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雪女身世》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3,113

  友情提示:这章又抽了,观看时要带避雷针哦!再被雷到我可没办法了,镜湖医庄的蓉姐姐说只收有生命危险的,晕过去的不救……

  雪女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知道高渐离一定会跟上来问个清楚的。

  “阿雪,怎么了?”高渐离随手把门带上。

  雪女把手中的水晶拿给高渐离,然后从自己的梳妆台上的镜奁中取出另一块与高渐离手中那块水晶几乎一模一样的水晶。唯一不同的是,雪女手上这块水晶中隐隐有些纹路。

  “我是一个孤儿,名字有这块水晶中的雪花纹路而来。”雪女将水晶放到阳光下,通过阳光的折射,高渐离清楚地看见水晶中的雪花纹路。

  “阿雪你怀疑那个阴阳家的女子跟你的家人有关?”

  “没错,我甚至怀疑我不是赵国人……因为我是顺着易水河飘到赵国境内的。我的家人为什么要把我丢到赵国呢?”雪女垂首黯然,清灵美妙的声音无限伤感。

  “阿雪,你还有我,记得吗?终不离兮。”高渐离把雪女拉进怀里,把胸膛给她靠,轻声安慰着她。(倚晚:不是吧?作者,有你这么玩的吗?人家原著中最多牵牵手,你丫一上来就拥抱啊?作者白眼:子房曾经曰过,非礼勿视!还有,人家跳崖时可是抱在一起的。)

  “咳,打扰了。”墨眉极为尴尬地咳了一声。(墨眉:作者,你居然推我出来送死!)

  “墨眉?你有什么事吗?”这个暗卫头头怎么不去保护巨子,跑来打扰他的好事……想尝尝他的水寒吗?

  墨眉被高渐离的寒气冲击的啊~都快结冰了。“高大哥功力又见长,恭喜恭喜啊,我是奉命回来取几样制造机关兽的材料的。”巨子,我要被你害死啦~他的运气怎么这么背啊~英雄救美却被当成不轨之徒,还挨了一巴掌。现在居然好死不死撞到这一幕,流年不利啊。

  “钥匙在这儿。”高渐离丢出一串钥匙,墨眉接住,不用高渐离示意,立刻有多快跑多快,啊啊啊!给他一刀吧!高渐离一定会秋后算帐的。

  高渐离看向雪女,“阿雪……”

  “小高,你抱够了没有啊?”雪女甜甜问到。

  “阿雪,我错了~”都怪墨眉那个家伙,没事跑来破坏气氛!小高不舍地放开了雪女……

  “晚了哦~乖,给我面壁思过去。”雪女柔柔道。

  “阿雪~~”

  “你是不是要我亲自请你去啊~”雪女动了动右脚,她会轻点的~

  “不敢、不敢……”

  “还不快去~”温柔得令人心慌啊……

  “是……”墨眉,别让我逮到你!(墨眉:高大哥,我冤枉啊。)

  由于慌不择路,墨眉撞上郁闷的盗趾,“哎哟。”

  “什么人……原来是墨眉你呀!后面有狼追你啊?”盗趾觉得更郁闷了,反应最快的他居然被人撞了……

  “比狼更恐怖,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刚才撞见……”墨眉想,反正要被高渐离收拾,不如先算他一计。于是,添油加醋地他看到的事跟盗趾说了一遍。

  “不是吧?这么精彩而我居然不在场?!”盗趾听得是津津有味,因为墨眉这家伙很少有不正经的时候,盗趾对他的话是深信不疑。“我去看看小高怎么样了,回头见!”听到有好玩的事,盗趾郁闷的心情是好很多了。

  “回头见,回头见……”鬼要和你再见面整了……你我不快跑还等着让你整回来啊?墨眉是直接扛着那些材料,驾马狂奔,一刻也不敢停留了。

  盗趾来到高渐离房间里(与雪女的房间仅隔了一道墙……),看见高渐离正背对着墙壁打坐修炼内功,于是大声嚷嚷道:“唉哟哟,有人是心急去碰热豆腐,烫到了吧?烫到了吧?”

  高渐离冷冷瞪了他一眼,“你在胡说什么?”

  “我胡说?那个,我可是有人证的哦~你对雪女那么做,她不把你打内伤才怪。”

  “有病。”高渐离坚决不承认,废话,他的形象啊……

  “嘿,怎么样?亲雪女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很冷啊?对了,你也是冷血动物,不怕!”

