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巷战狙击
烈阳化海2017-01-03 11:553,660

  张烈阳带着特战队一个小队进入了城,进城后,姚子青疑惑的看着没有佩戴军衔的张烈阳问道:“请问你是哪一部分的?!”张烈阳笑着说道:“我的宪兵一团团长张烈阳!”张烈阳的话音刚刚落下,姚子青立刻向张烈阳敬礼道:“报告张团长!第十八军第583团三营营长姚子青向你报到!”

  张烈阳回了个礼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姚子青认真的回答道:“报告张团长,现在全营五百人只剩下三百二十人!”说着姚子青把自己的布防情况告诉了张烈阳。张烈阳听完后皱着眉头说道:“立刻改变现在的防御方式!你就知道打阵地战!我们没有日军的优势火力,只能够用巷战,来弥补你知道吗?!”

  姚子青不屑一顾的说道:“张团长,你未免有些过分担心了吧?!”张烈阳听出姚子青话中的意思,淡淡的说道:“姚营长,你不要忘了宪兵有督战之责!而且我在来的路上接到了命令,你部现在归我指挥!”

  姚子青心中咯噔一下,想了想说道:“遵命!”说完姚子青转身离开了。等姚子青离开后,张烈阳对二狗子说道:“让弟兄们加把劲!按照月浦的样子,修筑城内工事,随时准备依托宝山县城,和日军进行巷战!”

  忙碌了两个小时后,二狗子跑到了张烈阳的面前说道:“团座!都已经准备好了!”听到二狗子的话,张烈阳看了看手表问道:“姚子青营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二狗子淡淡的说道:“按照你的要求,部队已经逐步退回城内,现在只有一个排的部队被留在城外佯动,牵制日军!”

  正说间,头顶天际便响起了凄厉的尖啸声,有经验的老兵一听就知道那是炮弹划过天际的尖叫声,而且弹着点就在附近不远,顿时间,便有老兵弹身而起,凄厉地大吼起来:“小鬼子开始炮击了,快,弟兄们快找地儿躲起来……”

  日军的炮火准备足足持续了将近大半个小时,直到天色完全放亮,天上的尖啸声和地上的爆炸声才渐渐变得稀疏起来,重新上到地面指挥部的姚常青立即下令,让前沿阵地各连排立即上报战损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张烈阳走进了三营的临时营部。看着忙碌的姚子青,张烈阳淡淡的问道:“部队损失情况怎么样?!”姚常青叹了口气,颇有些遗憾地说道:“大意了,真是大意了呀,是我小觑了东洋小鬼子了,没想到他们的炮火竟如此猛烈,要不是你命令我,将部队收入城垣以内,说不定宝山局势也将急转直下……”

  不等姚子青的话说完,张烈阳看了看手表说道:“好了!其他的不要多说了!准备跟小鬼子巷战吧!”

  与此同时,负责进攻宝山县城的日军第三师团第六十八联队第二步兵大队的大队长平野一郎中佐正召集少佐以上军官开会,总结并检讨这两天攻坚战的得失。第68联队的联队长鹰森孝大佐对平野大队的进展相当不满。

  两天激战下来,平野大队累计消耗了各式炮弹十余万发,出动轰炸机近百架次,还有战车分队协同作战,居然没能拿下一座小小的县城,更令人难堪的是,平野大队自身居然也伤亡了三百余人,按鹰森孝的原话,大日本皇军的脸都让平野大队给丢尽了。

  会议结束,平野一郎猛然起身,与会军官跟着霍然起身。平野一郎凶狠的目光从与会军官脸上逐一扫过,然后杀气腾腾地说道:“大佐阁下已经说了,明天,是我们平野大队最后的机会,明天天黑之前如果还是拿不下宝山,诸君就准备与我一起切腹以谢天皇吧。”

  “嗨!”与会军官同时低头,目光凶狠地厉声应诺。

  凌晨六时许,正是冬季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姚子青营副官赵铁成走到了姚子青的身边说道:“营座!不对呀!我没上过军校,却也知道机枪火力应该设置在射界良好的制高点上,可这里根本算不上是绝对制高点,射界也不对,机枪摆这根本就封锁不住城垣缺口哇?而且左边和右边两处断垣残壁,已经构筑好的机枪火力点也不对,也是同样的问题,射角都不对,把机枪火力摆在这几个位置,根本就无法封锁城垣缺口!”

  听到副官的话,姚子青拿起了望远镜看了看,心中也开始疑惑起来。这时听到副官议论声音的张烈阳走了过来问道:“谁告诉你这三个火力点是用来封锁城垣缺口的?”说着张烈阳看了一眼好奇的姚子青接着说道:“你们去现场看看就知道了!”

  姚子青听到张烈阳的话,带着副官走到了城垣缺口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宝山城内东西向的主干大街,大街正对缺口方向已经垒起了环形街垒,环形街垒和缺口之间却是大片瓦砾场,昨天早上日军的大规模炮击不但轰塌了一段城墙,还将城墙缺口内的民房也炸毁了不少,结果就留下了这大片瓦砾堆,三处隐蔽火力点正好呈品字形分布在这片瓦砾堆三个边角的相对制高点上。

  已经明白的姚子青看了一眼身边的赵铁成说道:“怎么还没有弄明白?!”赵铁成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姚子青笑着说道:“小鬼子又不是傻瓜,他们不可能傻站在这片瓦砾堆中间等着我们的机枪火力来射杀吧?”

