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天下第一痴情
烈阳化海2016-08-07 12:553,702

  谢诗韵听到张烈阳一口标准的英语大吃一惊,看着桂兰雅问道:“兰雅,你不是说他不会英语吗?!”听到谢诗韵的话,桂兰雅一幅你给我老实交代的样子看着张烈阳。张烈阳挠了挠头说道:“自从雅儿走后,我就自学了英语、日语、德语和法语!用这个来打发时间!”

  桂兰雅一脸吃惊的看着张烈阳柔声说道:“烈阳,你真的变了!真的我有些不敢相信!”不等桂兰雅把话说完,张烈阳笑着问道:“难道你后悔了?!”桂兰雅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才不会后悔呢!”说着桂兰雅依偎进了张烈阳的怀中。

  这时在边上的谢诗韵撅起了嘴说道:“看来我成为了一个大电灯泡!我还是走吧!”听到谢诗韵的话,回过神来的桂兰雅笑着说道:“好了!算是我不对,你陪我去做结婚的衣服吧!算是我求你了!”

  谢诗韵听到桂兰雅的话,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说着谢诗韵看着张烈阳说道:“我们的大英雄!借你的老婆用一用,你同意吗?!”张烈阳摇了摇头说道:“我能说不同意吗?!”说着张烈阳对桂兰雅轻声说道:“路上小心点!”

  桂兰雅点了点头转身拉着谢诗韵离开了。看着桂兰雅和谢诗韵离开的背影,张烈阳苦笑了两声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偶尔的撒个小谎还是有好处的!”说着张烈阳慢慢的向别墅走去。

  走回别墅,看着在院子里埋头苦练的何打铁和二狗子,张烈阳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要孙彦庭购买的武器弹药。于是张烈阳走进了别墅拨通了孙彦庭公馆的电话。难得休息的孙彦庭在书房里接起电话问道:“谁啊?!”

  张烈阳嬉皮笑脸的说道:“姐夫,是我烈阳!我想问一下我请你帮我购买的武器有眉目了吗?!”孙彦庭笑着说道:“你要的武器,我已经帮你联络好了!后天就可以提货!”说着孙彦庭认真的问道:“烈阳,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些武器?!”

  张烈阳笑着打马虎道:“姐夫,这个年头当带兵的那个不把自己的嫡系武装到牙齿啊?!再说了我购买的武器,也只够装备一个班的,没有什么!”孙彦庭听到张烈阳的回答,点了点头说道:“烈阳,你小子好福气啊!你的婚事惊动了老蒋和蒋夫人,不过我告诉你,你结婚后,只有七天休息的时间,接下来军校就要开学了!以后你只有每周周末才能够回家,知道了吗?!”

  张烈阳笑了笑说道:“姐夫,你放心吧!我会跟雅儿说的!”说完张烈阳挂下了电话。晚上桂兰雅回到了莫愁湖畔的别墅。刚进别墅的大门,桂兰雅看到在院子里训练的何打铁和二狗子疑惑的走上前问道:“你们这么晚了还在训练啊?!”

  二狗子急急巴巴的回答道:“不是我们想在晚上训练!下午孙少爷考核我们,我们两个人没有过关,所以加罚的!”桂兰雅听到二狗子的话,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在房子里看书的张烈阳听到屋外桂兰雅的声音,放下书走到了门口笑着说道:“你回来啦?!今天不回你叔叔那里吗?!”

  桂兰雅笑了笑跟着张烈阳走进屋里说道:“我叔叔跟我说了!我们结婚后只有一周的时间!所以我就想现在多陪陪你!”说着桂兰雅笑嘻嘻的说道:“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以后我们天天可以见面!”

  张烈阳一脸疑惑的看着桂兰雅问道:“难道你也准备报考中央军校?!”桂兰雅啐了张烈阳一口说道:“我才不报考中央军校呢!我在中央军校对面的圣玛丽教会学校当老师!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张烈阳笑着一下子把桂兰雅抱了起来说道:“太好了!”

  第二天,中午孙彦庭的车开进了莫愁湖畔的别墅里。看着停下的车,张烈阳疑惑起来走到了车边上问道:“姐夫,什么风把你吹来啦?!”孙彦庭笑了笑说道:“本来要后天提货的,今天德国人提前通知我,让我去提货,所以我帮你把东西送来了!”说完孙彦庭下了车,打开后备箱说道:“烈阳,这次我可是通了很多关系,这些枪上的瞄准镜全部是六倍瞄准镜!你验收一下吧!总共十支!其他的枪也全部都是按照你的要求订购的!二十支正宗德国产的二十响驳壳枪,十支俄国产的托卡列夫手枪!”

  张烈阳听到孙彦庭的话,拿起了一把狙击步枪试了一下笑着说道:“姐夫,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说着张烈阳把何打铁和二狗子叫了过来说道:“你们把这些武器弹药全部放到地下室里!”

  听到张烈阳的话,何打铁和二狗子麻利的把武器弹药都搬进了地下室。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离开张烈阳和桂兰雅结婚的日子不到三天了。一大早,张烈阳乘车带着桂兰雅回到了宁波的家中。刚进家门,张耀良对张烈阳说道:“去见见你爷爷吧!他在书房等你!”