  高渐离的手握得紧紧的,可惜盗趾光顾着调侃高渐离而没发现,“谁告诉你,我亲雪女的?”墨眉你这个混小子,越传越离谱。一个拥抱而已就被传成这样……阿雪会杀了他的。

  “还能是谁,墨眉呗。”盗趾满不在乎地将墨眉出卖。(墨眉邪笑:嘿嘿,早知道盗趾你一定会把我出卖……幸好我有后招。)

  “盗趾,你热吗?”高渐离问。

  “不热啊,怎么了?”盗趾见高渐离拔出水寒,撒腿就跑。“就知道你会恼羞成怒……我的速度可不是吹的!”眨眼间,盗趾在大门、窗户、桌上窜了一回。

  “是吗?”高渐离发动水寒,整个房间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盗趾脚下一滑,摔了。

  “奇耻大辱啊!”盗趾大呼,可更悲剧的还在后头……“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小高你别乱来啊!救命啊!啊……”

  “叫你胡说八道!毁阿雪和我的清白……我叫你胡说八道!”拳拳正中……

  “我……你们不是一对吗?!什么叫清白?你们还有清白可言吗?”盗趾是相当的不会说话,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本来高渐离就在气头上了居然还这么说,能不招打吗?

  “你还敢胡说……”

  “啊!”(作者:小高不用剑也帅啊~)

  墨家客房内,倚晚正跟那只深蓝色的蝴蝶玩得开心呢!(作者汗:你确定你那叫玩?它都快被你折腾死了!)

  “出去!回来!出去!回来!对了,再来一次!”倚晚把它当气球一样拍,拍出去又拉

  回来,拍出去又拉回来……因为是第一次遇到可以直接触碰而不用担心被她电伤的活物,她玩的是特别高兴,以致于雪女站在门口观看还不知道。

  “倚晚妹妹好兴致。”雪女清灵的声音把倚晚从单纯的快乐中惊醒。

  “你来干什么?”倚晚随手将蝴蝶扇碎,恢复了冷漠的态度。

  “倚晚妹妹可以继续玩,我不介意的。”

  “有何贵干?”她介意!她才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露真实情感呢!不然她干嘛蒙上面纱,耍酷?好笑。

  “请你听个故事。”雪女淡淡一笑,“不请我进去坐坐?”

  倚晚见她是打定主意不走了,只好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为什么她之前没有这种觉悟?天啊!她又在冒什么鬼念头啊!赶紧听完,打发雪女走吧!“你的身世?”

  “你真聪明……”

  倚晚白眼,电视都是这么演的好不好?跟聪明扯不上边……对了,什么是电视?

  “我是一个孤儿,无名无姓。随着易水河飘到了赵国境地,被当地的老舞姬捡回去,收为义女……她教我跳舞,而我似乎对舞蹈有特别高的天赋,甚至学会了传说中的凌波飞燕……在遇到小高前,我被两个男人伤过。一个是青梅竹马,在因天生白发而被视为妖魔要沉河时,怯懦地将我抛弃……一个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将要被淹死时救了我,他对我很好,说要明媒正娶地把我迎回家。最后,他还是背弃了承诺,为了他的前途抛弃了我……因此,我苦练凌波飞燕,希望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他。不过很可惜,他没等到我去杀他……至于小高,他是个傻瓜……”雪女垂眸,星星般的泪珠被眨落。她如此轻描淡写地述说着自己的故事,说不出是开心还是伤心,是无尽的惆怅吧……

  “不用在我面前扯你的伤口……我是会心疼,但你没必要这么做!雪是优雅而圣洁的,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现在幸福就好,把握现在。”可是,倚晚皱眉,她好像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她似乎在追逐什么,但是忘了……好失落……

  “一直流血不止的伤口,只有狠狠痛过一次,才会愈合……”这个道理她懂,只是从来不愿去正视。“我会告诉你这些,你猜猜为什么?”

  “因为那块水晶?如果你是为那块水晶而讲这些事的,那我得说你亏大了,因为我真不知道。”倚晚耸肩,不在乎的样子让人气得牙痒痒。

  “其实……也罢,你爱怎么理解是你的事。”雪女转念间想到,倚晚可能在用激将法,也不上当。“顺便告诉你,你随时会死……”蓉姐姐说的,雪女的笑靥有丝俏皮,她可不傻。

  “算你狠。”被揭穿的倚晚冷冷地冒出这三个字,原来是料定她会死啊……啊呸!死个头啊!她活得好好的!

  “呵呵,好好休息吧。”雪女起身,走出门外……

继续阅读:第17章《误杀苍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