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箫瑟美人》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952

  星海走廊上除了来往飘荡的魂仆外就只剩下大司命、少司命和倚晚了。

  “夜司命,我姐妹俩先带你认识一下留守阴阳宫没出任务的两位大人。”大司命说着,走到一扇雕刻着嫦娥奔月图的棕色华美大门前。她看了少司命一眼,少司命会意,右手抬起缓缓画了一个太极,食指轻弹,太极被打到门上,华美的紫色大门缓缓打开了。大司命解释道:“这两位大人的居所有些特殊,必须用阴阳术才能打开。”

  倚晚耸肩,拽拽的,让觉得她十分欠扁。

  少司命右手一划,摆出“请”的架势。

  白纱飞舞,一股海棠花香向三人来。美妙的箫声和琴声飘荡在这方不大不小的空间里。

  倚晚听得可享受了,一点也没发现大司命和少司命两人正拼命运功抵挡在她听来很享受的音乐。

  忽然,一个个只有巴掌大的蛇尾人身的美人幻影向她们飞来。那么妖娆,那么迷幻。大司命和少司命一惊,相视一眼,连忙使出阴阳术,在自己周身设下结界。幻影被挡在结界外,怎么也撞不进去。倚晚对这些幻影好奇极了,一点也没察觉大司命和少司命的异样。

  “人首蛇身?它们是蛇妖还是女娲?”倚晚好奇地问,甚至伸手去抓这些幻影。但都被它们一一躲过,它们似乎只想跟她玩却又不让倚晚碰到它们。

  “呵呵,阴阳家好久没来这么可爱的人了……”清润如玉的声音来自一名紫衣女子,可她吹着玉箫呢。她看向倚晚,紫眸淡淡,纤尘不染,仿佛是画上走出来的玉箫仙子。紫眸樱唇,青丝如瀑。十指纤长舞弄玉箫,她的箫很漂亮,淡月色的玉箫尾端缀着两串红流苏,是那么相配。好美……跟白凤的出尘有得一拼。不过,她到底是怎么开口的呢?难道是腹语?

  “嫣姒大人,清兮大人,这位是新的司命倚晚。东皇阁下让我俩带她来见两位大人。”大司命的语气十分恭敬,但也透着丝丝力不从心。看来,这琴箫之曲对她们始终有影响。

  “哦?”紫衣女子垂下纤手,仔细打量了倚晚一番,“你叫倚晚?好名字!清兮,你说呢?”

  另一名身着白色流仙裙的女子抬眸看了所有人一眼,又低下头去,仿佛所有的事都是无聊的不需要她多看一眼。发如泼墨,由白色的流苏发带束起,飘逸的流苏发带将她冷若冰霜的气质更是称得如仙如幻,浅棕色的星瞳清若流水。纤指在雕刻着凤凰环旋的金色七弦琴上游走,每弹一下,都有一个蛇尾人身的美人幻影飞出。原来这些幻影是从这琴出来的……不过,她可真冷傲!比她还傲……

  “看来清兮是吃醋了呢……倚晚可是比你还要漂亮上几分呢~”嫣姒的樱唇勾起一抹笑意。“你说,他会不会喜欢上她呀?我很好奇哦~”

  清兮的手一顿,金色七弦琴传出一声刺耳的琴音。“你无聊!”清兮抱着琴离去。

  “真是经不起玩笑!”嫣姒可不在意把清兮惹恼了,对三人笑笑:“我叫嫣姒,刚才那个叫清兮。”

  倚晚莫名地对她有些恐惧,于是便只是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倚晚!”

  “怎么成冰美人了?这可不好……阴阳家可不缺冰美人。难为姐姐我有些喜欢你了,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嫣姒想抬起倚晚的下巴好好看看她,可一接触到她的肌肤就被狠狠电了一把。若不是倚晚被血莲咒折腾的身体还虚弱,无法生成更多电力,嫣姒绝不是仅仅被电一把这么简单。“看来,倚晚妹妹还真是个带刺的美人啊!”嫣然一笑,捂着被电到的右手,全然不在意。

  嫣姒的触电让大司命和少司命不着痕迹地退离了倚晚几步,幸好刚才没碰到她。连嫣姒大人都中招的闪电啊!

  倚晚双手环臂,美丽而高傲的脸上浮起让人气得牙痒痒的不羁:“你这是在调戏我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手心里全是冷汗。天知道她夜倚晚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却莫名其妙对眼前这个仙子一样的女子有恐惧感。怎么回事啊?

