手,嘴里喊着:“再见了,大蓝,你要玩的开心点哦”!

  大蓝听说同伴们跟来了,不由十分的高兴,摆动着巨大的尾鳍,向着远处游去。一边嘴里还发出,呼唤同伴的声音。

  远远跟着的鲸群,听到大蓝发出的呼叫声,同时发出响应。它们一边叫着,一边向它游来。当看到它时,鲸群们欢呼起来;不由得开始跳跃出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以此表示心中的喜悦。

  大蓝惊喜的看着伙伴们,一头扎进它们的群中。发出欢鸣。在它们围成的圈中,打了几个滚。

  白起和雅诗兰黛看到,不由得为它感到高兴。小丫头们用手圈在嘴边,向着它们发出呐喊。

  大蓝听到了她们的声音,不由得回过头来,看着她们,心里也有点不舍。这几个小丫头,好象也不是哪么坏。比好多人类,可要好多了。就向着她们,发出一阵欢鸣,拍打着浪花,向她们告别。

  鲸群也开始向着白起他们,发出叫声,同时喷出一道道水柱;在夕阳下,折射出一道弯弯的彩虹,横在海面上。鲸群掉转头,向着大海深处游去。

  白起带着雅诗兰黛,踏上了非州的土地。小丫头们使劲的跺了跺脚,感觉到大地上的踏实感,这才欢呼一声,躺在沙滩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随着天色的暗下来,月亮升了起来,白起坐在海边一块礁石上,拿出玉萧,轻轻了吹了起来。动人的萧声在夜幕中散了开来,小丫头们也爬起身来,默默的走到白起的身边,依偎在一起。听着白起的萧声,面对着月光下的大海,心情一片宁静。此时此刻,她们真正的走出了,对父母死亡的感伤,还有变成僵尸的惶恐。

  随后的数年里,白起他们,一直呆在非州。白起很少带着小丫头们,接触到人类。白起已经不习惯与人类,呆在一起了。自从出世以来,接触最久的,也就是小丫头们的姑姑,苏菲了。

  随着时间的流转,白起因为要教导四个小丫头,学会如何珍爱生命,如何才能心中有爱。但是这一方面,他自己也很欠缺。要是让他教如何领兵打仗,排兵布阵,哪道没有问题。虽然自己看了很多的书,但也只是记在脑子中的文字罢了。

  教学相长,白起对这个世界,对生命,也开始有了真正的认知。他更从这四个天真善良的小姑娘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如;她们会看到弱小的动物,去帮助它们。有的受了伤,还帮它们治疗包扎。

  刚开始,白起觉得不耐烦,但是为了让她们高兴,白起也就忍耐着她们的善良。随着时间的流逝。白起也开始,慢慢得喜欢上她们的做法。偶尔也会帮受伤的动物,治治伤。

  慢慢的,他们的能力也随着对世界的认识,对生命的感知中,飞速的提高着。因为他们相信,僵尸也是生命的一种。只是与普通人有点不同而已。

  他们兄妹,以天地为师,在旷野中,相依为命。他们之间的感情,也真正的溶合在了一起。在这充满野性的原始旷野中,以自然为师。他们似乎真的明白了点什么,但是总有抓不住的感觉。

  白起同小丫头们,追遂着狮群、野牛、角马等动物,在非洲的草原、大漠、到处迁移。体味生命的感动和奇迹。在这世界上,这里算是动物们,最后的家园了吧?可惜人类的贪婪,还在不停的猎杀着它们。蚕食着它们的家园。

  在白起的心中,或许这些不会说话的动物,对他比人类,更为友善。它们从来都不嫌弃,自己是个僵尸。它们甚至愿意同他们交朋友。

  雅诗兰黛在月色中,悄悄的依偎在白起的身边,紧紧的盯着前面的一只猎豹。这是只带着幼崽的母亲,正在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闯进领地雄狮的伤害,正在发出威胁。全身向后躬起,头压的低低的。眼睛在夜色中,射出绿荧荧的怒火,不停的呲着牙;好象随时会冲向、这只比它身体大好几倍的狮子。

  狮子心里感到非常得恼火,没想到这只母猎豹,竟然敢对自己呲牙。它毫不理会,继续向小幼崽慢慢的走去。

  小猎豹才几周大,感到了威险,想躲避一下。但是,到处都是短短的枯草,根本就无法藏身。只能在嘴里发出,象鸟鸣般的叫声;一边向母亲跑去。

  母猎豹见了,心中大急,猛然纵身,向雄狮的后臀一爪挠去。雄狮一闪身,避过了它的袭击。看到它随时要暴起的样子,心里感到迟疑。杀死它并不难,但是看它要拼命的样子,很可能使自己受伤;好象有点划不来。雄狮就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搭拉着头,郁闷的离开了。

