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初生牛犊不怕虎
烈阳化海2016-08-07 12:543,759

  “总队长是在问明天早上的仗该怎么打,不是要听什么豪言壮语。有本事拿下团罗山再说!”张坤生冷冷地说道。

  胡启儒顿时被张坤生的话给呛住了,说实在的胡启儒自己也没想好该怎么打,只不过是仗着自己目前兵强马壮,料想明天一个正营的冲锋,相信定能拿下团罗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胡启儒和张坤生历来不和,只不过看在张坤生是总队副又是黄埔学长,平时颇为忍让,但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胡启儒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刚想张嘴反驳,却听到张坤生继续说道:“我们都不能小看这个团罗山阵地。不要以为光靠人数多就一定能拿得下来。团山阵地正面狭窄,只能展开两个连,今天下午健夫兄投入两个连起进攻,应该说是完全正确的,人多压根就起不了作用,只会多几个活靶子。关键是团罗山目前的防御阵地构思的非常巧妙,在他们前沿的二百米构建了两道壕沟,迟滞我方进攻度的同时,也处于他们前沿最佳的杀伤距离。更巧妙的是他们前沿安排的兵力并不多,最多一个连,其余部队和迫击炮阵地都布置在反斜面,让我军的山炮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而且他们的迫击炮阵地还能在我军冲锋的时候予以炮火压制。反斜面的部队又便于增援前沿阵地。所以,我认为想要拿下光靠蛮力强攻是不行的,应该智取。”

  张坤生的这番话讲的十分有道理,教导总队营以上军官基本上都是参加过北伐或者围剿江西红军等战斗。当先前周振强把团罗山阵地的情况描述完之后,都感觉到这个小小的团罗山就像是一只刺猬,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即使能把它吃到嘴里,恐怕也会被刺得满口是血。

  边上蒙头抽着烟的桂永清听到张坤生的话,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问道:“诚厚(张坤生的表字),你有什么好办法?”张坤生瞟了胡启儒一眼,道:“既然不能强攻,那咱们就偷袭,今天晚上就实施。”

  桂永清也是眼睛一亮,拳掌相交拍了一下说道:“好,我们现在就议议如何实施夜袭。”就在教导总队商议晚上偷袭的时候,在团罗山上,张烈阳巡视了一下阵地对前来接防的二连长朱洪明说道:“今天的阵地的潜伏哨由你们二排派出两个班,布置正面的壕沟附近以及前沿阵地两侧。另外,让四门60迫击炮分四个班作为值班炮火。”

  “是!”朱洪明眼睛一亮笑着说道。看到朱洪明的反应,张烈阳笑了笑离开了。晚上十一点半,担任突袭任务的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军士营一连整装一新,清一色俗称花机关的mp18冲锋枪,由营长王超和亲自带领。考虑到周振强的情绪,桂永清特意安排一旅一团三营的两个连在王超和的身后,偷袭一旦成功,就由这两个连进行后续突进。

  王超和带着突击连悄悄地向团罗山阵地的前沿摸去。军士营的士兵全部都是士官,枪法准,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即便是正面强攻也是一支极为可观的力量,更何况是偷袭。很快突击连就潜伏到了团罗山防线的反坦克壕沟处,只要过了壕沟就能直接向前沿阵地起突袭。

  但是王超和的突击连再精锐,由于受到时代的限制,他们并不是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在王超和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当他们刚刚接近壕沟的时候,就被潜伏哨现了。隐蔽着的潜伏哨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就在枪声响起的一刹那,负责值班的60迫击炮和值班轻重机枪也开始了发言。一时间整个团罗山上枪声炮声响成了一片。

  突击连的连长跌跌撞撞地跑到正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的王超和面前喘着粗气汇报道:“营长,我们被现了。”王本利瞪了连长一眼,气愤的叫嚣道:“废话!妈的,到底是怎么被现的?!”

  “他们有潜伏哨,而且相当隐蔽,我们的尖刀排根本没有现。只不过,他们的反应太快了,重机枪和迫击炮马上就跟上了。营长怎么办?”突击连连长结结巴巴的说道。

  “怎么办?”王超和探出头去看了看情况,沮丧地拍了一下地,道:“撤,既然他们早有准备,只能撤了。”说完王超和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损失十多人的突击连灰溜溜地撤下来和准备起后续进攻的周振强会合。

  “老王,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就会被现了呢?”周振强正等着雪耻呢,结果突击连被现撤了下来,周振强也说不出的沮丧,言语中不免有些埋怨。

  “周旅长,不行啊,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贼,居然还安排了潜伏哨,我们刚刚摸到壕沟附近就被现了,而且他们的重机枪和迫击炮反应非常快,在现的同时立刻开火,我们突击连一下子就损失了十几个人。”王超和也是一脸无奈地说道。

  周振强下午吃过亏,知道一旦突袭被现,而且对方又早有准备,夜晚强攻肯定不行。只得深深地叹了口气,同病相怜地拍了拍王超和的肩膀道:“撤吧,回去向总队长报告。”

  就在周振强带着人撤退的时候,听到枪声赶到阵地上的张烈阳看了看情况问道:“情况怎么样?!”朱洪明笑嘻嘻的说道:“营长,我们没有伤亡,幸亏暗哨反应速度快,而且我们晚上值班配备了重火力,所以偷袭部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刚刚裁判组的发来消息,对方偷袭部队宣判阵亡了一个排!”

