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誓死坚守
烈阳化海2017-01-03 11:553,209

  张烈阳站在松江城楼上,拿着望远镜眺望着罗店方向。没过多支援市区作战的三个大队,也奉命返回了松江。刚进松江城,站在城楼上的张烈阳已经发现了他们,立刻从城楼上跑了下来。看着残缺不全的部队,张烈阳哽咽的说道:“弟兄们!去休息吧!”

  这时何打铁和其他两个大队长一下子跪在了张烈阳的面前。何打铁哽咽的说道:“团座!你处罚我们吧!我们没用,出去二百一十九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一半的人!”张烈阳一个一个把三个大队长搀扶了起来说道:“好了!都去好好的休息吧!弟兄们的仇,我们早晚要报!”

  第二天一早,孙彦庭带着警卫轻车简从的来到了松江。正在指挥部里休息的张烈阳接到了报告,立刻跑出了指挥部。刚刚跑到门口,张烈阳看到笑嘻嘻走进来的孙彦庭兴奋的问道:“姐夫,你怎么来了?!”

  孙彦庭笑了笑说道:“是校长让我来看看你!你部队现在情况怎么样?!”一提起部队,张烈阳叹了口气把孙彦庭带进了办公室,亲自泡了一杯茶递给了孙彦庭说道:“我亲自指挥的特种作战部队倒还好!派去协助市区作战的三个大队,只回来了一半的人!最主要的是,我们的军官不懂得什么是特种作战,只把我的部队当做普通部队来用!”

  孙彦庭听到张烈阳的话,气愤的骂道:“真是一帮蠢材!大好的精锐部队和形势就是毁在这帮蠢材的身上!”说着孙彦庭看着张烈阳说道:“破虏,你的提醒我已经告诉校长了!所以校长让我来问问,你的设想!你放心!我们今天的话,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张烈阳想了想打开了地图说道:“一旦日军从杭州湾登陆的话,必定沿着沪杭铁路一路东进,直取松江然后进逼青浦、白鹤港,切断沪宁线。和淡河登陆之敌会合,一举切断我军退路。”说着张烈阳看了看面色凝重的孙彦庭接着说道:“如果我是日军指挥官,部队从杭州湾登陆,进攻上海有两条路,一条是沿着沪杭铁路东进,另一条则是由米市渡进逼松江。松江是他们进逼青浦、嘉定的战略重点。我一定会让部队两路同时向松江起攻击。”

  “如果真如战事如你预料的发展!那么我们现在就要开始计划撤退了!”说着孙彦庭抬起头看了看张烈阳说道:“两条永久战备工事,校长已经调集四个工兵师进行抢修,并且按照你的建议进行修改!”

  听到孙彦庭的话,张烈阳想了想说道:“姐夫,如果现在校长调动部队进入永备工事,这样的话,我们至少可以多争取一个月的时间部署!”孙彦庭一愣,疑惑的问道:“破虏,难道我们重金打造的两条永备工事,只能够支撑一个月?!”

  张烈阳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已经是往大了说了!我们现在有的只是人!武器准备远远的落后于日本人!”说着张烈阳指着地图说道:“我们的海军,还不成型,经不起大仗的考验,日军可以利用长江水道,随时用军舰调运部队绕到我们的背后!”

  孙彦庭听到张烈阳的话,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心中有数了!”

  9月27日,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于27日和28日,先后突破国军茹越口、下社村内长城防线,直逼繁峙,威胁平型关、雁门关侧后。

  炮战拉开了日军全线总攻的帷幕。从浏河、罗店、刘行、大场、江湾至闸北八字桥一线,到处都有日军的密集炮火,炮弹在空中飞行,不断发出令人心惊的呼啸声,几乎每一发炮弹落下,都会带走几条生命。中国军队的防守武器就靠数量不多的轻重机枪反击敌人冲锋,可是日军既有铁甲坦克开路,又有三七毫米口径平射炮对准机枪轰击。

  9月28日,上海的日军发动第4次总攻。国联大会一致通过中国问题议决案,谴责日机滥炸中国平民。

  日军发起的总攻的攻击重点仍是罗店。在此前的战斗里,尽管日军在这个方向投入了大约两个一线师团的兵力,而且出动大量的飞机和海军舰艇,对我军的阵地实行立体作战,但是,在国军将士众志成城的坚强防守下,日军一直没有取得预想的进展。这令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日本老资格的陆军大将松井石根感到颜面无光。为了挽回所谓的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声誉和他个人的颜面,他决定再次集中优势兵力,对罗店展开突击,务必突破罗店的这道由中国军人血肉身躯组成的让日本士兵已经产生了无力感的白色铁墙。

