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少年与女人
小天才阿阔2018-03-23 13:105,738

  寒风中,摇摇欲灭的街灯下走来一位面容憔悴,外形邋遢的男子。跟往日一样,他又站在那棵泡桐树下,静静等候101路末班车的到来。他一边抽烟,一边喝酒,以打法等车的这段无聊时光。但等了很久,那辆车依旧未到,他看看时间,末班车还要半个小时才会到达。男人变的有些烦躁,他四处张望着,仿若一头觅食的动物。这时周遭的店铺早已打烊,唯有路对面一家新开张的书店依旧灯火通明,像黑暗中的希望之光般存在着。男人觉得无聊,就走了过去。

  那家书店名为“静”,是一位毕业的学生开的。它有两层含义,一是男生曾暗恋的一位姑娘,她名字中有一个静字;二是希望到这的每位客人,都能找寻到独属自己内心的那份安静。这家店不大,但门窗做的都很精致,采用了欧式风格。朱色框架上雕刻着美丽的花纹,门前石阶上则是油漆漆出的苔痕。远远看去,弥漫着浓浓的古朴典雅气息。

  男人推开门,问管理书店的年轻人是否有好书推荐。年轻人看一眼邋遢的男人,心中不觉鄙夷,他不带好气的回复男人,说每个人的口味不同,看什么书该有自己决定。男人有些生气,他嘟囔几句,便径自钻进了一排排的书架中。他浏览了一排排的书,但没有一本书的名字能够提起他的兴趣。他有些郁闷,却无意瞥见了墙上的海报。上面是一位笑容可人的中年女人,印在女人身旁的,是三个洁白的大字——罗佩佩,再下面是一段简洁的介绍。男人看着介绍不禁嘲笑说什么知名作家,自己根本没听过。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拿起了那本由罗佩佩操刀的《我的二十岁》,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也许是书店的宣传,也许也只是自己的无聊。

  他翻开印着海浪的天蓝封页,夹在衬纸跟目录间的是几张铜版纸。纸上放满了女人去各处旅游时拍下的照片。凭着单薄的地理知识,男人只认识出了伦敦跟巴黎。看着那些图片,男人不禁怔了几秒,接着又往后翻去。最后,他的目光留在一页前,久久不能离去。

  那段话写道:夏天来了,我躺在无人的原野里,闭眼倾听风的声音。我问天空,长大后会不会幸福,她没有回答。我又置气般的问过多次,可依旧没有答复。我难过起来,直到少年告诉我,她只是害羞了呢。我笑了,他也笑了。

  望着这些话,男人突然感到天旋地转起来,眼前的字开始变的硕大无比,那字愈来愈大,直到眼前一黑,掉进了文字的黑洞之中。

  那是1995年的夏天,中考失利的少年在与父亲的一次争吵中,离家出走。他带上枕头下压了一年多的私房钱,背着褪色已久的绿皮包,坐上了那辆开往郊区的101路车。看着窗外闪闪而过的建筑,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表示自己再也不要回家,谁要回了,谁就是小狗。虽然少年已做了无数次的小狗,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发誓了。因为不这样,会憋坏的。

  离家越来越远了,天色也越来越暗。有些路痴特质的少年面上无畏,心中却也忐忑不安起来。他不知该在哪里下车,如何安度今夜。他开始惶恐的看着窗外,只恨双眼不能分着用,只得一会看看这边,一会看看那边,生怕错过路边的旅店。少年运气不错,在过掉一个路口后,就看到了一家旅店。借着血红的残阳,可以发现这家旅店的墙壁是多么的垂破斑驳,但少年顾不上这些,他决定,今夜就在这里度过。

  进了门,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堂,少年喃喃自语道:人呢?

