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万事俱备
烈阳化海2017-04-08 12:344,114

  几天下来,张烈阳在处理军务及安排上的杀伐果断作风,让这些老兵痞子对张烈阳打心底的敬佩,再加上张烈阳保证这里的军饷当官的一分不克扣,训练优秀还有额外奖励,于是这些老兵痞子心中那份不服气也早就无影无踪了……

  “今日晨练科目是越野跑步…何打铁,你带第一大队前面跑,后面的大队各自跟上…不许掉队”

  “是…”何打铁响亮地应着,立正敬礼,转身,“第一大队,跟着我跑…一二一”

  “报告教官,我鞋子都没穿…”

  “报告教官…我衣服没穿好…”

  一些队员们很郁闷地喊着…

  “出发,谁掉下罚谁加跑…”张烈阳不理。

  可怜的几个没穿靴子的兵士只能赤着脚跑,没穿衣服的光着背…

  沿着山来回跑了几次,还算出乎张烈阳的意外,除了几个不穿鞋子的队员,其他人都完成了刚开始并不太长的越野跑…

  这几名没穿鞋子的队员,在回来穿了鞋子后,再加罚跑同等距离的路程。

  早饭,馒头加稀饭,也是以沙漏计时,要求所有队员在很短时间内吃完,超过时间马上收走所有的食物。还好这些军中粗汉们胃口不错,都在规定时间内吃完早饭。

  早饭后是队列和步伐训练。“队列训练分站立、行进、转体等科目:一、立正…二、稍息…”这些原本都是后世军营里新兵训练科目,但现在这些被选进来几年的老兵也要重新开始训练。

  经过三个月的简单训练,老兵们的习气一点一点改了过来,也都慢慢的开始适应训练。一天的训练结束,吃完饭,吹哨,睡觉,很快,营房里鼾声大作。正酣睡间,突然异常尖利的哨声响起,接着如晨起时一样,亲卫教练拼命在拍打着房门,“起床,快起床,紧急集合…快…”

  一天疲惫训练下来的队员们在睡梦中被惊醒,一些队员反应不过来,惊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更多的则在片刻的惊慌过后穿好衣着,快速跑到训练场中集合。张烈阳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队员们,出奇的没有训斥。

  无论那支部队,第一次半夜的紧急集合结果肯定不会太理想,尤其是这些刚刚选拔进来,还没适应高强度训练的队员们。

  “立正,稍息…”各大队大队长把各自的队伍整理好后,交给张烈阳。张烈阳威严的目光慢慢扫扫过场中队员的脸,淡淡的说道:“夜间的紧急集合,就是训练你们夜间快速反应的能力,如有紧急战备号令,或者发现和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能有快速集中,迅速出击的能力…作为特殊的战斗群体,我们无论是在白天,还是晚上睡觉时,都要操持一份警惕,随时准备战斗。”面对一群睡眼惺松又惊恐万分的队员,张烈阳说话间不觉得提高声调,“在以后的训练中,夜间的紧急集合会不定时举行…今晚这是第一次预演,在以后的紧急集合中,还需要准备好携带随身的武器装备…各教官带回各自队伍,详细讲解一遍紧急集合的要求,解散…”

  训练已经进行十天,晨间的集合,队员们都有经验了,裤子,靴子先穿上,再披衣服冲出营房门外,边跑边穿,装备披挂也有顺序,且学会了相互间帮忙,大部分队员都能在规定时间内到场内集合,张烈阳看了挺满意。

  每天迟到的少数几位自然是加罚跑步,在规定科目外加跑一倍的距离。

  这些天基本的训练科目是步伐和队列训练,比较耗费体力的是每天早上的长途越野跑,但更让队员们吃不消的是夜间不定时的紧急集合,简直让人发颠,让他们睡觉时候也都留着神,已经有二十名队员一再出现差错,坚持不了训练而被淘汰出去。