  罗店地区全线,我军阵地几乎同时都遭到了日军的进攻。

  罗店西北的岳王庙、曹王庙一线守军,在敌军倾盆暴雨般的炮火轰击面前,工事坚固,官兵奋勇。乘着朦胧的月色,守军组织了一支又一支突击队猛烈出击,像刺刀插入敌阵,连克吴家宅、严宅、丁家桥等大小村庄。敌军不善夜战,更怕便衣突击,中国军队臂缠白布为号,奋勇冲杀,敌军闻风而退。经查,川崎大尉、齐田中尉、鹤长三义少尉以下260多人伤亡。中国军队获步枪143支、左轮手枪5支、高机枪两挺、炮兵观测镜及文件等,还有鹤长少尉来不及发出的三封家信。

  第16师46旅在罗店南一线防守。从27日中午开始,先是小部敌人接触,黄昏时大队飞机反复轰炸,炮火狂轰,9辆坦克后面的大队日军沿公路而来,守军给予迎头痛击,敌军不支而退。第二天,日军又以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工事及铁丝网全部摧毁。轰炸了整整一天,守军伤亡不小,阵地上的每一把泥土都是热的,每一把泥土中都有或大或小的弹头和弹片!

  这一天,日军发起的全线进攻,再次在白色铁墙的面前碰壁,尽管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但是几乎毫无收获。恼羞成怒的日军,对我军的阵地进行了彻夜的炮击。炮弹爆炸声整夜不绝于耳。许多阵地上的守军在战壕里被敌人的炮弹大量杀伤,鲜血拌和着泥土,使泥土呈现一种暗红的色彩。我军官兵不顾敌人的炮击,连夜赶修工事,有的地方阵地上面的人员,来不及赶修被炮火毁坏的工事,干脆把已经被炮火击中阵亡的死难战友的尸体垒在阵地上,以此来加强防御。

  9月29日,绥、陕、晋三省交界处的哈拉寨,曾经在918事变以后独立坚持黑龙江江桥抗战的东北军将领马占山奉蒋委员长的命令,开始组建东北挺进军。同日,日本海军负责中国战区的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海军中将派员访英、美、法等国驻沪海军司令,要求各国军舰移泊浦江下游,以便日军进攻上海南市。

  拂晓,1000多名日军像蝗虫般地开始了冲锋。他们以为经过一天的轰炸,中国守军已经变成了血肉的泥土。

  等到日军靠近,没有受伤或者轻伤的官兵将满腔的仇恨化作怒火,和新增援的预备队一起,以迅猛的动作出击。喊杀声在清晨的原野上震荡,勇猛的肉搏持续了几个小时。日军退缩了,阵地前倒下了五六百日军。受伤的敌人在呻吟、在蠕动,他们想站起来。佩带少佐军衔的小野已经不会呻吟,也不会蠕动了,他永远站不起来了。

  这是有代价的。这是用守军100多人的伤亡换来的。

  9月30日,中国代表在国联大会上,要求确认日本为侵略国。日军在沪参战兵力增加到20万人以上。日军步、骑兵向刘行东北我军阵地猛冲,突入阵地约3公里。为避免战线局部过于突出,我军主力转移到蕰藻浜、陈行、广福、施相公庙一线。

  这一天,日军继续向罗店地区实行重点攻击。敌军似乎被我军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顽强防御精神所激怒,为了表现出大和武士的“无畏果敢”,居然一改常用的散兵攻击队形,排成密集冲锋队形,几乎紧跟着炮兵徐进弹幕的落点前进。11师阵地再一次首当其冲。

  张烈阳看着手中的战报,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就在张烈阳出神的时候,二狗子跑到了张烈阳的身边说道:“团座!南京电令!松江保安一团和嘉定保安二团组成第七十二旅,统一由你指挥,防守松江!”

  张烈阳接过电报看了看问道:“第七十二旅什么时候可以到达?!”二狗子回答道:“团座!他们预计在今天晚上就可以到达!”张烈阳想了想说道:“他们到达后,让第七十二旅团以上军官到我那里开会!”

  “是!”说着二狗子转身离开了。

  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从全国各地仓促赶来的中国军队在一派沿江平原,没有任何可以防守的天然屏障的淞沪战场,几乎连像样的工事都无法修筑,全凭血肉之躯,就这样常常整连整营战死,而后继部队的士气却从未有任何的消退,依然一往无前。无论中央还是地方部队,全无派系争斗中的推诿,全都抱一死的守土职责……

继续阅读:第80章:誓死杀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