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杀机一现顿消然 同榻非是本心意
济水2018-03-15 14:484,560

  冷逸见状迅速跑上前,说道“老实点,你以为你是肉粽啊!可惜少爷不喜欢吃肉粽子!”说完便准备打开锁灵网,可是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网结在那,回身对站在那里的山田伊藤喊道:“打开!”可是山田伊藤犹如呆子一样,杵在那里丝毫没有打开的念头。看着锁灵网里的婉玫此时喘息着,额头上也渗出滴滴汗珠,知道时间越长婉玫会窒息,冷逸跑向马前抽出银枪朝向山田伊藤嚷道“把机关或者钥匙交给我,不然你永远也别想回东洋!”枪尖指着山田伊藤的眉宇间。此时,山田伊藤终于开腔说道:“不是我不想帮你打开,宗神交予我锁灵网时,并未告诉我如何开启!”

  冷逸凝视着他,从眼神之中也知他所言非虚,可看着婉玫痛苦的样子自己却束手无策心中万般焦急,一怒之下抬枪便把山田伊藤拍倒在地。然后继续打量着锁灵网想要找到真正的暗记在那,突然耳边一个急速的声音传来,想要回头看端详时,只见一道金光扑向锁灵网,嘎嘣一声网被自动打开,婉玫的身躯也瞬间舒展开来。扶起婉玫从锁灵网内解脱出来,正待要看明白是何物件隔空打开的网时,只见网中央一个黑色圆点处在簌簌的抖动,一把金黄色的月牙形的钥匙在一点点向外攒动,冷逸知道这是东洋的隔空取物的小伎俩,殊不知冷逸这次低估了,正准备俯身抓住那把钥匙时,猛然见钥匙好似注入神力一般急速的冲向冷逸面颊而来。

  冷逸一个仰身快速避开钥匙,继而拿起银枪顺势一挡,只觉得一把小小的钥匙敲在银枪之上震得虎口想要撕裂一般的生疼。力道被一挡之间也化解掉,钥匙也随即掉落在地上。冷逸起身四周环视了一番,感觉到一个气场在渐渐离他而去,不是高手绝非能够达到如此之高的气,但是再想去搜寻这个气场的源向时,那股气已瞬间的从他的周围彻底的消失掉。“什么人能够如此强,竟然能够运气隔空飞物、取物,而且气场如此浑厚,可我为什么丝毫未曾察觉,甚至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听到?”冷逸心底暗暗在思量着。

  “疼死我了啊!我的衣服都被弄破了,呆……子,哦,不对,少主,你干什么呢?”婉玫整理着褶皱的衣衫问道。因为冷逸再打掉钥匙的那一刻,婉玫只顾得死盯着山田伊藤唯恐他跑掉,所以无暇注意其他。冷逸拿起银枪,低身捡起那把月牙钥匙并把锁灵网揉做一团走到马前,全部扔到了背囊之中。回头问道:“你没事了吧!”朝着婉玫走去。

  婉玫听到这句关心的话语后,忍不住心头一暖眼角有泪花闪过,怕被冷逸看到迅速的转过头回答道:“肉粽子能有啥事,不要你管!”说完后注意到不远处的山田伊藤,立马火气上来了拔剑跑向他,抬剑准备砍下。冷逸见到她如此的冲动,而且怕这一剑下去,以后会让江湖中人所不齿,言而无信。所以大喝一声:“住手,我说了放他走,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我不杀了他难消心头之恨,别阻拦我,我现在可是佛挡杀佛,人挡杀人!”婉玫不管不顾的继续想要砍下,全然不理会冷逸的阻拦。“放肆,难道你全然不顾我们破军门的威信和江湖道义吗?难道身为少主的我,这个也无法让你停下吗?”冷逸很是恼怒不想由得婉玫胡闹。

  婉玫此时停下挥下的剑,小脸一阵青一阵白,鼻翼颤颤未动话语间已带出哭腔:“凭什么都欺负我可以,我就都要听之任之!”说完扔下剑蹲下哭了起来。这下,冷逸万万没有想到挠头马上变换了另外一种语气委婉的对婉玫说:“我也没说什么,不就是不要你杀他吗?干嘛还哭鼻子啊!”

  “我就哭,你莫管我!”哭声更大了,可婉玫自己知道俯首将头埋进双腿间,只是打雷不下雨罢了。冷逸听到哭声愈演愈烈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不让你杀他,但你可以用其他方法惩罚他出出气吗,也不至于哭的这样稀里哗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怎么着你啊,我是有嘴也说不清!”

