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成为朋友
索香2018-03-04 08:133,836

  这家饭店叫“山水饭店”,苏天空是一个22岁的男孩,他在饭店宿舍中在看炒菜视频教程,很努力认真的在学习炒菜。

  宿舍环境非常脏乱差之极,这宿舍里,秃头厨师人称“胖哥”,就是个邋遢鬼,他是宿舍老大,手下几个学徒个个都是刚断奶,刚离开父母不久的小屁孩,几个邋遢男人碰到一起,这宿舍就跟狗窝似的。

  唯独苏天空的床要干净整洁一些。

  苏天空是来学习炒菜技巧的,他女朋友吴贝,非常非常喜欢吃这家饭店的口味。但以前他们都是穷学生吃不起,后来高中毕业二人就一起去青岛打工,吴贝说她喜欢海。打工的这几年吴贝经常说想吃山水饭店家的菜,他们偶尔也会来吃上一次。苏天空吴贝二人在青岛这个繁华大都市打工也不是长久归路,男人总要为以后的日子做好盘算。苏天空还挺喜欢做饭的,前后衡量,在青岛买房也不太可能,还不如回老家这个三线小城市来探探路,学习学习手艺。

  所以现在是苏天空和女友吴贝在异地恋,这是他们俩高中毕业到青岛打工同居以来,第一次异地恋。

  异地恋是很卑微的东西,很微妙,摸不着,尤其是用情较深那一方。苏天空发信息给吴贝,她没回,苏天空便开始胡思乱想,她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我要不要打个电话?好想在她身边装个摄像头随时能看到她在干嘛,这想法是不是很变态?但异地恋就是如此啊,我爱你我放心不下啊。

  吴贝笑着说苏天空是小傻瓜,爱情中两人一定要互相信任,异地恋最重要的命脉也是相互信任。

  大道理苏天空也懂,但胡思乱想的脑袋就是控制不住,比如现在,苏天空已经发了好几条微信给“宝贝爱妃”,但她一直没回。苏天空超想打电话给她,但又怕她在睡觉,在忙?最害怕的还是她在喘着大气告诉自己正在跑步……

  点开吴贝的朋友圈,看着这备注名为宝贝爱妃的吴贝的自拍,苏天空笑了。

  苏天空这段时间可是尝到了相思的苦,每天都会看青岛的天气如何。

  异地恋我希望四季每日都是大晴天,如果有雨,我怕你没带伞,我怕你被雨水淋湿。我更害怕你有伞,而伞,不知道是谁送给你的。

  与伞相比,苏天空更害怕有人开着车接她。

  繁华都市,遍地豪车,有钱人的享乐天堂,没钱人要在此起航。大叔有钱,年轻女孩有容颜……

  异地恋发信息给你没回,我总是会胡思乱想。

  李白心老公周柴穿上干活的脏衣服走人,这都大下午了他才睡醒,一睡醒便责问李白心为什么不赶快把饭菜做好,白心给他把饭菜热好了他又嫌饭菜不可口,没肉又是剩饭,白心早上把早饭做好了,他没起床吃,午饭做好了,喊他他说困还想再继续睡,还嫌白心做饭声音太吵,白心有心想骂他昨晚通宵打牌吵不吵,也不敢说出口,这就是刚刚周柴摔碗给白心看,二人争吵的原因。

  周柴扒了几口饭,继续“工作”去。正所谓“瞎积极”。

  来到他的“工作场所,”成群民工蹲在桥头上,等活干的地方。许许多多跟着周柴一样,穿着破破烂烂的干活衣服,聚到一起,谈天说地,打牌下棋。这周柴骑上自行车,看到工友在打牌,赶紧挤进去,扒拉出个位子坐下,他这一天就从这下午两三点开始了,今天还是零收入的事情全放脑后。

  周柴与这些民工有一个点不同,或者说优越点,周柴有房子,也算在这城里有个家了,不用像他们一样,租住在脏乱差的城中村,就这一个点,周柴就好像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

  这种思想是很可怕的,他拿自己与这些民工相比,这是不思进取的烂脑袋才有的拙笨之举。

  而这些民工就没发现自己自身的缺点,有的人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这十几年间,有多少勤劳可靠、有生活目标肯干肯吃苦的同样身份、同样的民工,人家已经省吃俭用看似辛苦其实充实的人已经赚到钱了,已经不用再这样寒风酷暑的在这挣辛苦钱了。而有的人,十几年前比别人还早来到这个桥头上干活,现在还在干以前那种活,手艺没长进,钱没多赚,饭菜仍是就活,收入没多,年龄渐长,逐渐多病,长进最多的也就是牌技、下棋技巧、与人为一点鸡毛小事争论技巧、吵架技巧等等……

  这个桥上,四市八县几十个镇,来自各地的民工,大把有人赚到钱,在城里买了房安了家,或赚到钱回农村里转行做其他事情,或攒着本钱了过安稳享福的日子。他们再来干活,只是为了工作不闲着而已,为了不给孩子增加负担紧要关头还能在钱上硬气一些,而不是像周柴这样的民工,混日子,来桥头上面就跟来赌场玩似的。

  民工与民工,也是人与人的不同之处,就像这个社会上所有的其他人一样。

  周柴这堆民工,闲聊时只会想起曾经那个谁谁谁,后来怎么怎么样了,赚着钱了现在怎么怎么样,完后摇摇头叹口气,说人家命好,而从来不会思考自身的不足。

  三个臭皮匠真能塞过一个诸葛亮?不,三个臭皮匠若思想一致低下,他只能做臭皮匠,十个没有思想的臭皮匠也塞不过一个诸葛亮。若真是诸葛亮的思想,哪怕是他掏大粪,也能比同行的挑粪工做人做事更有深度,更有远见!

