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空间震荡风暴
墨非2017-04-12 08:334,716

  就在C1951次航班刚驶离格林尼治星门,星门安保系统突然启动,所有航班都被禁止离港,警铃声响彻星门每一个角落,随即便看到星门安保卫队出动,开始了严格的盘查。所有的小偷、骗子和海盗派来的探子们都心怀忐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两个小时后,戒严解除,航班可以正常离港,安保卫队撤离,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至始至终,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连格林尼治星门的主管官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大家以为不过是一场虚惊时,中央主控室收到帝国天文厅发来的3级空间震荡风暴预警,声称半小时前监测到室女座大星系团某方位发生了空间塌陷,强烈的空间震荡风暴正以超过百万光年每秒的速度向周围扩散,预计2个小时后将波及整个银河系,请银河系星门禁止所有航班出港,所有巡逻队、商船队和太空作业船只立即向就近星门停靠,待警报解除之后方可重新启航。

  空间塌陷是一种多空间互相冲撞或星球灭亡所形成的不规则空间波动现象,类似于陆地地震,所形成的震荡波就被称为空间震荡风暴,破坏力未知。空间震荡风暴共分为五个强度等级,5级为最强烈。

  从空间震荡风暴的发现迄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最初它被称为宇宙地震,后经过长期研究发现,这种现象并不等同于陆地地震,而具有其独特性。比如它释放出来的能量只作用于空间,不会简单地对物质造成影响,所过之处,顶多表现出一定基数的能量异常或通讯失灵。当然,空间风暴并不是温和的,它最可怕处在于有可能破坏空间的稳定,甚至于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到时间。

  历史上曾发生无数起舰船在空间震荡风暴中失踪的事件,甚至于还有整个的星球、小行星系突然消失。迄今为止,99.9%的舰船失踪案件都未得到破解,它们很有可能被抛入了异空间,也有可能被送到了过去或者未来。

  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主管官员立即通知主控室向附近星域发出信号,要求所有船只立即回港,躲避空间震荡风暴。这种天文现象每时每刻都在宇宙中上演,而由它造成的舰船失踪事件并不是常有,所以并没有引起工作人员们的重视,他们也只是按照常规操作方式发出了预警信号。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空间震荡风暴的威力早已经漫延开来了,由帝国天文厅发来的预警比正常情况下整整晚了三个小时。一般而言,亚空间通讯技术在百亿光年内的延迟不会超过亿分之一毫秒,位于秦王座大星系团的天文厅距离帝国边缘的格林尼治星门固然遥远,但通讯延迟也绝不会超过亿分之一秒——这个数值差距对于人类感官而言几乎就意味着零迟延。

  三个小时,10800秒,和亿分之一秒的差距有多大呢?

  10800亿倍!

  在这10800亿倍差的影响下,又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这个,恐怕只有帝国智能控制中心的主控智脑才能模拟运算出来。

  在美美地吃完美丽的乘服员送来的快餐之后,凤九渊就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再做上一个美美的梦。反正距离到达亚历山大星门还有30个小时左右,吃饱了闲着也是闲着,不睡觉也没有事情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

  一闭上眼,睡意立即就涌了上来,正处朦胧间,就听见飞船广播又响了:“尊敬的各位旅客,您好。据帝国天文厅预报,2个小时内将有一股空间震荡风暴席卷银河系,为了您的人身安全,飞船将立即返航格林尼治星门,由此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同时,请您按E键立即启动保护装置,避免意外情况发生。谢谢您的配合!”

  空间震荡风暴?凤九渊的脑子里立即出现了多空间碰撞引发的震荡模拟,这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在他得出的结果里,空间震荡风暴并不会对结构稳定的空间产生破坏性影响,其波长是可以测算并加以规避的,犯不着煞着介事地返航躲避,这样既浪费时间,又浪费资源。

  在广播停止后,他按下了C键,刚才那位乘务员再一次出现在面前,询问他有什么需求。他说:“不就是个空间震荡风暴吗?用得着返航吗?这一来一回得浪费掉多少时间和多少资源,你们算过没有?”

