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野兽师傅》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278

  “冶狩大人,难得回阴阳家啊!”月神率先出口打招呼,借此打断星魂对来人的冷视。

  “嗯。”淡淡一个鼻音,表现了他的高傲与不屑。一只金纹白底的大老虎驮着一个只能用绝色来形容的冰雪一样的男子。银色长发披散着,眼睛是如同野兽一般死寂的银灰色。全身白得如同雪,身上的衣服是白色豹皮和上等白雪丝绸搭出的衣服。优雅却透着不驯的野性,淡漠却有浓浓的狂傲。举手投足间有着令人心惊胆战的莫名魄力。

  他骑着大老虎走入莫名敞开的大门内……

  “他还是那么讨厌!”星魂拂袖离去。

  “星魂大人不接着看下去吗?”

  星魂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月神一眼。“如果刚才那个人决定收服那位天外来客,那么,你的预言会被彻底打破。结果不是很明显了吗?”星魂转身走了,不再停留……

  “命运总会给人最难以接受的现实,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那么天真?竟以为单凭一己之力便可逆天,未免太可笑……”她的预言,有错过吗?月神的唇角勾起一丝讥讽,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不一会儿,倚晚气冲冲地迈着大步子跑出来,直接无视月神地向前冲去。被月神称为狩大人的男子不紧不慢地骑着白色大老虎跟在倚晚身后。

  月神看到这一幕,心知倚晚已再可能为她所用,转身便离去。

  “不要乱跑!”白如冰雪的食指向前一指,倚晚撞上一层突然冒出的结界。看着撞晕过去的倚晚和被她撞破碎了一地的结界,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都说了,叫你不要乱跑。”语气风清云淡得仿佛不是他出手害倚晚撞晕过去的。

  一只纯黑色的老虎不知从何处走出来,很有气势。它看了他一眼,向倚晚走去,刚接触到她就被一阵雷电给带去见祖宗了,连惨叫也没来得及发出就化为一堆黑色残渣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更多的是兴味。食指一划,晕过去的倚晚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托起……

  在死了十几个女魂仆后,倚晚身上那件风衣才被拔下来,换上专属她的阴阳家司命服。(作者: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件衣服,我的首创哦!)

  倚晚醒来,一转头就看见那个人靠着他的那只白底金纹的大老虎闭目养神。不对,他怎么出现在这里?算了,也不用担心他会对她做什么,因为,谁都碰不了她。倚晚起身,淡淡看着他,这人但是俊美得很,就是美得太不真实了。

  “夜司命,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他缓缓睁开银灰色如野兽一般死寂的眼睛,他似乎一直醒着。

  倚晚纤手一挥,几道闪电脱手向他砸去。“给我滚出去!”

  他右手一抬,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层结界,雷电砸在结界上,却只是让结界泛起了一圈圈涟漪。“夜司命,刚起来,别那么火大嘛。只要我不接触你,你是不可能伤到我的。”她,太弱了。“如我在大殿上所说,我还有事,大司命和少司命会教你一些关于阴阳家的常识。”他说着,甩出一张纸。

  倚晚用两指接住,夹在指间,冷冷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面是驭兽术,自己好好琢磨。作为我冶狩的徒弟,连最基本的阴阳术都参悟不透可不行。”冶狩起身向门口走去,白底金纹大老虎也跟着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皮毛,张了张嘴,跟上。

  倚晚一直盯着他离开,直到他完全消失后才缓缓整理自己。在系白流苏围巾时,她不经意扫到自己左肩上那一朵妖娆盛放的血色莲花,猫儿似的黑瞳掠过一抹狠厉与愤怒。

  可恨的东皇,她饶不了他!竟然敢这么对她……

  (回忆中……)

  大殿上,东皇右手一挥,一个结界将倚晚的雷电挡在自己的十丈外。右手结印,弹出一点红色星光:“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倚晚猫儿似的黑瞳里好似有万千雷电幻影在肆虐,万分诡异,这是她要出杀招和发怒的前兆。

  “看来,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东皇的语气平静得让人生气,平缓而带着一些不屑和惋惜。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吃罚酒。”倚晚展开双手,再一握,无数紫色雷电在她周身炸开,威力似乎比金色雷电要强多了。

  东皇双手翻飞,打出一个手印:“天命咒,启!”

  红色星光由一点呈扇形瞬间分生出无数同样的红色星光将倚晚包围了起来,倚晚把各个方位都看了一遍,她再笨也发现这些星光的不对劲,何况她又不笨。“这些是什么东西?”阴阳术?

  忽然红色星光炸开了,变成一朵朵妖娆盛放的莲花状血色烟雾。

  “居然是天命咒中的红莲劫!!你真不愧是天外来客……红莲劫又称血莲咒,分为阴阳两类。阳性阴阳咒对付男子,阴性阴阳咒对付女子。中咒者一个月内会受两次咒发之苦,或在月圆之夜,或在新月如眉弯月如勾之时。”东皇说完,左手轻弹。血色的莲花状烟雾一朵朵争先恐后地飞撞到她的左肩。

  “啊!!!”倚晚根本躲不过去,这些烟雾实在太多了,而且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烙在她的左肩上……好痛!倚晚痛苦得倒在地上,抱成一团。就像、就像一块烧得通红的铁板狠狠烫烂她的皮肤,紧紧贴着她的骨头一样。烫!但偏偏又有无尽的寒意从脚心往上冒,冷热交加又痛入骨髓,真的好难受!

  忽然,一只白如冰雪还散发着白色光晕的食指一点,空气泛起了一圈圈晕开的涟漪。倚晚的惨叫嘎然而止,淡若无色的双唇轻启:“真吵。”

  “冶狩你来了。”

  “这次东皇阁下是要我调教她?这可真不巧,我有事,没空!”敢这么对东皇说话的,恐怕没几个人吧。

  “不!你要当她的师傅!她将是阴阳家的王牌!”东皇不在意冶狩的无礼,依然要他教倚晚。“她叫夜倚晚,解了她的消音术,带她下去,你好生教导她阴阳术。”

  王牌?冶狩挑眉,食指一甩,瞬间解了所有设在倚晚身上的禁制……

  忽然,大门被打开,倚晚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夜司命可醒了?”大司命妖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们姐妹俩按冶狩大人的吩咐来带你熟悉环境……”?

继续阅读:第4章《箫瑟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