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凶悍的平妈 难以安息的灵魂
白昊东2017-05-07 11:124,416

  张小倩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还了钱,觉得心里很轻松;一边走着,一边把手中的苹果,高高的抛起,又轻轻的接住;嘴里哼着歌,心里很是快乐。明天是妈妈的生日,回去给她个惊喜。让她知道女儿长大了,会给她买礼物,妈妈肯定会很开心的。

  因着今天的事,张小倩看清了男友的真面目;他和自己相处,是为了让自己去帮他赚钱。看来妈妈说的对,自己还是太小认不清人。把这样的垃圾,当成自己的爱人。张小倩心里想起了妈妈的好,真想快点见到妈妈。突然,一阵阴风吹过,黑暗中有人冒了出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小倩双眼大睁,拼命的挣扎着,使劲的去掰掐在脖子上的手。可惜哪双手干枯冰冷,好象一双大铁钳一样稳丝不动。张小傅倩两眼突出,舌头慢慢得伸了出来,身子变得僵直,倒在了地上。

  阿平站在大厦门口,焦急的四处张望。母亲在这大晚上的,突然的消失不见了。他来到楼下,四处寻找,却没找到母亲的踪迹。

  忽然,阿平看到一个黑影,无声的从黑暗中出现,好象是母亲的身影,一转眼,就不见了。阿平急忙向家里跑去,打开房门,只见母亲躺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阿平担心的问:“妈,刚才你去哪了,我到处找你,也没有见到你”。

  平妈静静的躺着,身上传来空洞而冷寞的声音道:“哪都没去”。

  阿平急忙说,刚才在楼下明明见到你了,你去哪了?妈!

  平妈沉默了良久,才冷冷的道:“哪都没去,我一直在家”。声音中带着冷厉的煞气。

  看到母亲不愿多说,阿平不安的去休息。总感到心神不定,这是怎么了呢?

  马小铃下了飞机,看到夜色已深,就一起去珍珍家。来到大厦外面,马小铃感到了阴气很重。她掏出阴阳眼镜,仔细的查看,只见大厦上空,罩着一层死气,嘴里不觉喃喃自语道:“奇怪,怎么会这么脏”。

  王珍珍打量着大厦,并没有发现什么,就对马小铃说“”“不脏呀,挺干净的,哪脏了?”

  马小铃说:“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回到了家里,拿出在日本买的礼物送给佳佳,三人象母女一样,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马小铃笑着说:“阿姨,这次在日本,帮你治好了珍珍的失恋综合症,怎么谢我?”

  佳佳忙问:“怎回事,快给我说说,”

  珍珍说:“我没有恋爱过,哪来的失恋综合症;到是小铃遇上个男人追求,可惜小铃不搭理人家,真可惜”。

  欧阳佳佳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有小铃,都遇上喜欢的男人了,惊喜的让她们说来听听。

  王珍珍抢先说起了白起,如何相遇,如何一直追着小铃的事。

  佳佳听了以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咱们小铃就是魅力无敌,连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东方教主,都得拜倒在小铃的石榴裙下”。

  三个女人笑的缩成一团,马小铃笑着说:“死珍珍,我是一辈子要打单身的,要不把哪死人妖,让给你吧”。

  王珍珍笑着说:“死小铃,人家东方看上的是你;为了要追你,肯放弃研究动物的工作,要搬到香港来追你。你把他让给我,不是害我么”?

  欧阳佳佳八婆的追问:“东方不败追到香港来了”?

  珍珍说:“还没有,他带着堂妹在日本玩,过几天就会追来的”。

  欧阳佳佳说:“小铃,如果哪个东方不败,真的追到香港来,你就考虑一下吧?人这一辈子,难得遇上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如果错过,哪就太可惜了”。

  马小铃笑着说:“阿姨,你别听珍珍胡打外话,她才是遇上了意中人了”。

  欧阳佳佳问道:“在日本遇上木村拓哉了”?

