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记忆临界
大铭2020-04-23 14:196,968

  1

  萧然和林浩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两个人一见钟情。两人相遇很是浪漫,在洛城的午后,萧然和几个朋友一起去海边聚会,林浩在海边打球。就在走到球场边缘时,球真滚向了萧然,萧然自然的将球捡起来,抬头一霎看到正在跑来身边的林浩。小麦色的健康肤色,一个简单的微笑。萧然就被这样的男孩儿吸引。半个月的时间里,她总会在海边看到他。那是她即将离开洛城回纽约的前三天,她决定鼓起勇气去认识这个男生,于是她真的这样做了,她假意散步,趁着他们转身抢球时坐在看台,拿出一包零食,假作路人很是悠闲。这个机灵的华裔小伙子早有察觉,偶尔将球刻意丢向看台,趁着捡球的机会,走近偷偷看看。几个小兄弟开始调侃“看来你的球很喜欢那个姑娘。” 他们就真的走在了一起。

  “吃这么多不怕上火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叫,萧,嗯萧然?还是?”他努力回忆。

  “你知道我的名字?”萧然一脸诧异。

  “我见过你,你来过我们学校做过华人联合会的演讲。老实说,我对你的印象蛮深的。”他做了一个手枪的手势然后指向自己的脑袋。

  “哇哦。”

  “很意外对不对?”

  “确实。”

  “你在la度假?”林浩继续问道然后喝着水。

  “嗯,暑工啦。你呢?”

  “我妈妈在这边工作,正好放假过来看一看她,哦对了,这是我电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喜欢篮球,欢迎你随时来我们学校看比赛。”

  “当然。”萧然接过他递过来的纸条。

  接下来的几个月,两个人便开始了一场爱情的博弈,以萧然的强势,自然不会轻易像一个男孩子低头,林浩总喜欢把她的手握得紧紧。“你的手好软。”

  “你牵过多少人的手?”

  “很多。”

  “你的经验可真丰富。”萧然话里带着丝丝醋意。

  “骗你的傻姑娘,除了我妈妈的手,就只有我的篮球了。”

  “骗人,你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只谈过一次恋爱的。”

  “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

  林浩看起来并不那么难以沟通,但他天生是个撩妹好手,他总能摆平萧然在爱情中不安的焦虑。他对女人,尤其是对比自己稍稍大一点的女人有着独特的魅力。

  “妈妈希望我们周末回家吃饭,不过我知道你肯定没时间,所以推掉了。”他话语里带着些许不满。

  “真的很抱歉亲爱的,又让你为难了。”

  “算了,反正我对那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好感。”他解释。

  “不要这样想,看开些啦,不过我还是会帮你争取一下,案子做完我们回去看看他们啦。”电话一头的萧然并不自然,自从工作后他们再也没能像之前那样亲密。

  圣诞节前的夜晚15号车站,纽约飘着雪花。萧然努力做完了手头的案子,赶着最后一班飞机去看林浩。她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的出现能给林浩一个惊喜。但当她出现在林浩的住处后,她的惊喜很快被一辆公交车带走。当她路过他们经常出入的餐厅,她看到林浩挽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出,她听到了心碎的声音,直到她走近,他们相望而不语,林浩急切的想和萧然解释,而陈玥却比萧然更加从容一些。

  “为什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很遗憾。”林浩面无表情,几周前他还在和自己的兄弟抱怨萧然。

  “她真是个女魔头,看来你过得并不自由”

  “是的,哪里有自由。”

  “这么看来你们很久没做了吧。”

  “相信我,你就是见了她也会逐渐失去性趣的。”

  “浩哥,这可不像你,有女人总比没有强。”

  “去你的,谁他妈跟她在一起谁倒霉。”

  “遗憾?”萧然将眼神转向林浩,她将怒火全都甩在了林浩的脸上,陈玥挽着林浩,夹在两个女人间的这个男人一时哑口无言。

  “’妈妈还在等着我们回家吃饭‘这就是你跟我说的,你怎么能这样的骗我!”萧然夹着哽咽的语气,她的泪水顺着脸颊留下。

  “小然,你不要怪他,如果你能多来陪陪他,他也不会来找我倾诉。”

  “够了!”

  陈玥拉走林浩时的那种自信是萧然从来没有过的,萧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可她却一点恨都没有。

  “这小子不是什么善类,你最好小心点。”

  “你怎么?”