  雅诗兰黛同时松了口气,为猎豹母子感到高兴。因为她们要遵守白起的吩咐,动物之间的打斗捕猎,不能干预。这是大道赐予每个生命的生存权力。如果她们要是因着心软,帮了弱小者,哪对捕食者来说,就是一种不公平。

  刚开始时,她们还会忍不住的帮助弱者,赶走捕食动物。随着时间的久远,她们发现;就是顶级的捕食者,生存压力都非常的大。也许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救下它们口中的猎物,就会导致它们有饿死的可能。所以,她们很少再干涉动物之间的捕食。

  威廉同哈里,正在用枪瞄准着母豹,看到哪只雄狮走远了,没有了威胁,就扣动了扳机。

  母猎豹正高兴的迎向自己的幼崽,因着它的勇敢,强大的狮子,也在它的面前退却了。心里非常得高兴。它似乎觉得、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孩子了。

  小幼崽看到妈妈的身影,正向箭一般跑向自己。不由的嘴里发出鸣叫声;象一团小绒球一般,不停的滚动着,向妈妈迎去。

  “啪”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夜空草原上的宁静。猎豹在空中纵跃着的身子,猛然凌空一顿,跌在了草地上。

  它痛苦的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发出长长的哀鸣,再也无法动弹。只有它的四只爪子,还在伸向黑暗的夜空。看着跑向自己的孩子,大大的眼睛中,流下了眼泪。:“我的孩子、还这么小,它就要失去妈妈了,可爱的宝宝,你在这残酷的世间上,还能活下去么”?它睁大着眼睛,望着天空无情的月亮,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它的叫声,在夜空中不停的回荡着。眼中大滴的泪珠,顺着它脸颊的黑痕,滴在冰冷的土地上。

  小家伙跑到了母亲的身边,它不明白;刚才勇敢的妈妈,怎么了。刚才的哪只狮子,不是被妈妈赶走了么?它来到母亲的身边,看到妈妈的肋旁,开了一个洞;猩红的鲜血,正如泉眼般的、不停的往外冒。

  小幼崽不由的用它粉嫩的舌头,舔着妈妈的伤口,想帮母亲止住血。但是,越舔血流得越多。它惊恐不安的跑到妈妈的面前,看着妈妈仰面朝天的眼中,不停的流出泪水。就用自己的舌头。去舔它的眼泪,嘴里发出尖细的叫声:“妈妈,别哭。你这是怎么了”?

  威廉高兴得拍着哈里的肩膀道:“干的漂亮,哈里,你的枪法越来越好了,猎豹跑的这么快,也能一枪命中,真有你的”。

  哈里收起枪,得意的向还在冒着热气的枪口,吹了口气。笑着道:“小意思,要不是你的枪法太臭,刚才就能连哪只狮子,咱们也能打到了”。一边嘴里说着,还遗憾的摇了摇头。

  威廉看着在母亲身边哀鸣的幼崽,兴奋得说:“哈里,把这只小幼崽烤来吃,味道肯定不错”。哈里听了,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二人就向猎豹母子走去。

  雅诗兰黛看到母豹受伤,刚放下来的心,猛然提起,急忙跳了起来,向着倒在地上的猎豹跑去。

  跑到跟前,只见它血已经快要流干了。小诗看着它的伤口,难过的摇了摇头道:“没救了,打到了致命处”。雅诗兰黛看着哭泣的猎豹母子,心里有说不出的愤怒。它们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这些贪婪的人类,任意的屠戮它们。都是大道所赐的生命啊!每个生命,都是这世界上的奇迹;为什么就不能、给它们一点点生存的空间呢?

  远远听到哈里他们的对话。听到他们还要烤小猎豹来吃;心中升起了无边的怒火;不由得向着越来越近的哈里他们喊道:“你们为什么要如此的残忍?杀死了它的妈妈,还要把它烤来吃?你们还有没有人性”?

