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哲的相亲
燕归不知遥2018-03-25 16:156,151

  铃——!

  烦人的闹钟声把富源小区5栋3单元的1101房都快要吵炸了。

  眼都不睁一下的文天成一个翻身伸手将床头的闹钟给摔了下去,听到电池在地板上骨碌骨碌滚动的声音,他又安心把头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那里头的时间还是早得很呢。

  突然身上的被子一下被人抽掉,像是身上的一层皮被扒了去那样凉凉的,刺啦一声窗帘也被人拉了开,刺眼的阳光毫不留情,一巴掌甩在他脸上,逼得他不得不伸手去挡。

  “文天成,八点半该起床了!再不起待会就自己打车上班去,我可不想迟到——又一屋子的酒味,我开会窗子了啊!”李哲的声音比闹钟还要烦人——起码闹钟还能关掉。

  文天成无力地睁开朦胧的睡眼,脑袋还有点发疼,双手胡乱地试图去抓那软软的被子,但结果是令人失望的,他皱着眉苦着一张俊朗的脸,挣扎着坐了起来,顶着一头鸟窝似得头发,使劲地搔了搔。

  “我说!”文天成哼着气,眼睛就张着条缝,对着站在床边的李哲边打着哈欠边说着,“小哲子,你上班的时候顺便去趟我公司,跟老头子说声我今天上厕所把腿摔了,让他把要处理的资料发我邮箱就行。”说完到头就要睡下,李哲二话不说操起枕头狠狠地砸在文天成头上。

  “你主管说了,你再摔断腿第二天又好好上班就真把你腿给敲断,直接都不用去啦!”李哲一脸淡然,抓起凳子上的衣服往文天成头上扔,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

  “今天室外最高三十七度,是自己等车还是坐我车,自己好好想想。”

  文天成一听立马跳下床,麻溜地抓起昨天的衣服裤子就往身上套,十五秒穿戴完毕,冲进厕所,三十秒洗漱完成,弹了一分钟的头发,从冰箱里拿上一个面包一盒牛奶精神十足地站到门口,大口啃着面包,摆着绅士的动作,谄媚地地笑笑:“李哥,您先请!”

  一直站在旁边瞧着文天成闪电似的动作的李哲一副淡然自若,拿起车钥匙直往外走着,浑然不顾文天成在后面翻到天上的白眼。

  文天成和李哲自小就是邻居兼玩伴,两人从幼儿班同班到大学毕业,最后也在学校所在的明城各自找到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两人一起租了个两室一厅一厨一厕的还算不错的房子,在毕业时家里各送了一辆车就再也没多管了。

  更加幸运的是两个人工作的公司就隔着一条街,所以上下班就坐一辆车,本来商量好的一人一天轮转。

  今天轮到李哲——虽然他已经连续载了文天成几天了,但他实在是不敢坐这个走起路来都吊儿郎当的高个开的车。

  上班路上,车开了好一会文天成才又从迷迷糊状态里清醒了些,只是头还在不停两边晃悠。

  “我说!哲子,”像是梦呓般喃喃,还动作幅度极大地侧了个身,“要是有天你不喊我起床,估摸着我就能在被子里修仙了——”

  专心开着车的李哲哼了一声:“要不是我妈当年去你们家串门,跟你妈保证会让我天天叫你起床,你这家伙不知道还能不能初中毕业!”

  “呵呵,青姨确实是挺烦人的。可又不是烦我。”文天成头靠着车窗,眯着眼睛眼看着又要睡了着。

  文天成话还没完,李哲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李哲看都看上一眼就接了电话,深深地吸了口气,紧皱着眉头,专注地盯着前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紧抿着嘴一句话都不说。文天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张着嘴无声大笑,伸出三根指头开始倒数。

  最后一根指头还没完全收回,耳边穿梭的风声都被电话里头的声音灭地无影无踪:

  “喂!人小孙有什么你看不上的,又漂亮又端庄,还是我带的老师,多温柔的姑娘!她的性格我都了解地一清二楚,跟你简直就是啊,那个什么,什么天造地设!对!李哲啊,你不信其他人总得信妈呀,妈总不能骗亲儿子吧?而且人家这师范大学毕业才一年,才22岁,这又年轻又漂亮的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我说,儿子呀,你是不想还是有病不行啊?要是有病就赶紧去治,妈有个学生,在市人民医院,专治那方面的,等你回家我带你去看看!”