  “呵呵,你真是太可爱了。倚晚妹妹,看在我有点喜欢你的份上,我就给你个忠告。”嫣姒手执玉箫绕着倚晚走了一圈,“东皇阁下近来脑子不好使,会做出一些很奇怪的事来哦~~”有点妖娆,有点俏皮。

  她收回夸她是仙子的话,这个嫣姒是画壁上的妖精,还是魅力无限的狐狸精。

  大司命皱眉,情形似乎不对。“嫣姒大人,我们带夜司命下去了。”

  “行啊,下去吧。”嫣姒轻轻挥手,笑得有些诡异。“倚晚妹妹,我的绮音殿随时欢迎你的哦~”

  倚晚点头,敢说东皇脑子不好使还不怕别人知道……这个嫣姒不简单!

  倚晚随大司命和少司命走出绮音殿,华美的大门一关上,清兮如同燕栖枝头一般优雅地落下。“嫣姒姐姐的恐魂术好像起了点作用,还不算出师不利哦!”清兮指的是嫣姒被电一事。

  “你我擅长的摄魂术不管用了,我那修炼不佳的恐魂术不过是小把戏。但这个夜司命还真是不简单。”嫣姒倒不介意清兮的讥讽。

  “你还想玩什么?”清兮问,深知嫣姒的清兮相当明白,任何入了嫣姒法眼的东西,都少不了被她折腾一番。

  “有些人,应该死却还活着,这叫逆天。有些人,有些人应该生却已死,这叫无常。我们掌管逆天无常与顺应天命,两者相克……你说好不好玩?”如果倚晚在场,她一定又会收回自己的话,什么狐狸精!这简直是个貌美如仙却心狠手辣的女修罗。“这个夜司命属于逆天无常,却又命中注定为阴阳家所用……跟我们很像不是吗?真是可惜,以她的天赋不该屈居司命之位。”

  “哦~她当司命也有问题?”清兮挑眉,她记得,月神跟她们说过,这个夜倚晚只有最多当司命的命。

  “真不知道东皇是怎么想的,她的天赋那么高,根本不是一个司命可以困住她的,他到底想干什么……莫非东皇想把她培养成阴阳家的王牌?!”嫣姒掩唇惊讶……

  星海走廊,大司命与少司命对视一眼,还是大司命开口:“夜司命,刚才你所见到的便是掌管逆天无常和顺应天命的嫣姒大人和清兮大人。她们最善摄魂术,性情古怪。嫣姒手中的玉箫名为忘忧,若吹出杀戮之音,则飞沙走石,天地变色。清兮怀中的金色七弦琴是上古神器,名唤凤凰琴又称伏曦琴,威力自是不用说的。这两位大人喜怒无常,做事从不按牌理出牌,极度危险。”

  倚晚对头,是的,确实危险。“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呢!”

  大司命愣了一下,不明白倚晚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仍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我的字是珞纹,少司命字怜姬。”

  “我还以为你们没名字呢……”怜姬、珞纹,好名字!倚晚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后就准备回去了,却让大司命叫住:“夜司命!”

  倚晚回首:“怎么了?”

  “这阴阳宫,有一处地方你绝对去不得,那是比禁地更不能去的地方。”大司命道,少司命点头。

  “哦?哪里啊?”倚晚好奇。

  “如梦殿。”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能去就是了。”

  “好吧!”有机会她会去的……

  阴阳宫大殿

  “她对摄魂术免疫?”东皇的声音浮起一丝惊讶。

  “确实是!本来属下是想带她去嫣姒大人那儿消除不该记住的东西的,但……”大司命单膝跪着,缓缓向东皇禀告。

  “没事,你先下去吧!”东皇挥手让大司命下去。

  “是,东皇阁下。”大司命起身退下。

  “夜倚晚……好个天外来客!”东皇似乎想到了什么,手一摆,少司命出现在大殿上。她单膝半跪下,低垂着头不语,像是在等东皇的命令。“少司命,你跑一趟塞外去把那个人接回来。这是密令,她看到自会明白。记住,要她把那样东西也带来。”东皇食指一弹,一块泛着银光的菱形黑玉飞到少司命面前。

  少司命面无表情地接过黑玉,再安静地起身向阴阳宫外走去,不悲不喜,静若止水……?

继续阅读:第5章《情之一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