  说着姚子青看着还是一脸不明白的赵铁成笑了笑说道:“等战事结束我保举你去中央军校上上学!到时候你就明白了!”说罢姚子青一本正经的问道:“宪兵一团的人,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赵铁成认真的回答道:“宪兵一团的神射手已经占据了主干大街两侧射界良好的各个制高点!不过我听说他们的任务不是射杀日军普通士兵,他们的目标首先是小鬼子的各级军官,其次才是机枪手和掷弹手,最后才是普通士兵。”

  说话间,天色便渐渐地亮了起来,日军的炮火准备准时到来,不过自从在张烈阳的指挥下,姚子青营把部队收缩回宝山县城之后,日军的炮火威胁就锐减了许多,因为宝山正面和左右两侧都是日军阵地,日军射程远但是精度差的舰炮和大口径重炮害怕误伤本方阵地,基本上就不再参与炮击了。炮击的重点就是东城缺口附近的区域,显然,日军仍旧选择这里作为突破口。

  果不其然,炮击刚刚停止,日军便出动了大约一个加强中队的兵力,在两辆坦克的引导下向着东城缺口迅速逼近,不到片刻功夫,日军前锋距离城垣缺口便已经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了,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缺口两侧的城垣上却还是一死寂静。

  日军前沿观察哨。平野一郎正通过望远镜在观察宝山城的动静,见状不由蹙紧了眉头,支那军怎么改变战术了?往常两军相隔还有四五百米时,支那军的轻重机枪和步枪就已经响成一片了,可今天却如此反常,两军相距都不足两百米了,竟然还是毫无动静!

  转瞬之间,日军的前锋小队距离缺口已经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了,这时候坦克的行进就开始受到弹坑和断垣残壁的阻碍而变得缓慢异常了,已经被武士道精神彻底洗脑的日军步兵顿时便越过坦克嗷嗷叫着冲上了缺口断垣。

  “打!”伴随着姚子青和张烈阳一声大吼,缺口断垣上顿时便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四挺捷克式轻机枪以及宪兵一团特种作战部队的汤姆森冲锋枪交织成的火力网就像是刮风般扫了下来,正嗷嗷叫着往上冲的日军步兵顿时就被扫倒了一大片,剩下的鬼子兵也全都趴下了,押后的鬼子中队主力则慌忙开始架设轻重机枪以及掷弹筒,准备火力反制。

  “撤!”看准机会二狗子一声令下,守卫在城垣残壁上的特战队员和姚子青营的士兵快速的撤退了。等日军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将缺口处的断垣残壁打得碎石激溅、烟尘弥漫时,国军将士早已经从缺口内侧撤了下去,日军的火力报复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只有一个国军士兵被飞溅的石子擦破了脸颊,血流不止。

  枪炮声停,日军前锋小队顺利冲上缺口。鬼子小队长低头一看,只见一群“支那溃兵”正沿着主干大街向西仓惶逃窜,甚至精心构筑的环形街垒都放弃了,顿时便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士刀,身后四五十个鬼子兵顿时便如野兽般嗷嗷叫嚣起来,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风一样撵了上去。

  当鬼子中队长小林舞男率领中队主力越过缺口时,前锋小队早已经杀进宝山城主干大街深处了,只有远处依稀可听稀疏的枪声,顿时便踌躇满志地吩咐勤务兵道:“马上向大队本部报告,我部进展顺利,支那军已彻底崩溃,不久将肃清城内残敌……”

  小林正男话音方落,主干大街深处骤然响起了激烈的杀伐声还有兵刃交击声。“咦,这是……”小林舞男吃了一惊,急回头看时,只见刚刚杀进主干大街的前锋小队已经潮水般退了回来,屁股后面还跟着大群支那兵,这些支那兵看上去个个身穿奇装异服身高体壮、凶神恶煞的样子,手里清一色端着汤姆森冲锋枪。

  “这是……支那军的决死反击!?难道支那军的援兵来了?!”小林舞男顿时倒吸了口冷气,昨天皇军就是被支那军的决死反击撵出城的,今天可不能重蹈覆辙了,当下猛然抽出武士刀正欲下令反击时,眼角余光突然看到远处屋脊上似有寒光一闪,经验丰富的小林舞男顿时本能地一偏脑袋,一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灼热的气浪炙得他脸肌生疼。

  小林舞男侥幸躲过一劫,他身后的勤务兵却被爆了头。小林舞男急定睛看时,只见他的勤务兵像是被人猛烈地推了一下,然后向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在倒下前,他的额头上便已经多了个鸡蛋大的血洞,脑后的大半个头盖骨更是完全被掀开了,肉靡状的脑浆溅得到处都是。

  小林舞男定了定神,再回头看时,冲进缺口的各步兵小队已经本能地做出了反应,大半个小队的士兵迅速占据了街口的环形街垒,准备就地阻击,剩下的步兵也在街口瓦砾场上各自寻找掩体趴了下来,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也迅速架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77章:猛杀猛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