  “这不是大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要给你老李家断了后祖宗还骂我生个没用的儿子那才是大事!”

  文天成在旁边狂指着李哲的下体,要不是怕发出声音,早就笑疯了!李哲的脸早就变成了铁青色,还一阵一阵地泛红,腮帮子都能看到牙床的轮廓,握着方向盘的手的骨节都一阵青一阵白。

  “昨天呀,我跟你二姨打电话你知道怎么了吗?你表妹都怀孕啦!四个月了都!你二姨在电话里一直骂她什么的,你老妈听着都像是在炫耀你知道不!哼?!你要是能弄大一个肚子,不,你弄大几个肚子你妈都只有高兴的!嗨哟!读书的时候就死板,怎么到二十七八了还这个德行,你说你跟大成从小玩到大,他这找女生的本事怎么你就一点都学不到呢?怎么这么不成器哟!”

  “妈,你够啦!”李哲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拳敲在喇叭上,前面的车兴许是被这突然的一下给惊着了,差点一个急刹。

  “不是,怎么能有老娘这么说自己儿子的,是要咒我还是怎么的?!我早就说过了,我不去相亲,不去!就算是你介绍的也不去!我现在工作都忙不过来,一天天加班加班地都快累死,哪还有精力去应付你这没完没了的催!再硬的命都得被你催死!”

  可就算这样,电话那边依是不依不饶:“儿子啊,你说,你是不是不喜欢这样的,你跟妈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在学校和小区这里帮你留意,山城这么大,肯定能有你看得上的,你说,然后你只要努力工作,剩下的全包在妈身上!”

  “而且啊,我听隔壁小区的陈妈说啊,你那工作经常要弄电脑,电脑有辐射,很容易影响男人的呀,要不你就直接辞了工作,妈给你在这边···”

  李哲简直要说不出话来了,嘴都气得快变了型。

  “我喜欢胸大的,骚的,酒吧里跳脱衣舞的!您好好找去吧!”还没听完老妈最后的咆哮李哲就快手挂掉了电话,深吸了口气,这个世界和脑子里顿时清静了许多。

  本来疲累不已的文天成看了这场闹剧后更觉得脑子笑得发胀,疼地厉害,却又止不住,就一边揉着额角一边笑。然后掏出手机,伸到李哲面前,轻轻地敲了三下方向盘,接着就像魔术一般,要命的铃声猝然响起,“青姨牌老干妈”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李哲随意地瞥了眼,果断挂掉。

  停车,停车!还没从跟催婚催命的老妈的电话里回神,旁边的文天成就拽着方向盘往路边开去,李哲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要干嘛,就随他操作了。

  “嗨,二位倾国佳人,可否有幸载你们一程?”车停在路边两个打扮时髦、身材上乘的女生旁边,文天成直接下了车,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一米八四的健硕身材配上帅气挺直的西服套装,一时就牢牢吸引住了那两个女生的目光,从她们窃喜的目光中李哲就知道这番司机是躲不了了,不屑地摇了摇头。

  将两位美女送到城北后,李哲立马掉头往城东的公司里开,瞥了眼刚要到联系方式的文天成,那家伙正一张张审视着那两个女生传到社交平台上的照片。

  “嗯,那个高点的胸还不错,腿嘛,哟!也不错!另一个嘛,各方面好像都差点,嗯,倒是——蛮能骚吧···嗯,晚上有事做了。”

  李哲懒得管他,看了眼时间,而后熟练地按下一个号码:

  “喂,李哥。”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

  “嗯,胡子啊,那个,今天帮我刷一遍行不?”

  “啊?”电话那边明显有些不满,“老魏那家伙刚跟我说也要迟到,李哥,这个月我们都刷十多次了,这样搞只有我们组全勤,到时被头给逮着了,我们组一个都没跑。”

  “没事,放心!”李哲深吸了口气,缓了缓情绪,安慰着电话那边的不安,“你先把记录系统刷一下,我待会到了就能把痕迹抹掉——这样,你今天的维护我帮你做,你可以早点下班休息,怎么样?”

  胡子沉吟了会,仿佛是在衡量这件事的利弊,过了好一会才同意。

  文天成继续翻着手机,但已经不是之前那两个女生的东西了。

  “你说你当个项目组长,怎么连这点事都跟手下人讲那么多,直接下道指令不就好了!”