  张烈阳点了点头说道:“不可大意!让弟兄们机灵点!”说完张烈阳回到了后面的指挥所。在指挥所里的各级学员军官好奇的看着张烈阳,看着一个个充满希望的眼神,张烈阳笑了笑说道:“怎么一个个不睡觉待在这里干什么?!”

  秦国栋认真的问道:“营长,前面情况怎么样啊?!”张烈阳笑了笑说道:“情况非常的好!教导总队这次吃了大亏,估计不会再有什么行动了!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想用偷袭的办法对付我,我才不怕他们!”说着张烈阳看着秦国栋说道:“你带一个排掩护四门60迫击炮对着山下教导总队的指挥进行炮击,看到他们派兵出来围剿你们,你们立刻撤退,不要恋战,知道了吗?!”

  “是!”说着秦国栋转身走出了指挥所。与此同时沮丧的周振强和一脸惭愧的王超和来到桂永清面前时,早已从望远镜中看到一切的桂永清一脸铁青地说道:“什么也不要说,命令部队休息,你们两个跟我到指挥部。”说完桂永清转身向指挥部的方向走去。

  夜袭失败,提出夜袭方案的张坤生一脸的凝重,而胡启儒则显得有些得意,看向张坤生的目光有几分挑衅的味道。总队指挥部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在压抑的气氛下,负责这次夜袭的王超和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道:“总队长,夜袭是突破团罗山阵地的最好办法,是我没有打好,我有责任。”

  桂永清飘了一眼周围在座的军官,咳嗽了两声,摆了摆手道:“东富(王超和表字),这次夜袭失利,责任不在你们身上。我在山下都看到了,对方早有防范。及时撤退是正确的,避免了部队更大是伤亡。”说着桂永清不由皱了皱眉头,一副伤脑筋地说道:“真没有想到这个张烈阳怎么不给面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时胡启儒站了起来说道:“总队长,我老胡还是那句话,明天让我的二旅上吧!”不等桂永清和其他的军官有什么反应,四声清脆的迫击炮声响了起来。听到炮声,桂永清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里打炮?!”

  桂永清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戴着红袖章的军官走进了教导总队指挥部说道:“五分钟前,山上学员队派出炮兵对教导总队指挥部实施偷袭!现经过演习裁判中心裁定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团以上指挥官全部阵亡!”

  桂永清听完命令疑惑的问道:“这个不会搞错吧?!”军官笑了笑说道:“桂总队长,这次评定是德国军事总顾问塞克特将军做出的决定!同时我要向你宣布,介于教导总队高级军官全部阵亡,所以演习从现在开始停止!”说完军官向桂永清敬了个礼转身走出了指挥部。

  一脸垂头丧气的桂永清扫视了一下在座的军官问道:“你们对此有什么想法?!”周振强认真的说道:“总队长,这个张烈阳也太邪门了!我们只是派出小部队偷袭,没有想到他立刻反手就给我来怎么一下厉害的!我真是佩服他!如果他毕业后到我们教导总队来,我愿意以我旅长的位置相让!”

  桂永清“哼”了一声说道:“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了!这个小子不是我们教导总队这座庙可以容下的!”桂永清的话音刚刚落下,邱清泉走进了指挥所。看到突然出现一脸病容的邱清泉,桂永清淡淡的问道:“雨庵(邱清泉的表字),你不在医院里好好休息,到这里来干什么?!”

  邱清泉认真的说道:“总队长,我们还可以一战,我们指挥官都还没有完全阵亡!我还在!”听到邱清泉的话,桂永清激动拍了拍邱清泉的肩膀说道:“雨庵,算了!这次败了责任不在你们,都在于我!明天我会亲自向校长告罪的!”

  第二天一早几辆黑色轿车在前后几辆装满荷枪实弹士兵的卡车的护卫下,来到了设在南京上坊的演习总指挥部。车队在总指挥部门口停下来的时候,演习总指挥张治中及德国总顾问塞克特等一众高级将领早已等候在大门口。

  中间的一辆轿车上下来一位五十岁左右,身材清瘦,戴着上将军衔的军人。张将军率领众人上前敬了个礼说道:“委座好!”老蒋向众人回了个礼,并且和站在最前面的张将军以及塞克特亲切地握了握手。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总指挥部。刚进入指挥部老蒋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文白,演习的情况怎么样了?!”

  张治中尴尬的说道:“委座,演习已经停止了!昨天晚上在团罗山的学员队,对山下教导总队发起突袭!演习裁判最后判定教导总队团以上高级军官全部阵亡!”老蒋听到张治中的话,疑惑的问道:“指挥防守团罗山的是哪个教官啊?!”

  张治中恭敬的说道:“报告委座!防守团罗山的是中央军校第九期步兵科三班的张烈阳!”老蒋听到张烈阳三个字,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说道:“好!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想经历了这件事桂永清可以清醒一些,知道该怎么训练部队了!”

继续阅读:第40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