  婉玫听到可以惩罚山田伊藤出气,立马抬脸喜笑颜开说道:“那也好,起码心中这般怨气也能发泄出来,可怎么惩罚他才好呢!”站起来拂拭下衣衫,心中顿生一注意,对冷逸说:“看看这个臭东洋鬼,弄个破网把我衣服都给搞破了,这样我把他的衣服也给撕烂,让他穿身破烂回东洋!”然后拿起地上的玄铁剑,准备划破山田伊藤的黑衣衫。

  “你就不能端庄淑女点,亏你还是个女孩子,你好意思去撕烂一个大男人的衣服!”冷逸面带笑意的看着婉玫。婉玫听到后迅速的停下动作,转身冲着冷逸嚷道:“你什么人啊,没意思江湖儿女还在乎这些!”话虽如此,但是婉玫也觉得如此大为不妥,可就是想以此方法惩罚,灵机一动:“我不能,你能啊。少主大人,您就代劳下,帮我惩罚他割烂衣服就好了!这样我心里也就痛快了!”

  “你说什么,让我堂堂一门少主去无聊的割别人的衣服……”冷逸无奈的摇摇头,“你不帮是吧?”婉玫立马晴转阴,倾盆大雨仿佛马上就会在眼中流出一般。

  “怕了你了啊!”冷逸拿起枪,不曾让山田伊藤有丝毫的回应,一番抡枪过后,片片衣衫碎片飘落下来。“好啊,啊……。你都干什么啊,你怎么那么坏又欺负我!”婉玫羞红了脸捂住双眼转过身去。

  “我又怎么你了啊,不给你出气不行,出气了还不行,小姑奶奶你怎么那么难伺候啊!”冷逸并未仔细去看山田伊藤,只是盯着婉玫看她脸红双手捂面时的样子很是可爱,回头一看才明白了,原来自己一顿旋抢过后,山田伊藤身上已无黑衣外衫,仅剩腰间两片相扑带遮羞,正待要赶他走时,突然注意到山田伊藤的腰间有一亮物闪耀,抬起抢对着山田伊藤问道:“腰间何物?解下来!”

  山田伊藤无奈只得拔出腰间的物件扔给冷逸,拿在手中后才看清楚,原来这是鳗骨刀,虽非铁钢但硬度要强之百倍,韧性要软很多,只是听说过这是藤野武宗里的宗神的随身挂件,向来是刀不离身,为何此时却在山田伊藤身上。疑惑的问道:“鳗骨刀为何在你身上,你带着干什么用!”

  此时山田伊藤也不由得对冷逸的渊博大为叹服,因为鳗骨刀知者甚少,但是他也知道此刻已无力再索回,索性也就全盘告知冷逸:“宗神临行前,叮嘱我们一定要将锁灵网和鳗骨刀完好无损带回,可败局已定我也无力回天,可刚才你问我如何打开锁灵网,这就是可以打开它的东西,但是我怕给你后锁灵网就被割碎,这样我一件宗神的东西都带不回去,回去也是一死,但是我如果隐瞒这把鳗骨刀起码我回到东洋还能有些许生机!”

  “你的意思是这把鳗骨刀可以割开锁灵网对吧!”冷逸闻听此言心下窃喜,一会功夫得到两件宝贝,然后挥手对山田伊藤说道:“你可以回东洋了,即便受死也死在你们的国土上,不要再和他们三个一样玷污我们中原净土!滚吧!”说完就把玩着鳗骨刀,脑子突然闪现一个念头,然后看着山田伊藤灰溜溜的走远,可就在走出五丈开外后,只听得一声惨叫山田伊藤扑倒在地,冷逸迅速跑上前,忽然那股气场再度出现,想要再度搜寻时又陡然散去了,冷逸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山田伊藤,看到他青筋暴露双目圆睁,充满了极度恐惧的眼神,胸间多了一个黑色的手印,“鬼手煞,这一招不是早已失传了吗,怎么会出现。而这个气场为啥出现两次我都察觉不到呢?”冷逸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婉玫身边。

  “走吧,我也报仇了,你也得到宝贝了!还愣着干嘛快赶路找家客栈填饱五脏庙,睡个舒服觉去!”婉玫不屑地看着冷逸不停的把玩着鳗骨刀,以为冷逸在沾沾自喜呢,其实她不知道冷逸真正想的是另外的事情。

  冷逸一手提枪一手拿着鳗骨刀走到马前,准备把刀扔到行囊时,看到了丢落在里面的那张锁灵网,忽然想起了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然后拿出锁灵网,用鳗骨刀将千年蚕丝一点点割断解下来,又将锁灵网铺在地上瞅了瞅婉玫后,迅速的将锁灵网划成几片,然后将玄钢碎片用千年蚕丝串接在一起,一件短衣衫做好了。拿起来扔给了婉玫:”穿上吧,江湖厮杀刀剑无眼,穿上这个一般刀剑伤不到你身!”说完牵着马径直走去。