  马小铃笑着说:“是香港的拓田版”。

  “难道是个警察”?欧阳佳佳惊喜得说。

  王珍珍说:“哪有啊,别听小铃胡说”。马小铃就开始说起况天佑的好话来,让佳佳听了,是两眼放光,开心的道:“只要我的珍珍有个好归宿,哪我就放心了”。

  三人谈了半天,这才回房休息。

  况天佑回到家里,复生听到开门声,高兴的跑出来道:“爸爸,你可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久,想死我了”。

  况天佑看到,况复生嘴里露出的牙齿,奇怪的问:“复生,怎么连牙都露出来了”?

  复生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总觉得很饿,冰箱里的血都喝完了,还是觉得饿”。

  天佑听了,就查看复生的身体,没发现异常,就说:“明天一早去找求叔去拿血,看来你这臭小子,是要发育了,这么多的血喝完了,还饿的露出了大牙”。

  第二天一早,就领着带口罩的复生,去找求叔。

  何应求见到他们父子,高兴的说:“天佑,你来了,复生怎带着口罩”?

  天佑说了复生的情形,让求叔帮着看看。

  何应求仔细的查了一遍,也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拿出几包血,还有一张房屋租住合同道:“房子找好了,佳佳大厦,你们自己去吧,现成的房子,人过去就能住了”。

  况天佑谢过求叔,就向地址上的佳佳大厦走去。

  马小铃一早起来,走上佳佳大厦的楼顶,拿出灵动仪,查看死气的来源。但是很奇怪,灵动仪却没有反应。马小铃拍了几下,指针还是一动不动。马小铃生气的道:“求叔做的什么破玩意,怎么没反应了”。

  金正中一早起来,习惯性的来楼上活动身体。刚上楼,就见一个长腿美女,大冷天的,只穿着超短裙,迈着美腿走来走去。金正中脸上露出笑容说:“这位姑娘可是来找我的么”?

  马小铃看着他说:“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找你”。

  金正中笑着说:“不认识我不要紧,我看你心事重重,需要我玄武童子帮忙”。

  马小铃打量了他一眼道:“哦,原来你是玄武童子”。

  金正中谦虚的说:“方圆百里的街坊,都这么叫我”。

  马小铃淡淡的道:“没听说过”就要走开。

  金正中急忙追上道:“小姐,我看你面色灰暗,有厄运临身,我是想帮你指点下迷径。把你手伸出来看看”。说着伸出爪子,就去牵马小铃的手。

  马小铃捏住他的手腕,顺手拧在他的背上,反到看起正中的手相来了。一边看一边说:“看来你今年运程不太好,木星丘灰中带黄,有血光之灾,还会招惹是非”。说着放开了他的手。

  金正中听了,顺口问道:“招惹什么是非”?

  马小铃道:“不是男不是女,你自己慢慢去想”。说完马小铃向楼下走去。

  正好王珍珍上来了,看到就问:“你们在聊什么?这么投机”。

  马小铃道:“我在为他指点迷津呢”。

  王珍珍说:“什么?他可是玄武童子,说话很灵验的”。

  马小铃装做大吃一惊的道:“原来你就是玄武童子啊!我刚才没得罪你吧”?

  金正中连忙道:“没有,怎么会呢,和你做朋友都来不急呢”。

  王珍珍替她介绍道:“小铃,他叫金正中,是我们的房客”。

  又对正中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叫马小铃”。

  金正中高兴的道:“今天见到小铃姐,真是缘份哪”!

  马小铃淡淡的道:“打住,缘份到此为止。我说的话,你慢慢想想把”。扔给金正中一张名片道:“如果遇上什么麻烦,请按上面地址找我。”说完和珍珍下了楼。

  刚回家不久,外面传来了按门铃的声音,王珍珍去开门。只见在日本遇上的况天佑,正站在门前。王珍珍惊讶的说:“是你”?

  况天佑也是一愣,没想到开门的是王珍珍,笑着说:“真巧啊!珍珍,是求叔介绍我来租房子的,这里是佳佳大厦王太太的家吗”?

  王珍珍笑着回答:“王太太是我妈咪,快请进”。说着把况天佑让进房里,这才看见况天佑的身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胖胖的脸蛋上,一双闪亮的大眼睛,好可爱哦。

  马小铃看到来的是况天佑,悄悄的对欧阳佳佳说:“他就是哪个香港警察,没想到这么快就追来了。”

  欧阳佳佳一听,仔细打量着况天佑,站起来说:“你好,我就是王太太,我叫欧阳佳佳,是这座大厦的业主,你可以叫我佳佳”。指着小男孩问道:“这位小朋友是?”

