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偶遇信王起波澜缄口不言惹祸端
济水2018-03-23 08:223,467

  冷逸眼见已经成功说服坤兴公主同意参加祈福大典,那此次入宫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回去准备吧,公主您也找个合适机会给皇上说下舞姬的事情吧!”

  说完就带着婉玫他们离开了后宫,等他们走后就听的宜妃说道:“媺娖,姨娘觉得这件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这事是真的我们也不能按照他们说的那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任凭他们去做!”

  “姨娘的意思是,这事要告诉父皇。”坤兴公主问道。

  宜妃摇了摇头说道:“无论是那狗贼还是刚才这帮人,我们都不能全信,我的意思就是祈福那天你要紧跟在你父皇身边,寸步不离。明白吗?”

  坤兴公主听完想了想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那天她将是主角,假如说有人要暗算父皇起码自己可以挡在父亲身边。

  冷逸他们离开后宫后,丁惠婷本来带着他们准备先回自己住所等到晚上天黑后在混出皇宫。正走着的时候,只见前面一对带刀锦衣卫簇拥着一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丁惠婷一看赶忙示意众人跪下,小声说道:“这就是皇上的亲弟弟,信王朱由检。”

  只见信网朱由检缓缓走过来后,看到了跪在地上身着舞姬服装的婉玫和灵儿,停下了脚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丁惠婷赶忙说道:“信王,这是主公为祈福准备的舞姬,刚刚带过去给坤兴公主过目的!”

  “舞姬,那狗奴才整天弄这些淫靡的东西蒙蔽皇兄,哎……。”说完准备离开时,突然看到灵儿肆无忌惮的正谈着头盯着他看。心中顿时觉得这女孩子与常人不同,顿时来了兴趣。

  丁惠婷看到信王正盯着灵儿,再看灵儿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赶忙戳了灵儿一下。这时灵儿才回过神来,赶忙低下头。

  其实灵儿纳闷的是这么小小年纪竟然是王侯,觉得很好奇所以才会这样的。朱由检走过来对她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灵儿低着头说道:“如水!”随口编造了一个名字。

  “哦!如水,名字不错!”朱由检看着灵儿再看看丁惠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问道:“这小女孩子是你们主公找的,还是你自作主张找的啊?”

  丁惠婷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也不好和他闹得太僵回答道:“这个是主公吩咐,属下找的!”

  朱由检乍一见灵儿的那一刻觉得这个女孩子根本不像是舞姬,尤其听到还是丁惠婷找来的更加起疑,觉得其中有蹊跷于是说道:“是这样啊!那你们主公还是真费心了,正好,我也给皇兄先过过目可以吗?”

  “信王您的意思是,要看看她们跳舞是不是?”丁惠婷哪能听不出他的意思,只能是装糊涂的说道。

  “怎么,难道我还不够资格不成?”朱由检抬高了嗓音问道。

  丁惠婷跪在地上一时间真的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好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这个…。。”

  “别说了,现在我就把这名如水姑娘带回去!先给我表演下祈福那天的舞蹈!董生,请这位姑娘回去!”朱由检说完看都不看地上跪着的众人。

  只见那名叫董生的侍卫上前搀起灵儿就带走了。冷逸一看想上前拦下,被婉玫和丁惠婷一左一右拦了下来。

  看着信王众人走远后,丁惠婷赶忙说道:“少主,我们先回去商量!放心,灵儿妹妹暂时不会有危险!虽然说这位信王是皇上的弟弟,但两人脾性截然不同,平日里信王也看不惯狗贼的行径,宫殿之上甚至斥责过狗贼!”

  婉玫也说道:“是啊,哥你先别着急!灵儿妹妹机智过人,她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回去再想个营救的好办法!”

  冷逸也很庆幸刚才她们二人及时拦住他,否则当时真的能上前将灵儿救下来。三人急匆匆的赶回了丁惠婷的住所。

  灵儿被信王朱由检带回了自己的府邸,被带进客厅后董生恶狠狠的说道:“跪下!”

  只听得朱由检说道:“董生怎么这样,她还是个小女孩,怎么能这么对待!如水是吧,免礼!看座!”

  灵儿也知道此处非比皇宫,甚至比皇宫还要危险。说不定一句话不对自己的小命就没了,于是可怜兮兮的赶忙跪在地上,头不敢抬起来说道“信王赎罪,小女真的只是个跳舞的,不知道您带我回来要做什么?”

  “呵呵,别害怕!既然你是舞姬那就跳一段吧!”朱由检依旧笑着说道。

  听完这个灵儿真的有些紧张起来,因为她非要跟着入宫出门前花蝴蝶找的那些舞姬并未告诉她舞技的,也就是说她压根就不会跳舞。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吗?还是不能给本王看啊!”

  灵儿绞尽脑汁只好说道:“信王,您有所不知如果没有伴奏的,这舞跳不出神采的!”

