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亏心事
尔吾2018-03-22 14:531,505

  “陈然和左严你喜欢哪个。”明明是个极其八卦的问题,却云淡风轻的从蓝依嘴里自然的被说出来,然后居然变成了一个已然成型的事实一般摆在支爱的面前,这已经不是是不是的试探,而是是哪个的选择。

  支爱被这一气呵成的自然,撞击到愣住,本来应该脱口而出的否认硬生生的哽在喉头,居然真的在心里问起自己来。

  虽说恍惚的只是数秒,支爱也被自己这怂样,气的捶胸顿足,当然这些动作是不会在蓝依面前做的。

  “都不喜欢。”支爱响亮的回答着。

  蓝依没再说话,只是嘴角淡淡的生出一抹微笑。

  支爱没做过多的解释,有些话越描越黑,清者自清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点的。

  文静三天后回学校,要是知道陈然和蓝依的事,该是怎样一种心情。

  支爱不敢想,隐忍的暗恋,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虽说看到文静总是乐在其中的样子,支爱的心里总还是有很多不平衡的感觉,她也知道,这不能怪谁,没谁规定过,你喜欢的人就一定要喜欢你,可是只要想到陈然在明白了文静的心意之后,却仍旧喜欢上了别人,她的心里就像是有东西堵着似的。

  何况蓝依还是自己亲手带到陈然身边去的,一想到这里,心里就被愧疚给填的满满的,她觉得自己好对不起文静。

  相反于支爱的不安,文静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没有哭也没有闹,仿佛一切如常,从未发生过什么。

  只有有一次支爱看到文静躺在床上,手指轻轻的在肚子上的伤疤上来回摩挲,这是她阑尾手术留下的疤。支爱原本走过去是想拉开她的手,让她不要去碰,怕她的动作会给伤口带来疼痛,也担心她还未长好的伤口会感染。

  却发现文静早已悄无声息的满眼是泪,一颗一颗的掉落在枕头上。

  支爱有些手足无措,以为她是因为伤口痛才哭的,连忙问她有没有止疼药。

  文静连连摇头,躺在床上一个劲地对支爱说谢谢。

  手术到现在支爱是第一个关心她痛不痛的人,她被送到医院后,医院要联系家长,她拨通妈妈的电话,在一阵漫长的等待后,电话接通了,她简短的说自己需要手术,电话那头的妈妈就把电话转给了助理,助理很快赶到了医院,然后在她的手术单上签了字。

  文静不明白,一个和她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如何能在手术确认书上签字,如果有意外,她的命是这个陌生人能够承担的吗?

  她对于她的妈妈来说,到底是什么?

  手术时她似乎能够感觉到手术刀的冰冷,划破的不止是她的皮肤,还有她的心。但她还是安慰自己,说妈妈那么忙都是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没有谁是不爱自己孩子的。

  “我不在的时候,陈然有提到过我吗?”文静歪着头,看不见她的表情,语气也是轻轻的,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一样。

  支爱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又或者是回答什么,她不想骗她,可难道要她说没有,陈然喜欢上了蓝依,她还间接的帮他把蓝依约出来,她不能说,这样对文静来说太残忍了,身体上的伤痛可以看见,可以喊痛,可心上的不可以看到,就算喊痛,也不会有人直到那有多痛。

  “快考试了,每个人的心思都放在复习上呢……”支爱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敷衍的也太过敷衍了,让人一听就能明白什么意思。

  文静抬起头笑着说,“是哦,复习很重要,光顾着喜欢他,什么都忘了,我们还是学生呢,学业为重,学业为重。”

  “对对对,学业为重,学业为重。”支爱尴尬的附和着。

  “听说有个新来的转校生,蓝依,你认识吗?”

  蓝依两个字像两个子弹一样,砰砰的打进支爱的身体。

  “认识。”

  “能介绍我认识吗?”文静拉了拉支爱的衣角,一脸笑容,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支爱看着心里却是一阵忐忑。

  “只是认识,也不是很熟。”支爱面露难色,自从上次带着蓝依去和陈然见面之后,她就有些刻意的不再会去主动见蓝依,有时远远的看见,也会绕路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挚爱青春全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挚爱青春全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