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近水楼台先得月
烈阳化海2016-08-07 12:543,811

  张烈阳神秘的摇了摇头说道:“姐夫,进你的书房再说!”孙彦庭点了点头带着张烈阳走进了书房,说道:“破虏,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张烈阳淡淡的说道:“姐夫,昨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人可不简单啊!”

  孙彦庭听出张烈阳话中的话,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是那边的人,他们是为了陈赓来的!”张烈阳点了点头忽然回忆了起来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叫《陈赓蒙难》讲的就是三十年代陈赓在上海治脚伤的时候,被叛徒出卖而被捕。想到这里张烈阳看口说道:“姐夫,你真是糊涂啊!难道你不怕复兴社的人发现你跟他们接触,向校长告密吗?!”

  孙彦庭叹了口气说道:“破虏,你放心吧!姐夫跟你实话实说吧!校长也有放陈赓的意思!毕竟当初陈赓救过校长一命,这件事校长耿耿于怀!”张烈阳淡淡的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根本不用你去,只要把这件事通风报信给宋庆龄先生,她一定会出面的!毕竟宋庆龄先生的面子和威望,校长不得不让步,也好借个台阶。”

  孙彦庭听到张烈阳的话,眼睛一亮,一脸疑惑的看着张烈阳问道:“破虏,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和我见面的是那边的人?!”张烈阳笑了笑说道:“当初我还是公子哥的时候,与他见过一面!当初他四处宣讲《GC主义》所以我对那个人有些印象!不过姐夫我奉劝你一句,现在还是少跟他们接触为妙!毕竟你的身份非常的敏感!”

  孙彦庭点了点头说道:“姐夫知道了!看来我们当初的公子哥,现在也成熟了!”说完孙彦庭带着张烈阳走出了书房。刚刚做完早餐的张熙霞看到张烈阳笑着说道:“破虏,怎么那么早来了?!是不是担心你的雅儿,在我这里受到虐待啊?!”

  张烈阳笑着说道:“别人虐待我的雅儿还有可能,姐姐你是万万不舍得的!”说着张烈阳伸手抓向了碟子中的油条,张熙霞伸手打了一下张烈阳的手说道:“想吃还不快去洗手!雅儿也快要下来了!”

  吃过早饭,孙彦庭告别了家人急匆匆的赶去了老蒋的办公室上班。等孙彦庭离开后,张熙霞笑着说道:“破虏,等一会是不是准备把孩子接来啊?!”张烈阳笑了笑说道:“是啊!雅儿后天开始也要放假了!我们两个想好好陪陪孩子!”

  听到张烈阳的话,张熙霞笑着说道:“你们不用去接了!爸、妈,今天来!孩子也会带来!不过孩子只能够待两天,现在老太爷一天见不到这个重孙,就等于要了他的老命!”不等张熙霞把话说完桂兰雅笑着说道:“反正我和破虏都有假期,算了我们后天和爸妈一起带着孩子回去不也一样?!”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就在张耀良和竺芸婷带着张烈阳的儿子前脚刚刚走进孙彦庭公馆后没有多久,桂永清带着自己的夫人后脚也赶到了!在客厅里的桂兰雅笑着对张烈阳说道:“破虏,看来今天五叔是来兴师问罪的!”

  在边上的张耀良听到桂兰雅的话,好奇的问道:“兰雅,破虏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啊?!你可不要瞒着我啊!”桂兰雅笑着把演习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张耀良,张耀良听完桂兰雅的叙述苦笑了两声说道:“破虏,你怎么如此不懂事啊?!还不快向兰雅他五叔赔罪?!”

  张烈阳一本正经的说道:“父亲,你的话错了!虽然这次演习,五叔丢了面子,但是总比以后跟小鬼子较量的时候丢了性命的好!”张耀良被张烈阳这么一说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的长辈,你是晚辈,做事的时候就应该多考虑一下!”

  张烈阳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在战场上没有长辈和晚辈之分!只有战友和敌人之分!如果你硬要我赔礼道歉,我恕难从命!就算是爷爷在这里我也这样说!”说完张烈阳转身离开了。

  看着张烈阳离开的背影,张耀良苦笑了两声摇了摇头对桂永清说道:“率真,真是不好意思!你看破虏这个孩子都被我们给宠坏了!”桂永清笑着说道:“耀良兄,你也不要这样说!其实破虏说的对!我今天来一是看看我的侄孙,另外一件事就是破虏马上既要毕业了!我想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到我的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当参谋长!”

  张耀良听到桂永清的话心中咯噔一下,淡淡的说道:“破虏刚刚军校毕业的一个小毛孩,怎么可以委以他这样的重任?!我看率真你还是另请高明为好!省的将来误国!”桂永清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耀良兄,现在不知道多少中央军嫡系部队向破虏抛出了橄榄枝,我只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比别人方便一点而已!”