  乐清宁、钟和悦、李白心三个人,一见如故,有点像多年没见的亲姐妹似的。乐清宁本身性格就是那种外表冷冷的,但其实内心火热着呢。

  钟和悦,女人到了二十八岁,不,别说二十八岁,如果正常来说,二十来岁过后,女人的朋友就渐渐少了。当女人谈了对象,有了娃,那么整个世界都会围着孩子转,与朋友相处的时间会逐渐减少。当然,这算是好的,更多的时候,是女人嫁人之后,与从前的朋友有着金钱上条件上的差异,不愿再来往的较多。

  这世上少之又少女人之间,能从青春烂漫的岁月,到结婚生娃之后,乃至发福走形的身材时间、满脸皱纹的岁月、儿孙满堂之时,友谊还一直没变,互相真心相处到老。如果谁有,我真心羡慕她。

  大多女人成熟之后的朋友,全都是老公兄弟的媳妇、邻居家的媳妇、养娃认识的少妇居多。

  还有一点,同事不是朋友。

  李白心就更不用说了,活了这么大岁数,仅有的朋友,可能就是偶尔出去家政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家主之类的,能说说话,其它的时间,全是围着老公、儿子转,偶尔回回娘家,李白心也没有邻居能做朋友。这样的她,今天突然有了清宁和悦这么两人作个伴,空虚的心理突然有一点点充实感。

  清宁在讲述她前些天的故事,也是她为什么想搬到城里住段时间的一部分原因。

  清宁一脸嫌弃的讲述:“我家二姨给我相的那个亲,别提有多奇葩了!那是我第一次相亲,相亲嘛,这种事,当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对嘛,我一直在想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会怎么样跟我说话,是不是一个蠢萌蠢萌的爷们,结果你猜怎么着,你猜怎么着!”

  和悦:“啊?”

  清宁比划着手势:“七个人!对方来了七个人我的岳云鹏我的天呐!”

  和悦纠正她的手势:“这是八”

  清宁:“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七个人呐!”

  和悦:“是七个人随你挑吗?”

  清宁:“不是,听我说。”清宁一讲起八卦来嘴也不受控制停不下来,“我家邻居都以为我们家来亲戚了,一打听,原来是相亲的,这好嘛,我家邻居又进来好几个看热闹,这一屋子的人,都快站不下了。重点是什么!重点是什么!”清宁卖了个关子,没等别人接话,她自己激动的比划手指数数,又继续说了起来:“他妈,他爸,他妹,他这个姑那个姨都来了,就是他没来!他和我相亲他人不来来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人,莫名其妙。你以为这是重点,不,他奶奶!输液呢!你说她有病歇着不行吗?跑我家去干嘛?”

  和悦:“对呀。”

  清宁:“你知道他奶奶来干嘛的吗?来看我……”摇头,抓狂,“来看我屁股大不大,能不能生儿子。”

  和悦:“哈哈,原来相亲这么有趣。”

  清宁:“我当时真的要疯了。”

  和悦:“后来呢?”

  清宁:“没有后来,我怎么可能跟一个连露个脸都不敢还叫全家人先行探路的小宝贝太子爷谈恋爱呢。”

  白心:“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太子爷。”

  清宁:“切,一家老小一个劲的在那夸,我们家孩子怎么怎么地,这怎么好,那怎么棒,一看就是一个在万千长辈宠爱之中养大的孩,他们家找媳妇,恐怕是给孩子找个年轻的妈,还是奶奶翻白眼婆婆会责骂那种妈。”

  和悦:“你怎么断定人家男孩是温室的花朵,说不定人家只是忙呢。”

  清宁:“得了吧,我乐清宁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奇葩没见过。像这样的一家老小亲戚朋友都捧在手上的宝贝儿子,要么是九代单传,要么是家里有点小钱一堆穷亲戚巴结。”

  白心:“恩,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和悦:“恩分析的不错,那你还相过吗?”

  清宁:“还有一个,二姨跟我说他家怎么怎么有钱,个头怎么怎么高大威猛,你们猜是干嘛的。”

  和悦:“说呀。”

  清宁:“一个开狗羊肉馆的,我可接受不了。我说我接受不了,他倒好,说我脑子有问题,他说他前女友觉得他宰羊的时候动作特帅,还说偷狗的时候好刺激。”

  和悦:“那他直接和他前女友过不就完了吗?”

  清宁:“对呀,我也是这么说的呀,你直接和你前女友过不就完了吗?”

  白心:“吃倒是没问题,宰杀,见不着那场面,有点残忍。”

  清宁:“就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吃肉这种事我也喜欢,但是眼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被活杀了,这种场面我接受不了,他怎么损我怎么说我瞎矫情随他的意,反正我就是能吃肉见不得宰杀。”

  这时门铃响了,清宁还纳闷怎么她家会有人敲门呢。

  和悦起身开门,拿进来外卖:“怕你们跟我客气拒绝我,我就自作主张点了点东西,希望能和你们的口味。”

  清宁:“啊,这怎么好意思呢?多少钱我来请吧。”

  和悦立马故意板着脸:“怕的就是跟我客气。”

  清宁:“好吧。”

  三个人开吃,这外卖正是清宁刚刚在手机上看的外卖,她没舍得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