  “听我说,如果过不了我这关,你也别想爸爸能同意你们俩的事。”

  “我想你应该见见他,哪怕只是见一面。”萧然有些不甘心。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了,何况爸爸。”

  “我认为你们都太偏激了。他是个有梦想,有追求的人。”

  “好了,好了,你要抬杠你自己去试一试就好了,不过我真的难以想象‘’明白人‘’变成‘’不明白‘的样子’。”

  从回忆里跳出的萧然被突然响起的列车鸣笛惊醒。尚都的15号站台,沉寂的夜晚,坐在车厢里的人低头不语。萧然胃有开始疼起来,她只想回家,吃药躺下。

  “又要下雪咯。”一个大叔在站台自言自语。

  2

  “我在陪女朋友吃饭,晚上我们就不回去了。”

  “好吧。那你们玩的开心。”

  电话一头的凌素轩酒意真浓,另一头的邱石抱起副驾座的一大包食材准备上楼。他小心的环顾停车场四周后然后迅速下了车。沿着人行道,很快的上了电梯。

  天气不大好,出了地铁,萧然大步走回社区,在一层电梯打开一刻,她和邱四目相对。

  邱石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她,他没有表现出太过的惊讶,就像在非洲时远远看着她一样。萧显得很疲惫,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按下按键,刚要伸手去按20层的时候,却看到20层已经被抢先按下,余光中她想起了这个男人。24秒后他们到达20层,萧然侧身走出电梯。邱在按掉电梯的开门开关后才出来。萧然翻着包掏钥匙,可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

  邱开了门,没有说话,直到他察觉到她的姿态异样。

  萧然终于忍不住的弯下了腰。

  “你还好吧。”

  “没关系,我可以。”

  邱见萧用手扶着门把手渐渐直起身子他才松手,直到她找到了钥匙,邱走去了2017。

  关上2018的门,萧然虚汗发身,一脸煞白,她去翻门后抽屉里的药,用门厅的一瓶冷水送下。

  “怎么总会这样?”她开始自语,阿当要来她身边闻一闻,接着又跑开,去了门口,此时她已经无暇顾及阿当。在灶炉烧一壶开水,然后切生姜片丢进里面,翻便柜子找红糖。急什么没什么,她要哭出声来,无助感让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呼!”她摸摸额头,冷静了一下。

  想都没想出门走去了2017,阿当就站在门口望着门口。

  咚咚咚……

  “凌先生,我是萧妹啊,我有事求你帮下忙啊。”

  几秒钟后,邱石开了门。

  “凌先生!”

  “他不在,有什么事吗?”

  “糖,红糖。”说着说着,她两眼发黑,晕倒在2017的门口。

  邱石一把扶助他,然后揣好钥匙抱住她回家,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在判定了脉象后,他稍有安心,抱起她去了2018。

  他按下灶炉开关,下了红糖,然后又找来两条毛巾,浸湿冷水。拖来两条被子给她盖上。10分钟后,他端着温热的姜汤来过来,扶起她,等到汤水不再滚烫,一勺一口的喂进她的嘴。

  她再无力挪动身体,只在模糊视线里淡去那些与林浩相关的记忆。

  “好丢人。”萧然下意识告诉自己。

  记忆的废片在黑暗里闪过,“我真的不希望你这样对我。”林浩带着强硬的口气。“哪里强硬?我也只是在讲客观事实啊。”

  “客观事实?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这也是事实。事实看起来无非是你理解的和我理解的不同罢了。”

  “所以呢?这就是你撒谎的原因?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

  “我们在一起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了,我只是个健身房的教练,你也看到了,我跟我妈,还有我那个该死的肥宅‘老爹’。”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造成的?”萧然质问。

  “你真的不适合做心理咨询师。”林浩悲哀得想直接走开。

  “这跟心理咨询师有什么关系?”

  “别再逼我了,好吗?”

  萧然被他有一头没一头的话气得想跳起来,他们的吵架微妙得像两个单口相声演员。

  萧然无意间看到了林浩的手机,没想到他的备忘录里留着些奇怪的日记。她猜那可能是林浩的情绪记录。她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带起。

  这个妞儿已经看了我三天了,我猜她爱上了我,呵呵

  她看起来坚强,可是柔得像海绵,看起来她床上经验并不多,不过没关系

  没有我“玩”不成的

  该死的山姆,他又要发酒疯了,不过没关系,下次他绝对不会对我妈怎样,我很快就会拿到我的武器

  “现在是尚都晚10点,2018的这名,嗯,萧,萧然小姐,刚刚服用过退烧药,她应该还服用过治疗胃痛的药物,我想这个伤寒应该和胃痛有些联系。”邱石在用萧然的手机录像。

  “他在干嘛?”萧然心想。

  “你这样吃下去会很伤身体,我拜托凌叔回来带一些中药帮你调理,还有他的红糖,嗯,你应该不用还它。”

