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渴饮马血人回转商战争执非善人
济水2018-03-19 08:313,306

  冷逸的双臂被灵儿身体重重的砸到后,只听得咔嚓一声,疼的冷逸险些扔下灵儿。忍着巨痛缓缓的将灵儿放在了地上。马护法看到后赶忙上前看到灵儿只是昏厥了,连忙问冷逸:“少主,您不要紧吧!谢谢您舍身救下小女,老夫在这谢过了啊!”说完准备跪下谢拜。

  冷逸赶忙迎上去准备抬起手搀起马护法,可惜右臂刚才被砸到后不知道是骨折还是脱臼,也只好任由马护法所为说道:“马护法言重了,我这实在是抬不起胳膊搀你了啊!”

  “少主,您的胳膊这是?”连忙上前在冷逸的右臂上摸了几下后,也松了口气并不是骨折,抓住冷逸肩头缓缓的转动了几下手臂,然后用力一推又是咔嚓一声,“好了,少主,没事只是脱臼,您现在活动下看看!”

  冷逸听完后也缓缓的转动了手臂,也没有先前那般痛楚了,揉捏着酸痛的肩膀说道:“马护法手法了得啊!”

  “少主,见笑了像我们这些行走江湖的人,免不了磕磕碰碰手脚骨折这类小毛病的!”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灵儿在婉玫的怀里也渐渐的苏醒过来,冷逸他们赶忙上前询问着。只见灵儿微微的睁开眼睛,仍未在刚才的惊魂里还过魂来说道:“爹爹,哥,我还活着是吗?”

  “灵儿,你没事多亏少主机智神勇,将你救下还差点骨折!”马护法擦了擦老泪纵横的双眼。

  灵儿转了转头看着冷逸,眼神中充满了感激的眼神,可是搂着她的婉玫却同时也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另外的眼神。

  “谢谢哥!要不是哥哥救下我,恐怕这个时候我就身埋黄沙了啊!”灵儿想起身致谢,被冷逸给拦了下来。

  冷逸看到被困了好久的灵儿,嘴唇有些干裂少了先前的滑润,站起身从行囊里取出水袋晃了晃没想到水没了,就看了看婉玫和马护法分别问他们还有水吗,都没了,而唯一有水的水袋刚才在灵儿身上,被沙子埋住时,飞起的那一刻行囊也被甩了出去。

  眼看着灵儿嘴唇越来越干,而且她嘴里还不时的发出:“我渴,给我口水喝!”几个人真的没有办法找到水源,再说离那个沙丘下的村庄也有段距离,往返回来需要很多时辰。

  冷逸四下看着,猛然注意到下面的那几匹马,拿起空水袋迅速跑下去来到一匹马前,手扶着马头满是愧疚的说道:“马兄,不好意思不得已,唯有牺牲你才能保全我朋友的性命!也望你死后能原谅我!”说完掏出鳗骨刀狠狠的扎了下去,然后将水袋迅速的堵在了刀口上。

  马血顺着水壶滴滴答答的淌在沙子上,没一会水壶就灌满了马血溢了出来,而马早已躺在了地上。冷逸也顾不得这么多,拿着水壶跑回到婉玫面前。

  水壶递给婉玫示意她讲马血灌给水分流失太多的马灵儿喝下去。婉玫接过水壶抱了抱灵儿用手指撬开她的嘴唇,缓缓的将马血灌给她喝了下去。

  虽然是马血但起码也有水分在里面,没多久马血顺着灵儿的喉咙流到体内后渐渐的也就醒转过来,此时的精神比刚才好很多了,也能撑着坐了起来。

  灵儿还是多少感觉有些口渴,看到婉玫手中的水壶什么也没问也不说,从她手里夺了下来,放在唇上猛灌了几口后,细细一咂摸味道,甜甜的腥涩涩的,低头一看水壶才发现里面不是水,是红色的液体赶忙问道:“姐,你这水壶里装的什么吗,不是水吧?”

  婉玫想都没想直接就说出来:“灵儿,这不是水,是哥接的马血,因为我们的水袋都没水了”说完后她才注意冷逸在悄悄的冲着她示意摆手别说的手势,现在已经晚了。

  再看灵儿扭过头撑在地上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婉玫一看赶忙起来给灵儿拍打着后背,也觉得自己说漏嘴了,可话已经说出来了也没办法挽回。等灵儿吐完后连声给她道歉,包括冷逸也上前连连道歉。

  灵儿看到这样也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他们是为了救自己不得已才这样做的,连忙说:“姐姐,哥你们也是为了救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们!”当想起父亲刚才说冷逸为了救自己险些骨折,心里很是感激,却说不出太多话语。

  马护法见两人已无大碍上前说道:“少主,要不我们抓紧下去到村子里先买几匹骆驼,这样的话也能尽快赶往古凌塔。”

  冷逸也明白再在这里耽搁也没有太大意义,就和婉玫搀起坐在地上的灵儿。想了想既然下去也要想个办法否则还要遭受流沙的危险,低头看到沙丘下面的那个大数有了主意。

  转身对马护法说道:“马护法,所言即是但是贸然再这样下去,还是有危险。不如这样你和我一起下去先把那棵树伐了再说!”说完提起腰间的钢刀就准备返回刚才那棵树前。

  马护法搞不明白冷逸为何要他一起下去伐树,问道:“少主,您伐木是要……?”

