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弹雨血花,杀声震野
烈阳化海2015-12-25 18:263,670

  在不远处指挥部队冲锋的第七联队联队长伊佐一男发现了连续不断倒下的军官和士兵倒吸了一口冷气命令道:“炮兵对支那军阵地实施火力压制!”说着伊佐一男急匆匆的跑到了植田谦吉的面前说道:“报告司令官阁下!职下刚刚发现支那军中有狙击手的存在!”

  植田谦吉听到伊佐一男的话,笑着说道:“伊佐君,你刚才的话,是我到现在听到过的最好笑的话,我们大日本帝国也是刚刚出现狙击手不久,支那军怎么回存在这种高额代价培训出来的杀人利器呢?!”

  植田谦吉看着伊佐一男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说道:“伊佐君,你该回到你的位置去了!”说完植田谦吉不再理会伊佐一男转身离开了。看着植田谦吉离开的背影,伊佐一男无奈的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

  张烈阳看着日军一波接着一波向阵地扑来的情景,立刻回想起前世在网上翻阅的有关日军进攻战术的说明,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在边上帮着张烈阳装子弹的二狗子看到张烈阳古怪的笑容,刚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听到张烈阳说道:“二狗子,你去地窝子里给我调三十个弟兄上来!”

  “是!”二狗子慌忙的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地窝子,叫了三十个士兵返回了阵地。看到待在自己背后的三十个士兵,张烈阳冷静的说道:“我给你们一个任务,只要小鬼子靠近,你们就用集束炸弹招呼小鬼子!”

  “是!”说着三十个战士立刻每人扛着一箱手榴弹分散到了阵地上。半个小时后,阵地后面传来了冲锋号的声音,听到声音,张烈阳大声叫道:“我们的援兵来了!”说着张烈阳对二狗子说道:“把地窝子里的弟兄们都叫上来,我们准备反击!”

  早已经安奈不住的何打铁不等二狗子去叫,已经带着人出现在了张烈阳的身边。看着原来越近的援兵,张烈阳一手抄起斯登冲锋枪,一手抄起二十响驳壳枪大声叫道:“弟兄们跟我冲!”说完张烈阳率先杀出了阵地。

  弹雨血花,杀生震野,原来还是气势汹汹的日军被中国军队突然发起的反冲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丢盔卸甲快速的向后退去。打退日军后,张烈阳带着剩下的士兵返回到了阵地上。这时前来接防的第五集团军第八十七师二五九旅一团团长高金超向张烈阳敬了个礼说道:“弟兄辛苦了!”

  张烈阳点了点头,回了个礼说道:“我部防守的庙行前沿主阵地,一寸为丢!现交予你部!请验收!”说完张烈阳带着高金超在阵地上走了一圈后,带着士兵离开了。在后面收拢部队的杨富强看到从阵地上撤下来的张烈阳叹了口气说道:“带着弟兄们去休息吧!”

  2月25日夜,第十九路军派出敢死队潜水炸伤日军旗舰“出云号”,日本国内震动,且因劳师动众,战事无法速决,引起了反战浪潮。但当权派骑虎难下,仍然进一步不止军事行动,改派前田中内阁陆军大臣白川大将接替植田,增设三师团兵力和飞机两百多架来华,兵力已达六、七万人。而我军防守的战线绵延百余里,战斗一个月,人员武器丧耗极多,且补给又无望,所以当时处境极为困难。

  2月29日起,日军在白川部署下,再度开始新的总攻,在八字桥、天通庵等地都展开激战。天通庵附近,敌我相持八小时。第十九路军六十师不断派敢死队跃出战壕,短兵相接,日军全部退却。其他各处战斗,也都极为剧烈。闸北八字桥形成拉锯站,我方三失三得,伤亡不少。敌人死伤极大,遗尸累累。

  3月1日敌又开始新攻势,闸北战线,日军冲击未得逞;江湾方面,日军向杨家楼方向扑攻,用重炮、钢炮、野炮和飞机连续猛轰,不断乘势进袭,白刃相接,血肉横飞。第十九路军第七十八师第一五五旅扼守广肇山庄附近,仅营连长就死伤十二人之多,士兵死伤过半。庙行方面,敌从两路进犯,我军全力抵御。我又调浏河一团增援,终将一度失去的战地夺回。但由于浏河守军大部已调到正面增援,兵力单薄,敌趁此机会,强行登陆,至浏河沦为敌手。第十九路军得知浏河的危机情况电请军政部速派两师驰援浏河,但军政部置之不理。浏河失陷后,我军侧面后方,均受严重威胁,不得已于3月1日晚全军退守第二道防线。我军苦战月余,关并日夜不得休息,后援不继,休整无暇,但士气始终旺盛,当退守时,无不义愤填膺,决心要雪此深仇大恨。

  3月2日,十九路军向全国各界发出了退守待援的电文:“我军抵抗暴日,苦战月余,以敌军械之犀利,运输之敏捷,赖我民众援助,士兵忠勇,肉搏奋战,伤亡枕籍,犹能屡挫敌锋。日寇猝增两师,而我以后援不继。自2月11日起,我军日有重大伤亡,以致力于正面防线,而日寇以数师之众,自浏河方面登陆,我无兵增援,侧面后方,均受危险,不得已于3月1日夜将全军册腿至第二道防线,从事抵御。本军决本弹尽卒尽之旨,不与暴日共戴一天……”

  3月3日,国际联盟开会决定,要中日双方停止战争。

  接到停战命令后,张烈阳跟着部队退入闸北休整。刚刚到达驻地没有多久,杨富强走到了张烈阳的身边叹了口气说道:“烈阳,我已经接到军政部的调令,你已经被破格招收进了中央军校,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明天会有专车来接你的!”

