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误入兵营知虎符施计巧退万余兵
济水2018-03-19 08:293,225

  “丫头,鱼烤好了,你换好衣服就过来吧!”冷逸在一堆篝火前支起那根长矛,缓缓的转动着烤着鱼。

  仍然躲在石头后面的婉玫闻到了好香烤鱼的味道,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叫起来,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看也不看冷逸一眼,坐在篝火边举着湿衣服挡在自己面前,也正好烘干着衣服。

  “丫头,鱼烤好了啊,再不吃就糊了啊!”说完不怕烫的才鱼身上捏下一块,填到了嘴里,还不停的叫着:“真香,真好吃!丫头,快吃吧!”

  婉玫听到这个气,恶狠狠的说道:“没看我在烤衣服吗,倒不出手给我留点,别都吃了!”

  冷逸听完看了看她,站起身摘下一片大大的树叶来到溪边洗了洗,又回到篝火前,取下烤鱼一点点的把鱼肉都捏了下来,不一会鱼就被剥的只剩下头尾和一副完整的骨头了。

  婉玫看到他都把鱼肉放在了那片大树叶上,心里这个气,心话:“这人怎么这么坏啊,明知道我现在不敢和他照面,吃起东西怎么和饿狼一样,要不是………。哎,算了!”

  这时的冷逸低着头瞪大眼睛,小心的挑拣着细细的鱼刺,而婉玫看到他这番样子以为他在拼命吃鱼,气的说道:“八辈子没吃过鱼一样,谁稀罕,吃吧,吃吧,早晚噎到你!”

  不一会,冷逸把树叶上的鱼肉的乱刺都挑拣干净,站起来在行囊里找了找,拿出一粒大盐放在手心里用力一攥,成了细细的盐粒,洒在鱼肉上搅匀后来到婉玫身旁。

  “离我远点,小心我踢飞了你!”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口中多了一块香香的鱼肉,好似入口即化一般,一下就滑了下去,嘴里却留有浓浓的烤鱼肉香。

  婉玫此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冷逸继续捏起一块鱼肉递到她嘴边说道:“丫头,你的手腾不出来,我就拿给你吃,放心鱼刺我都剔干净了,放心吃卡不到的!权当我的赔罪好了,你要吃了,我就当你原谅我了啊!”

  婉玫听到心里觉得甜甜的,原来他是如此细致的男人,又不是什么大事,也就不再生气但嘴里却仍是不依不饶的说道:“原谅你没那么简单,再说鱼又没做错,我吃了就当超度它了啊,它感激我还来不及呢!还不快……。。”

  冷逸听得殷勤的递上一块轻轻的塞到她口中,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来。有时冷逸递过去的时候,手指还能碰到她嘴里柔滑的舌头,那一刻两人都好似触电般的撤撤身子。

  衣服干了,鱼肉也吃的一干二净。冷逸拍了拍手说道:“丫头,你就在篝火旁边休息吧!我去那边睡,如果有什么事喊我就可以!”

  “哦,夜里冷,哥,记得马背上有毯子取下来盖上,小心着凉!”婉玫满是关心的说道。

  “知道了啊,早些休息,明早还要赶路!”说完就在不远处找了干松的地躺下休息了。

  清晨醒来,两人在溪边洗漱一番后,就骑马往前赶路,渐渐的远处听到人声嘈杂,尘土飞扬。冷逸很是纳闷按照马护法给他说过和自己印象里这附近不会有人的,更何况听来还有马匹兵器碰撞的声音。放慢行进的速度。

  下的马来,两人缓缓的走。才渐渐发现远处木栅栏维护,一队队的官兵摸样的人在操练。冷逸这才想起来冥泷说过魏忠贤为了拦截江湖义士已在必经之路设了关卡,布有重兵把守为的就是不让破军门或者其他正义帮派破坏他的奸计。

  而此时关卡内的官兵也已注意到他们,只见得一队人马飞速的朝着他们跑了过来。为首的一人大喊道:“前方何人,报上名来!”

  婉玫眼见的这番情形就想拔剑,被冷逸按住,只听得冷逸说道:“我们是去罗布泊的,还望行个方便!”

  “哈哈,罗布泊,劝你回去吧,要不让你有命来没命回!”

  婉玫定睛仔细一看兵营上都写着“战一营”字样,突然想到了立龙,他不正是战一营的统领吗,如果推算下的话他此刻仍在东胜卫,不由得计上心头,回身在冷逸说了一番。

  冷逸听完后明白了立龙的身份而且知道了他去东胜卫为的就是取得虎符动兵前行追杀破军门的弟子,正好虎符在身,将计就计就以虎符过此关卡。

  想到这里就想也没想伸手就摸向婉玫怀里,婉玫万万没想到他这么做,生气的回头看着他说道:“你要干嘛?”

