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买酒浇愁
索香2018-03-05 19:343,261

  等活无望的民工,有的忧愁,来回望着路人期盼着哪一个会是客户来找人干活,有的焦急,脚来回拨弄地上的石子,许多人非常在意一天挣了多少钱,今天干着活挣到钱了,晚上就能吃好点;今天没赚到钱,晚上可能只啃白馒头,五毛钱的咸菜都不一定舍得买。

  而有一种,就心比较大了,一圈一圈的在打着牌,今天没干到活,那就要从打牌上面赚来。周柴就是这样,但他显然今天运气不太好,脸色凝重的在看着手中的牌。

  围观的民工与打牌的民工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一天又白搭。”

  “谁说不是啊,今天的饭钱还没着落。”

  “嘿嘿嘿嘿,今天没白忙活,不用干活,打牌的钱能抵上一天的工钱。”

  “我够饭帐的。”

  “我白忙活一天,没输没赢。”

  “老周,你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人老孙在这坐半天,也没你坐这一会输的多啊。”

  “散了,回家吃饭。”

  周柴一听这话可不行,输了钱的人再加上没点自控能力,不会轻易同意散局的。

  周柴:“别,来两把,再来两把,就两把。”

  “吃饭呢,不得吃饭吗,饿了。”

  周柴:“就两把,就两把。”

  “好好好……”

  打牌就是娱乐,玩钱就叫赌博,不能说打牌的人全都有错,因为有些人就是喜欢这个,扑克麻将,就是喜欢在局上面的气氛、尔虞我诈的算计或是与朋友相处时光等等原因。但凡事都有个度,能控制好这个度的人,把打牌这种事当生活调味剂的人,偶尔打个小牌是可以理解可以尊重支持的。但没有度的人,牌品差的人,没完没了的人,上了牌桌忘记身后一切事情的人,全都是烂人!全都是狗爱吃屎的恶习!因为爱打牌的人不是偶尔打个一下午一个月玩上那么几次,有的人爱打牌爱麻将那是简单把它当成职业来干。他们完全不在意也没知觉,时间就这么流逝,打完牌之后是无尽的空虚。打牌麻将的这个时间,用来看电视、做家务、陪家人或是随便做上那么一点不在意的小事情,都比在牌桌上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更有意义!

  如果一个人在牌桌上打的正兴奋,突然因为某一件事需要他,他会很快的就结束牌局去做正事,这个人人品不会太差的。

  如果不是因为没钱,周柴能在屁股上钉个凳子,胸前挂个桌子,身上揣着十副扑克,走到哪玩到哪。

  山水饭店这边,和悦和白心两人像是八年没见到酒的酒鬼似的,拼命往嘴里灌,也只有她们俩自己知道自己心中压抑已久的悲痛吧。

  清宁:“你们俩能不能慢点,这,这……”无语。

  和悦:“你还小,不懂。”

  清宁:“又来你还小这句。”

  白心:“以前特别讨厌酒,现在才知道,酒是个好东西。反正烦恼时刻都在脑子中晃荡,如果酒精能让它在我脑子中消失一会,胃痛一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和悦:“至少昏沉沉的时候,能躲避一下心里那隐隐作痛的烦心事,管他明天会怎么样!今天就要喝!”

  白心:“对,来再干一杯。”

  和悦:“来。”

  清宁:“慢点慢点,这都几杯了这都。”

  菜一个一个上来,和悦:“你就多吃点吧。”

  清宁有什么不懂的?她也有她的烦恼,她也懂她们的烦恼,只是,刚认识,不便多问。

  这个点,出租屋里很暗,是租来的房子也不想花钱把灯换的更亮一些,王小米关掉正在写代码的电脑窗口,拿了点剩饭剩菜到电脑前坐下,就这样开始晚饭,随便点开个什么节目,电脑上传来人声对话,也就感觉到屋里好像有人在讲话,不会那么死气沉沉。

  一直到傍晚,民工桥上的人已经渐渐稀少,周柴的牌局也刚散,三个人高兴的数着钱走掉,只剩周柴独自坐在桥边,一脸不高兴。

  和悦和白心已经有几分醉意,越来越想把胸怀中隐藏已经如滚热的火山岩浆一般的心事,迸发倾诉出来。

  和悦叹气平淡的说:“这些话我再不找人说说,我就要疯了。”

  白心也只是叹气,无奈的笑了。

  清宁:“你们有什么问题跟我说吧,我就是你们的心理医生。”

  和悦:“关于我男友,那个不争气的东西,我不能跟朋友说,怕朋友笑话我,不能跟同事说,怕同事瞧不起我,更不能跟父母说,我一直在我爸妈面前维护我男友的情况,可是他为什么就偏偏那么不争气呢!”

