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葬礼
寸犀2018-01-01 17:582,472

  “我爱,这一杯苦酒细细斟,邀残月与孤星和泪共饮,不管黄昏,不论夜深,醉卧在你墓碑旁,任霜露侵凌罢!我再不醒。”

  阎夭墨跪在灵堂最显眼的地方,那巨大的“奠”字,还有周围的白色葬花都像是无声的讽刺。其实她是想笑的,有必要么?搞得这么隆重。白菊围绕着那个男人的黑白照片,他应该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离这最讨厌的东西这么近吧?

  在透明的玻璃棺里睡的正安详的男人,是她的丈夫,领了证的,相敬如宾。因为他和他,一直都只是合作伙伴而已,为了双方的利益才结婚,平时碰到,也只是点头微笑而已。

  他叫幕瑕夜,六月六日生日,恶魔降生的日子,双子座,现在是二十六岁,“北埃”将来的接班人。而现在,他静静地躺在棺材里。阎夭墨很想冲上去打碎那一口棺材,不过她忍住了这一冲动。

  膝盖已经跪到麻木。灵堂里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面无表情。阎夭墨双肩上罩着黑纱,一直垂下去然后在袖口束住。她很喜欢的一件衣服,现在却要在这种场合穿,想想还真是不甘心。

  听到门口传来的叫骂声,阎夭墨笑了笑,然后流下两行清泪。做戏就是给外人看,这是他说的话。

  “哈哈哈……瑕夜的葬礼,我这个做舅舅的怎么能不到场呢?”门外传来嚣张的笑声,然后一个瘦高的男人就走了进来。

  阎夭墨站起身,因为腿有些麻了,踉跄了一下。那男人赶紧扶住她,“外甥媳妇,节哀啊。”说着,在阎夭墨的手背上抚了两下。阎夭墨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强笑道:“小舅专程从国外赶回来,辛苦了。”

  “不辛苦,”男人摆摆手,“应该的。只是,门外的人居然拦着我不让进,外甥媳妇啊,这就过分了吧?”

  “这也是为了防备有异心的人搅乱葬礼,不过小舅当然不在这里面,是我交代的不周到了。”阎夭墨的眼眶微红,看起来楚楚可怜。

  “外甥媳妇不要自责啊……”男人还是安慰了一句,然后又接着说道,“瑕夜这一去,北埃的股份又多出来许多,老夫人,定好怎么分了么?”

  阎夭墨笑了笑,“就等您回来了呢。”

  男人被这笑容晃花了眼,拉住阎夭墨的手笑道:“哦?是么?”

  “是啊,小舅您不会来,我怎么拿到您手里的股份呢?北埃的股份,还是掌握在幕姓人手中比较好。”

  说这话的不是阎夭墨,而是躺在玻璃棺内的幕瑕夜。此时,他正将玻璃盖推开坐起,然后便迈腿走下了平台。看到自己“遗像”旁的白菊,厌恶地皱了皱眉。

  “瑕夜,你……你没死?!”男人惊恐的看着他。

  幕瑕夜歪头笑了笑,阎夭墨走到他身边轻挽住他的胳膊。那男人还是一脸的不敢置信,“那份验尸报告是假的?!”

  “嗯……不算是吧,找一个体型年龄与我相仿的死囚,让他整容成我的样子并许诺给他的家人一大笔钱,很简单的事情吧?历史上不都是这样做的么?”幕瑕夜笑道。

  “姓幕的人不允许与政府来往,这是家族条例!”

  “我知道,所以这事是夭墨做的,她做这种事得心应手。不过她最近确实很辛苦,又要联系政府,又要筹办葬礼。”幕瑕夜抚了抚阎夭墨的头发,阎夭墨很乖巧地抬头对着他笑。

  “很精彩的一场戏。”男人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谢谢夸奖。文件已经准备好只等签字了,小舅,还请您移步会客厅。”幕瑕夜脸上永远是完美的笑容。

  男人摆摆手,苦笑着向后厅走去。阎夭墨随即松开了幕瑕夜的胳膊,转过身去拨弄着那些摆在棺材旁的白菊。幕瑕夜也是向后厅走去。

  不是阎夭墨不能跟进去,而是她确实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各取所需罢了,没必要把对方的所有动作都看在眼里,而且幕瑕夜也不是会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人,不然她也不会选择与他合作。当然,选择与他合作更重要的一重原因,是……幕家与……楚家有关联。

  男人刚要落笔,却被一声巨响吓了一跳,那巨响是从前厅传来的,男人转头问幕瑕夜:“什么声音?”

  “没事,是夭墨在玩。小舅还是快点签吧,晚了就赶不上出国的飞机了。”幕瑕夜依旧是笑着,刚才的巨响对他没有半点影响。

  当男人和幕瑕夜先后走出,入目便是满地的碎玻璃,上面铺满了白菊。男人惊住,幕瑕夜却是有些见怪不怪。

  送走了这个小舅之后,幕瑕夜又走回灵堂,阎夭墨迎上去,耸了耸肩,对他说:“不好意思,我看那口玻璃棺不爽很久了,终究是没忍住。”

  “没关系,我看那些花也很不爽。”

  “躺在棺材里的感觉如何?”阎夭墨跳起来坐在之前放棺材的平台上。

  “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什么都不用去想。”幕瑕夜回答地很认真。

  阎夭墨皱着眉,用肯定的语气说着:“所以你刚才是真的睡着了吧?”

  “身不由己。”幕瑕夜淡淡地笑着。

  “笑面虎,”阎夭墨晃动着小腿,“这次合作还算愉快?”

  幕瑕夜点点头,“我过一会就会给你你想要的数目。”

  “那个男人拉了我的手,要加钱。”

  “没问题,要送你回家么?”幕瑕夜客气地问着,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不用,谢谢。”阎夭墨同样客气地回答。

  夜晚的贫民区,各种混乱的声音不绝于耳。阎夭墨小心地躲过飞来的酒瓶,迈过地上腐烂的食物,然后停在了一座低矮的房子前面。刚要推门进去,就被人从后面抱住。那男人身上刺鼻的酒味让她皱了皱眉。不管男人混乱的呢喃,从腰带中抽出一把柳叶刀,一偏头便刺进了男人的喉咙。转过身厌恶的踢了男人的尸体一脚,又转回身去推开了门。

  “呦,回来啦?”从房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门口一个死人,去处理了吧。”阎夭墨淡淡地说。

  然后有个人影就从墙后走了出来,借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清这是个穿了职业装的女人,身材火辣,“刚回来就杀人,还是在家门口,多晦气啊。”

  “我可没有把这里当成家。”阎夭墨坐到了破旧的椅子上。

  “呦!大小姐四海为家。”女人笑着,“说起来,老爷临终前交给你的‘榴火’,你转眼就这么给解散了啊。”

  “非法的军火集团危害国家危害人民,我解散了它那是替天行道。”阎夭墨翻着白眼,“再说我不是还留了个你么?哎我说,黎洛洛,你要是实在无聊呢,就去把门口那死尸处理了,待会儿发臭了就不好了。”

  说完就趴到了同样破旧的桌子上,玩着自己的手指,神情就像是一个小孩子。黎洛洛无奈地笑了笑。走出了屋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夜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夜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