  “拿虎符,哦…。。对不起,忘了你是女的!”吓得冷逸赶紧缩回手来。

  婉玫还纳闷怎么虎符在自己身上,不过此时也不便过问太多就从怀里掏出了一锦囊,打开一看不但有虎符,还有冷逸的掌门令。就取出虎符递给了冷逸。

  冷逸接过虎符,来到那人马前淡定的说道:“立统领暂时被主公安排有重要事情,暂时无法抽身回来,所以委派我先带虎符发兵,免得那帮乱臣贼子祸乱大典!”

  那人眼见的冷逸手中虎符,不等仔细端瞧就赶忙下马,单膝跪在地上一拱手说道:“失礼,失礼,还望大人海涵!”

  冷逸眼见如此,也松了口气说道:“无妨,我们先进去说!”

  “大人请,这位是?”那人看了看婉玫是名女子,很是纳闷的问道。

  冷逸说道:“哦,这是东胜卫主公垂青的御医铁太医!,此次随我一是带虎符过来,二就是去罗布泊救治主公的一位挚友!”

  那人连连说道:“原来如此,两位真可谓自古英雄出少年!可敬可敬!”

  彼此寒暄一番后,渐渐的走进了兵营,冷逸四下一打量,才发现这个兵营按兵力来估算起码有万余人,而且骑兵、火铳兵、弓箭手也不少,真的要是拼硬仗的话,破军门弟子或许真的占不到上风。

  来到军帐内,那人将冷逸让在上座,看茶过后,那人拱手问道:“大人,还望请出虎符,我将出兵令拿出来,烦劳大人您给盖个戳记!”

  冷逸听完心话这可如何是好,虎符如何使用他也不得而知,也只好硬着头皮取出了虎符,说道:“那你就取出兵令来吧!”

  原来此人是战一营副统领,不一会他就在后帐取来一只出兵令,是一块令牌。然后将令牌递给了冷逸。

  冷逸接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再看看虎符,突然注意到那个虎符的四足没有,原来就很纳闷,但此时再看那个令牌有个圆圆的洞,而在洞里恰好有个好似虎足摸样的东西。

  死马权当活马医了,冷逸拿起虎符的腿塞进去时,摸到白虎腿上有字,仔细一看写的战三营,再看看其他三条腿分别写的是“战一营 战二营 战四营”,也明白了幸亏没有盲目塞进去,于是找到标有战一营的那条腿。

  塞到洞里后,用力顶了顶洞里的那个虎足,只听得喀嚓里面好像顶到什么一般,再翻转令牌一看,一个醒目的血红的战字凸显出来,先前令牌上是没有的。

  而此时的那名副统领看到冷逸已经准确的给出战令打了戳记,战字也出来了,也彻底的相信了冷逸所谓的身份。

  “大人,立统领临走是嘱咐,他回来后会告诉我们兵发往何处!不知,大人,是否知道这件事!”

  冷逸想了想说,这帮官兵应该找个合适的去处,想了想不是想围剿我们,倒不如先让你们自相残杀。于是说道:“临行主公也听了立统领的探报,觉得现在去围剿那帮乱党有些大材小用,不如聚集全部兵力,一起前往罗布泊来个瓮中捉鳖!”

  “大人的意思,小的有些不明白,还望大人明示!”

  冷逸站起身清清嗓子大声喊道:“主公,有令!”话音刚落。只见得帐内所有的人全部呼啦跪了下去。

  “主公令战一营全部前往战四营,与之会合后一并发往三营!不得有误!”冷逸煞有介事的喊着

  那人不解的问道:“全营吗,大人!”

  “怎么,主公的命令你也敢违抗,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啊!”

  “不敢,不敢,小的这就集合行动!”说完吩咐下去全营集合,那人连忙备好一桌酒菜招待冷逸和婉玫。

  几人酒足饭饱后,外面的官兵也集合待发,几人出得军帐后,冷逸回身说道:“即刻动身,留下几人将营地清理出来,不要留有痕迹!”

  “试试,小的这就吩咐留人打扫!出兵!”号令一出只见得兵营内尘土弥漫,不一会功夫大队人马就离开了军营,那人拱手说道:“那小的先行告退,不耽误二位大人赶往罗布泊!”说完也去追赶大队人马而去。

  殊不知冷逸的这一铤而走险的举措,恰巧歪打正着。因为兵营的人只听从虎符戳记的出战令的号令,也就是说谁执掌虎符就能统领全军。

  而且,轻松撤掉这一关卡,不但解除了破军门弟子免受追杀的迫害,还为陆续从这个方向刚来的江湖义士扫清了路障,避免了伤亡。

  正可谓:“有意插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