  张耀良不敢相信的看着桂永清喃喃自语的说道:“什么时候我家的这个混小子这么有出息了!”就在张耀良喃喃自语的时候桂兰雅笑着说道:“爸、五叔,你们有什么事情坐下说吧!”这是在边上的桂永清的夫人笑着说道:“兰雅,我们不用管他们,上楼去看看孩子吧!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桂兰雅笑了笑说道:“这孩子现在胆子特别大!都被爷爷给宠坏了!婶婶不信的话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说完桂兰雅带着桂永清的夫人走上了楼。刚走进房里,张烈阳正在逗弄着孩子。看到这个情景,桂永清的夫人笑着说道:“没有想到我们破虏那么喜欢孩子!”听到声音,张烈阳笑着说道:“是啊!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我怎么会不喜欢呢?!”说着张烈阳把孩子交给了桂兰雅说道:“只给你抱一个小时,多下来的时间都是我的!”说完张烈阳走出了房间。

  看着张烈阳离开的背影,桂兰雅淡淡的说道:“婶婶估计破虏他还在生他爸的气,要不然他不会这样的!”晚上吃过晚饭后,桂永清找到了机会和张烈阳坐在了一起说道:“破虏,毕业了准备去哪一支部队啊?!”

  张烈阳笑了笑说道:“一切由学校分配!不管到那里我都是带兵打仗!”桂永清点了点头说道:“破虏,你有没有考虑过到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来?!”张烈阳淡淡的说道:“五叔,我知道你心中的想的,但是我不想参与到派系之争,所以教导总队不是我的选择!”

  就在张烈阳和桂永清谈的火热的时候,孙彦庭走到了张烈阳和桂永清的面前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些什么呢?!”桂永清笑着对孙彦庭说道:“彦庭,你来的正好!我正在劝破虏毕业了到教导总队去!可是他不愿意!”

  孙彦庭笑了笑说道:“其实破虏毕业的事情,根本不是任何人可以左右的!我这里透露一个秘密,校长已经有了打算!准备从四大德械师里抽调大约一个营的兵力给破虏,让他按照北山的模式训练!”

  桂永清听到孙彦庭的话咯噔一下,一脸疑惑的问道:“那么这支部队的编制算在那支部队下面?!”孙彦庭摆弄着手中的高脚酒杯说道:“率真,你应该听说过校长的贴身警卫部队吧?!”桂永清点了点头说道:“知道!番号中国宪兵!但是具体人数和情况都不知道!”说着桂永清眼睛一亮说道:“难道破虏的这支部队隶属于中国宪兵?!”

  孙彦庭吐了一口气说道:“我可没有说!不过到底怎么样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够知道!”说着孙彦庭看了一眼桂永清说道:“率真,既然大家都是亲戚,我也奉劝你一句,不要和应钦走的太近,太近了不太好!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桂永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彦庭老弟的关照!”送走桂永清和他的夫人后,张耀良把孙彦庭和张烈阳叫到了书房问道:“彦庭,率真要破虏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孙彦庭淡淡的说道:“岳父!有时候你不用管太多!管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我知道你是关心破虏,但是有些事情你是关心过了头了!这次演习,虽然破虏落了桂永清的面子!但是得到了老蒋的信任!所以破虏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管了!我知道破虏自有破虏的打算!”说完孙彦庭饱含深意的看了张烈阳一眼。

  张烈阳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傻笑了两声。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孙彦庭接起电话,听到钱大钧说道:“彦庭,校长明天请破虏一家三口到家中吃午饭,你让破虏准备一下,上午九点左右会有车来接他们!”

  “好的!我立刻通知破虏!”说罢孙彦庭挂了电话转身对张烈阳说道:“破虏,明天准备一下!校长请你和兰雅以及孩子去委座家里吃饭!明天上午九点左右,会有车来接你们!”张烈阳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月落日升转眼间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钟。等汽车开进孙彦庭公馆后,张烈阳带着桂兰雅和孩子上了车。汽车一路飞驰,一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了南京城东的黄埔路,憩庐老蒋的官邸。(注:憩庐即老蒋黄埔路官邸,位于军区司令部内。蒋初到南京官邸,暂住在城南三元巷的一所老房子里并开始在南京城里寻找地点建屋,作为永久的住处。南京城东的黄埔路,这里绿树成荫,行人稀少,更主要的是由他任校长的陆军军官学校就在这里,故决定把官邸建在这里。整个建筑为一座二层西式洋楼,占地面积27平方丈,1929年7月12日动工,建筑费用为16026.84元,内部设备另费银5187两。

  同年10月14日落成,老蒋美玲夫妇不久搬入居住,一直到1949年,这里都是他们的家。洋楼的外墙为红色,坐北朝南。一楼的东侧是老蒋的会客室,客厅的墙上悬挂着孙中山与老蒋的大幅合影照片:孙中山着中山装端坐,老蒋一副戎装,佩戴长剑,立在孙中山身后。照片的上方悬挂孙中山手书横条:安危他日终须信,甘苦来时要共尝。中间是一大餐厅。西侧是一间小会客室,里面的布置明亮而优雅,一排长长的落地窗,幔纱轻拢,墙上挂着意大利画家的水彩风景画,非常有女性味道,这是美玲的会客室。

  美玲常常在这里会见闺中女友,大使夫人,开展夫人外交。官邸楼上西侧是书房,东侧是一间大卧室。卧室的外面也有一间客厅,这里专门会见内亲。卧室的东面是一个大平台,习惯早起的老蒋清晨常在这个平台上看报休息。解放后,刘伯承到南京创办军事学院,憩庐成为刘伯承的住宅和办公楼。再后来,这里成为华东军区和南京军区的驻地,憩庐成为军区首长的办公地。)

继续阅读:第43章:抢先下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