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回 旧恨复仇反被困解毒新招祈天晴
济水2018-03-21 08:153,664

  看到婉玫和楚水寒走出去后,冷逸还没等上前准备细细追问下到底能否彻底解毒时,就觉得身后飞来一人影也知道是谁,也就压根没去回避。原来馨月终于盼着房间里只剩下师傅和冷逸两人里,再也忍耐不住的分身扑了过来,一下子将冷逸压在了地上。

  白髯老叟看到拍着手幸灾乐祸的喊道:“好玩,打架了,加油!”听到这话气的冷逸哭笑不得,大喊道:“白老头你管管你的徒弟行不行,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骑在冷逸后背上的馨月双手狠狠的卡住冷逸的脖子,大声的喊道:“你还敢回来,就该想到我会怎么收拾你!”冷逸夸张的张大嘴巴,两眼上翻一句话也不敢反抗。

  持续了一会后,馨月暂时真的还没想到具体惩罚他的“酷刑”,就用力的拍了下他的后脑勺问道:“说吧,小子,怎么能让本姑娘彻底消气,说的好的话本姑娘就放过你!”问完后没听到冷逸回应,双手并未松开站起来用力的在冷逸的屁股上狠狠的踢了几脚,说道:“少跟我装死,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吧!”还是没反应,吓得她赶紧松开手再看冷逸啪的一声瘫在地上,撞在地板上。

  这时吓得馨月有些后怕的跑到白髯老叟的跟前问道:“师傅,他是不是死了,我也没怎么用力啊!”

  白髯老叟板起脸郑重其事的说道:“半天都没个反应肯定是死了啊!”说完扭头偷着笑了起来,可没敢出声。

  “那怎么办,谁知道他这么不抗打,原来在山上我记得怎么打他都没事的,怎么这次回来就不行了啊!”边说话边悄悄的擦着眼角流出的泪,轻轻的来到冷逸进前蹲下来伸出手试试他还有没有气息,一试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吓得白髯老叟也赶紧过来问道:“月儿,不会真死了吧!摸摸他心跳还有没有…”老叟也陪着两个人玩起来。

  馨月坐起来将手伸向冷逸怀里,摸了一会自己不由得脸红起来,但是摸了半天后却丝毫感觉不到心跳反应,她怎么会知道冷逸的五脏六腑已和常人完全不同,而且就算能摸到心跳也是很微弱,如同死人一般。吓得馨月的脸色煞白。

  白髯老叟也煞有其事的伸出手摸了半天,最后才在冷逸胸膛右边摸到了微弱的心跳,很是奇怪的望着冷逸却说不出话,嘴里一直嘟囔着:“不可能,他怎么可能………。。”

  “师傅到底怎么了啊,哥哥是不是真的死了啊!”这时的馨月泪犹如瀑布一般的哗哗的掉下来。

  突然哭声戛然而止,只见冷逸缓缓坐起来看着白髯老叟笑着说道:“终于清静了,白老头你这个疯丫头还是这样,风一阵雨一阵的真让人受不了!”

  再看馨月张着嘴巴,腮边挂着泪滴眼睛却已冒火般的望着“起死回生”的冷逸,无奈自己的哑穴和涌泉穴被冷逸迅速的封住了,全身动弹不得。冷逸站起来抱起馨月,把她放在了桌子上。这时的馨月抬着一只手臂,样子很是可爱一动不动只能看到两只乌溜溜的黑眼珠在怒视。

  “白老头,你家今年肯定发大财,看这只招财猫多可爱!终于可以安静的和你聊会了啊!小丫头,老实的呆一会,哥哥高兴了就帮你解开!”说完就拉过白髯老叟来到一旁。

  还未等冷逸开口,白髯老叟就急切的问道:“小屁孩,你的心脏怎么搬家了啊!这可是内力修炼到元婴境界的高人才可以,老头我都没能达到这个境界,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冷逸听完很是纳闷的问道:“白老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什么心脏搬家?”一边抬起手摸了摸真的感觉不到心跳,再摸向右边才依稀微弱的能感觉一丝心跳的颤动,自己也纠结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会遇到什么世外高人,或者有什么奇遇吧!说来听听!”

  冷逸冥思苦想了一番也没记得遇到什么高人,只是想起那次在蜘蛛王洞穴中毒那次之后也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变化,但是专心于玉玺的事情也就忘记了这事,此时想起来就将那晚在洞穴里的经历说给了白髯老叟听。

  白髯老叟听完后拿起冷逸带着扳指的手看了一番,啧啧的赞道:“小子有福气啊,鬼蛊王的魔戒被你得到了,这个不知道多少武林人厮杀这么多年,也没能让其重现天日。这可是奇珍异宝!”

  “怎么,白老头你喜欢送你了啊!”说完装作要摘下的样子,忙活了一番再看白髯老叟望眼欲穿的盯着真以为冷逸能摘下来送他,冷逸笑道:“不是我不送你,实在是摘不下来!”

  “你,早知道你舍不得!算了,我也没打算要。对了,你刚才说你中了毒蜘蛛的毒然后用你师父的办法不但解毒,而且还倍增内力。我觉得………”

  冷逸听到老叟这番提醒,激动的抱起他说道:“白老头,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办法也能对丫头的毒奏效!”