  听到杨富强的话,张烈阳点了点头向杨富强敬了个礼说道:“团座!谢谢你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你的恩情,我张烈阳是不会忘记的!不过卑职想走的时候把何打铁以及二狗子带走!望团座成全!”

  杨富强笑了笑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会提这个要求,你放心我已经让人通知他们准备了!”说着杨富强勾住了张烈阳说道:“如果不是怕耽误你小子的前程,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让你走的!不过话说回来了,战场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你小子现在看起来比刚来的时候顺眼多了!”

  第二天一早,三连轿车驶入了军营。接着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军官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军官,张烈阳慢慢的走了过去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年轻军官笑着说道:“烈阳,怎么不愿意见我这个姐夫?!”

  张烈阳挠了挠头说道:“姐夫,不是说军政部派车来接嘛?!怎么换成你来了?!”孙彦庭笑了笑说道:“你姐夫我现在就在军政部里混口饭吃!”说着孙彦庭看了看张烈阳说道:“准备好了吗?!我们该走了!”

  张烈阳听到孙彦庭的话,转身向在身后不远处列队的士兵郑重的敬了个礼,随后叫道:“打铁、二狗子,我们走!”说完张烈阳上了孙彦庭的车,何打铁和二狗子上了跟在后面的车离开了军营。

  在路上,孙彦庭淡淡的说道:“烈阳,你这个小子这次可是给我们浙系军官露了脸!等到了南京,老蒋还要亲自接见你!你可要做好准备啊!”听到孙彦庭的话,张烈阳冷峻的问道:“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孙彦庭回答道:“我来的时候爷爷已经说了让你回去一次!”张烈阳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回宁波了!姐夫,算我这个做小弟的求你一次,直接送我去南京吧!”孙彦庭听到张烈阳的话,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还在狠爷爷当初赶你出家门!但是他也是为你好!”

  张烈阳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不过我现在就是不想回去!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下车,自己去南京!”孙彦庭知道张烈阳的倔脾气又上来了,无奈之下只能够带着张烈阳直接赶往南京。

  一路无话,傍晚的时候,孙彦庭带着张烈阳到达了南京。当轿车进入南京市区的时候,孙彦庭看着张烈阳说道:“烈阳,这几天你就住在我那里,正好陪陪你姐姐!我帮你安排一下,等所有的事情办妥后,你就去中央军校报到!”

  张烈阳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姐夫!”十多分钟后,汽车开进了一座公馆停了下来。在孙彦庭的陪同下,张烈阳跟着走进了公馆。刚走进公馆,一个端庄贤淑二三十岁地女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时就听到孙彦庭笑着说道:“熙霞,你看了看谁来啦?!”听到孙彦庭的声音,张熙霞看向了跟在孙彦庭身后的张烈阳高兴的叫道:“小弟,你来啦?!快让姐姐我看看!听说你上战场了,可把我吓坏了!”

  听到张熙霞的声音,张烈阳苦笑着走到了张熙霞的面前叫道:“姐姐!”张熙霞听到张烈阳的这声姐姐,心中高兴到了极点。在边上的孙彦庭看着自己老婆高兴的样子说道:“熙霞,还不快让人准备房间!烈阳要在我们家里住两天!”

  张熙霞听到自己丈夫的话,慌忙叫道:“周妈,开给烈阳少爷准备房间!”说着张熙霞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烈阳,你和你姐夫休息一会,我去给你们做几个菜!”说完张熙霞一路小跑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自己妻子离开的背影,孙彦庭笑着说道:“烈阳,你以后多到家里来!这样我才有机会一饱口福!”听到孙彦庭的话,张烈阳笑道:“姐夫,我姐姐是怎么样的人,你可比我了解!”说着张烈阳和孙彦庭两个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张熙霞走出了厨房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可以吃饭了!”说着张熙霞不理会自己的老公拿着自己的弟弟走进了餐厅。三个人落座后,孙彦庭淡淡的说道:“烈阳,明天你准备去什么地方,我让你姐姐好好陪陪你!”

  张烈阳摇了摇头说道:“姐夫!我不想出去逛!”听到张烈阳的话,在边上的张熙霞拍了拍张烈阳的肩膀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玩深沉了!这个可不像我们以前闲不住的张大少啊!”

  张烈阳苦笑了两声说道:“大概是一个人经历过了死亡,有些东西看开了吧!”说着张烈阳看向了边上的姐夫孙彦庭说道:“姐夫,南京有德国洋行吗?!我想买些枪!我知道你家地下室有个靶场,我想在那里呆到开学可以吗?!”

继续阅读:第22章:火冒三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