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风月楼内撒花瓣定是胜算险象生
济水2018-03-21 08:194,636

  龟奴看到冷逸三人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非富即贵一般赶忙迎了上去殷勤的问道:“三位爷,里面请!今个我们这有花酒大会,您可是来着了啊!”

  “睁开你那狗眼看清楚,我是女的啊!”婉玫本来一肚子气就不知怎么发泄,怪就怪这龟奴眼拙。

  龟奴闻听此言这才上下打量了一番,嬉皮笑脸的抬起手在自己脸上轻轻的打了两下赶忙说道:“小的就是狗眼,没能识出姑娘,该打该打啊!三位里面坐吧!”心里却在想这种地方还真没见过有女人上门的,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且这两位爷的口味还真不同于常人。

  三人找了靠前的座位坐下,龟奴赶忙倒好茶水招呼一番后给远处的老鸨递过一个眼神。再看远处站着正招呼客人的老鸨,扭摆着胖胖的腰肢走了过来,她从龟奴的眼神里明白了这几位是雏,不是达官即是贵人油水大得很。

  脸上的胭脂粉也盖不住老鸨沟壑很深的皱纹,一笑之间簌簌的掉落着粉末,嘴唇涂抹的猩红好似吓人,“哎呦,爷,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我们风月楼了啊!”说着老鸨抬起香帕拂撩着冷逸和楚水寒,正想去挑逗婉玫时才突然发现是个姑娘,抬起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

  老鸨嘴巴张的大大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而坐着的婉玫看到她如此风骚眼神里充满了厌恶,恶狠狠的对着她说道:“拿开你那脏手!”

  回头看着冷逸他们也被这种阵势弄得满脸羞红,心里也不是很气。老鸨赶忙满脸堆笑的说道:“爷,今个你可是来着了,我们风月楼的花蝴蝶今晚可有花酒大会,谁要能赢得头名咱们花姑娘可是会陪他通宵花酒!”

  冷逸正是为花蝴蝶而来正愁在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如何能够找到她发愁,闻听此言也就顺势说道:“今晚爷就指定花蝴蝶陪我们喝酒了啊!什么时候开始?”

  “花姑娘正在房间梳洗打扮呢,一会就开始!”老鸨低着头仍不时的望冷逸和楚水寒身边蹭来蹭去,可当再次看到婉玫恶狠狠的眼神也只好再次作罢,顿时索然无味悻悻的说了一句:“几位爷,您先喝会茶!花姑娘一会就出来了,照顾不周啊!”说完就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听到冷逸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花蝴蝶的时候顿时气的两眼冒火,双拳紧握仔细听都能听到婉玫嘎吱嘎吱咬紧牙关的声响。“哥,你不是说来这里要找舵主的吗?别告诉我这个所谓的什么花蝴蝶就是……”

  “对啊,我没来得及给你们说,这个花蝴蝶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冷逸无奈只好说道。

  婉玫站起来拿起椅子朝冷逸身旁凑过去,冷逸明白又要被虐了。果然婉玫从桌子下伸出手指掐住他大腿内侧,脸上却笑嘻嘻的说道:“哦,哥,原来我们分舵是这种地方,那你也经常来了啊?”

  “哪有,我也是第一次来!再说是许木告诉我花蝴蝶在这里的,不是为了打探下消息我才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啊!”冷逸忍着痛脸上不露声色的回答道。

  楚水寒也很奇怪为什么不直接去皇宫而是来这种地方,现在听来也就明白了。

  冷逸用眼神苦苦哀求着,婉玫看到这般也就不再耍性子松开手,端起桌上的茶杯想要喝口水,突然看到了老鸨正眼神怪怪的盯着她看,恶心的将茶杯放回到桌子上。

  冷逸和楚水寒四下张望了一番,这个大厅的客人鱼龙混杂,有商贩,有富商,当然也不乏江湖中人,甚至在头排的位置还有几个锦衣卫装束的人,大声叫嚷着。

  看到这些冷逸才明白了许木说过的,花蝴蝶之所以选择这个可谓是江湖百晓生的地方,确实是良策,不同渠道形形色色的人群都能接触到。

  “噹……。 噹…。 噹…。”只听得三声清脆的锣声响起,众人都抬眼望去之间龟奴正站在二楼上举着铜锣喊道:“各位爷,时辰不早,我们花姑娘也知道众位都等了很久,花酒大会现在开始,有请花姑娘!”说完抬手指了指二楼正关闭房门的房间。

  楼下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了过去,包括冷逸和楚水寒。婉玫看到两人也是如此神态的时候,气的端起桌上的茶泼在了冷逸头上。

  “丫头,你干嘛!…。。疯了啊!”冷逸擦了擦头上流淌下来的茶水,一片茶叶正好落在他的人中位置上,样子十分滑稽,就好似东洋倭寇一般。

  婉玫本来气鼓鼓的脸蛋顿时被他的窘态给逗笑了,捂着嘴说道:“看你上火,怕你流鼻血给你灭灭火,不感谢我还怪我,好心没好报!”