  况天佑开口介绍:“这是我儿子,叫况复生”。

  欧阳佳佳一听是他的儿子,不禁大失所望。原来人家结婚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马小铃失望的说:“你儿子都这么大了啊!怎没听你提起过”?

  况天佑奇怪的道:“你又没问,所以我也就没提”。

  况复生礼貌的冲着大伙鞠了个躬。“佳佳阿姨好,两位姐姐好”。然后问况天佑:“爸爸,你认识两位姐姐”?

  况天佑向况复生介绍道:“这位是马小铃,这位是王珍珍,是这次在日本刚认识的”。

  况复生马上跑过去,拉着马小铃和王珍珍的手,嘴里甜甜的叫着:“小铃姐姐好,珍珍姐姐好,我叫况复生,今年八岁”。

  马小铃同王珍珍,看到他这么可爱,就让他牵着手,任他抚模。同时还捏着他肥肥的小脸道:“好可爱的小弟弟,姐姐喜欢你”。

  况复生抚摸着她们的手,她们的手臂上传来光滑细腻的感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着她们身上传来的香气,不由得感到陶醉。“两位姐姐的皮肤好软、好滑,真是太美了”。

  况天佑看他又在乘机占女孩子的便宜,有点哭笑不得;这个老人精,仗着自己的小孩脸,总爱占美女的便宜。唉!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呢?

  佳佳带着天佑父子,去带他们看房,天佑见了,非常满意,就要了钥匙,算是正式住进来了。

  况复生打量着天佑说:“爸爸,你看小铃姐姐和珍珍姐姐的眼光不一样,会不会是喜欢上她们了”。

  况天佑在他头上来了个暴栗,嘴里说:“臭小子,别胡说。那个马小铃,就是当年追着将臣跑的那姑娘的侄孙女。她就是同求叔的师傅,同称南毛北马的马氏一家。专捉僵尸的。你敢惹她啊”!

  复生摸着头道:“哪你还和她交朋友”。

  况天佑道:“在日本偶然遇上的,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走吧,臭小子,出去买点东西”。

  刚走到大厦后港,况天佑闻到了死尸的味道;做为警察的敏感性,知到发生了命案,就打发复生自个玩去,然后向着垃圾堆走去。

  拨开垃圾,里面露出个年青女孩的脸,两眼大睁,舌头微微的吐出;好象死不瞑目。况天佑给上司刘海打电话:“刘长官,在佳佳大厦的后巷垃圾堆里,发现了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请派人来查案。”报了案,况天佑等同事们的到来,开始封锁现场。

  随着警察的到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都围过来看热闹。人群中有人惊叫:“这不是张太太的女儿,张小倩么?怎会被人杀死在这里”。

  查清死者的身份,就开始找受害者家属,了解情况,看她和什么人有过接触。随着排查,小倩的男友也被调查,但是却没有嫌疑。通过买小倩包的女友,知道她在佳佳大厦的裁缝阿平哪里,订了件衣服,就去找平哥了解情况。

  况天佑来到裁缝店,找平哥谈话。“你认识张小倩么”?

  阿平忐忑的说:“认识”。就把昨天拿衣服的事,告诉了他。然后问道:“况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况天佑敏锐的查觉,平哥并没有说假话。就告诉他:“张小倩昨晚被人,杀死在后巷的垃圾堆里了”。

  阿平听了,大吃一惊。怎么会呢,昨天还好好的一个姑娘,怎就突然死了呢。阿平的心中升起了不安。他关了门,向楼上的家走去。

  金正中正要出去,看到了阿平,就拉住他道:“平哥,这是昨天哪位小倩姑娘,还你的衣服钱,昨晚见你不在,现在正好给你”。把钱递给阿平。嘴里还说:“唉!真可怜,昨天还活奔乱跳的小丫头,今天就躺在垃圾堆里,被人杀死了。这凶手,真没人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