  这时,蓦地从柜台下蹿出一个妇女,她长着一张仿若撒了芝麻的大饼脸,顶一头蓬松的秀发,那秀发真是太蓬松了,以致于她的头皮尽显眼底,历历在目。她生气质问少年自己不是人吗。少年连连道歉,付过钱,拿着钥匙上楼去了。

  少年摸一把把手,手上尽是尘土,他想这房间是多久没人住过了。但疲倦让他不要再思考无用的东西,此刻他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一番。刚打开门,少年就呆住了。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妖媚的女人,看上去二十来岁。那女人看到少年倒是显得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她道:“住房?”

  少年木讷道:“嗯。”

  不等女人说话,少年又接着道:“您也是今晚住在这的客人吗?”

  女人一边玩弄着她的指甲一边道:“是啊。”

  少年道:“可刚才阿姨跟我说这间房是空的。”

  女人不屑道:“空房不就是让人住的吗?所以,我就来了。”

  少年道:“我交了钱了。”

  女人怒瞪一眼少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不是交了钱才来的吗?”

  少年连忙摆摆手道:“我不是这意思……算了,我去下面问问吧,可能她记错了,这个房间其实早就被人住下了。”

  见事情要败露,女人赶忙留住少年。她起身来到窗边,打开窗户,招呼少年过去,指着外面说:“喏,我是从这来的。”

  少年把头探了出去,疑惑道:“这么高,你是怎么上来的?“

  女人面带得意道:“怎么,厉害吧?“

  少年说:“我管你厉不厉害,我只知道你是个盗贼,我要去楼下报警。“

  女人一把拉住少年,用略带撒娇的语气道:“别嘛,我就住一晚。嗯……作为感谢,我免费给你那个怎么样?“

  少年说:“哪个啊?“

  女人说:“那个啊。“说完,拽着少年来到床边,一把将其推倒。她让少年先躺着,自己翻包去了。少年狐疑的注视着女人,只见女人手里拿了包东西,走了过来。

  少年说:“你拿的什么?“

  女人说:“湿巾啊。“

  少年说:“用湿巾做什么?“

  女人说:“这你都不懂?不擦会嫌脏的啊。“

  少年电光火石般明白了女人的用意,他立马坐了起来,生气道:“我才不要那样!“

  女人有些不理解,道:“你不想那样?“

  少年脸羞红起来,大声道:“谁要你做那种事,我不需要!“

  女人撇撇嘴,表示无奈道:“那算了,不过,今晚我是一定要睡在这里的。“

  少年说:“你凭什么住在这里。“

  女人讥诮道:“怎么,想赶我走?我跟你讲,你要是今天赶我走了,我明天就跑到大街上说你找小姐你信不信?!“

  少年说:“你这人真是无耻,诬陷我还要说自己是小姐。“

  女人冷笑一声,道:“哼,我本就是小姐。”

  少年拗不过那女人,就留她住了下来。其实女人已经在这睡了有两天了,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两天前的晚上,女人打了老板的侄子。那夜,女人奉老板之命伺候他侄子。不料这位侄子,口味颇重,竟要女人吃他的大便,并嘴对嘴喂给他吃。女人受不了这变态,连连拒绝。男人见其不从,便决定霸王硬上弓。女人无奈下,只得捡起桌上的酒瓶,冲男人脑门重重一击。然后,她就逃了出来。她不敢回原来的住处,害怕老板会通过几个合租的姐妹找过去。她当时脑子迷乱的很,只是在街上茫然的走,看到这家旅店二楼的窗户开着,就莫名想进去。她跟对面修理铺的师傅借了一把梯子,就顺利的登堂入室了。另外,两人还互留了联系方式。等女人什么时候想下去了,就打电话给修理师傅。师傅待她很好,给了很多吃的。

