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传说中……》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813

  倚晚漫步在星海走廊上,几天前被冶狩甩来甩去的恶劣心情也好了许多。

  忽然,星魂迎面冲来,直接把倚晚撞飞出几米外,却也把自己电伤了。(作者:珍爱生命,远离电源!)他爬起来,捂着右肩,冷冷瞪着倚晚:“夜司命,你最好小心点!”冷哼一声,他向走廊一头奔跑去。

  倚晚低下头,咬牙切齿。“星魂,你丫才给老娘小心点!”要不是血莲咒又要发作,她赶着去东皇那儿让他帮她解除痛苦,她绝对是会给那个小鬼一个难忘的教训!倚晚揉着被撞疼的左心口起身,想不到看起来瘦小,只到她下巴的星魂力气还蛮大的。不过,发生了什么事?竟让他这个腹黑小鬼这么莽撞?

  “倚晚妹妹,撞疼了吧?”嫣姒笑着出现,拉过她的手拍拍。现在全阴阳家都知道,夜司命全身上下就只有戴了手套的双手可以触碰,但这也是建立在她本人乐意的情况下。不然,就是隔着手套也能把人电一把。

  “不疼。”对于嫣姒,倚晚始终带了一层疏离,她本能地想逃开嫣姒。嫣姒是第一个带给她如此强烈危机感的人!倚晚并不知道,这是恐魂术给她留下的后遗症。

  “星魂竟然因为她的回来而这么兴奋,居然撞倒了我的倚晚妹妹……真是该罚!倚晚妹妹别生气,嫣姒姐姐我这就去教训她一顿,给你出气啊!”嫣姒似乎对倚晚特别上心。

  “她?”又有什么大人物?倚晚好奇,玄机太不给力了。竟然埋下了这么多伏笔……不对,这书是死作者的!要怪她才对!!!(作者:姐姐,我招你惹你啦?我辛辛苦苦码字还得挨你骂,我容易吗我?)

  “传说中,如梦殿的主人,幻皇。年方十五,美得倾国倾城呢。”嫣姒低下头在她耳边又说了一句:“据说,她长得跟东皇所爱慕的女人有七分像哦~”

  “咳!”阴阳家最八卦那个,绝对不是她!是眼前这个似乎知道很多事的嫣姒!不过,她倒想知道,是拥有预知未来能力的月神厉害一些还是眼前这个深藏不露又笑里藏刀的嫣姒厉害一些。

  “嫣姒大人,夜司命,两位好兴致。”阴阳家的人还真是念不得,说谁来谁,月神缓缓从两人身后走来。

  “是月神大人啊?你这大忙人怎么有空来跟我们打招呼啊!”嫣姒故意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嫣姒大人说笑了,东皇阁下让我来找你要一份情报。”月神的声音带了一点点的无奈,但更多的是冷漠。

  “好,随我来。”嫣姒拿着玉箫敲敲倚晚的头,“你的真正名字似乎没找到哦!”

  倚晚猫儿似的黑瞳一寒,墨发无风自动。“你

  管得太多了!”“倚晚妹妹别这样,我好怕怕~~”嫣姒眼含笑意,一点如她所说的惧意都没有,纯属是把倚晚当孩子逗了。“要知道,阴阳家的人,即使不是本性狠辣,但我们所修习的阴阳术大多危险。你要小心了!”所有人都不可信,即使是她,即使是师傅……“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她也不可信不是吗?

  “咳,嫣姒大人不要忘记了!”过早地知道自己的使命会使成功的可能小了很多,因为,人总是担心这儿担心那儿的……

  “我没忘!月神大人,请吧!”嫣姒手一摆,“你,还不能死!既然阴阳家注定毁在你手上,我就不能逆天而行!”嫣姒以传音的方式将这话传到她耳边。

  倚晚意味不明地看着嫣姒走远……

  忽然,一抹艳红闯入她的眼中,那是一顶红纱飞舞的软轿,美人如烟,美人似玉,美人若火。轿中之人是一个容貌妍丽,倾国倾城的冷美人,怪不得嫣姒说阴阳家不缺冷美人呢,这不又来一个了。与月歌相比,她那双美丽得如同蓝宝石一般的星瞳中时时闪现的忧伤与柔情,表明她是个冷酷而不失柔情的人,不若第一眼的感觉那么冷。这倒与月歌有些许不同,月歌是即使面对白凤也只是笑容暖一些罢了。