  乘务员顿时愕然。

  “没听到我说话吗?”凤九渊不悦地质问道。乘务员立即笑道:“凤先生,返航是帝国天文厅和航务管理部联合下达的命令,这也是为了您和全船所有旅客的生命安全考虑,如果给您造成了不便,还请谅解!”见乘务员一副油盐不进的微笑神态,凤九渊就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格林尼治星门那个鸟地方,要玩的没玩的,要吃的没吃的,回去做什么?哎哟喂,凤九渊抱着头,暗暗叫道这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到得了晶蓝星呢。

  返航不到5分钟,凤九渊就明显地感到飞船在轻微地震颤,客舱内的警示灯也亮了起来,广播里则传来智控系统的发出的电子合成音:“飞船正遭遇离子风暴,飞船正遭遇离子风暴,保护系统自动开启!”

  离子风暴是一种常见的天文现象,相当于大气气流,很快就会消失。

  然而,10分钟后,飞船的震颤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厉害,即使是斜躺在柔软舒适的椅子里,也能感觉到飞船颤抖得像抽羊癫疯的病人,震得人浑身骨头发麻。而客舱内的警示灯则越闪则急,很多乘客都按下了C键,质问乘服员到底怎么回事。乘务员不厌其烦地解释说是离子风暴,很快就会过去。

  15分过去了,原本轻微的震颤变成了猛烈的震荡,客舱内的座椅已如波涛中的小舟,上下起伏,若不是有保护系统,没有人还能安稳地躺在上面,饶是如此,也没有人觉得安全。警示灯的鸣叫从嘟嘟声变成了尖锐刺耳的‘嘎吱,嘎吱……’,客舱内已经是乱成一团,儿童和胆小的妇女已经哭成了一团。

  要知道空难发生的机率是相当的大,几乎每天都有飞船遭遇各种原因的空难,搭乘飞船的旅客都以为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还不到亿分之一的机率呢,可一旦发生,那就是百分之百,亿分之亿的机率了。

  这哪是什么离子风暴呀,分明就是空间震荡引发的离子风暴潮汐。格林尼治星门位于环室女座大星系团的一条空间断裂带附近,如果空间震荡风暴不够强烈,对这片星域附近造成的影响自然也就相当的轻微,一旦超过3级,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不可预知后果将会非常的可怕。

  如果C1951次航班不返航格林尼治星门,而是继续朝亚历山大星门航行,此时恐怕已经脱离了离子风暴潮汐的范围。偏偏船长死脑筋,硬要飞回格林尼治星门躲避空间震荡风暴,天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最大的可能就是飞船在离子风暴潮汐的冲击下解体,少数人可以依赖保护系统的保护而存活下来,在三天之内等待救援,超过三天就会因为氧气供应停止而窒息死亡。

  “我不会第一次出远门就把小命给弄丢了吧?我答应了姐姐还得回去呢!”无休止的震荡让凤九渊怒火中烧,强行中止了保护系统,扶着坐椅把手大骂,然后按下C键,被保护系统固定在坐骑上,也吓得花容失色的乘务员出现在全息屏幕上,她也是吓得连服务用语都忘了,凤九渊怒道:“告诉你们船长,立即转向,转向,要不然咱们都得死!”

  乘务员哭了。

  凤九渊心说看来老子得亲自动手。冲出座位,迅速地跑向驾驶室。雷顿见他跑了出去,以为是吓疯了,忙关掉保护系统追出去。

  驾驶室的门是被反锁起来的,只有从里面才能打开。凤九渊到的时候,门前正站着一个身穿深蓝色衣服的青年在敲打着驾驶室的门。

  这背影好像在哪见过?

  值此之时,凤九渊也没心思多深究,和青年一起敲打起了驾驶室的门。飞船的机器人保安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要不然早出来阻止了。

  雷顿赶上来问道:“你干什么?这是驾驶室!”

  凤九渊急得红了眼,说道:“别管他妈的什么室,再不转向航行咱们都得死了。”手敲不开就踢,那青年见凤九渊动上了脚,也用力踢,可惜合金门的强度还是相当的可靠,并不是人力能够破坏的,不论两人怎么努力,连个凹痕都没在门上留下。

  又一阵猛烈的颠簸,风九渊摔倒在地,客舱内的照明系统忽暗忽暗,显然能源供应系统遭到破坏。智控系统也在提示飞船船体受到破体,请紧急处理。雷顿去扶凤九渊,凤九渊厉声道:“给我把门砸开!”

  雷顿毕竟是机器人,并不像人类这么慌乱,而是镇定地问道:“你知道怎么办?”

  “废话,快砸!”