  少年听完道:“那师傅不知道这是在纵容你犯罪吗?“

  女人道:“我给他说,我是钥匙忘在里面了,所以只能爬梯子了。“

  少年说:“这种事,正常人会跟旅店的人说的。“

  女人玩弄着自己的头发道:“是啊,起初那师傅也不相信的我的话,但你知道的,只要给他一些好处,这事就好办了。“

  少年说:“别说了,我好像知道了。“

  女人说:“嗯。“

  少年接着说:“不觉得恶心吗?“

  一听这话,女人瞬间变的兴奋起来,说:“那个修理师傅还好了,你是不知道我以前接待的有些客人,太恶心了。很多人有感觉的时候,都不给我说的,太没素养了!“

  少年说:“那你可以做点别的啊。“

  女人撇撇嘴,表示不屑道:“别说笑了,我这种女孩,除了做这个,还有什么出路啊?“

  少年说:“那么多工作,怎么会没有呢?“

  女人淡淡道:“你不懂。“说着,坐回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少年有些疲惫,躺下准备小憩一会,结果被女人一阵清脆般的笑声吵到了。少年生气的瞅瞅女人,只见那女人一边笑着,一边朗读道:”夏天来了,我躺在无人的原野里,闭眼倾听风的声音。我问蓝天,长大后会不会幸福,她没有回答。我想,她只是害羞了呢。哈哈哈哈哈……“

  少年生气的冲过去,一把夺过他的随笔本,怒道:“你怎么可以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

  女人不乐意道:“不就是一个本吗,看看都不行?“

  少年道:“这是我的隐私,你懂什么叫隐私吗?“

  女人道:“好好好,隐私行了吧?”说着继续看电视。

  少年拿过背包,回到床上侧过身,生着闷气。过一会,女人道:“过来看电视啊,我知道你睡不着。”见少年没有反应,又接着道,“我告诉你啊,你的日记本可还在我这里,你要不想我偷看就过来看电视。”

  少年气的瞬间爬起,检查自己的背包,发现日记本安在,紧接着从背后又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女人一边捂嘴,一边笑得前仰后合道:“哈哈哈,我骗你的,哈哈!“

  少年气的面色涨红,他喊道:“你要是再胡闹,我现在立马去报警!“

  少年这一嗓子,惊动了楼下的妇女。那妇女在下面回喊道:“天杀的!吵你娘的腿啊吵,再吵滚!“

  女人被妇女的这一嗓子吓的战战兢兢,她压低声音道:“对不起,别生气了,过来看电视。“

  在置气与电视间,少年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女人把遥控器递给他,说看什么由他决定。少年看看电视,问女人道:“你这看的什么?“

  女人道:“是托尔斯泰的作品《战争与和平》。“

  少年说:“我看过他的《安娜卡列尼娜》,挺不错的。“

  女人道:“我也看过呢,确实很棒。要是可以,真想和他共度良宵呢。“

  少年说:“他可有性病呢。“

  女人道:“那又如何,我乐意。“

  少年说:“我总有一种感觉。“

  女人说:“什么?“

  少年说:“你好像心智还不如我的样子。“

  夜渐渐变深,天渐渐起风,黑云密布密的天空几乎再透不出一丝光亮。伴随着几阵隆隆声,雨滴随风而至。屋内,沙发上的少年早已入睡。身旁的女人到还是看电视看的起劲,她看到一则新闻,不禁怒的一拍大腿,刚拍完就后悔了,只好忍着龇牙咧嘴的痛喊一句:“傻逼!”

  少年被震醒,一边揉着惺忪的眼,一边抱怨道:“你吵啥呢?几点了都。“

  女人激动道:“你看这个新闻啊,多气人,这女的真是傻逼。“

  少年眯眼看着电视,只见屏幕下方写着这么些字:山东一少女辛劳工作只为供男友念书,男友功成名就后却将其残忍抛弃,并戏称昔日女友是没文化的乡巴佬。

  看完少年有些生气,道:“这男的真不是个东西。”

  女人纠正道:“明明就是这女人太傻逼,贱命一条!”

  少年反驳道:“明明是男人的错,关姑娘什么事?”

  女人说:“她贱呗,活该!”

  少年说:“那你说她哪里傻了?”