  红纱软轿从倚晚面前翩然而过,轿中之人看都不看倚晚一眼。

  忽然,她的蓝色星瞳往右侧流连了一秒,然后极快地收回。

  一直观察她的倚晚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小小的瞬间,顺着她的目光寻去,却不见任何事物,有的只是一片黑茫茫。不死心的倚晚再仔细观察了一下,面纱下,她勾起了诡异的笑。待红纱软轿走远,倚晚才走到幻皇目光注视的那个角落里。“星魂啊,她是谁?看得出你很在意她哦~”倚晚明知故问。

  星魂撤去阴阳术,现了身形:“夜司命,这样多事,可活不长。”星魂阴寒又带着笑意的语气很是吓人,但压根吓不住倚晚,估计只有恐魂术有点用。

  “小鬼就是小鬼,一点也不可爱。”话音未落,星魂一剑架在她的肩上。倚晚先看了那把剑一眼,再看向星魂:“你最好别动我的围巾,不然你死定了!”倚晚猫儿似的黑瞳渗出比星魂更令人心惊的寒意。

  “是吗?你也有逆鳞?”谁会对将来会杀了自己的人有好脸色?星魂的剑故意一抖,削去了她围巾上的一串小流苏。

  随着那串小流苏的坠落,倚晚脑中的某根弦断开了,猫儿似的黑瞳里电闪雷鸣,阴阳宫外乌云密布,充满电力的云团时不时吐着雷蛇,就像随时张开血盆大口的巨蟒。

  “星魂,你可真把我惹火了!”倚

  晚周身洋溢着紫色雷电,手一摆,无数紫色雷电把星魂炸得飞出了好几十米以外,身上被严重电伤,雷得焦黑焦黑的。闻声赶来的众人看到这一幕,揉额头痛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有之,心惊胆战的也有之。

  倚晚不管不顾地用雷去炸星魂,彻底陷入疯狂状态,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敢动她围巾的人!!!星魂艰难地爬起来,用剑去挡迎面而来的雷电,却因为剑是金属而又被狠狠电了一回,这次是直接昏迷了过去。星魂的功力本在倚晚之上却让陷入疯狂状态的倚晚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这可让众人对她的实力有了新的评估。

  东皇示意全部人先不要出手但他身边的红衣女子幻皇看到这里,却再也忍不住了,结和了阴阳术的软剑如同灵蛇一般向倚晚攻去。倚晚猫儿似的黑瞳扫了她一眼,环绕着她飞舞的长腰带向幻皇甩去,与她的软剑打得难分难解。

  倚晚抬起左手,阴阳宫天上的雷电破开屋顶和禁制聚集到她的左手上。她冷冷地看着星魂,抬手砸过去,千钧一发之际,幻皇舍身替星魂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浓烟散去,众人只见幻皇被炸飞老远,身上的保护结界正慢慢散去,而星魂也被这力量的冲击撞飞了几米。

  倚晚仍然想招来雷电连幻皇一起解决掉,东皇见状再次出手,提前引发了血莲咒。

  倚晚左肩上的血色莲花一阵扭曲,她体内的血液似乎凝固了,心脏越跳越慢,“啊!!!”倚晚周身的雷电散去,痛得倒在地上缩成一团。阴阳宫外的雷电云团也烟消云散,甚至有几缕阳光透下。

  冶狩啧啧叹了两声,轻轻摇了摇头:“东皇阁下,夜司命已经尝到苦头了,就罚她到这儿吧!”血莲咒的滋味可不好受……

  东皇看了他一眼,手画阴阳纹,弹出,打到倚晚身上。倚晚虚脱得晕了过去,“夜司命倚晚和星魂无故斗殴,扰乱阴阳家内部的和谐,罚两人到牢中面壁十日,各杖责一百。”

  “是。”众人齐应,阴阳家的杖责可不同寻常的杖责,这回有这两人受的了。

  东皇用法术托起同样昏迷的幻皇往如梦殿走去,月神则带着星魂离开了,冶狩只能用老方法把倚晚带走了。

  众人见没什么好看的了,于是便走的走,散的散了……只是,事情真有那么容易解决吗?倚晚可是伤了东皇最疼爱的幻皇耶……

继续阅读:第7章《真正的名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