  冷逸拿起桌上的手巾擦了擦脸,无奈的说道:“我上什么火,不就是想早点见识下这位女舵主吗,你想哪里去了啊!”

  “是吗?!你们男人全都一个德行,见了美女眼睛都拔不出来了啊!”婉玫说这番话的时候,看看冷逸再瞧瞧楚水寒。

  两人也都被她的眼神给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低下头不再去看二楼。

  “哇,好美啊!”

  “仙女啊!”

  “靠,直接跟老子说,你一晚上多少银子,老子包了啊!”

  人声嘈杂起来,欢呼声口哨声淫笑此起彼伏。冷逸和楚水寒才再次抬起头向上望去,二楼上站着一美女,她身穿浅粉色的修身旗装,凸现出她修长匀称的身姿;那粉色极淡已经接近白色,但是却很妩媚,就似少女脸颊上最自然却最诱人的红晕。

  衣袖,襟前,袍角却用素金色镶了宽宽的边儿,更衬出高贵之气;衣上精细构图绣了绽放的红梅,繁复层叠,开得热烈,看得让人心里也觉得热乎,足上一双同色的花盆底儿,缎子面儿上用珊瑚珠配着金线也是绣的红梅,厚厚的鞋底里做着镂空的小抽屉,盛着梅花香粉,走一步,地上就留一个盛开的红梅花印记。

  头发只盘了简单的髻, 后面一半仍是垂顺的披散在腰后, 右边从头顶到耳边压着用珍珠和红 色宝石穿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 蜿蜒盛开, 更有几朵开到了或是额边, 或是眼角, 或是耳畔, 那乌黑的头发从间隙处露出来,更衬得“梅花”红艳,而左侧是那梅花琉璃钗,玲珑剔透,浑 然天成的红色正好雕成了梅花瓣儿, 下面坠着三股水晶珠和红玉珠间隔的珠串, 最下头汇合在一起,悬着一颗东珠,竟有龙眼大小,更难得的是,那东珠的色泽竟泛出粉红光晕;最外面罩着石榴红织锦面的披风。

  一双纤纤玉手大方的露在外头, 左手上用打磨得圆润的红玉珠串, 过中指交叉经手背到手腕装饰着, 衬得肌肤胜雪; 领子是火红的狐狸皮,衬着那娇艳如春花的脸蛋儿;脸上还是不施粉黛,但却用胭脂染了红唇,显得红艳欲滴就如那头上身上的红梅;最吸引人的是眉心竟也有一朵怒放的红梅!

  楼下的达官贵人他们见的女人多了,这梅花妆也见过不少,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原来纵横眉心的红梅竟是用真的梅花瓣贴成的, 雅意悠然, 大气婉约, 远比那些用胭脂花上去的来得娇艳。 而纵横就似一支傲雪红梅,瞬间使得在场所有的女人均黯然失色了。

  只听的一声:“让各位爷久等了啊,花蝴蝶这厢赔礼了啊!”只觉得那声音大珠小珠落玉盘,犹如黄莺出谷乳燕归巢犹如天籁,真可谓是“林中凤鸣,百鸟销声”

  花蝴蝶微微欠身施礼,再看楼下众人纷纷挥手示意无妨。龟奴上前一步说道:“花酒大会现在开始,上酒!”

  只见一坛坛红布封口酒端到了每个人的桌子上,“各位爷,一会我们花姑娘会站在楼上朝下洒梅花,结束后那位爷桌面上的梅花花瓣最多,那就有幸可以与我们花姑娘一起喝酒赏月!”

  “直接说个价,一片花瓣几两银子,老子都包了啊!”这种话语不停的穿出,而站在楼上的花蝴蝶听到后脸上微微露出一丝不快。龟奴和老鸨望着她,想要问问这样是否可行,可见花蝴蝶没有回应,也只好作罢。

  一个小女孩拎着盛满梅花花瓣的篮子走过来站在花蝴蝶身边,花蝴蝶伸手抓起一把花瓣向下一撒,只见片片花瓣随风飘落下去落在楼下的桌子上,地上。众人纷纷凶相毕露蹲在地上疯抢着,拾起花瓣放在自己的桌子上。

  冷逸和楚水寒他们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看着他们好似小丑一般的行径。站在楼上的花蝴蝶也注意到冷逸他们也众人的不同之处,仍旧挥洒着花瓣只见的楼下的人有的桌子上的花瓣都能堆成一个小花山,而冷逸他们桌子上仍旧只是寥寥落落为数不多的几片。

  婉玫看到冷逸他们丝毫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去哄抢,心里多少也轻松了许多,但是嘴里还不依不饶的说道:“怎么了啊,哥,你们怎么不去抢啊,没有花瓣你的那个花蝴蝶就和别人喝花酒去了,看你怎么办!”