  女人道:“被人骗了,这还不够吗?这男的明显就是骗她感情的。“

  少年说:“每个被骗的人事后都会这么想,可谁知道当初是这样的结果。姑娘为了自己心爱的男生,这样做又怎么了。很多人只是被伤害过亦或是看到很多这样的事例,才慢慢变的拘谨小心起来。谁都想得到真爱,可看到的却更多是情侣间的斤斤计较。不是没有真爱了,而是人们学着懂得算计了,你进一步,我就进一步,你退一步,我便退十步。最后,就是不欢而散,错的不是爱情,而是我们。“

  女人看着少年,怔了几秒后,道:“你懂个屁!“

  少年不服气道:“你知道自己没理了就好。“

  女人突然炸毛,她站起来,拾起桌上的烟灰缸朝着地板就是重重一摔,空气在刹那间凝结了。少年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他只是用力的平定惊吓。女人站着,少年坐着,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女人从包里的蓝盒中抽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她来到窗前,打开窗户,把一条腿搭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径自抽了起来。两人就这么僵着,谁也不说话。直到女人开始抽第二根烟的的时候,她说话了,她说自己中学时曾爱过一个男生,他高高的,瘦瘦的,皮肤很白,鼻梁很挺,最重要的是他还有着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大外双。他篮球打的很棒,可以说无人能挡,当然,仅限于他们学校。女人常常去看男生打球,每次都会花一元钱,买一瓶娃哈哈。在他下场的那一刻,递给他。每到这时候,男生都会冲她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女人被这笑彻底征服了。渐渐地,她开始做什么都心猿意马,每天脑子里都是男生的影子,再三思忖下,她决定向男生告白。很意外的,男生爽快的答应了,并告诉她自己也垂慕她很久了。就这样,两人做了情侣。

  他们第一次做是在认识两周的时候,为此男生还特意从表哥那里借来一副手铐,给她锁上,两人在学校的假山上交合了。后来,男生越来越疯狂,他总是能想出一些变态的点子,比如给女人套上黑色的头套。女人起先有些抗拒,但慢慢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直到半年后的暑假,女人被查出了性病。她生气的去找男生,接下来令她终生难忘的一幕发生了,那男生竟然叫了几个小姐,在自家的客厅里淫乱着。女人彻底惊呆了,她没说话,回去后她再没找过男生,男生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没再联系她。

  说到这,女人掐灭手里的烟,平静道:“他不是喜欢婊子吗,所以,我就当喽。”

  “那男生真渣。”

  女人把头靠在窗上,映出一张浅笑的脸,雨水在外面滑落,透窗看去,就像女人落的泪。

  “你还年轻,还有机会。”

  女人笑道:“听你跟我说这话,总感觉你是一位长者。”

  “心智跟年龄没有关系,跟阅历,思考有关。”

  女人又把视线移回窗外,道:“也许你说的对吧,我还有机会。”说着她探出一只手,几条蒙蒙的细雨划入掌心,她紧紧攥着拳头,缩了回来。

  女人扭扭脖子,松开紧握的手,说:“你明明那么努力的把握,它还是会溜走。”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样做。”

  “那怎么?”

  “我会直接把它咽下去。“

  经过夜雨的洗礼,一切都仿若置换了新衣。碧洗的天空,成双的白云,洁净的屋顶,亮丽的街道,走在哪都洋溢着一股勃勃的生机,充满生命的质感。鸟儿成群的在枝头叫着,好像也在为眼前的光景高兴。少年是在几束刺眼的煦光中醒来的,桌上是几块面包跟一杯泛着热气的牛奶。少年知道,那女人走了。

  男人心情有些复杂,他合上书,静静走出了书店。他看着时间,知道错过了那辆开往郊区的末班车,但这次他没有了往日的焦躁。只是慢慢走着,在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忽然又像记起什么似的,转身狂奔着,在经过书店旁回收箱的时候,他倏地像一个决然的勇士,掏出了上衣中的烈酒与香烟,毫无犹豫的扔进了那个方形的无底洞。他想,该好好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与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与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