  朱由检轻轻的拍了拍手掌点点头说道:“嗯,如水姑娘所言极是!董生,去找管家来!如水姑娘还是起来说话,那不成要本王一直低着头跟你说话,来人给如水姑娘看座!”

  灵儿站起身,侧坐在椅子上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心想他不会是想找伴奏的来吧,七上八下的打鼓。

  没一会,董生带着一个老管家进来。老管家问道:“信王不知有何事找老奴?”

  “你去给本王将额娘那里的那个戏班喊过来!”

  老管家说道:“哦,信王您这是要听戏啊!奴才这就叫他们过来!”

  “呵呵,是啊本王是要好好听一出好戏,是不是如水姑娘!”朱由检笑嘻嘻的说道。

  灵儿听着只好含含糊糊的回道:“是…。是…是啊!”

  锣鼓琴箫全部齐全聚集在院子里,老管家进来说道:“信王,人都到齐了都在院子里,您看准备点那个戏啊?”

  “不用,本王要和这位如水姑娘同台演,如水姑娘你不会反对吧?”

  董生上前拉起灵儿将她拉到了院子里,朱由检坐在椅子上依旧心平气和的说道:“锣鼓敲起来,如水姑娘你就将祈福大典排练的舞跳起来就可以!”

  灵儿知道在劫难逃但还是脑袋瓜拼命的想着推辞,说道:“信王,可是他们未必和小女排练时的曲子一样,只怕会有影响!”

  “无妨,本王就是看下而已没有那么苛刻。开始吧!总不成要本王还要给你找到你的同伴们过来不成?”朱由检此时听的出,语气已经发生了变化。

  灵儿只好随着想起的鼓点跳动起来,可拿惯刀剑的江湖儿女怎么会这种千娇百媚的翩翩舞姿。身体僵硬的扭着胯,晃动着腰杆,四肢好似铁杆一般完全不会打弯。

  朱由检开始端着茶杯,细细的品着香茗,看到灵儿笨拙的“舞姿”,被逗得笑喷了。可是并未喊停,灵儿只好继续着。突然听到“啪”清脆的茶杯摔碎在地上的声音响过后,顿时间院子里鸦雀无声。

  “这就是舞姬,依本王来看三岁孩童都跳的比你好看,董生将她拿下!”朱由检大声喊道。

  “是!”董生未等灵儿有所反应,已然跳到她近前用力的擒住双臂,硬生生的将灵儿按到在地。

  朱由检走到灵儿近前,手指微微抬起她的下巴问道:“说,你们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是不是你们主子准备派你们在大典之上刺杀皇上的!”

  灵儿杏眼圆睁盯着他就死不说一句话,“呵呵,对你们主子倒是很衷心!其实从刚才看到你的第一眼,本王就看出来了。你根本不是什么舞姬,眼神之中完全没有那种红尘女子的妩媚!”

  董生说道:“主公,不如让属下把她带下去好好拷打一番,就能撬开她的嘴巴!”

  “你啊,就怕你那鲁莽的性子嘴巴没撬开,反倒把我这个香香的大诱饵给浪费掉。把她带下去,先不要用刑。时辰还早本王要等她的同伙来了之后,当着他们的面再动刑!”

  灵儿听完但不再害怕自己的安危,害怕冷逸他们会来营救反倒中了他的埋伏。于是大声喊道:“哥,不要管灵儿了啊,你们一定要手刃了那狗贼,灵儿也死而无憾!”

  “哈哈,有骨气!灵儿,果然这个如水的名字是假的!不过呢,灵儿与小姑娘你更般配。怎么想给你的同党报信啊,时辰有些早我想他们还不会来的这么快!”朱由检抬眼望了望四周,一甩衣袖径自回房。

  董生示意手下拿来绳索,紧紧的将灵儿五花大绑起来。推搡着她来到后院一处柴房里,锁好门。然后就吩咐手下房上房内,院子里都布置好机关,就等冷逸他们出现来个一网打尽。

  而冷逸正在仔细听着丁惠婷的安排部署。丁惠婷说道:“其实这位信王,但不是歹毒邪恶之人,但是却很痛恨狗贼独揽朝政并且谗言皇上荒于问政,多次苦口婆心劝说过无果!如果他误会灵儿是狗贼的亲信的话,或许这件事就有点棘手。但愿灵儿妹妹能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此行的目的,我想还能有转机!”

  “可万一,灵儿妹妹固执什么都不说的话,那不是愈加让信王误以为是魏忠贤的同伙吗,那样灵儿妹妹岂不是很危险!”婉玫不由得紧张害怕起来。

  冷逸听完赶忙问道:“我们也不知道灵儿被带到哪里去了啊!”

  “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她肯定是被信王带回他的府邸。信王也知道宫内狗贼亲信,怕走漏消息,所以要审问灵儿的话肯定是要在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丁惠婷说道。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动身赶往信王府,越早灵儿才越安全!”冷逸说完就准备行动,再一次又被丁惠婷拦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