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完美的考核
烈阳化海2015-12-25 18:263,638

  团罗山是溧水唯一的屏障,攻克团罗山,溧水就如同囊中探物一般。周振强也急切想攻克团罗山,这样才有可能在一天内击溃整个中央军校学员部队,明天就能攻到南京城下,取得演习的胜利,所以周振强在第一次进攻就投入两个连的兵力,意在一举拿下团罗山。

  炮火终于在进攻部队进入前沿阵地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停止了。先对团罗山起进攻的两个连也逐渐加快了向山顶奔跑的脚步。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防守团罗山的前沿阵地始终没有开枪。看到这个情景周振强心中嘀咕道:“难道防守部队在刚才的炮火覆盖中全部阵亡了?”

  但是当冲到二百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两道壕沟,一下子让冲锋是度减慢了下来,这时原本一片寂静的防守阵地上突然枪声大作,防守部队终于开火了。虽然演习都用的是空包弹,但是在进攻部队卧倒隐蔽时,已经有将近一个排的士兵被判定阵亡退出战斗。

  “进攻,继续进攻。”周振强在望远镜中也看到了这一幕,虽然损失了将近一个排,但是他也看出来了,防守前沿阵地最多只有一个连的兵,凭借目前的进攻兵力完全能一鼓作气拿下团罗山的第一道防线。周振强迅命令二营的重机枪排前移,火力掩护进攻部队。但是二营的重机枪排刚刚前移到进攻部队身后,四挺马克沁重机枪开火还不到一分钟,从山顶传来“咚,咚”几声迫击炮的声音的,重机枪排当场被判定全部被迫击炮摧毁。

  周振强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向配合进攻的总队直属炮兵营营长命令道:“找出他们的迫击炮阵地,一定要敲掉他们的迫击炮阵地。”

  没过多久,炮兵营营长一脸无奈的跑到了周振强的面前说道:“旅座!真是邪门了!刚才我观察过了,对方的迫击炮阵地设在反斜面,他们能打得着我们,可我们打不着他们。”周振强一听也傻眼了,迫击炮虽然无论是射程还是威力都无法和七十五毫米的克虏伯山炮相比,但是迫击炮却是能实施曲射,设在反斜面上的迫击炮阵地就象炮兵营长说的,他打得着你,你打不着他。

  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毕竟是GMD中央军最精锐的部队之一,黄埔一期毕业,孙中山卫士出身的周振强也不是酒囊饭袋。第一次进攻受阻后,次投入进攻的两个连并没有后退,利用他们良好的单兵作战能力在壕沟另一侧和防守团罗山阵地前沿的程德安的一连形成了对峙。

  周振强在无法压制对方炮火的情况下,果断派出工兵排,携带原本用于攻城的长梯对团罗山的前沿阵地动强攻。同时,命令迫击炮连对团罗山的前沿阵地以及反斜面的迫击炮阵地进行火力压制。周振强这样的布置也是孤注一掷,因为周振强知道一旦迫击炮连开火,很有可能面临被对方炮火摧毁,毕竟对方的迫击炮阵地布置在反斜面,找不到确切的目标,只能火力覆盖,而对方则能清楚地找到他的迫击炮阵地,实施精确打击。

  当教导总队一旅一团的迫击炮连全力向前沿进行火力压制的同时,工兵排迅在壕沟上面铺设了长梯,原本隐蔽在第一道壕沟后面的两个连欠刚才被判定阵亡退出演习的一个排的兵力,向前沿阵地进行强突。

  团罗山前沿阵地的火力暂时被迫击炮所压制,不过很快从反斜面响起了防守部队的迫击炮声,瞬间教导总队一旅一团的迫击炮连被判定摧毁。起初周振强还有些不服气,认为己方的迫击炮连并不会这么容易被摧毁,当负责监视裁判的军官拿出由张烈阳提供的整个团罗山阵地的坐标参数时,周振强这才不得不接受。原来,张烈阳在布置防御阵地的同时测量了所有进攻路线的坐标参数,并提交给了随军负责监视的裁判组。所以,设在反斜面上的六门82迫击炮,根本无须对目标实施试射,只要找到目标直接予以摧毁。

  不过,尽管周振强付出了一个迫击炮连的代价,但是当他看到投入进攻的两个连中还剩下一个连的兵力冲过了两道壕沟,这时周振强的脸色才微微好看了些。虽然实施进攻的两个连已经损失了一半,但是对方前沿阵地上的一个连也被裁决一半阵亡。只要能突破前沿阵地,周振强就有把握在天黑之前,拿下团罗山阵地。花这样的代价还是值得的。

  但是,当教导总队一团二营仅剩下一个连左右的兵力在冲进前沿阵地将近五十米距离的时候,阵地上冲锋枪和步枪形成的交叉火力,转眼间把教导总队一团二营仅剩下的一个连死死的压制了下来,一步不能前进。

  在山下的周振强看到这个情景准备调动炮火掩护的时候,突然几十个人影出现在了教导总队一团二营的背后。顿时周振强吓了一跳,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怎么回事?!这些人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就在周振强疑惑的时候,教导总队一团二营剩下的战士全部被俘虏了。但是那些中方演习裁判为了保全教导总队的面子,最后裁定双方同时阵亡。得到这个判定接过,秦国栋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这不是耍赖吗?!明明他们是我们的俘虏,怎么变成同时阵亡呢?!”