  张烈阳听到张耀良的话,看向了边上的桂兰雅。桂兰雅笑了笑说道:“去吧!我在房里等你!”这时在边上的竺芸婷笑着说道:“儿子,你就放心吧!你的媳妇我帮你照顾着!”张烈阳点了点头快步的走向了张老太爷的书房。

  到了书房的门口,张烈阳刚准备敲门的时候,就听到书房里传来出厚重的声音:“烈阳来了吧!进来吧!”张烈阳听到叫声推门走了进去。看到站在书桌前挥毫泼墨的张老太爷淡淡的叫道:“爷爷!”

  张老太爷听到张烈阳的叫声,手腕一抖,完成了最后一笔,随手把笔放在了笔架上抬头看着张烈阳说道:“不错!人精神了!但是也黑了!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不同意你的婚事啊?!”

  张烈阳摇了摇头说道:“孙儿不敢!”张敬贤张老太爷听到张烈阳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这个孩子,真是口不对心!”说着张老太爷绕过书桌,把张烈阳拉到了一边坐下说道:“两个孙子中,其实我最看好的就是你!”

  听到张老太爷的话,张烈阳刚想开口,就被张老太爷阻止道:“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但是我想先听听你对以后局势的看法!”张烈阳想了想说道:“这次日本人在上海挑起的战端,其实只是日本人的试探!自从中日甲午海战开始,日本人就已经窥视我中华!近年来日本国内财政赤字不断增加,他们只有通过战争把国内紧张,面临崩溃的经济转嫁到他国,而和日本近邻的中国,正是日本人最好的选择!现在的中国就像是一个怀抱着一块大肉的娃娃!而日本人就是想吃孩子手中肉的狗!”

  张老太爷听到张烈阳的话,闭上了眼睛想了想接着问道:“烈阳,按照你的说法,日本人会在什么时候对中国开战?!”张烈阳想了想说道:“不出六年!或许会更早!”张老太爷点了点头走到了书桌前,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张烈阳说道:“烈阳,这里是一张一千万美元的花旗银行本票,你收好!以后带兵打仗需要军饷,这个留给你以防万一!”

  张烈阳接过张老太爷手中递过来的支票想了想说道:“爷爷,是不是让我父亲到重庆去购买几套房子,等战端开始,您和家人去重庆,那里比较安全!”张老太爷叹了口气说道:“人老了,故土难离啊!儿孙们只有儿孙们的福气,我这把老骨头也管不了他们!”说着张老太爷示意张烈阳可以离开了。

  张烈阳收起支票,向张老太爷鞠了个躬转身走出了书房。三天后婚礼开始了,看着张烈阳忙进忙处的样子,张熙霞笑着说道:“烈阳,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你笑话我!今天你也尝到这个味道了吧?!”

  听到张熙霞的话,张烈阳傻笑着问道:“姐,姐夫什么时候到啊?!”张熙霞笑了笑回答道:“你姐夫要晚上到!你放心吧!他不敢不来!”张烈阳听到张熙霞的话,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媒婆大声叫道:“新郎官,吉时到了,可以去接新娘了!”

  张烈阳对张熙霞耸了耸肩无奈的离开了。两个多小时后,张烈阳来到了桂家在宁波的公馆。刚到门口,张烈阳被拦轿门的人拦住了去路。经过讨价还价张烈阳丢下了一些红包和喜糖后,被放进了公馆的门。

  等到张烈阳来到桂兰雅的房门外的时候,就听到谢诗韵开口说道:“兰雅是我们的才女,所以你要娶兰雅必须有相应的才情!只要你唱一首歌,能够打动我们就可以了!”张烈阳听到谢诗韵的话,想了想,脑子里不断回忆了一下跟桂兰雅分别时的情景,想起了前世《来生缘》这首歌不知不觉的唱了出来:“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真实。一生一世的过去你一点一滴的遗弃。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也许分开不容易。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

  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自己。情深缘浅不得已。你我也知道去珍惜。只好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生生世世在无穷无尽的梦里。偶尔翻起了日记翻起了你我之间的故事。一段一段的回忆回忆已经没有意义。来生缘(一起走过的日子)。沉沉睡了,谁分享今生的日子。活着但是没灵魂,才明白生死之间的意思。情浓完全明白了,才甘心披上孤独衣。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当天一起不自知,分开方知根本心极痴。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只想解释当我不智,如今想倾诉讲谁知。剩下绝望旧身影,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沉沉睡了,谁分享今生的日子。活着但是没灵魂,才明白生死之间的意思。

  情浓完全明白了,才甘心披上孤独衣。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当天一起不自知,分开方知根本心极痴。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只想解释当我不智,如今想倾诉讲谁知。剩下绝望旧身影,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剩下绝望旧身影,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

  在房里的桂兰雅听到张烈阳的歌声情不自禁的听出了神,在桂兰雅身边的小姐妹也都忍不住掉下了眼泪都忍不住说道:“这个男的太痴情了!我们怎么就遇不到啊!”桂兰雅听到好朋友的话,擦了擦眼泪说道:“这才是我桂兰雅要的男人!”

继续阅读:第27章:削铁如泥的利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