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正2018-03-12 16:521,357

  搬离了院子以后,家里的物件也开始一件件地被搬出了屋子移到了废墟上。也许是忙,我和雏没再去小二家找小二给雏留下的东西,也许也是因为认为找不到了吧。雏和我天天就在院子里进进出出,帮着大人收拾一些零碎的东西。而房子一旦被清空了便会被推倒,因此收拾的才格外得慢。

  “正哥,昨天我爸收拾着的时候又哭了。”

  “哦。”

  这已经不知道是两家的大人们第几次抹泪了。我看着雏和我家仅剩的两个大屋,突然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坐到了地上,呆呆地看着两间屋子,两间屋子中值钱的物件都被搬走了,明天它们就会被推倒了。

  “你家东西都搬完了吧?”

  雏也坐到了地上,问着我,眼里带了绵绵的爱意,对老房子的不舍。突然,一个东西从我脑海里闪过。

  “戒指还在我的床下呢!”

  我正准备站起来去拿,雏却对我笑了笑。

  “记性!还是我去吧。”

  我坐在地上看着雏走进了屋子,院子周围又开始响起了机器震动的轰隆声。“真烦人。”我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捂住了耳朵。

  大概过了2分钟,雏还不出来。我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进了屋子。

  “雏!”

  进屋的那一刻起,是我这辈子最不愿意回想的画面,雏倒在了地上,头上冒流着血,身上还压着几块石头。我跑到了雏的身边,哭着把那些石头块从雏身上移开,还猛踢了一脚雏头边的蘸了血的石头。

  “疼——”

  雏终于发了声,脸上都是泪。但雏还是抬起手把手中的戒指给了我,我哭得更厉害了。我把上衣脱了给雏捂着头,衣服很快就溻透了。

  “雏,你等会儿,我去叫人!你不能死,小二留给你的东西,你还没找到呢!”

  我抹了抹泪,就冲出了屋子,明明知道到雏伸着手不想让我走,我却还是离开了她。屋子里,一道白光照着雏,是从屋顶掉下了石块后形的孔里进来的光。雏就像受伤的天使一样在白光里躺着,白色的连衣裙沾满了灰土,沾满了鲜血。我没能看到扭身后雏的眼睛慢慢闭合的样子,没能看见她瞳孔里慢慢扩开的黑色。

  去找人的一路上我埋怨着自己:“为什么让雏去拿戒指?为什么砸的不是自己?为什么都没注意到屋子的房顶充满了裂纹?为什么……”

  再次进屋子里时,雏父雏母都跪在雏的旁边哭着,雏已经闭上了眼,仰面对着天空,湛蓝的、孔缝里的天空。只是不知道雏是怎么了,嘴角在上扬着,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

  最终,雏被送到了医院。但其实在场地每个人都知道,雏已经死了,在送上救护车前就已经停止了呼吸。当时我在救护车上看着雏,心里依然是在谴责自己,并不紧紧是因为雏的死跟我有直接关系,还因为雏最后想让我陪在她的身边我都没能满足她。

  那几天,不知道是因为天气不好还是因为我的泪没有停过,老天爷也为雏的离去而难过着,甚至流了泪。

  在雏准备被火化的日子里,我发了疯似地去小二家的废墟里给她找小二留给她的“宝物”,但却没找到。可即使如此,雏躺在玻璃棺里时的嘴角依然上扬着,她没有怪我。

  雏的骨灰被雏父雏母带回了他们的老家,他们跟胖子协商,把房子换成了现钱,胖子还补给了他们一份不菲的抚恤金。

  自此,他们就离开了这个让他们伤心欲绝的地方,回了老家。

  自此,我们就再未见过雏的父亲母亲。

  自此,我的童年就以这样的结局结束了,而能承载我童年欢乐记忆的地方和人都已经消失了。

  但幸好,我还有一盒弹珠和一个戒指。

继续阅读: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