  “别告诉他,他会担心。”病吟的萧说。

  “什么?你的家人吗?还是?”接着他要起身去拿萧的手机,但被萧一下抓住了衣角。

  邱就坐在床边,每隔上10分钟用手摸摸萧的头,从滚烫,到发汗,在喂了5次温热水后,她开始冒汗。两个小时后,萧的气息开始平稳,邱起身收拾刚刚杂乱的一切。乱而不脏,那只刚刚一直在门口盯着自己的猫这时也不那么敌意。

  萧的意识稍稍清醒,她无力起身,记忆在与她拉扯,她想起自己在纽约时的情景。在理智与情感的争斗中,她终于摆脱了记忆的牵绊。顾不上梳理,披上外套起身准备去敲2017的门。来到2017的门外,刚要伸手又犹豫了,“算了,还是改日去谢谢他好了。”她觉得自己不该再打扰那位“绅士”,她抬头看了看监控,轻轻回到自己的家。

  2018的邱很快的进入梦乡,这是他回国后的感到最困的一天。

  3

  清早,萧被手机震醒,退烧后,余痛未去,一一回复了留言,穿上衣服去了医院。

  尚都市区医院距离建德社区并不远,她拿着手机想打电话给哥哥,最后还是放弃了。“说好的,一定要自己来,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萧然不断的暗示自己。

  “喂,亲爱的,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嗯嗯,我直接去急诊吗?好好……那我们一会儿见。”

  萧然刚给她的初中同学拨过去电话,因为早早离开了国内,她唯一还能一直保持联系的就是在医院工作的初中闺蜜。能让她拉下脸来的只有医院了,除此之外,这也是她来得最多的地方。

  尚都第一医院的是新尚联盟最权威的医院之一,这里拥有最强的医疗技术,当然它的成功要归功于亿褚集团。在吵杂的急诊大厅,一个走路带风,扎着马尾辫,戴着干练的眼镜穿着白大褂瘦瘦高高的女人从人群中穿过。

  “瞧瞧,瞧瞧,我看到了谁?一个还在跟我保证照顾好自己的女人,再一次被自己的懦弱打到了!”

  “昨晚发烧了欸,不过好在隔壁有个朋友在。”

  “不要解释。”女医生将自己的一只手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然后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

  “你不觉得我的状态比以往都要好?”

  “你还要我好好夸夸你不成?”女医生一脸的冷淡。

  “好啦,这次比较特殊,回头我跟你细说。”

  “还是老三样,我尽快去看看你,这个‘小可怜’”女医生将一打单子递给萧然,然后她干练的转身离开。

  凌素轩回到家中,看到门口贴着的纸条。笑眯眯的将纸条撕下来,开门后见邱酣睡在沙发没有反应,“这臭小子。”他将一带中药包放在桌上接着走进了卧室。披着毛毯的邱石,在一角的遮掩下瞪着双眼,他刚被声响带出梦境。刚刚那些死亡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来回轰炸,尘埃和碎石里溅出的人肉飞血,他的脚下如拖着铅球,颤颤巍巍的走在一团迷雾。

  很快,凌素轩的屋子里响起了鼾声,几分钟后,他起身,看到了餐桌上的纸条,猜到是萧然留下的,嘴角微微一笑。在收拾完自己后,邱看着自己的手表,此时手机突然的响了,他接通了电话。

  萧然在医院里打了点滴,她的闺蜜卢歌在半个小时后匆匆赶过来。

  “说好了养成习惯半年来一次,你犯规了。”

  “没办法,我尽力让自己健康。”

  “大萧姐,你这可不行,两个月一来,你的身体可是吃不消的!”

  “好了好了,你快不要数落我了,今天下班有什么安排?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通过你的表情,我大概能猜到,不是什么好事。”

  “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卢歌是萧然初中最要好的朋友,尽管萧然常年在国外读书,两人也时常保持着联系。即使已经工作多年,两人还像以前一样相互交流观点。

  晚上,两人坐在萧然家客厅的吧台,卢歌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对着萧然发着牢骚。

  “你知道人到40岁的那种油腻,那种对任何事都无能为力的感觉,有时候真的令人恶心。”

  “怎么,你跟谁闹不对了?”

  “没有不对,可能是我想多了,迈过三十岁的女人还真是可怕,真不敢相信我是个女的。”

  “哈哈,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像一个活了很久的人,至少我心里会有这样的感受,很奇怪对不对?”