  “人和人的尊重是互相的,再说都是同事,项目组长这种东西也是虚职。”他顿了会,“那你这回又怎么跟老头皮?”

  收起手机,文天成冲着窗外眯了眯眼,缓缓乏了的眼睛:“哼,还能怎么滴,还不是老套路,请他吃顿酒饭什么事都好说得很,他又不能真的开了我。”

  呵!

  “疫苗打多了,病毒都能有抗体!狗急了也能跳墙。”

  “不恰当的比喻。”

  叮!

  李哲手机猛然响了一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刚才还睡不醒的文天成一把夺了过去,飞快地点开屏幕,输入密码,一脸期待地浏览着信息,突然惊喜地喊了出来。

  “什么呀?你又给我买股票了?”李哲开着车,也没想去拿回来。文天成是金融理财师,经常给李哲一些赚钱的计划,虽没有多赚,但也是算收入了。

  “哈哈比股票还要让人心动哦!”兴高采烈的文天成朝李哲抖了抖眉,露出一丝诡笑,“小哲子,你的春天到了!”

  李哲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心里也懒得想着这个成天天马行空的家伙又干了什么。

  文天成哈哈一笑,把手机凑到李哲眼前,“哇!多漂亮的妹子啊!怎么就配上你了呢?唉——”

  一头雾水的李哲听着疑惑着看了一眼:手机上是一个女生的照片,身材偏瘦,挺清秀的脸蛋,乌黑亮丽的长发扎起了马尾,水灵的眼睛看着很舒服,给人那种青春小说里的邻家女孩的感觉。李哲不禁咽了咽口水,又转过头看着前方继续开着车。

  “这又你新交的女朋友?没见过呀,怎么放老子手机里?”

  细心的文天成一下就洞穿了李哲的想法,心里暗暗一乐,摇了摇头,慢慢解释着:“我一同事的哥们,建了一个什么所谓的相亲网站,注册都得有熟人推荐担保,审查可严了,年纪,工作,相貌什么的都得查才能加入,反正信息绝对无虚假。然后大家基本信息共享,喜欢哪个就去约,对方同意了就直接给比如电话之类的详细信息。”

  听得明白了的李哲一阵不满上来:“文天祥!你就这么不通知我就把我信息给卖了?真是坑爹呢!万一是个钓鱼的呢?你给我补损失?”

  李哲生气的时候就会喊文天成上学时的外号。

  文天成白眼一翻,伸出手,竖起中指和小指,这是文天成高中时自创的手势,意思是Fuck and despite U。文天成一把拿回手机,从眼睛都下巴都是嫌弃,用着阴阳怪气的声音:“嘿,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了!要不是你妈嘱咐我要帮你破了这二十多年的封印,我还不早就去云游了!”

  “对,我妈是挺烦的。”李哲拍了下方向盘埋怨着,心中却想着照片上的女孩。

  “那见不见面?”

  “--好吧--”李哲支支吾吾地哼了两个字出来。

  “那好!明天下午两点,西城圣城咖啡厅,自己准备点词汇啊,前面停,老哥要去买束花送新来的美女同事。”文天成的脸变得比闪电还快,一脸的奸笑让一头懵的李哲一下反应过来。

  “你早就定好了?靠!”李哲一踩刹车,文天成麻溜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跑了出去,把手机一甩,潇洒离去,只留给李哲一个咒骂的背影。

  明城的夜晚灯火通亮,喧闹无比,各种各样的广告视频在大楼上的LED屏幕上不停歇地播放着,给广场上跳着舞的大妈们提供了极好的照明。川流不息的人们来来往往,有带着小孩出来的,有踩着滑板的潮流青年,还有一对对牵着手缓缓漫着步的热恋情侣,或者是相濡以沫的夫妻。

  走在同一条路上,经历着同一个夜晚,与不同的人相遇相离,开心或者情绪低落——这仅是这座城市缩小了千万倍的影子,更大的悲喜,比夜还要潜得深。

  富源小区5栋1101房靠近门的卧室里,李哲一脸木然地调试着自己的程序,在电脑桌对面,文天成双手交叉把手平放在桌上,端正坐着,戴着副黑色方框无镜眼镜,板着脸,一副老教授吃饱了没事干瞎讲道理的欠揍表情。

