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极黑
一醉千觞2018-01-25 13:323,246

  打了几个小时,吕磊等人早就累了,待叶飞到来,打开还有一间上锁的,发现里面少许弹药,大量的粮食,吕磊等人毫不客气的拿了一下弹药和粮食就匆匆回了水乡,叶飞则命令把粮食分给老乡,还搬走了所有的枪支弹药,最后才把狗窝炸了,因此有不少年轻人加入了新四军。

  秋收之际,日军开始征粮,却被各种反抗势力打击,最大的就属新四军,还有各大山头的土匪,当然吕磊等人也不会放过如此良机的,因此安徽日军发动了占领区大扫荡,严重打击没有良民证的,各大山头土匪,以及新四军。

  吕磊等人抢了不少粮食,为了不被一锅端,分量藏在附近塌房,以备不时之需。这一天早上,到处都有枪炮声。忽然来了三位日本军人,门是被一脚踢开的。吕磊等人一看是黄皮子,立马上前扭断脖子。

  “这一大早是怎么回事,到处枪炮声不说,这荒村还有鬼子光顾?”徐坤说。

  “那小个子鬼子的衣服你换上,还有子豪兰江也换上,去看看怎么回事,遇到鬼子都听子豪的。”吕磊指着小个子日本士兵先对徐坤,然后又对王子豪和兰江说。

  王子豪徐坤兰江三人换号日本士兵的装,到了邻近的村,看到三人进了一户农家,因为其中一个体形较大,就被王子豪三人盯上了。三人跟了进去,迅速插上围墙的门,看见日本士兵在住房门口背对着三人核对屋主及家人的证件,屋主看到又来的三位日本士兵根本没有多想。等到日本士兵转身,王子豪三人已经在士兵背后了,徐坤用针对着大个子就是一插,兰江则是扭断一士兵脖子,王子豪用刀架在了士兵肩上,并用日语询问,结果这士兵宁死也没把消息透露。徐坤和兰江在拔衣服,王子豪对着已被吓得坐地上的屋主说:“鬼子死在你们家,就算你们说明了也逃不了被灭门,所以藏好尸体,等附近没有鬼子了,晚上在把他们拖出去埋了,这样你们好,我们也好。”

  王子豪看到屋主情绪稳定后又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就和徐坤兰江一起回到了住处,一路上特别小心,以免被跟踪,到了住处把情况和吕磊谢宇张成说了。

  “你们走后,我们三也商量了一下,谢宇说,这可能是鬼子的一种区域清理,看你们也弄来了鬼子军服,我们就来个灯下黑,不过在鬼子鼻子下是很危险的,你们也想想行不行。”吕磊说。

  “比起这里我到觉得在鬼子里面更安全,万一苗头不对跑就是了。”王子豪说。

  “如果没有反对的,那我们换衣服出发,兰江,把这里布置无人住的样子,张成也拿步枪。”吕磊说。

  很快,衣服装备换好,不说话真看不出不是日本士兵,藏好多余的武器弹药,兰江也布置好了住处,就向东出发了。第一天混在日军队伍中,相当不好受,不光要收敛杀怒之心,还要时时刻刻为安全着想,最大的幸运就是有一个懂日语的,避免了很多危及生命的麻烦。这一天到晚,在一个无人村,终于结束了挨家挨户的查看,也领了一份不错的晚餐,吃完后,几个上等兵拎着一些水壶要求吕磊等人去打水,王子豪迅速站起,接过一个,其他人也纷纷效仿(运气不好,穿的是二等兵的,所以被上等兵安排事是正常的)。

  一晃过了半个月,村村落落都已经检查完毕,在山脚下安营扎寨了,晚饭后,吕磊等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给上等兵打水,在一条离营不远的溪流边,大家正在打水,忽然兰江小声说:“我们被盯上了。”又查看了一下动静说:“应该不是鬼子。”

  “哪路好汉,不要开枪,会招来鬼子的。”吕磊的声音要比兰江的大点,足以附近的听到。

  不一会儿,溪对面出现两位穿农民装,拿着枪的人,其中一个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穿鬼子的衣服?”