  婉玫接过这件沉甸甸的锁灵网改成的护甲,从头上套过大小正合适。“怪不得他刚才一直盯着我瞅,原来是为了改这个护甲。”穿在身上后,婉玫心头一阵暖,原来他还是如此细微的男人,而且还有他刚性之外的一份柔性,不由得愣神看着冷逸的背景渐渐的走远。

  “别看了,我背上没有字!没有岳飞的精忠报国刺字,快走吧,要不然前面唯一的霸石岭那家悦来客栈就打烊了,你还真想我们今夜露宿街头啊!”冷逸飞身上马,扬鞭分奔十里以外的霸石岭而去。

  婉玫听到冷逸这番话后,脸又一下红了,可嘴上仍不示弱:“露宿街头怎么了啊,晚上听说这个镜湖桃林里有女狐狸精,兴许抓了你去吃掉!”说完也骑马快速的跟随上冷逸。

  霸石岭到了,不远处“悦来客栈”四个灯笼忽闪忽闪的随风飘摇着。

  伙计正在往客栈里搬门板打烊,看到一少男少女骑马而来后,颠颠跑上前,手抬抹布好似为客官扬去一路风尘一番,继而搭在胳膊上,高声喊道:“小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心底却在窃喜,又一对小肥羊就要躺在砧板上任其宰割一般,眼神之间烁烁放着贼光。

  冷逸还未曾开口,婉玫蛮横抢言道“小什么小,咋了年纪小就不待见我们!”

  “人家伙计好心问你,你也像吃了火药一样,你属炸药的啊!”冷逸跳下马,将马缰绳扔给伙计,对伙计说道:“我们住店,马要喂上好草料,给我们两套天字号客房,准备下饭食。”说完径自走进客栈。

  “你才吃火药呢,伙计,分清我和他的马,记得给他的马多喂些巴豆,最好一点草料也不给,做好了本姑娘有赏!”也随即跳下马跟随冷逸走了进去。

  伙计在后面叫嚷道:“客官大可放心,请好吧您呢!两间天字号客房!”牵着两匹马走到后院,偷偷的摸了下马背上的背囊,心道:两只小羊够肥的啊!

  走进客栈后,只见客栈老板趴伏在案桌上拨弄着算盘,听到伙计叫嚷后翻开账本飞速的看完后,对冷逸婉玫说道:“不好意思客官。天字号只剩下天五号一间客房了,您看可以吗?”

  婉玫听完用力拍下桌子,怒吼道:“你们这是什么客栈,连两间上好客房都没了吗,那你们还开什么客栈,不会是黑店吧!”

  “客官息怒,我们霸石岭来往多是矿主富豪,他们一来就会包下天字号客房一月之久,您二位爷也就是赶巧,潘大富今日刚刚退房,不然今晚连这一间也没有!”客栈老板满脸堆笑的说着。

  “没关系了,老板,那间天字号就给这位姑娘住下,你再另外给我随便开间房就可以!”冷逸随即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交给老板。

  老板接过银子,更加殷勤起来但更觉得不能让这两位客官走掉,极力的解释道:“客官,实在不好意思,本店就剩下这一间客房,其余的客房就连马棚都被矿主们给他们的苦工包下了,现在小的我晚上都是住大堂!您看要不你们就住一间天字号客房可以吗?”

  冷逸面露囧色说道:“怎么这么凑巧,那没办法了,只好如此。这样,老板客房给我另备一张床总可以吧!”

  “客官,不是小的不给您准备,您看就连我晚上睡大堂都是在桌子上,一张空余的床都没了,实在抱歉!”虽然面带愧疚但手攥的银子更加紧了生怕煮熟的鸭子飞掉。

  “什么,一间房也就罢了,还一张床,你叫我们晚上怎么睡,那不成让我和他同榻。白日做梦!”婉玫不依不饶的叫嚷着。

  冷逸也很无奈的调侃道:“现在都是三更天了,还白日做梦,我看我们应该是三更做梦才对!”

  婉玫撅起小嘴,怒冲冲的抡起拳头砸向冷逸说道:“你少臭美,不是看天色这么晚,鬼才喜欢和你一个房间,还有就算一个房间,那也是我睡床,你睡地上!”说完就冲着老板嚷着:“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那么大地界就别开客栈,给我开门去!”

  客栈老板终于心安理得的将那锭银子揣入怀中,从墙上摘下天五客房的门牌,头前带路领着冷逸婉玫上了二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