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浑水摸鱼
鬼面血屠2018-03-10 22:002,495

  “醒醒!快醒醒!我叫你醒醒啊!”

  希里脆弱的肩膀被什么人剧烈地摇晃着,她睁开了被血浸湿的眼睛。眼前的家伙正是坐在副驾驶的那名士兵,见她醒来,擦了擦额头的汗。那士兵的头盔凹下去一个可怕的坑,面罩也被撞碎了。

  “电池泄露了,再不走会爆炸的!快点,我扶你!”他自顾自地喊着,搀起希里朝不远处的胡同里走去。他扶着希里轻轻地靠墙坐下,探头看着外面的情况。

  半晌,见外面没什么动静,他也缓缓地坐了下来,说:“刚才在桥上你看清了吗,有什么东西把车掀翻了。”

  希里扶着流血的额头,晃了晃脑袋。他摸向自己的背心口袋,想摸出口袋里的急救喷雾来给希里疗伤。然而他手刚伸出去,就看见希里的胸前亮起了淡淡的蓝光,希里额头的伤口也渐渐愈合,停止了流血。

  他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希里的额头确实恢复了原样,而希里胸前的蓝光也消失了。他轻轻地碰了碰希里的肩膀,说“希里?”

  希里猛地睁开眼睛,晃了晃脑袋,说:“只看见一个黑影。”

  他叹了口气,说:“那东西可能是自由党派来的,也许是因为它觉得我们都摔死了才就没追上来。”说罢,他取下了自己的头盔,从头盔里拿出了一张泛黄的照片。他看了一眼照片,又扭头看了看希里。

  “你叫希里,对吧?”他说。

  希里不解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希里偷偷瞄了一眼,那张照片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沾着血迹。

  他把照片又收回了头盔的悬挂层里,那头盔是治安部队统一发放的,看上去十分厚重,厚重得令人觉得安心。他捧着头盔,说:“这张照片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我的头盔里,而且,我好想也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他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军粮包,递到了希里手上。

  “谢、谢谢。”希里小声地说。

  车子开了好几个小时,没吃午饭的希里现在饿得有些发昏。她撕开包装,轻轻地咬了一口那挤压成条状的脱水食物,小心地咀嚼着。她边嚼边瞄向那个士兵那里,他也在偷偷瞄着希里。

  希里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轻声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维鲁克,我叫维鲁克。”他说。他捧着头盔,眯着眼睛看希里一口一口地吃着那并不是很好吃的合成食物。

  “好吃吗?”他问。

  “没吃过,甜甜的。”她答。

  他们就这样一口一口地闲聊着,仿佛好久不见的老友一般。气氛逐渐缓和下来,希里的不安和焦虑也彻底被打消了。他见状便试探着问:

  “你对于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世界上的有什么印象吗。”

  希里愣了一下,停止了咀嚼,偏过头,说:“凭空,就像凭空出现了一样,我觉得自己就像凭空出现在那间酒吧里了一样。我手里拿着调酒器,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拿过那种东西,但我却能轻松地调出来客人想要的饮料。”

  维鲁克点了点头,说:“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看来我们确实是和别人。”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说:“你知道吗?我骗了你。”

  希里不解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解释。

  “还记得吗?几周前,有个自由党的杀手冲进了你工作的那间酒吧。这个城市有一支秘密的部队,成员们都是最烂又最能打的人渣。这支部队的名字叫‘黑星’,隶属于反自由卫队。”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你骗了那个队长,然后,你懂得,你现在已经社会性死亡了。有关你的一切档案已经被销毁,你这个人也会被拉到城里的秘密基地处死。”

  希里静静地听着,像只犯了错的小狗,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出声。

  他站了起来,朝胡同外望了望,随后又转过头来,说:“那辆押运车已经烧起来了,车里的人都没能活下来。现在,从这里出去,尽量别走大路,躲开巡逻队,回到贫民窟再想办法。我得留在这等……”

  他还没说完,一个黑影便瞬间闪到了他的面前。希里被溅了一脸的血,维鲁克则挣扎着地攥着那穿透了自己胸腔的利刃。

  现在,他们能看清了,那黑影原来就是自由党派来的杀人机器。没错,这些东西都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希里缩在角落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全身颤抖着。

  “不跑了,姐姐?”那杀人机器把变成了利刃的右手抬了起来,血顺着维鲁克的双腿流到了地上,积成了一滩。杀人机器的胸口闪着淡淡的蓝光,眼里喷着火。

  希里双手撑着地,抖着腿站了起来。她依旧剧烈地颤抖着,但却无比坚毅地说:“不许你伤害他,快放开你的手!”

  那杀人机器轻蔑地挑了挑嘴角,将右手一甩,把维鲁克死死地按在了一旁的墙上。

  “束手就擒吧,姐姐,这次我不会输了。”

  “放开他!”

  希里怒吼着,胸前也闪出了淡淡的蓝光。声波将那杀人机器击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维鲁克也落在一旁,奄奄一息。那杀人机器撑起身子,胸前的蓝光似乎变得更耀眼了些。它的全身像是长出了一层层的金属鳞片,双手也变成了畸形的刀刃,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将希里撕成碎片。

  突然,一颗子弹伴随着破空声急速飞来,贯穿了那杀人机器的脑袋,远处的楼顶闪着瞄准镜反射的光。

  “是、是黑星。”维鲁克按着胸前的伤口,边喘边说,那杀人机器似乎伤到了他的肺。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几颗烟雾弹不知从哪里丢了出来,滚向了那杀人机器的脚底。烟雾弹瞬间爆开,释放出了深黄色的烟雾,完全遮挡了希里他们的视线。他们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烟雾中有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影,那些人影高速地移动着,用手里的枪械把那杀人机器的鳞片撕了个粉碎。

  那杀人机器似乎是第一次撞见这种情况,它将左手变成了一大块金属盾牌样的东西,谨慎地观察着烟雾中的情况。然而,那些人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晃晃的烟雾里只剩下那杀人机器的影子。

  突然,烟雾里蹿出几道火舌,那烟雾被那火舌点燃,如同粉尘爆炸一般放出巨大的热量与光。

  那杀人机器痛苦第扭动着身体,像是煎锅上的活鱼,除了挣扎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不久,烟雾散去,那些人影又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他们都清一色地穿着漆黑的装甲,一个像是领头一样的家伙脑袋上还扣着冒着绿光的声呐镜。

  那个领头的轻轻地走到了那杀人机器的旁边,蹲了下去用手里的霰弹枪翻动着被烧成黑炭的那坨机械。

  领头的头盔里突然爆出一阵令人汗毛倒竖的笑声。他笑了很久才渐渐停了下来,俯下身子,轻轻地说:

  “浑水里总是能摸到大鱼,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乌托邦在哪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乌托邦在哪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