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半路杀出,从天而降
烈阳化海2017-04-08 12:343,601

  小玲害怕老蒋丢了命,一再央求老何说道:“张、杨目前只是要求抗日,别无他求,我们可以暂时答应他们的要求,何必非要大动干戈,把委员长往死路上逼。即使要讨伐,也要等救出委员长后再动手,此时切不可轻举妄动。”

  可是老何地态度坚决:“为了维护政府威信,只有讨伐,别无选择。”小玲见老何如此不近情理,大声质问起来:“你要出兵西安,究竟是安的什么心?”

  老何闻听此言,气急败坏,失声骂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个什么,只知道救丈夫!国家的事,你不要管!”小玲还从没见谁这样对她说话的,当下就哭闹起来:“你这样做,太辜负蒋先生了!”边哭边低声骂道:“以后我要你这个姓何地瞧瞧。到底是女人家懂得什么,还是你这个臭男人懂得什么!”

  12月13日,端纳带着小玲、孔祥熙的秘密使命飞抵西安,会见了老蒋。接到老蒋后,端纳把小玲委托带来的信交给了老蒋。老蒋看了看信封上娟秀的字体,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小玲的亲笔信。随后老蒋把信放在了口袋里,跟端纳交谈了几句后,老蒋回到的卧室打开了小玲的信认真的看了起来:“夫君爱鉴:昨日闻西安之变,焦急万分。窃思吾兄平生以身许国,大公无私,凡所作为,无丝毫为自己个人权利着想。即此一点寸衷,足以安慰。且抗日亦系吾兄平日主张。惟兄以整个国家为前提,故年来竭力整顿军备,团结国力,以求贯彻抗日主张。此公忠为国之心,必为全国人民所谅解。目下吾兄所处境况,真相若何,望即示知,以慰焦思。妹日夕祈祷上帝,赐福吾兄,早日脱离恶境。请兄亦祈求主宰,赐予安慰。为国珍重为祷!临书神往,不尽欲言。专此奉达。敬祝康健!妻美龄。廿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看完信后老蒋闭上了眼睛沉思了起来。这是孙彦庭敲门走进了老蒋的卧室说道:“老将,破虏的特战队已经控制了周围!晚上让他们带着您突围吧?!”老蒋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没有这个必要!我就不相信张将军敢把我怎么样!”

  孙彦庭听到老蒋的话,立刻回答道:“老将!不是张将军要把你怎么样!而是在南京的那些人要至你于死地啊!”老蒋叹了口气说道:“我心中有数!悔不该不听破虏的劝告!”

  但就在端纳到西安地第三天,老何以南京政府的名义。宣布了“讨逆令”,明令讨伐张、杨。何自任“讨逆军”总司令,指使中央军开进潼关。向华阴挺进,直逼西安,并准备派飞机轰炸西安。

  这个时候的小玲已经急得六神无主了,二十万大军即将对西安发动进攻,一旦真的这样的话老蒋性命堪忧。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这是要把委员长往死路上逼啊!”小玲不断哭泣着说道。

  孔祥熙阴冷着脸慢慢地说道:“现在部队都在老何的手中!我们手中又没有部队能够调动!除非子文调动他的税警总队!”孔祥熙的话刚刚说完,小玲叫道:“看我的记性!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谁?!”孔祥熙疑惑的看着小玲问道。小玲淡淡的说道:“张烈阳!”听到小玲的话,孔祥熙苦笑道:“他手中有多少人?!而且他的部队根本不在南京!”

  小玲笑着说道:“当初张烈阳就提到过张将军和杨将军要谋反!后来他劝中正未果后,带着部队前往了宁波!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现在他马上就要回来了!而且最最主要的是,他是中正的亲戚!”

  小玲的话刚刚说完,张烈阳开口说道:“夫人,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了呢!”听到张烈阳的声音,小玲和孔祥熙顿时吓了一跳。小玲看着张烈阳问道:“破虏,你是怎么进来的?!”

  “非常抱歉!为了保密,我只能够从墙上进来了!”说着张烈阳走到了小玲的面前说道:“夫人,你们请放心!明天天亮前,我的部队会接管整个南京的防务,随后会控制中央党部大楼!不过到时候需要夫人出面!”

  听到张烈阳的话,小玲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破虏,这件事情多亏了你了!”张烈阳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将,对我部关怀备至!现在老将有难,学生有何道理不帮自己的老将呢!”说完张烈阳告别了小玲和孔祥熙离开了。

  等张烈阳离开后,孔祥熙笑着说道:“张烈阳这个小子倒是挺对我胃口的!如果不是他娶了老婆,我一定把我的女儿孔令仪嫁给他!”在边上的小玲苦笑了两声不再说些什么了!