  “今天下午开始,需要练习队员的站功和对环境的初步忍受能力…”中午休息时,张烈阳翻开训练大纲,对身边的九个大队长说道。

  训练大纲上写着,第一个十天,训练队员的队列步伐、队列,再接下来增加训练队员的站功、防暴晒,队列训练时间相对减少,其他训练科目开始增多。站功和防暴晒即队员长时间在太阳下站立不动,不允许有任何动作,时间从短到长,从刚开始的一次半个时辰,慢慢增多。

  训练营泥土里,没有什么遮阴的地方,上午已经是晒得很热了,下午的太阳更加毒辣,所有队员列队站在太阳下面暴晒。一站就是半个时辰,中间不许有动作,不许说话,不许休息,若有违反,则加罚训练。

  有士兵因为受不了这份酷热而晕倒,被几个大队长拖去冲了凉水,躺在一边阴凉处。

  火热的炙烤下,终于有士兵忍受不了,从队列中冲了出来…“我受不了了,不练了…”冲到贴着自己代号的墙上,把自己的标牌拉了下来,接着有第二个,第三个…队列中出现一丝骚动…

  二狗子和何打铁欲出面阻止,看看走过来的张烈阳没有什么表示,两人对看一眼,欲言又止,也收回了刚想迈出的脚步。

  张烈阳走到队列前,冷眼看着这些自动放弃的兵士,又看看场上的队员。眼光过处,骚动声马上没了,剩余队员继续保持着姿势站在场地上。一共有一百零五名士兵自动放弃了,由何打铁领着他们走出营房大门,守卫训练营的禁卫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这几名他们眼里的逃兵,有一位禁卫还伸出脚狠狠地踢了一名兵士的屁股。场上的训练继续进行着,张烈阳也在场地边站着。

  何打铁口中的哨子终于响了,宣布解散,休息半个时辰,场上的队员松了一口气,有人脚一软,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他娘的,那几个混球怎么像个娘们,这样就吃不消了,丢脸,俺呸…”又是那刀疤脸士兵陈大雷粗大的喉咙。有很多队员也露出相似的鄙视表情。张烈阳在烈日下也站了大半个时辰,脸有些微微发红,却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看着满脸汗水却一脸愤愤表情的陈大雷,心中思吋,这个人倒可以作为标兵好好利用一下,在训练中会有很大用处。

  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过去,又是队列训练。晚饭时间,各大队长带领各自的队伍在训练营餐厅外排好队,张烈阳宣布,晚餐定量供应,但不平均分配,看谁吃的速度快,吃完了可以再拿,速度快的可以吃的更多。只是不能说话,也不能发出声响。

  餐厅里面摆着满满几大笼包子,诱人的香味让这些一天高强度训练下来的队员更是感觉饿的慌。张烈阳在一旁仔细地看着队员们用餐的习惯,一些人明显是有经验,吃东西速度就是快,两手抓住一把包子,一口一个,三下二一就吃完了。一些人则一手拿着个包子,一手端汤,在那儿慢嚼细咽。很快,笼子里的包子空了,一些人打着饱嗝在一边盛汤喝,而一些人刚刚吃了一两个包子,还在那儿意犹未尽地看着空空的笼子。

  “快速吃饭,这也是一个训练科目!如果作战时,我们和敌人在同一时间内吃饭,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填饱肚子,以最快的时间吃完,就是赢得了时间,比对手、比敌人获得更多的机会,”张烈阳在一旁大声训着,“没吃饱的喝汤…”没吃饱的队员只能大碗地喝汤来填饱肚子,很快汤也没了……

  训练内容不断地在增多,队列训练时间有所减少,增加了引体向上和俯卧撑科目,还有举石锁。几天下来,剩余的队员们慢慢适应了这种比较高强度的训练方式,只是夜间的紧急集合还是不太理想。相对比较起来,这个时代的兵比起后世来更会吃苦,几天下来出奇的没有听到多少抱怨,甚至听到陈大雷在悄悄地吹牛,这特训营就这么点把戏,简直在小看他们。张烈阳心里冷笑,苦日子还没到来呢……