  “我们来这里是找花蝴蝶打探消息的,又不是真的来喝花酒!”冷逸回道。

  “哦?!你的意思是,如果以后不是找她有事的话,兴许还能专程找她喝花酒是吧!”说着手指就开始活动起来。

  冷逸眼看这般别说没有这种想法,即便是有也不敢说,连忙说道:“不敢,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如果真那样我的腿还不成黑的,全身肌肉坏死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再说有丫头陪,什么女人也不能让我为之动容!”

  “算你识相,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婉玫听完这番话,心里美滋滋的。

  眼见的花篮里的花瓣为数不多,花蝴蝶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冷逸他们桌上,再看其他人仍旧蹲在地上疯抢,于是她从怀里取出一块香帕示意小女孩将所有花瓣倒在上面。

  系了一个活扣,然后拿在手里抬起长长的衣袖,只见香帕在衣袖的包裹下朝着楼下冷逸的方向落去,不偏不斜正好落在冷逸的腿上。

  众人一门心思的只顾着抢地上的花瓣,没有注意到花蝴蝶的这番举动。只听得铜锣再次想起,龟奴大声喊道:“好了,花姑娘已洒完花瓣,待我们下去清点过每位爷的花瓣数目后,便可知晓今晚是那位爷得到花娘娘的垂青!”

  只见得龟奴头前带路,花蝴蝶默默的跟在后面下得楼来,逐一的清点着花瓣。清点花瓣时有的人甚至想要凑上去动手动脚时,都被花蝴蝶身边的两名白衣少女的利剑给吓了回去。

  龟奴拿着毛笔一一的记录着,有二三十片的,有五六十的,但都没有超过一百的,待龟奴和花蝴蝶来到那几名锦衣卫桌前时,只见一名锦衣卫站起来说道:“不用点了,老子桌子上的最多,看谁敢说比我的还多!”凶神恶煞般的环顾着四周,吓得胆小的人落荒而逃,胆子大点的站在那里就想看看最后花蝴蝶会陪谁。

  锦衣卫来到花蝴蝶近前,伸出手想要去拉扯她的衣袖,被两名少女抬起剑挡了下来,“怎么着,还想跟爷我动武啊!”话音刚落,另外几个锦衣卫纷纷站起身。

  “官爷,这又是从何说起,大家来这里不就是图个乐吗,没必要动刀动枪吧!”花蝴蝶不温不火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了,那就乖乖的陪爷喝几杯!”说着甚至抬起刚刚抓过花蝴蝶衣袖的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大叫:“美人果真香的很!”

  “官爷,既然您来这里起初也想必听到了游戏规则,谁的花瓣多,蝴蝶我自然会陪他喝酒,什么事都要以理服人不是!”

  “好好,就依小美人的,快帮我点点!”

  龟奴迅速跑到桌前说着花瓣,“一百三十九!”这也难怪,刚才这群锦衣卫强抢豪夺从别人的桌上也夺走很多花瓣。

  “怎么样,小美人现在无话可说了吧!”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拉花蝴蝶的手。

  花蝴蝶微微转身避开他说道:“官爷,还没全部清点完,那边还有一客人未点呢?”

  锦衣卫看了看冷逸,恶狠狠的说道:“就那三个小崽子,怎么着还想和爷争不成!”

  花蝴蝶不去理会他示意龟奴过去清点,没一会龟奴点完说道:“一百三十七!”

  “哈哈,小美人现在总该满意了吧,走吧陪爷喝花酒去吧!”

  花蝴蝶看了看冷逸,见他没有丝毫反应顿时有些失落,无奈有很多人在盯着只好转身准备端起桌上的酒壶给锦衣卫斟酒。

  “麻烦你清点好了再报数!”冷逸说着抬起放在桌上的右手,之间手掌下还有三片花瓣。

  “这位爷的花瓣是一百四十,比官爷您恰恰只多一瓣!”龟奴只好说道。

  花蝴蝶听完放下端着的酒壶,嫣然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官爷看来只有改日再陪您喝酒了啊!”说完就走向冷逸的桌前。

  “胆子不小,敢给爷玩花活!兄弟们,抄家伙!”说完几个锦衣卫纷纷拔出腰间佩刀,空气中顿时弥漫起剑拔弩张紧张的气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