  “不,一点不奇怪,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纯粹又干净的灵魂。轮回个两三次什么的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两三次!天!它们不觉得累吗?做人这么难,还要反复轮回!它们呆在一个躯壳里会是怎样的一副情景!”卢歌一脸作呕的表情。

  “它们很古老,也很深邃,能轮回做人的‘老灵魂’都是上天的子民,它们是有使命在身的。”

  “说得和真的一样。”

  “你能感应到它存在是一件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你是一名医生。”

  “所以呢?你这个逻辑我真的无法理解。”

  “你记得苏洛斯城吗?我好像和你说过,那里的人是出了名的爱做梦。”

  “我想起来了,当时你形容的栩栩如生。”

  “我第二次去时真的有一些神秘的感应,就在我经过西比河时,那天刚好下了雨,我们的船要离开主河,驶向支流,河中间出现了三条交叉出现的彩虹,三条彩虹!你知道这在苏洛斯被称为什么吗?”

  “什么?”

  “上帝之门,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很特别的仪式,穿过这道门的人将会收到一份上帝特殊的使命。当你知道,苏洛斯人很懒,他们宁愿在家里做梦都不会来这里。”

  “为什么?他们不愿意收到一份上帝的礼物吗?他们那么虔诚的信仰他们的神。”

  “不,他们认为这道门过于奇特,它的魔力让他们感到畏惧。”

  “多可笑的答案,这明显是一个幌子。”

  “事实就是这样,每年这里都会死去一些人,巧的事,这些死去的人都是苏洛斯人。”

  “真的假的?当时一定很惊悚对不对?”

  “不,只是有些紧张,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处在三条彩虹交接的空间里时,以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后来呢!”

  “我问了当地最有名的‘梦语者’,她就告诉了我关于‘老灵魂’的事。”

  “‘老灵魂’?噗!你是说你能通过那个空间是因为灵魂的问题?”卢歌忍不住笑出来。

  “谁知道呢。”萧然耸耸肩。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老灵魂’,哈哈哈哈,灵魂难道也分‘新’和‘老’?”

  “当然,虽然我开始也不信,不过她越说越有那么些道理。”

  “所以‘新灵魂’是小白?‘老灵魂’是老油条?哈哈哈哈”

  “哼,你可以这么通俗的理解。我也有些质疑。”

  “得了,没准儿那只是个巫术,或者只是个传说,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你也能感应到有事发生了。”

  “其实,确实发生了一些……”

  “说来听听。”

  “在我接手的几个案子里,有一部分患有神经症的人,不同的年龄,你能想象一个已经步入中年的女人,她的内心简单得像一张白纸,只有草草几笔的勾勒,而有的年轻人却在心里建出一栋老房子,好像他们早就熟悉生存法则一样。”

  “可能他们成长的环境不同,经历也不同。”

  “不,很多案例在证明,我们有太多时候在错误的解读。”

  “真是越聊越深了,我们换一个轻松点的话题好了。”卢歌喝了一大口。

  萧然撇撇嘴,她把手机递给卢歌。 “我的邻居家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但清早我看到了这个。”

  “哇哦!”卢歌看到手机里的视频,如梦惊醒一般。

  “老实说,如果我知道这个人是一个陌生人,我真的会很害怕,至少会后怕。但我没想到自己为什么还能这样淡定的和你聊天。”

  “他是谁?”

  “我邻居家的客人?”萧然猜测的口吻提醒了卢歌。

  “他对你有意思。”

  “什么?”萧然笑笑。

  “他看起来很自觉,我倒觉得他是个颇有心计的人,一个大男人如果不是暗恋你,不会做这种干净利索的事,男人不贪女人美色是不太合理的,但情况也分很多种,一是他压根儿就对你没意思,或许他有家事,或许他有意中人;二是他可能是个同性恋;三是他很想证明自己,但这种情况也是建立在一个动机之下,那就是他很想得到你。”

  “噗,不要那么认真,我现在只是拿不准要怎样谢谢他。”萧然为卢歌带跑话题的行为逗乐了。

  “这有什么拿不准的吗?敲门,握手,感谢!顺带留下联系方式!”卢歌被萧然莫名的拧巴整得很来气。 “这种事还需要纠结?我看你真的病糊涂了。”

  “是啊。”萧然话里有话。

  “我觉得你现在可以尝试转转方向了。”

  “嗯?”卢歌适宜她看看自己的手机监控,那个昨晚出现的男人走出了2018。

  “不早了,该回家了,来你这里还真是有好处的。”卢歌伸伸懒腰。

  “什么好处?”

  “希望的好处。”

  “你真是喝多了。”

  说完,卢歌拿起她的风衣和包包,醉醺醺的离开,她执意将萧然家的门关上,然后大步走向电梯。

  邱石正拿着一包垃圾,在他关上电梯的一刹,一个女人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