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惊天动地,血肉横飞
烈阳化海2018-03-22 11:053,743

  在中国士兵一往无前奋勇拼杀下,日军无奈的撤出了罗店。此役在张烈阳率领的特种作战部队的配合下重新占领罗店,并且恢复了罗店东郊原有阵地,同时给予了日军第十一师团以沉重打击。罗店再一次回到中国军队的手里。

  9月17日,日军鉴于在第一阶段作战中虽然占领了淞沪间滩头阵地,但伤亡甚重,因此日本陆军省决定继续由国内增派第9、第13、第101三个师团及特种兵一部的重藤支队(台湾旅)到上海作战,加入上海派遣军战斗序列。同样由于部队伤亡过大,中国军队主动撤至北站、江湾、庙行、罗店、浏河一线,与日军形成对峙。

  将近一个月以来,一直打得惊天动地,血肉横飞,厮杀不断的罗店战场,暂时的平静了下来。虽然,双方的小规模试探性进攻和冷枪冷炮依旧不断,但是,双方都没有了大的动作。双方在此前的连番血战里,都是打得伤筋动骨,遍体鳞伤,许多的部队都被打残了,多年的精锐老兵死伤惨重。为了能够舔拭伤口,恢复元气,积蓄更多的力量,双方都选择了暂时不大动干戈,等恢复了再说。这种局面就像是喷发之前的火山,平静的表象下面,蕴含着更大的杀机。

  张烈阳在前一段的战斗里,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每一次大战,他所率领的特种作战部队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救火队长!那里守不住或者那里攻不下,都能够看到张烈阳和他的特种作战部队。

  老蒋看了第一阶段战报后,满意的看着站在身边的钱大钧和孙彦庭说道:“真没有想到宪兵一团的战斗力那么强悍!”知道张烈阳安排的钱大钧和孙彦庭相互看了看后,钱大钧开口说道:“委座!张烈阳其实一直是用特种作战部队在战斗!宪兵一团大部现在都在松江!”

  “哦?!”老蒋疑惑的看着钱大钧和孙彦庭问道:“这是为何啊?!”孙彦庭拿出了张烈阳发来的电报说道:“校长这是破虏领走前给我的!让我在第一阶段战役结束后交给您!”老蒋接过电报认真的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老蒋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的说道:“还是要靠自己人啊!何应钦、白崇禧他们怎么会考虑那么多啊!”说着老蒋拿出了手帕擦了擦眼泪说道:“彦庭,你去告诉破虏,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

  “是!”说完孙彦庭走出了老蒋的办公室。等孙彦庭离开后,老蒋淡淡的说道:“慕尹,你说说接下来的战事会怎么样?!”钱大钧想了想说道:“委座!说句实话,目前虽然表面上看我们和日本人打了一个旗鼓相当,其实以卑职的愚见,上海早晚守不住!”

  老蒋无奈的说道:“我也知道守不住!但是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做的!不到最后时刻还是不能够放弃上海!”过了一会钱大钧对老蒋说道:“委座!前一段时间我和彦庭两个人调查了一下两条国防工事!很多都不能够使用!现在是不是立刻派出工兵抢修?!”

  老蒋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你去办吧!”

  宪兵一团在当局和媒体的眼里,俨然成为了明星部队。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记者打着各种招牌,甚至拿着某某长官的介绍信,要求下部队采访并且参观我军阵地。作为明星部队的旅长,又是年轻有为的国军之星,张烈阳更是记者们重点追踪的焦点人物。那种达不到采访目的就坚决不肯罢休的架势,吓得这位连和鬼子当面刺杀,血染征衣的年轻旅长,使出了鸵鸟战术,整天躲在旅部里面,不敢出门。除了把所有的招待记者的任务都推给了曲非凡,张烈阳还下令,所有的记者一律不得进入驻地,违令者一律交送警备司令部,惹的记者们一片声讨。

  9月21日,作《关于实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方针》。(淞沪会战)中国军队于21日也调整了部署,第3战区由老蒋兼司令长官,划黄浦江以西、蕴藻浜以南为中央作战地区,朱绍良为总司令,下辖第9集团军和另2个师;左翼军以第15集团军和第19集团军(新增援的部队)编成,陈诚为总司令;右翼军以第8集团军(原杭州湾北岸守备区部队编成)、第10集团军(由湖南调来)编成,张发奎为总司令。全线部队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

  视线再次回到罗店。日军在经过几天的休整以后,调整了攻击重点,不再对罗店正面的我军防御阵地实施攻击,而是选择了避开他们所成的“白色铁墙”,从罗店的侧翼实施突破。早晨8时,20多架敌机向驻罗店东南尤梅宅的中国守军阵地轰炸,接着步炮协同,合力攻击,很快被敌占领。当天午后,上千名敌军又攻击苏村。张家宅、金村之线最为猛烈。51师和58师的蒋宅、吴宅一片腥风血雨。

  第90师的177旅353团在凌晨时就被敌机30多架轰炸和低空侦察,接着排炮齐鸣,乘着硝烟,步兵向金村至周家宅一线猛攻。敌我反复冲突,至上午9时,战况更为激烈。肉搏格斗十多次后,守军工事全部摧毁,到中午12时,前仆后继的官兵大多壮烈牺牲。