  冷逸觉得天也不早了只好边走边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砍到那棵树,然后砍成木板绑在一起。这样一个简单的木筏就做成了啊!”

  “少主,果然是聪颖过人。您的意思是我们站在木筏上滑下去,这样就算再遇到流沙也不会陷进去!”马护法听到冷逸如此解释后,不由得暗自佩服这小小少年会有如此良策。

  两人来到树前抡起钢刀一顿劈砍,虽然没有斧头但力道很重所以树很快就被砍倒。劈成几段略微削剪一番后,冷逸又取回了刚才救起灵儿的那根绳索将所有削好的木板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两人抬着这木筏回到了沙丘顶上。

  婉玫和灵儿看到木筏也明白了,冷逸将木筏推到沙丘即将下坡的地方示意其他人站上去,待他们站定后迅速的放开木筏,自己分身也跳了上去。

  木筏沿着沙丘的坡面迅速的滑了下去,婉玫和灵儿站在上面时常会看到一个个潜在的流沙漩涡在木筏下出现,如果不是冷逸的这个办法真的要安全的下去只怕比登天还难。

  没一会,木筏随着坡度越来越缓速度也慢了下来,四人眼看已经安全到达就分身跳到了平地上,回头望了望这个沙丘,感慨万千。

  看着不远处的村子,马护法说道:“少主,前面这个村子别看不大,由于是过往商人毕竟之路,而且在罗布泊马匹毫无脚力耐力可言,所以这里的村民就做起了贩卖骆驼的生意。”

  冷逸觉得赶紧赶往村子稍作休憩,解决脚力问题也能准备下水和干粮。二话没说加快速度很快的就来到了村子。

  村子不大,房屋大多都是土坯房,零零星星的也不是很多。但是村里的各条道路上行人商贩熙熙攘攘,一个个小凉棚支在院墙边上,骆驼商贩站在下面大声喊着:“沙漠之舟,便宜的很,快来看!”时而也有商人打扮的行人上前讨价还价,成交的顺利的牵过一匹骆驼走开。

  冷逸他们四下打量着这些人,其中不乏还有江湖种人,心道他们千里迢迢从中原来到西域肯定都是为膜拜大典而来。询问过几个商贩后要么就是只有一匹骆驼,要么就是坐地起价要的很高。马护法建议继续往前看看再做定夺。

  突然听到前面人声嘈杂,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很多人,马护法本想避开少惹事端,可忘了还有两个好事的女孩子,话还没说只见两人已经跑了过去。

  冷逸说道:“带着这两个小魔头,你还指望轻松啊,走了啊,马护法一起过去看看!”

  来到近前从围观人的交谈中知晓,原来里面是这个村子最大的骆驼商贩和一女子商谈买卖时发生了争执,冷逸个头很高往里一看,身材魁梧但凶神恶煞般的商贩好不畏惧面前这位你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一少妇。

  “你说的价格太低,既然跟我突兀骨搭讪上了,你就必须按我的价格来!”这位叫突兀骨的商贩叫嚷着。

  只见那位女子不急不缓的说道:“怎么还要强买强卖不成,这也就是在你的地盘,否则老娘也不和你废这么多口舌!”

  突兀骨从骆驼身上取下九节鞭哗啦一声抖开,他四周瞬时站出很多壮汉,轻蔑的说道:“小娘们,今天老子还就强买强卖了,兄弟们把所有骆驼都牵过来!”说完只见他的帮众迅速的跑向各个商贩摊前不由分说牵过骆驼就走。

  “怎么着,地头蛇还想咬老娘不成!”说完只见那女子嗖的一声打开手中一金折扇,后面的六个白衣少女上前几步围在那女子身边。

  突兀骨色迷迷的说道:“今个兄弟们可都来着了,买卖照做,人财全收!一匹五十两银子,总共五百两!先交了钱再说!”

  “哦,只怕你是有命算钱没命拿钱!”那女子笑眯眯的看着突兀骨。

  马护法一看此女子,心道这不是江湖金扇魔女吗,她手中那把折扇打开后首先会散发出阵阵迷香,一个时辰后闻到迷香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受她掌控,说是魔女倒不如说是色魔,她会取走所有财物蹂躏一番后在其脖颈上狠狠的用折扇扫出印痕,直接敲断喉咙使其毙命。

  赶忙上前不曾多话示意冷逸捂住口鼻,婉玫灵儿看到很奇怪上前问道:“干嘛捂住鼻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