  这时正好巡视阵地的张烈阳听到秦国栋的话,淡淡的说道:“算了!你让抓俘虏的弟兄们下去休息吧!记住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们不抓俘虏了!”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就因为张烈阳的这句话,中央军校第九期步兵科三班毕业的学生在抗战时没有抓一个俘虏,全部把俘虏处决了,这是后话,我们暂时略过不表,把视线重新拉回演习场上。

  此时山下的周振强也感到非常的窝囊,对团罗山起进攻的两个连竟然全军覆没,加上刚才被摧毁的迫击炮连,损失比上午攻克其他军校学生防守阵地的所有损失还要大,而且这么大的损失却连团罗山阵地的前沿都没有攻下来。如今他的一营损失大半,二营又被歼灭了两个连,迫击炮连全歼,他的一旅一团已经伤亡过半了,等于是失去了战斗力。

  “健夫(周振强的表字),怎么搞的,伤亡这么大?!”坐正大本营的桂永清接到演习裁判组的通风报信得知攻打团罗山伤亡惨重,所以在也坐不住的桂永清跟着后续部队赶到了团罗山下,皱着眉头向周振强问道。

  “总队长,是我轻敌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带三营再冲一次,一定把前沿阵地拿下来。”周振强涨红了脸说道。教导总队自成立以来,这一次遭受到如此的失败,而且是败在一些还没有走出军校的娃娃兵手中,身为负责一线指挥的周振强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而且桂永清语气的不善也刺激了他,主动请缨亲自带队进攻。

  桂永清看了看天色,果断地抬手说道:“不能再进攻了,命令部队就地宿营,晚上开总结会,检讨今天演习的得失。”说完,看了一眼一脸失望和羞愤交织的周振强,桂永清的心一软,上前拍了拍周振强的肩膀安慰道:“健夫,先带部队下去吧。今天你的一旅一团作为先头部队击溃其他学员队的防线还是功不可没的,现在不过是暂时受挫嘛。先下去吃点东西,待会我们一起研究一下这个团罗山阵地,明天一早必须拿下。”

  周振强感激地看着桂永清,点了点头,向桂永清敬了一个礼之后,集合他的一团准备宿营去了。看着周振强离开的背影,桂永清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团罗山上淡淡的说道:“真不知道是哪个愣头青指挥部队,他还是真给我面子,一上来就把我的教导总队往死里逼啊!”说着桂永清的脸顿时阴沉下来。团罗山阵地没有攻下,打乱了他们之前的部属,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在加上刚刚在赶来的路上接到军政部长应钦派人传来的消息,明天下午老蒋回来观摩演习。如果明天还拿不下团罗山的话,他可要无颜面见老蒋了。

  夜幕降临后的团罗山脚下,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教导总队营以上军官及总队部参谋一起检讨今天的演习得失。在听了周振强及带队实施进攻的一旅一团二营营长对团山阵地的描述后,所有人不由都愣住了。这样的防御工事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和之前击溃的其他第九期学员的防御工事完全两样。而且这样的防御工事和火力搭配让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棘手,除非动集团功势。但要是这样的话,即便能攻下来,伤亡势必很大,对后面的演习十分的不利,更不要说保全教导总队的颜面了。

  过了一会桂永清面无表情,看着在座的军官问道:“今天防守团罗山的是那个教官?!”边上的一个参谋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报告总队长,防守团罗山的是你的侄女婿!中央军校第九期步兵科三班的张烈阳!”

  听到参谋的话,桂永清咯噔一下,笑了笑拍着周振强的肩膀说道:“健夫,败给这个小子你不冤枉!”说着桂永清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家都好好地商议商议吧!明天早上一定要拿下团罗山!”接着桂永清扫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的军官加强语气说道:“明天下午,校长要前来观摩演习。诸位想必都不想让校长看到我堂堂中央军校教导总队被一个小小的团罗山挡住,我们这些一期二期的学长们输给这些第九期还没有毕业的后学晚进吧。”

  听到老蒋明天将亲临演习现场,与会的军官们顿时精神一阵,黄埔二期毕业,教导总队二旅旅长胡启儒率先站起来嚷嚷道:“总队长,明天让我的二旅四团上,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团罗山阵地能挡住我们教导总队的脚步,明天早上我一定拿下团罗山阵地。”

  胡启儒这话让本来心情就郁闷的周振强听了很不舒服,他不信团罗山能挡住教导总队的脚步,岂不是在说今天吃了败仗的周振强无能。脸色顿时变的十分难看。坐在周振强身边的副总队长兼三旅旅长张坤生听了也很不高兴,他和周振强都是副总队长兼旅长,一向交好。加之他们都是应钦的人,一向看不惯这个从十八军调过来的胡启儒。

继续阅读:第39章:初生牛犊不怕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