  晚上回到宿舍,张烈阳看着书桌上的日历,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拿起了电话,接通了宁波说道:“爷爷,那么晚打搅你,我们在江南的产业处理的怎么样了?!”张老太爷淡淡的说道:“破虏,你放心吧!家里的产业处理的差不多了!你父亲现在已经去重庆、四川那里选地方了,杨森也非常给我面子,这个你就不用担心!”说着张老太爷咳嗽了两声接着说道:“破虏,那个西药专利的事情已经都办妥了!只要你把生产工艺写出来就可以了!而且我让你三叔在美国收购了一家药厂!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你那里了!”

  张烈阳略带兴奋的说道:“真是太好了!爷爷,明天晚上你就派人去我姐姐那里取东西,我会把东西放在姐姐那里的!”说着张烈阳和张老太爷寒暄了几句挂了电话。挂下电话后,张烈阳坐在了写字台前,拿出了纸笔认真的开始写起了青霉素的制作工艺。

  实际上青霉素的少量制作,对知道的人来说并不复杂,只是需要良好的耐心和对每一个细节的认真把握。

  一、菌种的采集

  鞋子、衣服、水果、古钱币凡是一切会发霉的东西上都可以收集到霉菌,最佳的就是罗马甜瓜腐烂后产生的一种金菌青霉菌,因为它的生长速度最快(大约是其它霉菌的几十到一百倍),由于是冬天,所以我们只能通过把炕加热,以使屋内达到25度左右的相对恒温,然后把所有能够找到的水果和会霉变的物质放进去,为了防止过于干燥,还要在屋里放几盆水。等霉菌大量产生后就涂到培养基上,再把培养基上产生的霉菌涂到新的培养基上,如此反复一、两次,通常就可以得到纯种霉菌了。

  培养基也有很多种,最早是使用葡萄糖培养基,但效果一般,而且成本高,量产最常用的是玉米浆(淀粉业和葡萄糖业的副产品,价格低廉,效果也不错,但中国五十年代前基本没有这类工业,所以只能进口)、棉籽饼(就是棉花籽榨油后的残渣,农民一般用来肥田,价格低廉,但须先用胃蛋白酶消化后,其产生的消化液方可用于制作培养基,好处是比用玉米浆生产的颜色浅得多,便于提炼和脱色。但最佳的是用棉籽饼的水浸出液做培养基,产量比用玉米浆和棉籽饼消化液高四倍左右)。

  二、检验菌种能否产生抗生素

  实际就是把菌种和其它细菌混放,看能否消化和杀死其它细菌。在显微镜下观测,帚状和橄榄型的青霉菌产生抗生素的比例较高。

  三、霉菌的大量培养

  用大开口的容器装上培养液,接种选好的霉菌后,拆了一个电风扇的扇叶,扇叶中部焊接了一个曲柄,把扇叶放入培养液中,通过不断的推动手柄,使培养液不断翻动与空气接触,这样霉菌就不仅生长在营养液的表面,营养液的内部也会有霉菌生长,但比用恒定电力驱动扇叶效果肯定差很多。霉菌培养的时候,温度要基本恒定在24到25度,这样两到三天后,霉菌就很多了,四到五天霉菌的颜色就开始变青,有时会产生金黄色滴状水珠,这种水珠越多越好,六天后即可将培养液取出冷藏。

  接下来就是进行青霉素的提炼了,首先取出冷藏保存的培养液调节至PH2.0,然后加入香蕉精(醋酸戊酯)不断轻摇,含有青霉素的香蕉精就会浮到表面,与下层的菌液分离后,把提取部分再用PH7.0的蒸馏水提取几次,然后用木炭脱色,再用氯仿提炼后溶于水,就是青霉素液了。由于青霉素受热不稳定,而且必须冻干设备保持干燥才不会失效。

继续阅读:第46章:奢侈的荣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