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之君归来
索香2018-03-08 12:332,594

  和悦小米二人吃完饭,小米还是很细心的为钟和悦倒热水,像照顾小女孩似的用餐纸把钟和悦嘴角擦干净,又把和悦面前的碗筷拿到一边,把和悦面前的桌子擦干净,方便和悦双手放在桌子上,非常体贴入微式的照顾着钟和悦。

  小米:“吃饱了吗?”

  和悦:“恩。现在来谈你去我家见我爸妈的事吧。”

  小米双腿往外,准备好逃跑:“不去~”说完这句话小米撒腿就跑。

  和悦:“你!”

  小米跑出餐厅没一会,和悦收到小米发来的短信:爱你,相信我。

  两个合适的人就是如此,尽管争吵气炸想一刀捅向对方的脖子让对方闭嘴,但双方冷静下来和谐相处还是非常温暖人心。

  夜,周柴也不知道一天忙了些什么回家。周柴一回家看到饭桌上的饭菜,全是中午剩下的,而且量还少了,他也不用脑子想想,饭菜少了不是正常的吗?白心在家里不用吃饭?

  周柴:“就让我吃这个?”

  白心:“我也得吃饭。”

  周柴:“你吃归你吃,再做不就完了吗?”

  白心:“我没钱了,今天干活了吗?”这句话白心真的实在实在不想说出口,尽管自己是女人,但也是四十多岁个人了,向男人说自己没钱了,这个“没钱了”指的是连一百块钱最基本的买饭钱都没有了,白心心里何等无助无奈。

  周柴:“没,又输了。”

  白心:“你是去干活挣钱还是去打牌的?”

  周柴:“没活干难道我就在那蹲着?因为没活所以才打牌!”

  白心:“你这样下去我们的日子怎么过?”

  周柴:“呵!昨天不还得得瑟瑟要离婚的吗?今天跟我说日子怎么过?”

  周柴想起来朋友的“敦敦教诲”,想起女人不打要上房揭瓦这句话。

  白心也真的生气了,如一个任人宰割的弱者突然挣扎暴发来表达自己不满情绪怒吼一声:“你这样下去我的日子是真的没法过了!”

  “啪……”周柴连菜带饭一起摔掉,瞪着老大的眼死死的盯着白心,而白心犹如一个被判死刑的囚犯提起勇气在生命最后一口气时刻顶撞判官似的,知道判官怒了接下来自己马上就要被处刑死去,而白心的处刑,就是马上要被周柴一顿暴打。

  周柴缓步逼近白心,每一步对于白心来说都犹如世界末日逼近自己一步,弱者在反抗点提起的激情勇气过后,会突然醒悟过来明白自己始终是弱者,再怎么反抗不满也是没用的,逃不了的……

  周柴一字一句怒吼:“别!不!要!脸!”

  白心带着哭腔话都有点说不清:“你又摔碗……碗不要钱吗……家里碗快给你摔光了……”

  周柴抄起一个锅,用作武器:“胆子肥了!再说一句,再说一个字试试!”

  白心吓的连动弹一下都不敢,连呼吸都不敢大口,只敢缓缓的喘着气,身子发抖,那是惧怕者从脚底发到头皮的恐惧感。

  周柴毕竟心理底层来说,不是非常狠恶的毒丈夫,他没有立刻动手,而像是积攒怒气似的,把这个锅用力拍向桌子上的碗盘,顿时桌子上的碗盘碎声犹如指甲划玻璃一般刺耳,钻入人心。

  在楼下的清宁早已竖起耳朵听着楼上的动静,这一声音吓的清宁赶紧撒起拖鞋就往楼上冲,这时清宁在却白心家门口看见一个年轻人。

  他正是周之君,周柴李白心的儿子,今年二十岁了还在上住校高中,非常叛逆,今天也是早早的放了假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玩累了才在夜里回家。

  周之君刚刚往楼上走,家里就传来那熟悉争吵声,他渐渐的脚步缓慢,不想进家门。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尤其是周之君这样自尊心极强的孩子来说,家里爸妈感情不合,是一件非常丢脸自己非常不愿意承认的事,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爸妈的情感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的家庭问题。对于周之君来说,这楼上的小屋,是他的家,但同时爸妈的争吵渐渐的让周君感觉这个家犹如地狱一般,而自己就像一个被迫必须要在地狱工作一辈子的狱卒一样,这个狱卒讨厌地狱,恐惧地狱,厌恶地狱,但必须要活在地狱。

  清宁看到周之君冷冰冰的脸,满眼眶的泪水却没有溢出眼睛,咬着牙齿,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家门。

  屋里继续传来周柴的咆哮声:“我不仅会摔碗,我还会打人你不要忘记了!这个碗我砸了!我出趟门再来你就得给我收拾干干净净。我现在饿了不想跟你多说废话,这个饭我也不想吃,立刻!马上!给我重新做好像样的饭!这烂日子过的,要不是因为之君我早弄死你,爱上哪上哪去。”

  白心被吓哭了,不敢动,可笑的是,这种感觉这种经历不是第一次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是害怕到极点了,也是失望到极点了,忍耐到极点了,连白心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又一次怒吼顶撞周柴:“要不是因为之君我也不会跟你过这苦日子!”说完这句话,白心这个女人骨子里懦弱的天性又出来了,放声大哭起来,哭出来似乎比憋着泪水更好受许多。

  这句话里有一个点,“苦日子”这三个字触动周柴心弦,对于男人来说,女人说跟着自己过着苦日子这句话包涵了太多,但怒火攻上心头周柴总结起来就是:你在嫌我穷。

  悲哀的大多数人越缺什么就越会显摆什么,也越经不起别人嘲讽自己什么。

  周柴扔掉锅,又了出巨大的声响,慢步走上前,举起巴掌看着白心,对准了头部就要打,这一下子,周柴也是一直在忍耐着,汇聚全身的力气集于手上,这一巴掌,起码能把白心的头拍晕三天……

  周之君一脚把门踹开,冷眼看着自己的家,这争吵现场,这满桌子满地的碎碗残饭,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母亲那瑟瑟发抖的可怜样子。

  周之君一声怒吼“滚!”随着自已向父亲周柴喊出这句话,周之君眼里的眼泪也忍不住了,如暴雨一般往下滴落。

  周之君上下牙齿紧紧咬合,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哭腔。

  周柴害怕了,他退了回去,也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了下来,稍稍冷静。

  周之君:“你们敢离婚,我就退学,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爸,再让我知道你打我妈,我不会再喊你一声爸,我会带着我妈走。如果你们再砸家里的东西,我就放火把家烧了。如果我再听到你们说不是因为我就离婚了这种话,我马上死在你们面前!”

  周之君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哭腔,边哭边努力压制自己的哭腔边说这些话。

  周之君的话震惊周柴和清宁,也给了李白心一丝安慰。

  周之君进自己卧室,关上门无声大哭,咬紧牙关,咬紧手臂,手臂渐渐要被咬出血丝出来,周之君也没有停手的意思,似乎疼痛能让自己释放一下情绪。

  青春期的孩子脑袋里并没有那么深的想法,也不会想到以后会如何,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当这一口牙咬疼痛感咬的自己心上有一丝释放的情绪之后,周之君竟然有些喜欢上了自残,对于周之君来说,自残是一种释放情绪的好方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