  威廉同着哈里,正向猎豹走来,突然见月光下,冒出了几个人影,不由得吃了一惊。以为是防止偷猎的巡警。当听到是几个小女孩的口音时,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走到跟前。

  威廉同哈里,目不转睛的看着,月光下的四个女孩,不由得看呆了。

  只见她们四个,长的一模一样;同样的乌发披在肩上。洁白细腻的鹅蛋形小脸上,一双乌黑透亮的双眸,好象夜空下的星星,里面有火光在燃烧。挺直如刀削般的鼻梁下,丰润的红唇高高的撅起。小脸崩的紧紧的,顺着光滑细长的胫项下来,一对初现规模的小乳鸽;正因着生气,不停的起伏着。

  哈里同威廉,不由看的心中一片火热,真是上帝的按排,竟然在这黑夜的大草原上,看到了如此美貌可爱的小姑娘。

  他们不由得同时吞了口口水,威廉开口道:“哇,好可爱的小美女啊,真是运气,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们,我们真是有缘啊!认识一下,我叫威廉,他是我弟弟,叫哈里。我们是苏格兰的游客。请问四位小美女,叫什么名字”。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大手,想同小丫头们握手。

  小丫头们冷着脸,并不理会他伸出的手;转过身去,看着幼崽在母亲身边,不停的*着、母亲流出的眼泪。

  哈里有点恼羞成怒,刚要抢上前去动粗时,白起出现在了雅诗兰黛的身旁。冷冷的道:“我们遇到你,并不是什么运气,更没有什么缘份,希望你离远点,不要靠近她们”。

  哈里见几个小姑娘的身旁,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只见来人在月光下,如刀削般的面孔上,一双乌黑的眼睛中,射出两道如实质般的精光,扫在他们的面部上。好象有灼热的感觉,从脸上传来。身着黑色的长大风衣,一头黑色的长发,正在夜风中,不停的飘拂着。

  威廉二人,不由得大吃一惊:“你是什么人,怎会悄无声息的出现”?两人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枪,对着白起。

  白起面对着枪口,毫不在意,淡淡得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离我妹妹远点,不要打歪主意,哪对你们没好处”。

  哈里同威廉,心里感到惊疑不定,缓缓的收回举着的枪,紧紧的贴在胸前,互相打了个眼色道:“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看到几个小姑娘,黑天半夜的出现在这里,怕她们有威险”。他们两人,对突然出现的白起,感到有点害怕。下意识的相离他远点。

  哈里眼馋的盯着小丫头们,美好的身躯看了一眼,才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道:“我们只相带走自己的猎物”。说着,就要靠向正在吐出最后气息的母豹。

  小黛听了,猛然转过身来,愤怒的道:“想也别想,这里是禁猎区,你们也别想走,等着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来了,看怎么处理你们”。

  白起也转过身子,看向躺在地上的母豹,只见她的眼中,露出了死灰的颜色,但是还流露出对幼崽不舍的眼神。

  威廉看到白起转过了身,背对着自己,不由得心花怒放。这个该死的黄种人,竟然敢威胁我们;在这无人的荒野,毙了他,就连这四个小美人,都是自己兄弟的猎物了。想到这里,用肩膀撞了哈里一下,打了个眼色。

  哈里看到威廉的眼色,明白了他的打算,心中不由大喜,真是正合我意啊!两人同时举枪,对着白起就扣动了扳机。只听见“哒、哒、哒的枪声,在夜空中响起,射向白起的背心”。

  他们只见白起猛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们。过了一会,才看到白起刚才动作的残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只见白起头也不回的,左手向后一挥,然后才转过身子……

  白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松开了紧握的左手;只见几颗子弹头,正从他的手心跌落。哈里同威廉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东方人,竟然能接住子弹。

  雅诗兰黛同时转过身来,愤怒的盯着他们。小雅同小黛,发出一声怒吼,张开小嘴,露出了僵尸牙,猛然扑向他们。

  威廉同哈里,吓的面无人色,没想到她们竟然是吸血鬼。自己刚才还色迷心窍,想打她们的主意。举起枪来,就向她们射击。只见子弹打在她们身上,毫无反应;出现几个小洞,马上就消失了。

  小牙同小黛,扑到二人跟前;一口就咬住他们脖子上的大动脉,大口的吸起血来。哈里同威廉,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啊’!尖厉的叫声,在夜空中不停的回荡。

  过了片刻,小雅她们吸完了血,松开他们的脖子。只见他们的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只有受惊吓的面孔上,还大睁着恐惧的双眼。

  小黛看了一眼,自己所吸威廉的脖子,只见他布满灰尘的脖子上,有两个血洞。看到他的脖子哪么脏,不由感到有点恶心。一边转身向猎豹母子走去,一边嘴里说道:“这么不讲卫生,真让人恶心。一边还用自己灵活的小舌头,扫了扫往回缩的僵尸牙上、余下的血珠,狠狠的吐向地上”。

  母豹正躺在地上,向天吐出体内最后的一口气,没想到小黛吐出的血水,落入了她的口中。只见在她的嘴里,升起一股雾气,一阵翻腾,血水就消失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