  “好!”凤九渊坚定的眼神给予了雷顿力量,他拉开青年,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上多了一把微型激光枪,对准门锁部位,一道紫白色的强光闪过,焦臭在门前弥漫开来。一脚踹过去,砰的一声,门开了。

  五名驾驶组的成员已经乱了方寸,徒劳地操控着飞船,冀图摆脱离子潮汐,可惜他们办不到。

  凤九渊冲到智脑前,拉开那名正在等着智脑测算出安全航道的操控员,并对雷顿道:“把他们都扔出去!”雷顿二话没说,一手一个,拎起人就朝外扔。青年也来帮忙,他的力气没有雷顿大,雷顿在扔完第四个后,他才把那名佩着船长袖标的中年人给丢出去并关上了门。

  凤九渊中止了智脑的智能运算,激活手动输入模式,双手如传说中的‘幻影鬼爪’一般在键盘上飞舞着,原本苍白的脸已然胀得通红。青年问道:“是不是立即改变航向?”

  凤九渊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忘我境界,但又不是对外界的事物一无所知,他说道:“稍等,稍等,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波长,波长,好,出来了,波谷形状,好,就是这里了。方位已输入,已经改变航向,换成手动操作模式。”他的命令才下达,青年就立即动手。

  被扔出去的五名驾驶组成员推门冲了进来,见他们越俎代庖地操控起飞船来,都厉声质问他们要干什么,有人还大声呼叫机器人保安。那名原来操纵智脑的驾驶员妄图冲上来制止凤九渊,却被凤九渊一拳打翻在地,并让雷顿把他们都看好,谁再乱动就先弄昏了。

  这时已有胆大的乘客冲到了驾驶室来,毕竟谁都不想死,谁都想在这种危急的时刻找到求生的道路。

  雷顿有激光枪在手,没有人敢再乱动。

  航向一改变后,飞船的震荡立即减弱了。青年兴奋地高呼道:“哈,看来你是正确的……”凤九渊依旧施展着他的幻影鬼爪在键盘上飞舞,并不时地咒骂道:“快呀,快呀,什么破玩意儿,快点呀……我的天呐,这得等到什么时候?有纸吗,有笔吗?”

  谁也不知道他这时候要纸和笔干什么,这种最原始的工具只有在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才会用到,如今怕时代,最基础的运算都必须得依造智脑才能完成。

  凤九渊一边拍打着智脑,一边吼道:“谁有纸和笔!”青年对几名在驾驶室围观的乘客吼道:“快去找纸和笔!”

  幸好飞船上有位画家,他带了纸和笔。

  在接过纸笔后,凤九渊看着智脑屏幕上飞速滚过的数据,竟然比照着手动计算了起来,口中如痴似狂地念道:“模拟形态,轨道,轨道……他妈的,这是有规律可寻的……什么破玩意,这个都算不出来……”骂声还没有落,智脑的警示灯亮了起来,哒,哒,哒,三声之后,竟然就此死机了。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要多大的运算量才能让飞船的智脑死机呢?

  “去你娘的蛋!”凤九渊狠狠地踹了智脑一脚,接着在纸上运算。这时,原本已经减弱了不少的飞船震荡此时又有了加剧的迹象。

  大家的眼睛都注视着凤九渊手下的笔,希望这种最原始的工具能在最危急的关头创造出奇迹。

  叭的一声,笔断了。所的人的心瞬间都吊得老高,心想这下可如何是好,智脑死机了,笔也断了……

  没想到凤九渊一拍满是豆大汗珠的脑门,说道:“出来了,出来了。手动改变飞行模式,输入数据,快点……”他说完,青年就输完。在数据输入完毕后,飞船猛地一振,像摆脱缰绳的野马,向前疾冲而去。

  渐渐地,强烈的震荡变成了轻微的震颤,5分钟后,若不仔细关注,就连轻微的震颤都感觉不到了。重启后的智脑显示飞船正按照某种奇怪的模式在飞行,那种轨迹有些像蛇在水中游一样。离子潮汐并没有减弱或是退却,只不过飞船的飞行模式成功地避开了潮汐的威力,跟随潮汐的浪头向前驰去。

  这是怎么做到的?所有人都想问凤九渊。

  这时,大家才发现他满脸通红地昏倒地,一手拿着纸,一手死死地捏着断成两截的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军火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军火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