  白心:“你还好,你不像我,无休止的争吵,我每天都害怕醒来,因为醒过来就是乱糟糟的家,就要面对我那可怕的老公。”

  和悦:“我对我男友要求根本就不高,一点都不高,我只希望他能工作稳定一点,能有个让我说的出口的工作,能赚一个稳定一点的工资,我不要他做出怎么怎么样的成绩,可他,整天无所事事,心比天高,命比纸簿。”

  清宁:“你男友可能也是有什么难处吧。”

  和悦:“难处,谁没有难处。工作我就不说了吧,房子,他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说要买房,到现在大学毕业都过去五年了,他家人动不动来一句要买房,动不动来一句不买,来来回回循环,当溜狗呢拿块肉吊着我玩?是不是全家都有神经病。”

  清宁:“房子,可能不是一下就能拿得出手那么多钱的吧。”

  和悦:“他买不了这个房子就直说嘛,为什么要一直透风给我呢?他爸跟他说,他再跟我说,我像只狗一样追着这个屁跑。以前是年龄小,现在我马上奔三了,我想结婚我想生孩子,越说越来气。”

  清宁:“别气别气,气坏了身子没人替。”

  和悦:“关键是我还得在同事爸妈面前说他的好。他没钱没工作什么都没有,我只能跟别人说他对我,对我体贴,对我好个屁好!”

  清宁:“你们需要好好谈谈。”

  和悦:“一谈就吵一谈就吵,没法谈,我只想用这酒瓶子砸烂他的脑袋,没法谈。”

  清宁:“那还是不要吧。”

  和悦再喝口酒:“说出来心里好多了,有坏情绪果然不能憋着。”

  白心:“你是有问题没解决才吵,我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就天天吵。”

  清宁:“白心姐你有事也说出来吧,别压在心里了,别拿我们当外人,说出来会舒服一点。”

  白心想了办天,憋屈流泪,也不知道这个泪是从哪个受伤点流出来的,“我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白心的委屈已经无从说起。

  苏天空这时候亲自端上来了菜,然后悄悄的在门外观察清宁三人吃这个他第一次做给客人吃的招牌菜的反映。

  苏天空:“请慢用。”

  这是苏天空和乐清宁第一次碰面,二人完全都是啥感觉也没有,也没想到这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未来的日子里会那么多次碰面。

  和悦:“来来,整个市里最好吃的鸡和鱼,填饱肚子不想混蛋男人,快尝尝。”

  清宁:“恩,好。”

  和悦:“味道怎么样?”

  清宁:“恩……好吃。”清宁的口感觉得不好吃,但是思想上觉得这么豪华的店和钟和悦这么热情的推荐,是不是自己口感出问题了?

  和悦:“看你表情可不像是好吃的样子。呸,这什么啊?”和悦尝了一口不禁吐了出来。

  白心也尝了一下,“可惜了这鸡和鱼了。”

  和悦爆脾气一下子上来了:“赵姐!”

  清宁:“算了吧,我们别惹麻烦了。”

  和悦:“那不行,我就是请你们来吃这两道菜的。”

  苏天空赶紧进来,赔礼道歉:“不好意思,请问怎么了?”

  和悦:“你是干嘛的?”

  天空:“我是这里的厨师。”

  和悦:“你,厨师?这菜你做的?”

  天空:“恩,怎么,不……不好吃?”

  和悦:“自己尝。”

  天空:“我尝了,还……还行吧……是跟胖哥炒的有点不一样,那现在……怎么办……?”

  和悦:“你问我怎么办?重做不就完了!”

  清宁:“算了吧和悦姐,我吃着也还行吧。”

  天空:“对不起各位,这是我第一次炒这两道菜给客人吃,对不起,请你们不要告诉老板行吗。”

  清宁:“行了行了,你走吧。”

  和悦:“算了吧,你走吧,不想在烂透的心情上再撒点盐。”

  天空:“谢谢各位。”天空再三道歉鞠躬,退出去了,心情很失落。

  清宁:“出来工作都不容易。”

  和悦:“来喝酒,我得好好管理下自己情绪,本来我也不是这样的人,全怪死男人让我变成了泼妇。”

  天空委屈的像个孩子,他到底还是单纯的大男孩,没怎么遇到过事情,天空与和悦对话的时候,好像随时都能被和悦吼出害怕的眼泪来。

  三人再继续,和悦和白心二人,心事太重,两个女人,为情为生活所困为男人所困,借酒浇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