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旧事
寸犀2018-01-03 15:592,173

  木洁焕慌忙地站起来,从包里翻出一张照片,对比着幕瑕夜和照片上的人。而这时,阎夭墨发现自己和木洁焕穿的是同款的连衣裙,然后她毫不犹豫地低下身去,将自己的裙子撕开,撕成了短裙的样式。

  “嘶啦”的声音将众人换回神来,吴天克连忙让幕瑕夜和阎夭墨坐下,自己也拉着旁边的木洁焕坐下,他们已经吸引了太多目光了。

  “你真的是瑕夜哥哥?”木洁焕问着,将照片放到桌子上,阎夭墨瞥了一眼,照片上是个十多岁的男孩,面无表情,而且,确实和幕瑕夜一点都不像。就算一个人的样子会变,也不可能改变那么多的。

  阎夭墨开始觉得有趣了。

  然后木洁焕展开了对幕瑕夜的追问:

  “你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咸的。”

  “辣的还是苦的?”“都喜欢。”

  “习惯左手托腮还是右手?”“右手。”

  “家里养猫还是养狗?”“不养宠物。”

  ……

  阎夭墨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位大小姐无理取闹,吴天克的表情有些尴尬。而幕瑕夜,依旧微微笑着,只是眉头微微皱起,阎夭墨把这种表情解读为:无奈。

  终于,木洁焕站起身来怒道:“你根本不是瑕夜哥哥,刚才的问题你一个都没答对,骗子!”说着,拿起桌上的照片转身离去。

  吴天克的嘴张张合合没说出一个字,幕瑕夜平静地说着:“不怪她不认识我,是我变了太多。”

  然后三个人一起漫无目的地谈话。吴天克是天生的乐天派,所以气氛还算活跃。他用十分感慨的语气说着:“当初我们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对了,嫂子在哪念的学啊?”

  “我没上过学,爸爸请了家庭教师,我在自己家里学的。”阎夭墨平静地回答道,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

  “哦,这么听来,嫂子应该也是不错的家世吧?”

  “已经没落了,公司破产,爸爸也死了,那应该是……我十五岁的时候了,现在想想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呢。”阎夭墨用调笑的语气说着。

  “啊……”吴天克没想到会这样,用眼神扫了一下幕瑕夜,见幕瑕夜没有要接话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接话,“那伯母一个人抚养嫂子应该挺不容易的吧?”

  “我妈在我出生前就死掉了。”

  吴天克彻底傻掉。

  幕瑕夜握着阎夭墨的手紧了紧,然后开口道:“不愉快的事不要再提了,天克,你这些年留在国外都做了些什么?”

  “哦,我啊……”话题又引开了。

  一个上午过去,吴天克看着手表惨叫着离开了,好像是被他妈妈叫回去吃饭。阎夭墨在心里偷笑着,一个大男人会被妈妈叫回去吃饭,还真是够奇怪的,有个妈妈真好……

  这场戏,到现在结束。

  阎夭墨吃完碟子里的小甜点,很客气地站起身,客气地鞠了个躬,“谢谢款待,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再多坐一会吧,有些事,我想说出来。”幕瑕夜低着头,“如果对对方了解的多一些,以后配合也会自然些吧?”

  “有道理。”阎夭墨笑着坐回去。

  幕瑕夜叫服务生拿了一瓶高度数的酒,阎夭墨很吃惊地问:“咖啡馆里有酒吗?”

  “流萤坊不一样的。”幕瑕夜笑着解释。

  然后幕瑕夜一杯一杯地喝酒,窗外又哗哗地下起雨。他们的位子靠窗,幕瑕夜侧过头看向窗外,阎夭墨从他微笑的脸上看到了惊恐。

  幕瑕夜的妈妈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而他的爸爸却已经是在“北埃”里有了很高的地位。两人的恋情一直被家里反对,幕家拒绝让这个普通的女孩住进家里,而幕瑕夜的妈妈又喜欢安静的生活,于是,他爸爸就在郊外买了一栋日式别墅。

  “张珏,我一定会让家里接受你的。”

  “没关系的,行宇,就算这样我也很开心了。”

  后来,幕瑕夜出生了,再后来,幕行宇重压之下染上了毒瘾,再再后来,幕行宇一次性注入过量的毒品自杀了。

  幕家想要收回幕瑕夜的抚养权,但是,张珏却坚决不放弃,以死相逼,最终幕家也没有强迫她。

  某一天的夜晚,张珏做完兼职回家。她不想让幕瑕夜在生活上有任何比不上其他小孩的地方,于是一直很努力地打工,并且拒绝幕家的救济。她一个人也可以把孩子养得很好。

  可是她太累了,水壶放到炉子上便沉沉地睡过去。煤气泄漏,十一岁的幕瑕夜闻到了奇怪的味道,伸手将床头的台灯打开,结果,台灯只是闪了一下,便炸开了花。灯泡碎裂,火光就蔓延了起来。

  碎玻璃刮花了幕瑕夜的脸。

  爆炸声和哭喊声把沉睡中的张珏唤醒,日式别墅是以木头为主的建筑,大火很快地蔓延起来。

  张珏冲进幕瑕夜的卧室,用被子包住他就往外跑,木头带着火焰砸下来,而张珏全部用后背挡住了,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她把幕瑕夜推出了房子,然后房子便轰然倒塌了。

  “瑕夜!一直跑!回幕家去!”

  幕瑕夜只听到了这句撕心裂肺的呐喊,然后一个惊雷响起,天就开始下雨了。他拖着被子一直跑着,后来被子吸满了雨水,又在地上沾满了污泥,他就开始很费力地拖着它走。真重啊。

  就像拖着一具溃烂的尸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拖着那床被子,但他一直没有放手,不断地摔倒,再爬起,满脸的血水,泪水,雨水。

  直到他终于走到主干马路上。他企图拦下一辆汽车,让里面的人去救他妈妈,但是一辆一辆的汽车亮着车灯飞驰过去,没有哪一辆会因为这个小小的身影而停留。

  他觉得眼睛很疼,也不知道脸上的伤口里有没有碎玻璃呢……这时候,一辆摩托车飞驰过,车身紧贴着他,他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就昏了过去。再醒来时,是在医院,一个过了中年未到老年的女人说,自己以后就要和她生活在一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夜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夜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