  离开憩庐后,张烈阳按照计划,混出了南京,在离开南京不远的团山跟部队汇合后,张烈阳立刻召开了作战会议。布置妥当后,张烈阳看了看手表说道:“半个小时后,出发!”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张烈阳带着特战队控制了所有的城门,并且把防务移交给了宪兵一团的其他三个营。随后张烈阳带着特战队冲向了中央党部大楼。

  大量全副武装的士兵忽然出现在了中央党部之外,还没有等那些在中央党部外站岗的卫兵们反应过来,在黑洞洞的枪口之下,已经被全部缴械。

  没过多久在大队武装军人的护卫下,阴沉着脸的张烈阳陪同着刚刚下车的小玲和孔祥熙走向了中央党部大楼。看着那些被制服的警卫,张烈阳长长出了口气慢慢地说道:“谁都不许别乱动,不是兵变,夫人和孔部长在此,你们不会受到伤害的。”

  这些原本流露着紧张神色的卫兵,见到是夫人和财政部长,都长长松了口气。看来并没什么大事,充其量只是上层人物的斗争而已。门被用力推了开来,正在里面商量着作战计划的人一起抬起了头。

  接着就是几十个端着冲锋枪的士兵蜂拥进来,黑洞洞的枪口让人不寒而栗。

  “张烈阳,你想做什么,难道想兵变吗?”看到随后进来的张烈阳,老何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大声吼道。

  张烈阳冷冷笑了一下:“我不想弄什么兵变,我也没有那个本事,我只是想保护夫人!”老何不为人察觉的松了一口气:“难道这里有谁要伤害到夫人吗?”

  “是没有。”张烈阳淡淡地说道:“我要保护的是夫人说话的权利。”小玲慢慢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众人,说道:“我还是那个态度,为了蒋先生的安全。绝对不能够使用武力,否则,那只会激怒张、杨二人,我们都将成为这个国家地罪人!”

  “夫人。”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士兵,原本强硬的老何口气也软了不少:“绝对不能和那些暴徒谈判。否则,这只会损害到政府的形象。对于那些暴徒来说,只要出动了大军,他们很快就会妥协的……”

  “蒋先生失去性命才是政府最大地耻辱!”小玲的声音一下抬高了起来:“国内、国际上会说是我们害了蒋先生!”

  张烈阳忽然上前一步,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和老蒋临走的时候交给他的手令一起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说道:“何部长,不来我是不想拿出这份手令的!是你们逼迫我的,从现在开始你们这些军官全部被软禁了!蒋老将什么时候回来,你们也在什么时候获得自由!”说着张烈阳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军官接着说道:“你们也不用妄想联系自己的部队!在我来之前已经控制了整个南京!”

  老何拿起了桌上的手令,看了看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份手令!我还怀疑你伪造的呢!”听到老何的话,张烈阳哈哈大笑道:“何部长,你既然怀疑这份手令是假的,那么可以用这把枪打死我,然后踏着我的尸体下达你的作战命令,我可以向你保证,就算你现在打死我,我地部下也绝不会向你报复的。”

  手枪就在唾手可及的地方,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拿到,但老何的手却并没有伸过去。因为老何知道,张烈阳并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身后是委座。是强大的特种作战部队。张烈阳一手训练出来的特种作战部队战斗力到底有多强,别人不知道,他老何可是心中十分明白!可以兵不血刃把整个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缴械,这个不是其他任何部队可以做到的。

  室内变得一片寂静,只有大闹钟在那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宋先生回来了,宋先生回来了。”沉默忽然被打破了,接着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飞赴西安探望老蒋的宋子文很快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看了一眼室内的状况,他很快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

  “蒋先生已经做好了殉国地准备,他明确地告诉我,他不会在胁迫下接受任何条件。”宋子文平和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但是。张将军和杨将军二人已经走向极端。若其遭受失败之打击,他们甚有可能挟持蒋先生退往其山上要塞,甚或,他们可能变成一伙暴徒,并在暴徒心态下杀死蒋先生。张将军已经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其委员会已经决定,若一旦爆发大规模战事,为安全起见,他们无法保证委员长的安全。这决非凭空之威胁。在离开南京之前。我一直在军事解决与政治解决间摇摆。然经我实地细量,我坚信。拯救中国,拯救蒋先生之唯一途径只能藉政治解决。”

  说罢宋子文稍稍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在我离开西安返回南京前小时再次面见蒋先生。蒋先生交给了我几份遗嘱,是分别写给全国人民、夫人和两个儿子的。蒋先生要我先将遗嘱给张将军过目,但张将军过目后扣下了蒋地遗嘱。张将军说假如发生战事,他以人格保证将把这些遗嘱发送,但现在,他不会允其发送。诸位,蒋先生死志已决,但国家不能够没有蒋先生,若是在这个时候贸然用兵,只会彻底的激怒到张杨二人,还请诸位赞成武力解决者千万三思!”

  宋子文的声音在一片安静的室内响起,间或夹杂着小玲低低的抽泣。老何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起了那把手枪,交还到了张烈阳的手里……。。

继续阅读:第62章:一级戒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