  “不是很确定,但可以先试试!”老叟也不敢很肯定的回答。

  冷逸觉得反正暂时还不能找到真正的解药,起码先想办法不让婉玫毒发。想到这里就迫不及待想赶往千年玉冰池,这时坐在桌子上的馨月看到冷逸要离开急的说不出话,只能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冷逸听到了看了看,来到桌子前问道:“月儿,我问你回答,如果是就眨眼一下,不是就两下!”馨月听完赶忙眨了一下眼睛,冷逸觉得好笑,就问道:“如果我给你解开穴位后,你还会不会报仇!”

  只见馨月想了想眨了两下,冷逸退后一步说道:“幸亏我没给你解开,不然真是放虎归山!”馨月听完赶忙眨了一下眼。冷逸明白这小丫头不报复才怪呢,装作可怜兮兮的说道:“小丫头对不住了,哥先去帮我朋友解毒去了,你就在这委屈一会吧!”说完拉着白髯老叟就奔向千年玉冰池而去,完全不管馨月呜呜的声音。

  而楚水寒和婉玫从厅堂走出来后,两人一前一后的的沿着石阶缓缓的走着。楚水寒走在前面,一身白纱长袍可能太长,而婉玫是紧紧跟在他身后,所以上台阶的时候经常踩到楚水寒长袍的下摆,搞得他有好几次踉跄的差点摔倒,婉玫跟在后面见到他的窘态也觉得好笑,但有不好意思笑出来只好用手轻轻的捂住嘴唇,连连的道歉。

  楚水寒几次回头看着婉玫笑的样子时都禁不住看的有些发呆,婉玫看到他这般盯着自己看时不由得害羞的低下头。楚水寒说道:“你叫婉玫是吧,你刚才笑的真的很美!”

  婉玫听完后突然心里特别渴望这句话是从冷逸嘴里说出的,甚至恍惚的感觉眼前站着的正是她的冷逸哥。顿了顿定神说道:“你直接喊我婉玫就可以!这次麻烦你了!”

  “没事,如果能给姑娘解掉毒才好!带姑娘到了之后,我就跟师傅说,去找毒婆婆看她有没有办法为姑娘配出解药!”

  “谢谢你!”婉玫真的不知道如何称呼楚水寒。他听完后说道:“婉玫,你以后叫我水寒就可以!”

  婉玫却一时间无法喊出这个称呼,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不一会两人来到了一个洞穴前,楚水寒说道“婉玫,我们进去吧!千年玉冰池就在里面。”

  两人来到里面,只见洞穴中央有一个四方的白玉晶莹的池子,池子上方还萦绕着白雾,进到里面觉得很是凉爽,楚水寒说道:“这个池子对我们习武之人来说,如果在里面呆上一个月起码能抵上平日里我们修炼一年的内力,寒气可以冰封冻结一些普通内力无法打通的穴位,冻结后就可以用内力冲破穴位的封门,犹如破冰一般轻而易举,所以自小师傅就让我们师兄弟们每隔一个月就来这里修行!”

  婉玫来到池子前摸着池沿感叹的说道:“真的有如此之好,哥要是能来就好了啊!”

  “哦,你说的少侠啊,我听师傅说过他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的,不过我自小经常被师兄们带着闯荡江湖,所以也只是久闻少侠并未谋面。”楚水寒说道。

  两人一时间没了话语,沉寂了片刻后楚水寒开口继续说道:“婉玫,带你来这里,只是说暂时封住你的穴位命门不让毒发攻心,这个池子是无法帮你解毒的,但是起码可以让你短时间内不会忍受毒气的困扰!”

  “恩,那我直接坐到池子里就可以是吗?”婉玫说着就想抬脚迈入池子里。

  楚水寒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了啊!婉玫,之前我们来修行来这里,师傅都是要求我们脱去衣物,身上不能有任何物件的,那样会影响寒气!”

  婉玫听完不好意思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也要………”

  “恩,放心,婉玫!我会站在洞外的,一来防止有人干扰,二你在里面也可以静心吸取寒气!”说完就走出了洞穴。

  婉玫站在池边望着他离开后,迟疑了片刻后才缓缓的解开丝带,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玲珑羊脂般的身体在寒气的笼罩下若隐若现,仍不时的回头望着洞口,而此时的楚水寒纹丝不动的背对着她站在那里。婉玫终于迈进了池子,找了一个石阶坐了下来,只觉得瞬间全身的毛孔被刺开一般,寒气簌簌的钻入体内,而先前白髯老叟刺入她身体内的胡须,被寒气带过后变得硬硬的,婉玫微微转动手臂的时候都会觉得好似针扎一般。

  渐渐的自己被这种很惬意的清爽的感觉困意来了,就依偎在池边睡着了。守在洞外的楚水寒心里却是另一番心境,他在想里面这个女人有着馨月相仿的面容,但是却也有馨月所不具备的一份感觉,他说不出来但是这种感觉却深深的吸引了他。原来在深山里经常和馨月在一起,就深深的喜欢上她,有时也会偷偷说出自己喜欢她的话,但是都被馨月回绝一句“小师哥,我也喜欢你啊,因为你是我师哥!而且,我要嫁给冷逸的啊!“虽然那时他没有见过冷逸,但从那一刻他就深深的嫉恨起冷逸来,尤其是今天见到冷逸后更加的强烈起来,再次看到冷逸和婉玫的关系甚笃非一般后,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得到这个女人,这也就是他看到婉玫被震惊后陷入深思的原因所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