  “这个没时间解释,我们不能出来太久,如果你们是这山上的,记住快回去报告,明天鬼子要攻山了。”吕磊轻声说。

  看着半信半疑的两人离开,吕磊等人装满水就回营了,至于山上的,他们真管不了了。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蒙蒙亮,吃过早餐的日军,根据事先掌握的情报,分南西北三个方向开始了攻山,吕磊等人所在正西面的日军里。山上的土匪窝,大部分是木质搭建,包括寨门,有的甚至连寨门都没有。虽然也打打日本士兵,但平日里都不训练,匪气又重,没有军事指挥,面对军队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而这次日军说是围剿,实则就屠杀,一个都不放过的政策,迫击炮两轮过后就是步兵冲刺。有寨门的,迫击炮多一轮专轰的,等吕磊等人上了寨子,战斗已经结束,只是检查有没有活口,有的就补一刀。就在吕磊等人到处在死人里查看时,看到一张熟悉的连,就是打水时遇到的,此时的他,双腿已断,徐坤摇摇头,他也平稳望着吕磊,只求一死,就在吕磊举枪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上等兵过来,一边嘴里念着“八嘎”,一边摸着吕磊的枪尾一压,然后就笑笑离开。

  这片山有多少土匪不知道,大多都是被逼上梁山的,本想仗着地形,但还是敌不过炮弹,吕磊等人也不知道这次出动多少日本士兵,一直跟着后面,沿着山脚北上,看到还能活的,会用尸体掩盖,救一个算一个吧。

  几天后,和北面军相遇了,与其说相遇,不如说直奔,这里有一座特坚挺的山寨,等西面军赶到时,已经打了半天。吕磊看到久攻不下,就到处张望,最后放弃在这里逃跑。终于轮到他们所在的队进攻了,几人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山路可以通卡车,两边的山很陡,吕磊看到很多弹坑,就想了个主意,因为边上全是日军,根本不能交流,于是自己加快脚步单独跟上一个日军后面,看着前面中枪倒地瞬间,就跟着倒地,在弹坑里,然后就一动不动。其他5人看到纷纷效仿。

  这时只要睁眼,用余光就可以看到,前面山寨大门是用石头切成的,还有不少枪眼,临近大门两边的山崖还有暗堡,难怪日军攻了那么久。眼看就要天黑了,这一轮日军攻击又撤了。见日军撤退后,下来一些统一浅蓝色军服的,大概10几人,收集枪支弹药,忽然两声枪响,倒地两个,其余立马趴地用尸体掩护,其中一个正好在谢宇边上。

  “不要看我,11点和7点两个方向。”谢宇小声说。

  “11点和7点,两个方向有狙击手。”这名士兵听到大喊。

  城墙上一阵枪响,捡货的很快趁机拉着两具自家的,回了寨子。这天,日军没有继续在进攻,到了晚上,吕磊等人趁着夜色,艰难的爬过了陡坡,逃离了战场,逃进了山里。这一晚,带着复杂的心情,加上饿着肚子,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第二天,还在睡梦中的吕磊等人,被巨大的爆炸声给震醒,而谢宇则十分恐慌。吕磊问:“谢宇怎么了?”

  “我想起了上海,我师是第三个上去阻击的,那时我是连长,我眼看着我连的士兵一个个倒下,有的还被炸的尸骨全无,最后我被一颗炸弹的气浪弹飞,撞晕,半夜醒来后,边上都是尸体,却又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于是连夜向西逃跑了,后来就遇到了老大。昨天看到土匪的军装,他们似乎也是国军,我要回去看看。”谢宇说。

  “我陪你去。”吕磊给枪上了膛说。

  “我也去。”王子豪徐坤张成兰江同时说。

  到了土匪窝的后山,放眼望去,这里是古代采石场,整个山谷就一条出路,其它都是崖壁,没有退路,寨门已经被打破,暗堡也毁了,可能土匪军没有弹药了,正和日军在厮杀,十分勇猛,但最终还是寡不敌众,最后还有10个被俘虏了。大部分日军朝西南方向去了,留下一个班13人处治俘虏,他们并没有直接枪毙刺杀,而是带出了山谷。吕磊等人则是下山寻找,等在山脚找到后发现,土已经埋过俘虏的腰部。

  “不好,他们要被活埋了,大家分开射击。”吕磊说完就瞄准一个拿枪打。

  几声枪响,拿枪的被打死6个,铲土的立马放下铲子拿枪,但找不到目标,又是一轮枪响,剩下一个转身就跑,谢宇迅速再一枪,击中后脑倒地。大家连忙把俘虏们的绳子割断,又从土里拔出来。

  看着一身日军军服的吕磊等人,被俘的其中一个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救我们?”

  “我们几个是打鬼子的,看你们军装应该也是国军,怎么到此当了土匪?”谢宇反问。

  “上面太腐败,克扣粮饷,于是我们跟着营长在这落草了,但我们只打鬼子,没有伤害过老百姓。”那人解释说。

  “这里不能久留,我们得走了,你们也赶紧离开吧。”吕磊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吕磊等人离开,那人抱拳说:“救命之恩,日后有机会在报!”

继续阅读:黑之幽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