  “人生,会有相当多的选择,它不是无限的,但确实会有无数次选择。有时候,明明知道正确的答案,但会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我们只能去选择那个看起来错误的答案,而在多年之后,等我们再回首,会发现这在我们的人生中是多么非凡、多么有意义的一笔,我们的回忆也会因此而变得多彩而值得铭记。”

  李哲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近视镜片上尽泛着一行行的代码:“要打游戏你自己打,我可不想我的人生因为这没写完的代码刻上失业的回忆。”

  文天成嘚的一下像泄了气的皮球,哭丧着个脸把脸贴在桌上,鼓着腮一言不发。

  “行行行!”不过五秒,文天成一下直起身板,心痛着说:“那把刀便宜卖你了!”

  一直漠然的李哲脸上像是冰释了一般绽开笑容,眼睛偏开笔记本,“早认清状况不就好了,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嘛!不说了,上号,老哥带你爬天梯!”

  文天成缓缓起身,捂着胸口作吐血状:“要不是一直输,谁受得了这趁火打劫!”

  游戏结束的时候,夜已深,窗外依旧灯火通明,只不过人流稀了许多,昏黄的路灯下,只剩流浪的、醉酒的,还有相偎相依前往宾馆的年轻情侣。

  最后一局结束,一头大汗的文天成立马从自己的房间跑到李哲的房间,兴奋地喊叫着,仿佛胜利真的跟他有很大关系一样。

  “哇哇哇哇哇!真的是打得太爽了!好久没赢得这么畅快了!今天是不是进步了很多,是不是?”文天成左右跳着,双手作端枪的样子,嘴里还不停地piu~piu~piu···

  李哲无比虚假地呵呵一笑,迅速收回,默不作声。

  等文天成耍够了,神色凝重的李哲抓着后脑勺,悻悻道:“大成,明天那个能不能推掉啊,我,我觉得,我根本不知道要干嘛。”

  正跟自己玩的嗨的文天成一听这个就又扮出老教授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直视着李哲的眼睛:“李小怂同学,你觉得你喜欢这个妹子么?”

  李哲一皱眉,思索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可···”

  “可可——可是什么,”文天成直接掐断后面的话,“这是个什么事都得讲究机遇的年代,你不想她被我这样的美男子临幸吧?”

  李哲果断摇头。

  文天成一摊手,转了个身,“那不就得了,赶紧得去拯救你的公主啊,骚猪国王子,再说了,你不知道去了干嘛,人姑娘说不定也不知道,到时再一起商量呗,反正跟你这种木脑袋也没什么聊天的话题;要是人姑娘有安排了,那就更棒了,让她牵着你走,反正大老爷们也吃不了什么亏,要能把你卖淫窟里那自是最好。”

  虽然知道文天成嘴里全是歪门邪说,但李哲听起来觉得还挺有道理,抿着嘴细细想着。

  文天成突然一把拍上他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是不是顿悟了?想明白了就赶紧睡觉,迎接十个小时后的崭新人生,为师能教你的也不多了,下山去吧!”

  文天成学着教书先生的样子往房间外边迈着步,走到门口时,突然拽住门,回身哈哈一笑:“你妈答应了,要是我帮你成功找着对象了,就给朕介绍她学校那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老师,所以兄弟,为了咱俩未来的幸福,加油哦!”还超恶心地送了一个飞吻。

  一下明白这里面阴暗交易的李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就去抓文天成的衣领,可矫捷的文天成一下就把门给关了,乐呵呵地跑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毫无办法的李哲只能坐回床上,呆呆地看着笔记本上复杂的代码,他思维被文天成搅得很乱,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想起照片上的女孩,的确,那样的眼睛,如果能出现在他的生命中,那该多好。他熟练地点开熟悉的电影,熟悉的画面和音乐,已经能背下的台词,已经能预见的下一个镜头,却不知为何,同一部电影,每一次的观看带来的感受都是那样的不同,却总能给自己带来慰藉,当再回到生活时,眼前的一切,好的,坏的,不知道的,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这到底是欺骗自己,还是已经有了希望。

  夜遁入深,当风吹来的时候,熟睡的人们没有任何察觉,而那些失眠的人们,只会越来越清醒,彻夜无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