  打到下午4时,敌我胜负难分。师长欧震派步炮团3营和354团团长罗醒尘率师预备队策应左翼阵地。

  薄暮时分,守军第一线阵地官兵损失十分之八,连排长以下全部伤亡!日军乘机以更猛烈炮火实行全线轰击,官兵已无工事隐蔽,预备队被炮火所阻,阵地被敌突破,剩下的伤兵和少量守军只得含恨撤退。

  右翼的175旅战至中午就失去了阵地。虽然增援部队协同反击,几次夺回阵地,敌我双方拉锯。战至下午2时,战况更加酷烈。349团薛广团长奉命冒弹雨率第3营赶来,炮火和刺刀拼杀得天昏地暗。时近日落,忽然白雾细雨,弥漫一片,守军不得已而退守。

  已经打退四次敌人进攻的349团仍然坚守着尤梅宅。可是2营长唐连和营副先后负伤,连排长伤亡无余,士兵只好各自为战。正在动摇之时,3营长黄惠群率援军渡河赶到,万丈仇恨化为杀敌之力,他们与日军短兵相接,白刃格斗。不幸3营长中弹倒下,反攻受挫。这时,团长薛广亲自督阵,官兵冒着弹雨前仆后继,敌人渐渐不支。

  可是日军的增援部队立即赶到,他们哇哇大叫着冲杀厮拼,轻重火器猛烈扫射,守军只得退回扬桥。

  已经奉命回到松江的张烈阳得知这一连串消息后,却因为无法对友军实施有效的支援,一种对眼前局面的深深的无力感,占据了他的心头。

  22日和23日,第90师防守的罗店南线阵地焦土一片,工事夷为平地。炮火连天中,只见铁血相拼,尸首遍地。凄冷的月色下,中国守军利用夜间反复争夺,手榴弹和机枪弹一齐朝敌营飞去。而日军乘着夜色实行反袭,535团的阵地侧面,一个连日军正在涉水渡河时,被守军发现,一阵扫射,全数击毙,在血一样的小河中漂浮起百十具赤身男尸。

  9月25日,(十月方略)日军华北方面军以临命第543号下达指示:在石家庄地区围歼的军队。第1军沿平汉路行穿贯突破,楔入石家庄地区;第2军在占领德州同时,以一部兵力在武强溯滏阳河进占新河、宁晋一线,完成对石家庄地区的战役包围。第5师团迅速抢占平型关,进占大营镇(代县南20公里)之线,然后转进平汉路。日军这一作战计划,依然是使第5师团处于右翼机动地位。该敌进占大营镇之后,便控制了恒山、五台山的战役走廊――滹沱河谷,山西部队不能向河北机动;河北部队也不能退入山西。这样,第5师团的任务,仍为日军在河北平原会战的右翼保障。同日,作《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还是这一天,山西,平型关大捷。

  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的后卫部队乘坐100余辆汽车,携带200多辆大车的辎重,共计约2,000多人,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一字前行。7时许,日军全部进入115师伏击地域。由于道路狭窄,雨后道路泥泞。敌人的车辆、人马拥挤不堪,行动十分缓慢。115师抓住有利战机,全线突然开火,给敌以大量杀伤,并乘敌混乱之际发起冲击。当日13时,战斗胜利结束。在这次作战中,八路军115师歼灭了日军精锐第5师团第21旅团共1,000余人,缴获步枪1,000余支、机枪20多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取得了抗战以来第一个大胜仗。

  打破了“大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给企图在几个月内灭亡中国的日军一个迎头痛击。它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斗志,激发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也增强了八路军战胜日本侵略者的信心。平型关战斗只能算是一个小仗,但它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却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主要原因是,平型关之战是抗日战争爆发以来日军遭到的第一次重大打击。平型关战斗的意义,在于它取得了中国全面抗战以来的“零的突破”。

  平型关战役之后,老蒋给八路军发来贺电:“贵部窥此良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奖。”

  9月26日,老蒋特电友军,称:“二十五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

  正是晚稻金黄、棉桃挂铃的秋天,江南的沃野迎来了丰收的季节。淞沪战场上仍然炮火连天,逃避战乱的农民大都跑到上海租界中去了,成熟的农田没有什么人去收割。夜已深,夜深露重。从长江边吹来的风已有寒意了,从全国各地来淞沪作战的各路大军,基本上都穿上棉背心,这是上海民众的爱国之心。

  上海战场的重心罗店一线的核心阵地。苦战一月,阵地仍在,但日军的猛烈攻击极大地杀伤了我军的有生力量,争夺战已呈白热化状态,防御力量损失大半,官兵极度疲劳,加上水土不服,很难继续相持下去。特别是老蒋三令五申地指示恢复罗店一线,可我军的装备和兵力相差太大,日军一次又一次地增援,第四次增援的4万多人已陆续到达上海,下一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刘建业不知道,也不敢继续地想下去。枪炮稀疏了两天,这是大战前的沉寂,就像黎明前的黑暗……

继续阅读:第79章:誓死坚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